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待用爱情 > 尾声

待用爱情 尾声 作者 : 攸齐

引颈翘首,公车来了又走,无论是哪家客运公司,他皆没错过,下车的乘客中并无他想见之人。

四十分钟前打电话给他,说人己到火车站。火车站对面是公车总站,往这条路线的车班不少,客运公司几乎都有跑这条路线,按理说,不塞车的话十分钟不到就能抵达这一站,即使现逢下班时间,车流正多,也不至于需用上四十分之久。为何还不见人影?会是搭错车吗?该不该打个电话问一下?

掏出手机,欲拨号,一部公车在前头停了下来,人群蜂拥而上。

他抬高脖颈,看着下车的乘客,那一张张低垂的面孔非他所想之人。待候车的民众都上了车,车门一关,公车启动时,他开始焦躁,似是无法再等待,正要低眸按下通话键,刚离开的公车在这刻停了下来,还开了车门。

像是有所感应,他心跳突突,目光看了过去,一条小腿跨了出来,待看淸面孔时,他有些意外,眉心随即舒展,是曼秾,身后下车的是他等了一下午的女子,她侧背着一个大包包,和小朋友小心翼翼地下车。

意外她把孩子也带过来了。他长腿一迈,急着上前,偏这站牌后方是热闹商圈,往来的路人众多,多数是来逛街的民众,慢吞吞的步伐,加上欲搭其它路线的乘客,全挤在这,几乎寸步难行。

他仰高脖子,一路借过地喊,当他看见那女子抬眼四处张望时,他扬声:“遥遥!”只一声,路嘉遥便听见他的声音,循声望见他时,方才那种没看见他出现在约定地点的不安感瞬间被抚平,她立在原处,等他走来。

“怎么现在才到?”林方笙站到她面前,两手贴上她脸颊。

“曼秾说要上厕所,先带去厕所。人有点多,然后她又喊饿,又去便利商店买了个大亨堡给她在车上吃,路上又有些塞车,停停走走的。”

“还以为你搭错车了。”

“没有。你等很久了吧?抱歉,应该先给你电话的。”约好在下车站牌前头的连锁面包店等,却不见他,还以为他等不到人先走了。

“不会。是我不该让你来,暑假期间,来这逛街的人特别多,今天又周五,人更多。”

“我没来过这里啊,难得一次,没关系。”

“刚才忘了下车吗?我看公车开走了才又停下来。”路嘉遥笑了笑。“不是。是坐在最后面,车里人又多,挤不出来。”

“你流好多汗,车里空气不好吧?”他抬手抹过她泌出汗珠的鼻尖。“我应该把我车钥匙留给你,让你开我的车下来。”她有驾照,会开车,但家中仅一部她父亲生前购入的车,车龄已久,常有毛病,远程时她不大爱开。

“叔叔,你没看见我吗?”林曼秾等了许久,插不上话,扯扯他裤脚。

林方笙错愕半秒,明白自己确实忽略了孩子,他弯身抱起她,笑道:“当然有看见你。你好棒,还会自己下车。”

“我还帮妈妈拿车票喔。”

“真的?你真贴心。”

“你学生和同事都回去了?”考虑到他还得负责学生外出安全,她不敢增添他负担,最后挑了训练结束的今天才下来,一方面不教他为了她分心,一方面明日周休,正好能带曼秾下中部玩一玩。

“三点多搭游览车回去了。”由其他两位老师带队返回北部。“跟几个朋友订了餐厅,约七点半,还有点时间,先去旅馆休息一下?”

“好。住你们学校订的那间?”

“不是,我另外订了,怕被误会我们占学校便宣。”他瞄瞄她的行李。

“你包包给我。”

“不用了,只是我跟孩子的衣服,不重。”

“那就好。走吧,旅馆不远,前面那条街就是了。”举步往前,他又道:“你能勾着我的手吗?真怕你被人潮挤丢了。”路嘉遥笑着勾上他手肘,她目光未被两侧摊贩吸引,只看着他抱女儿的侧影……如此迷人。她想起第一次与他逛夜市,徒步返家时,他抱着趴睡他肩头的女儿的画面。她一定是在那一刻便为他动了心。

思至此,舟车劳顿的疲倦己获得慰藉。

呼!急促喘息,脚步慢了下来,停下时,她看看腕表……六点五十八分,该离开了。拿了搁在一旁的瓶装水和外套、毛巾,路嘉遥边走边擦着汗水。

她每日做瑜珈,已有固定运动量,慢跑这种运动她不曾想过,今日一早过来慢跑,是发现自己的体力不甚好;她曾自以为每日的瑜珈练习,已培养出绝佳体力,近日才后觉发现,体力并未如想象中来得好,因为试了几个女生主动的,最后仍由他接下主动工作。

也许,以后该日日来晨跑,这样才能……更xing福啊。

她抿着微笑经过穿堂,抬眸望去,就见校门口已有交通导护,那个人就站在门口靠右一点的地方,他背影高大,双手负在身后。

忽忆起初识那时,她因为曼秾搭娃娃车一事被他冷脸相待,分明见过面,他却表现得不曾见过她一样。那么现在呢?现在已是如此亲密的两人,她若站到他面前,他会有何表现?

愈想,愈发觉得有趣,不如就实验看看?她快步走去,眨眼间,就见他对着一名正要进校门的男学生扬声道:“外套穿上。”男学生未理会,双手插裤袋,正往校门口进来。

“我说话有没有在听?上课戴什么耳机!马上拿下来!”林方笙目光随着学生移动,微扬声道。

一旁学生听了,上前去扯男学生手臂,道:“林组长在叫你。”男学生拉下耳机,问那名学生:“你说什么?”

“说你来上课就来上课,戴什么耳机!”林方笙移步,走至男学生身后。

“我没在上课时候听啊,走路不能听吗?”男学生回首,望着他。

“你就这样一路走过来?”

“对啊。”

“所以你认为,你这样没问题?”

男学生想了想,很纳闷地摇头。“没啊。”

“万一有状况呢?你听得到警告吗?例如车喇叭声。”

男学生一愣,不大确定。“应该……听得到吧。”

林方笙冷笑。“如果没听见呢?倒霉一点,遇上爆冲或煞车失灵的,车主鸣喇叭想警示你,你以为你来得及听见?”

男学生想了想,恍然大悟。“对,我这样……好像有点危险。”见面前男人神色冷肃,男学生才反应过来,忙把按掉,乖乖交上。

“林组长,我这样算知错能改对吧?所以放学后就可以把它领走了吧?”

这是讨价还价?真令人啼笑皆非。林方笙收下,问:“哪班的?”

“813班的。”

“放学后到生教组来领,以后再让我看见边走边听音乐,我会直接没收。”皱着眉,盯着那件被随意拎在手中的外套,道:“外套穿上了,我不冷啊。”

他瞧瞧男学生的制服,仅一件长袖衬衫,上面扣子未扣,瞧得见锁骨,他遂问:“身上穿了几件?”

“就这一件制服而已。”

“所以,请你把外套穿上。我不管你是真的不冷还是不想穿,现在请你马上穿上,这种天气你穿一件也太夸张,就不怕感冒?”十一月底了,淸晨气温偏低。

男学生不很甘愿,却也只能穿上。

“拉链不用拉?要我帮你吗?”

“……喔。”

再检视一次,并无缺失,林方笙才道:“可以进教室了。”学生行了礼,臭着脸离开。

林方笙绷着脸,一转眸就见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她站在警卫室前,与他约距五步之遥,笑咪咪的,似在看戏。

昨夜听她嚷着要来晨跑,他以为她不过是随口说说,这刻见了她,是有点意外;目光在她身上定了两秒,觑见她只着单薄长袖棉丁,胸前还湿了一片时,忽开口道:“外套穿上!”

“林组长,我有穿啊。”刚离开几步,男学生不耐回首。都已经在他面前穿上了还想怎样啊!

林方笙看了过去。“没说你,快进教室。”

目光收回时,只面无表情,淡淡地在她面容上停留两秒,随即转正身子,看着前头陆续到来的学生。

“……”不理她耶。她心里好笑,迈步经过他身边,打算返家时,身后又传来沉冷的命令:“外套穿上。”她脚下一顿,偏首看他,他依旧面无表情,负手立在那。她瞧瞧周遭,也没哪个学生被他喊住,那么……其实他是在对她说?

路嘉遥将挂在手肘的外套以缓慢的动作穿上,他只淡淡瞥一眼,转首喊住一名正要经过的女同学。

“为什么没戴安全帽?”

盯着他的背影,路嘉遥只是想……用这种方式提醒她穿外套,她是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

因逢周五,打烊后,惯例被他接过来他住处,方进门,身后人倏然从后拥住她,俯唇在她颈项落了吻。她笑着闪躲。“会痒。子洋今天在谁家?”

“我爸接走了。”

“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他?几乎每周末都去那边……”收束双臂,贴着她的耳低语:“不会。我爸中午就去理仁把他接走了,知道我要谈恋爱,所以把电灯泡带去他那。”孩子九月升小一了,周五半天课。

她笑着,拍他手背。“这样说自己的儿子……就不怕子洋觉得被你冷落?”

“其实都是他冷落我。一直以来,他比较喜欢住爷爷和奶奶那边,每次一听到爷爷要接他去玩、奶奶要带他去喝茶,他就像被放出笼的鸟,因为大家都疼,他在他们那边是小霸王。”想了想,孩子不都这样?路嘉遥只是笑。

“以为你会生气,刚刚在店门口等你时,还想着你会不会不上我的市。”

“生气?”她转身,纳闷问:“我应该气什么吗?”

“早上的事。”林方笙瞧她表情,探宄着。

“喔。”她恍悟。“你是说你在校门口凶我那件事?”他笑得尴尬。“我有凶你?”

“凶啊,连前一个被你叫住的那个男同学都以为你又喊他穿外套呢。”真的很凶吗?他记得自己口气只稍硬,还不到凶的程度吧?

想了想,他低着嗓音说:“抱歉,我没有要凶你的意思。”

“我生气的话,你会怎么做?”

“任你处置。”早上给了他面子,未当面对他有所抱怨甚至发脾气,家里面,随她怎么做都可以。

她煞有介事地点点头,微笑着。“我再想想看,我要先洗澡。”转身进房了。

当林方笙洗过澡,步出浴室时,只见她已躺在床上,合着眼像是睡了。

随意擦过头发,毛巾搁一旁,掀被躺上床时,单臂绕过她腰间,他埋首在她颈边厮磨一会,低着声音问:“想好怎么处置我了吗?”

路嘉遥睁眸,手摸上腰间他的掌,她伸五指,与他的指头贴齐。“你的手指头跟你的脚一样好长……你身高多少?”

“一八五。”

“真的很高,也很适合打篮球啊。”

他挑眉。“你的处置方法,不会是让我跟你打一场篮球吧?”没回应他,只将他的手拉至眼前,细细地看、轻轻地颜着。

想起她有同事会看相,他倏然失笑。“还是,你打算先看手相才决定用哪种方式处置我?”

“不是,我在看你上面的茧。这都是用汗水换来的……”交往后才认真去问他,十项全能究竟是什么,也才知道除了铅球、铁饼较不专精外,其余的他几乎都得过奖项。虽无法媲美那些曾在奥运上拿过奖项的十项全能好手,他最出色的成绩也只是亚运、东亚运,未曾踏入奥运殿堂,但仍是让她崇拜不已。

拜托,亚运、东亚运耶她是连学校的运动会都得不了奖,听见鸣枪还会被吓到的田径白痴,搞不好还跑输子洋……林方笙笑了一下,握住她的手,问:“你想说什么?”她转过身,眼神晶亮。“早上那么凶,真的觉得很受伤。”

“然后?”他闷声笑。她这样子,完全不像受伤,倒像在算计他什么。

“然后你要补偿我,你也说任我处置。”

他点头。“……所以?”

“去参加比赛吧。”他还想跑,他还有梦想未完成。

她听他说过,三十岁以上的夺金选手并不少,还有位女子铁饼选后二十年共参加了六次奥运会。论实岁他也才刚满三十二,且未曾有过哪里受过严重伤害,导致他无法再跑的情况,那么为何不继续逐梦?

“你……”他有些震愕。

“不是还想跑吗?不是一直觉得那次落到十七名,只差那0.03秒没拿到奥运入场券很遗憾吗?”她眼神有对他的崇拜、有鼓励、有期待,光采动人。

“跟你讲喔,我有在Youtue捜寻到你比赛的影片,好好看。”而且好帅,真的帅得不得了,她从不知道这个令他喜爱的男人原来在场上的样子是那么有魅力。

“我好想去体验那种在场边、在电视机前为你加油的心情。每次奥运,看新闻播出那些选手家人在电视机前呐喊加油的画面就特别感动,感觉好骄傲。你可以……满足我这小小的虚荣心吗?”他沉默数秒,才说:“你这小小的虚荣心还真不小,奥运门票不好拿。”

“嗯……所以只有你才能满足我嘛。”盯着他的眼,问:“好吗?”他明白她这番话并非想满足她那什么虚荣心;她深知他还有梦想,她这是在鼓励他逐梦。还有什么比得到爱人支持更令人欣慰的?

“我知道很辛苦,你现在的体力也一定不比二十来岁的选手,但是,既然有这个梦想,就应该去做,不管结果如何,至少你不会有遗憾,对吧?”

林方笙静了会,低眸吻她眼皮,他哑声允诺:“好,我会努力。”

“我也会很努力在场边或是电视机前大声嘶吼尖叫,我会大喊林方笙,你好帅!”笑了一下,说:“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他笑着吻住她的嘴,忽想起初识她时,她母亲提过他们有缘的言论。

此刻想来,两人确实有缘。早在很久前,彼此生活中都有对方存在,两条线却未曾交集,总是擦肩而过,直至现在,才进展到这一步。

也许每一次的擦身,只为了他们的相爱而做准备。

当过去的失败逐渐被自己的成长和经验检视、修正,让他们方懂得包容、体谅、做好准备迎接下一段恋情之际,他们在人海中不经意的相遇,取用了彼此的爱情。

他真庆幸,庆幸他们的相遇并未太早。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待用爱情最新章节 | 待用爱情全文阅读 | 待用爱情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