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是情夫 第二十三章 作者 : 简璎

第十章

“所以,你就把老公丢在医院里,自己回家,今天还照常来上班?”

听完白雪的转述,侯羽珊真是赞叹得说不出话来了。

其实白雪并没有主动告诉她,是早上莉茵打电话给她,说孟昊受伤住院,白雪一直板着脸,两个人不知道怎么搞的,好像吵架了,拜托她关心关心白雪,她才会问的。

“反正有医生和护士,死不了。”白雪迅速批着公文,头也不抬。“再说他也不是为我受伤的,我为什么要在医院照顾他?”

“好吧,同样身为女人,我可以理解,如果是我也不能忍受这种事。”侯羽珊以朋友的立场,很快选择站在白雪那一边。“不过,你大后天的上海行还要去吗?

孟昊还在医院……”

“当然要去,为什么不去?”白雪冷哼一声。“他为了方安妮不顾自己安危,搞得受伤住院,我还要为他操心不成?所有行程都照预定,需要的话,在上海多待几天也无妨。”

嘴上是那样说,但到了下班时间,她却不由自主的让小方把车开到了医院。

“您不上去看看?”小方忍不住转头问。

都已在医院门口停半小时,大小姐还没有下车的意思,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等一下。”白雪蹙着眉心。

昨天就那样甩门走了,今天再自己送上门去会不会很没骨气?

又过了二十分钟,正当她下定决心要进去时,看到一部银白进口轿车停了下来,就停在他们旁边,后座下来一名打扮甜美的女子,踩着漂亮的银色高跟鞋,背着名牌包包,拎着一篮水果和一束花。

方、安、妮!

她眯了眯眼眸,看着方安妮神采飞扬的走进医院,不像要去探病,倒像要去约认为她不会来,所以约了方安妮过来是吗?

她牙一咬。“走,回家!”

“啊?”小方错愕了一下。“回家吗?现在?”

白雪没好气的说:“不然两年后吗?”

小方闻言模模鼻子,赶紧发动车子,免得又扫到一风尾。

看来真像莉茵说的,大小姐跟孟先生吵架了,还吵得很凶啊!

白雪疲惫的回到饭店房间,来上海第五天了,合作已经都谈妥,晚上还参加了厂商的庆功酒会,明天要转往香港谈通路的事。

一切都在她的计划里,所以感觉更累,连一丝达成计划的喜悦都没有,因为她想分享的那个人,现在该死的还让她很生气。

孟昊应该知道她来上海了,但他却连一通电话也没有,彷佛她不在,他很快乐逍遥似的。

手机响时,她照例心又跳了一下,每次手机一响,她都会想是不是孟昊打来的,因而心跳加速。

看到来电显示银河的昵称“我家公主”,她清了清喉咙,接起电话。

“大姐!”银河永远都是有朝气又富有活力的声音。“姑姑已经平安到美国了,要先做评估再决定能不能开刀,莉茵姐会再跟你报告。”

“知道了。”

姑姑是昨天出发去美国的,她让莉茵一起去照顾生活起居,同去的还有姑姑一个多年的闺中密友,另外她又派了公司一位曾在美国留学五年的男专员一起去,他性格沉稳,做事很慎重,几个女人乱了手脚的时候,他可以帮上忙。

“要月考了,你知道自己数学很烂吧?”白雪马上又开启家长模式。“数学光用看的没用,要能理解,不能理解的话,你把题目跟答案背起来也没用……”

“大姐!”银河突然打断她的苦口婆心。

“嗯?”白雪的神情温柔了起来。“大姐不在家,你睡不着?”

银河等于是她的小孩啊,是她照顾大的。

“你都不担心姐夫吗?”银河冷不防地问。

白雪脸色一僵,嘴硬道:“我为什么要担心他?他好得很,很快就可以出院了,不需要我担心。”

“可是姐夫昨天伤口感染恶化,进了加护病房,到现在还在昏迷,我们刚刚才从医院回来,医生说不乐观。”

“什么?!”白雪愣住了。

“我觉得姐夫好无辜,只是救了人,又没做什么坏事,大姐为什么要生这么大的气?小时候大姐不是跟我说过助人为快乐之本吗?还是说,大姐信不过姐夫的为人?觉得姐夫会喜欢安妮表姐那种虚伪的女生?”

白雪一时语塞,最后说:“很晚了,快点睡,不然明天爬不起来了。”

挂上电话,一想到孟昊在加护病房里,她的胸口就阵阵发疼,想要马上飞回台湾。

在他最需要她的时候,她竟然不在他身边,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这里,也不晓得他们怎么会弄得这么僵?

但再细想,是她搞砸了一切,她怎么会为方安妮那种女人和他吵架?方安妮有那价值吗?说孟昊对方安妮有意思是污辱了孟昊的眼光,该生气的是他才对。

想到这里,她一刻也不能等了,立刻拨通隔壁房侯羽珊的电话。

“取消明天飞香港的机票,改订回台湾的飞机,越快越好。”

“是的。”侯羽珊什么也没多问,只不疾不徐地说:“我替你叫了客房服务,这间酒店有个百年酒窖,有很丰富的藏酒,你喝一杯早点睡。”

“什么百年酒窖啊?”眉心一皱,白雪正想说她不需要,房铃已经响起,大概是服务生来了。

既然都来了,也不好叫人家空手而回,至少要给点小费。

她拿着钱匆匆去开门,一心想快将来人打发走好整理行李,她已经打定主意要搭最早的班机回台湾。

心不在焉的打开房门,没看到预期中的服务生,却看到孟昊好端端的出现在她眼前,她结结实实的愣住了。

“怎么回事?”她喃喃地看着他,倒退数步,克制碰触他的冲动。

孟昊搂住了她的香肩往里走,顺手关上房门,一点也不像负伤的样子。

“快点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挣脱了他的长臂,站在他的面前,气结的瞪视着他。“所以,你进加护病房是假的?你又跟银河串通了?”

孟昊也不管她在生气,把她拉进怀里,埋在她颈间,嗅闻她的发香。“你好香,刚洗过澡吗?”

白雪猛地推开他,没好气地说:“还没洗!”

孟昊又把她拉进怀里,用胳膊圈住了她,脸上带着性感笑容,一脸诱惑。

“那正好,我也还没洗,一起洗。”

白雪再度推开他,蹙眉看他。“你的伤呢?全好了?”

“只是小伤。”他不死心,三度搂住她,低下头打算用吻征服她,想要哄老婆,脸皮当然要够厚才行。

白雪避开他压下来的脑袋,皱眉瞪他。“难不成你也收买了羽珊?”

孟昊咧嘴一笑。“你有一个好朋友,她希望你跟我百年好合。”

这等于承认他也和羽珊串通了,难怪她说要回台湾时,羽珊什么也没问,原来她早知道孟昊来了。

她身边怎么都净是些吃里扒外的家伙啊……她在心里嘀咕着。

“不想我吗?”这次他栗悍的直接环住她的纤腰,力气大得不至于弄痛她,但又令她动弹不得,他满意地看着发窘的她,轻柔诱哄。

“不想,当然不想。”白雪坚决的摇头。

孟昊在她眼里看到相反的答案,他眼里闪过一抹坏笑,蓦地抱起她。

“你干什么?快点放我下来!”白雪焦急地喊,“你的伤才好,不可以这样出力……”

孟昊不由分说的把她抱上床,一把揽住她的腰之后就将她锁在身下,炙热的双唇随即压住她的唇,结实温热的身子贴着她,令她心跳加速、无力招架。

“我的白雪坏皇后,不要再从骑士身边走开了。”他在她耳鬓边低语,开始帮她脱衣服。

白雪陷进了床里,昏昏沉沉的任他动作,男性的气息一下子扫除了她所有预备要展现的抗拒,让她脸颊绯红,心跳如擂鼓。

两人的衣服都退去后,孟昊再度拥她入怀,他的手在她身上抚动,先是深吻她,接下来他的吻不断落在她脸上、眼上,沿着锁骨一直往下……

白雪缓缓醒来,她靠在孟昊的肩头,感觉到无比的放松、自在,她的情绪已经绷了快十天,此刻才明白自己这几天应酬格外累的原因,原来都是因为在跟孟昊呕气,使她无法专心工作。

看看时间,竟然快七点了?她睡得可真久,是因为她失眠了好几天吗?羽珊可能真订了最早的班机,她得起来了……

一只长臂横了过来阻止白雪起床,随即她被搂进了温热的怀抱里,抬起眼睫,就看到孟昊慵慵懒懒的笑着。

“又要丢下我去哪里?”

他这副样子还真迷人啊,一点也看不出是人夫,难怪方安妮使劲的挑拨离间了……她哼了哼。“昨天叫羽珊订最早的班机,所以……”

“她已经先回台湾了。”孟昊眼中皆是笑意,低沉而性感地笑出声。“还有,你眼前这个迷人的男人是专属于你的,你现在不想好好的享受一下他的人体服务吗?”

白雪感觉到他结实的大腿正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摩挲、撩拨,他的手在她胸前抚动,低下头吻住她的唇,不给她说不的机会。

等他们坐在饭店咖啡厅吃早餐,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老公是情夫最新章节 | 老公是情夫全文阅读 | 老公是情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