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是情夫 第十三章 作者 : 简璎

“没听过无巧不成书?”孟昊咧开嘴露出白牙笑。

他的笑容让白雪的脸更红了。

要说她对孟昊这阵子的殷勤出现没有任何想法,那是骗人的,一个男人在对她示好,她怎么会没感觉?

但是,一开始他就知道她是齐石的董座了,两人之间有来往也是从那里开始,他是否也像一般人一样,以为她既然身为齐石的董事长,就握有很多股权,能动用的资金也很多,是个有身价的富婆呢?但谁又想得到她只是领董事长职务的薪水,名下其实连一张齐石的股票都没有,也没有任何财产,是那些董事看继父的面子,

当初才会同意由她出任董事长。

所以她为了避免让自己受到伤害,还是不要开始一段感情比较好,这是保护自己最好的方法。

孟昊很意外她的想法竟是如此,因为不想受伤,就宁可不要尝试。

不管是以前或现在,他都未曾因为某个女子的身家而起了亲近之心。

穿越前,他本身就是奇富皇商,连公主的嫁妆都不看在眼里,一口回绝了天子要让他做驸马的戏言。

穿越后,他出生豪门大族,孟家财富足够后世一百辈子都吃穿不尽,更没有哪个名媛千金能因身家而吸引他的目光。

他是不知道白雪名下无任何财产,但知道了又如何?那毫不影响他对她的心意,她可爱的性格就是最大的宝藏,比金山银山还要耀眼,哪还要什么丰厚嫁妆?他很欢迎她两手空空的嫁给他,就如同小树精跟他这个大神结婚一样,不因利益而结合。

她的想法他充分明白了,接下来则是要让她明白他的想法。

孟昊快走近她时,一辆机车在寂静无人的夜里突地飞掠而来,两人中坐后座的人利落的抢走了白雪拎在手里的皮包!

白雪惊呼了一声,完全来不及反应,整个人呆愣当场。

孟昊想也不想,拔腿就追。

未穿越前他有轻功,也有武功,南来北往做生意,江洋大盗可多了,学武是为了保护自己。

穿来之后,他曾试着施展,却徒劳无功,原主的身体没有练过内功,当然是飞不起来。

饶是如此,他身手还是比一般人快许多,脚程轻盈如飞,看得白雪目瞪口呆,很疑惑他怎么可以跑那么快。

她的视线跟着孟昊,就见他追过十字路口,居然真的快被他追上那辆机车了,真是不可思议……蓦地,一部轿车从对向高速而来,白雪瞪大了眼睛,胸口一紧……

一阵尖锐的声响和巨大的“砰”一声,轿车将孟昊撞得腾空而起!

看着从空中坠落的孟昊,白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怎么回事?这是梦吗?为什么跟梦一样,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在她傻住时,劫匪跟肇事车辆都已经逃得无影无踪,只剩孟昊趴倒在马路上,地上一大滩腥红的血。

侯羽珊和徐定慧一起来到医院,与其说她们是来看孟昊的,不如说是来看白雪的。

孟昊昏迷已经六天,手术后就陷入了昏迷,昏迷指数是六,他家人对白雪都很不谅解,认为是白雪害孟昊发生了这么严重的车祸,而白雪也全部概括承受,没有半句辩解。

说孟昊是因她昏迷的并没有错,他为了帮她抢回皮包才去劫匪,因为去追才会被车撞,有因才有果,而她正是那个因。

她在医院待了六天,把公事都带到医院做,时时刻刻盼望孟昊能醒过来,然而期待一天天落空,她的心也一天天沉重,害怕万一他永远醒不过来怎么办?他还这么年轻,一生就要静止在这里了吗?

“你吃午饭了没?”徐定慧看着一脸憔悴的白雪,才六天,她整个人瘦了一圈,不知道有多烦恼才会这样。

“我不饿。”白雪强打起精神问侯羽珊,“文件带来了没有?跟韩经理说,我明天会打电话给他,无论他有什么理由,我都不接受他辞职。”

“知道了,我会跟他这么说。”侯羽珊把一叠文件放下。

“劫匪抓到了,你的皮包也找回来了,除了现金他们已经用光,证件跟他其东西都在,车祸肇事者也确认身分了,但因为路口的监视器坏了,没有拍到画面,车主一口咬定他是绿灯,孟先生是自己冲出去让他撞……”

“王八蛋!”白雪咬牙低咒,气得气息都不稳了。“我看得一清二楚,他逆向行驶,时速绝不只一百!”

侯羽珊轻拍白雪的肩安慰着,“警方已做现场采证,他要狡辩就让他狡辩,陈律师说他有把握打赢这场官司,让你别挂心,倒是那个于律师……”

见她欲言又止,白雪问道:“于律师怎么了?”

孟昊住院之后,于宸扬是第一个赶来看他的人,自称是孟昊前世今生最最要好的拜把兄弟,还说孟昊福大命大,就算调换了空间一样能活,所以绝不会有事,一定会醒来。

“那个于律师啊,满腔热血,坚持要参与这场官司,整天黏着师谨,把老好人陈律师搞得一个头两个大。”侯羽珊无奈地说。那吊儿郎当的家伙没半点律师样,看起来很不可靠。

“就随他吧,他也是想为孟昊尽一分心力,我都想把那人渣碎尸万段了,何况是他,他跟孟昊交情深厚,会这样也是情有可原。”

每当看着不省人事的孟昊,她的心就酸楚绞痛,终于发现他在她心中有多重要,对他,她其实早已动心。

“那人会得到应有的判决,倒是你——”侯羽珊看着她叹了口气,此刻的她不是秘书,而是白雪的闺密。“你要一直待在这里吗?护士说,孟家的人都不希望你在这里。”

白雪苦笑。“我知道,但我不能走。”

她在这间病房里是不受欢迎的人物,孟家请了两名有护士执照的专业看护二十四小时轮流看护孟昊,住的是最顶级的病房。

孟家时不时就有人过来探望孟昊,她在这里占据了一个角落,他家人亲友来探病时都很不方便,可是她不能走,她一定要等到他醒来,他就在她眼前被撞飞,她说什么都无法离开,所以她厚着脸皮赖在病房里,因为她知道如果她现在离开了,那么孟家可能会派人挡在病房前不让她再进来,更可能帮孟昊换医院,以孟家的财势绝对有能力那么做,她要见他就难如登天了。

贺伯和月婶带着莉茵、齐宇、齐宙跟齐银河都来看过孟昊,也帮她带换洗衣物来,让她能在医院洗漱。

银河来时还嚎啕大哭,伤心的说是她害的,叫人听得一头雾水,她又什么都不肯说,她便只当小孩子不懂事在乱说。

“什么不饿啊。”徐定慧强行把白雪拉起来。“走,我们出去吃饭,如果他一个月后才醒,你也要一个月不吃东西吗?”

“谁在组咒我们家孟昊一个月才会醒?”一位贵妇和一位少妇一起进入病房,刚好听到徐定慧的话,不悦的说。

白雪在心里呻吟,怎么偏偏让孟昊的母亲和妹妹听到?

在这里待了六天,孟家人她几乎都见过了,其中最常前来的就是孟昊的母亲和妹妹,她们天天来,即便知道她是白雪,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但依然对她没好脸色。

当然了,她是罪人,遛能期望人家对她有什么好脸色?只不过让她们聪见徐定慧的无心话是老天要亡她吗?孟家人已经对她很不满了,现在只怕会用这个理由强迫她走。

她正在想该如何消孟夫人的气,忽然听见看护惊喜的喊,“孟先生有动静了!”

瞬间,几个女人同时火速向病床冲过去。

白雪定定的瞪着病房上的孟昊,就见他手指微微颤动,跟着眼皮也动了,接着竟缓缓睁开了双眼。

看护很有经验,一马当先地说:“夫人,我去叫医生!”

孟夫人激动不已。“好,好,你快去。”她喜极而泣,开始对着才醒的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昊儿,你终于醒了……”

“老哥!”孟君也高兴得哭了。“干么吓人,居然昏迷了六天,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都不敢让女乃女乃知道……”

泪水在白雪的眼眶里打转,她六天来提着的心,此刻终于放下来。

但下一秒,她的心又整个提了起来,吃惊的瞪大眼。

“你们……是谁?”孟昊一脸茫然的问。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孟夫人更紧张的抓住他的手。“是妈啊!你不认得妈了吗?”

孟君也张口结舌了。“哥不会撞坏脑子了吧?”

孟昊定睛看着孟夫人,皴了皱眉头,努力的想,但他的表情似乎什么也想不起来。

“怎么?你想不起来吗?”孟夫人又再去握他的手,急切地说:“你再好好想想,怎么可能会想不起来?!”

白雪插不上话,她也没立场,只能在病床边干着急,祈祷只是一时的车祸后遗症,等等就想得起来了。

“太好了,孟先生,你终于醒了。”医生走进来,脸上带着笑容。

孟夫人焦急地说:“医生,我儿子不认得我,怎么会这样?”

医生微微一愣。“是吗?那我先检查一下……”

医生正要开始做简单的检查之时,孟昊的眼光不经意的和白雪对上了,他整个人猛地一震,脱口叫出,“白雪!”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老公是情夫最新章节 | 老公是情夫全文阅读 | 老公是情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