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是情夫 第八章 作者 : 简璎

噗!

孟昊真的被呛到了。

她怎么又在想一夜情的事?没有男朋友吗?

也对,谁敢追求她这样故意显露精明的女强人,没有男朋友也是正常的。

“现在我姑姑跟孟先生的姨母都已经过世了,我们两家更应该多多来往才是。”方安妮像是没听懂他的意思,自顾自地说:“不如星期天到我家吃个便饭吧,我父亲想跟孟先生深入的聊一聊,他对经营公司有很多理念。”

白雪不屑地轻哼。

什么理念?如何五鬼搬运,把钱从公司搬走的理念吗?

身为齐石集团的副总经理,方其华从来不把心思用在管理上,亏空公款的事件倒是层出不穷,每次都找得到替死鬼来为他顶罪,长久以来,他也才能继续安稳的坐在那个位置上。

“真是不巧,星期天我有约了。”他跟爱犬勇勇约好了要去河滨公园跑一跑,前阵子一直下雨,可把勇勇给闷坏了,陪勇勇可比陪方家父女有趣多了,起码他家勇勇不会对他怀着鬼胎。

“这样啊,不可以为了我推掉吗?或者延期?”她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彷佛他们关系很深似的。

孟昊一脸哀戚。“恐怕不行,是丧礼,你知道的,丧礼是不可以延期的,也不好推掉。”

噗哈哈哈……白雪真有大笑的冲动,孟昊有意无意的给方安妮钉子碰,她觉得痛快极了,像方安妮那种“全世界都要听她的”的性格,就要有人偶尔修理她一顿。

“呃……是丧礼就没办法了,那你有空再打给我,我知道一间情调很不错的酒吧,我们一起喝杯酒。”

这暗示再明显不过了,白雪挑了挑唇角。

除了运用身为女人的这项武器,方安妮还会什么?不准方安妮进公司果然是她做过最明智的决定,这女人如果到齐石上班,肯定会搞得天下大乱,非要每个男职员都为她倾倒不可。

好不容易一个小时过去,总算吃完了,白雪松了口气。她实在坐不下去了,这一顿肯定会消化不良,得去买胃药了。

“你的表是限量款吧?我记得这支表全球限量一百支呢,你真是品味出众。”方安妮就连孟昊在柜台买单时也不放过,紧紧黏在他身边,大力夸赞他签信用卡帐单时露出的腕表。

孟昊咧嘴一笑。“你也是眼光不凡。”

这是别人送的,为的是感谢他替这款表做了行销与包装,成功让其增加了不少价值。

其实这种事古今皆同,才会造就他这个奇富皇商,未穿越前跟他“勾结”的不是别人,就是当朝天子。

他将收购来的玉石经过一番包装,再由孟家商行售出,天子摆明了要各省那些油水丰富的官员去“捧场”,利润则用来救助因干旱及水患所苦的老百姓。

他如今在做的生意跟他未穿越前没什么不同,获得的利润除了确保这一世他吃穿无虞外,一半用来帮助弱势家庭、育幼院和安养院,像是上次从新闻看到什么老人家为了让妻子洗澡去偷瓦斯桶,他就以不署名的方式寄钱过去。

“好可怜喔,这么冷的天,这可怜的孩子竟然在卖口香糖。”

一出早餐吧,见有个小男童在红砖道上卖口香糖,方安妮马上锁紧眉心,随即朝那小男童走过去。

孟昊不置可否的看着她,白雪也微抬下颚望着她,两人都没开口。

这个方安妮绝不是会对弱势付出同情的人,有次在校门口,有个拾荒的老婆婆挡到她的路,她竟一脚踹散老婆婆好不容易捆绑起来的纸板。

“小朋友,这是五千块,你快收起来回家吧,天气这么冷,不要在这里吹风了,阿姨好心疼喔!”

方安妮亲切地对小男童微笑,把五张千元大钞塞到他手里,小男童感激的反握住她的手,热泪盈眶。“阿姨谢谢你!”

方安妮颤抖了一下。

天啊!他的手真是脏死了!也不知道摸过什么东西,不知道会不会有细菌,等等要买瓶消毒水来彻底消毒,还有那两管鼻涕也是恶心死了,还趁机摸她的手、吃她的豆腐,这死小鬼、臭小孩,真想一脚踹飞他……

方安妮好不容易摆脱了小男童走回来,勉强的笑着。“那孩子好可怜,我给了他几千块,要他快回家。”

“他的手不脏吗?要不要找间药房买瓶消毒水消毒一下?”孟昊戏谑地问。笑容越发温和。

“你怎么这么说?我一点都不觉得脏。”方安妮咯咯咯地笑了,企图四两拨千金打发过去,不过心里也是抖了一下,自己真正的想法被当面点破真是太惊悚了,这人有读心术不成?

白雪同样面带惊奇,一脸奇哉怪也的看着孟昊。

好奇怪,她是认识方安妮太久才深知那位大小姐的为人,孟昊是怎么看透方安妮的?是误打误撞?还是他只是在开玩笑?

“我还有几位贵宾要招呼,就不送两位了,慢走。”孟昊对她们点点头便趁着没车子越过了马路,身影很快消失在画廊门口。

“我一定会让他站在我们这边,支持我爸当董事长,你嚣张的时间没剩多少了。”孟昊一走,方安妮立刻露出本性,对白雪呛声。

“是吗?”白雪凉凉地扬扬眉梢。“那很好啊,我等着看,看你爸爸能不能坐上董事长的位置。”

“哼!”方安妮高傲地走了。

蓦地,一辆摩托车抢快骑上了红砖道,飞快撞倒了小男童的小推车便扬长而去。

口香糖洒了满地,小男童也跌坐在地哭泣,方安妮却看也不看一眼就从他身边走过,迳自坐进停在路边停车格里的红色跑车,发动车子,很快开走了。

“该死的机车!”

白雪低咒一声,连忙去把小男童扶起来,又把散落一地的口香糖二拾起,从皮包里拿出面纸来为小男童擦眼泪、擤鼻涕,又把自己的围巾拿下来围在小男童空无一物的脖子上,摸摸他脸颊,轻声安慰,小男童才慢慢止住哭泣。

对面画廊的二楼有整面明亮的落地窗,此时窗前驻立了一个男人,当然就是孟昊,方才的情景全落入他眼里,他忽然不想就这么让她离开。

正啜了口茶,拿着茶杯在掌心里把玩,沉吟着要找什么理由再把她叫回画廊,蓦地看见几个男人把她和小男童围住,他想也不想便火速搁下茶杯,飞身下楼。

“什么事?”

围住白雪的男人有五个,个个看起来都像地痞流氓,这种家伙他见多了,也在打照面之后便知道了前因后果。

“你是什么人?”其中一人的贼眼上下打量着他,吊儿郎当的问,嘴里还刁着牙签。

“是洞悉一切、明白事理的人,俗称散财童子。”孟昊语气像个算命仙,说完还微微一笑。

“啊?”不只五个大男人一愣一愣的,白雪也诧异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这些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自称是小男童的叔叔,睁眼说瞎话,说看见她的同伙撞翻了小男撞的摊车,还撞伤了小男童,现在小男童被撞得脑震荡,要她付一笔医药费,不多,只要几万块就好,让她傻眼的是,小男童也说有看见她和她的“同伙”在讲话。

她这才恍然大悟自己被设计了,那撞翻摊车的根本是这伙人的同伙,自己是好心没好报,被当大鱼钓了。

虽然几万块没什么,但她不打算妥协,就闹到警察局去好了,这伙人就是吃定像她这样外表光鲜亮丽的人宁可花钱消灾,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之后增加自己的麻烦,所以才会挑她下手,她偏不让他们得逞。

不过,孟昊说那话又是什么意思?充满了玄机,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你们不就是要钱吗?”孟昊笑了笑,从皮夹里拿出一大叠千元现钞,看得那伙人眼睛都亮了。

白雪更讶异了。

孟昊怎么知道那伙人要钱?她什么都还没说,那伙人也还没说,难不成那伙人就专在这一带找人下手,所以他听多了?

“这位兄弟真是明白事理啊!”流氓们马上涎着脸笑了。

他们搞这些就是为了取财,有些人非要他们亮拳头才会乖乖把钱掏出来,今天可真是顺利。

“要钱的话,就过来拿。”孟昊把厚厚的钞票拿在手里,笑笑地说:“拿到了就是你们的,拿不到的话,当然就不是你们的,很公平吧?”

“呋!”五个大男人轻视孟昊地哼了起来。“当我们没长眼睛吗?钞票就在你手里,要拿到还不简单。”

孟昊会这么说,分明有把握他们拿不到钞票,白雪想到他刚刚那“洞悉一切、明白事理、散财童子”的三个成语,此时蓦地想笑了,他在挖苦这帮人,他们还听不懂。

白雪正想开口叫孟昊不必给他们钱,她要报警时,看见五个人竟连孟昊的衣角都碰不到,她不由得停下了找手机的动作,又惊讶又错愕的看着他们。

孟昊彷佛有武术,他下半身全然不动,只动了上半身,但却一次又一次,敏捷的避开了那帮人的每一次突进。

“妈的!”五个大男人终于感觉自己被耍,火大了。

他们互相使眼色,突然一起冲向孟昊,结果就变成了打群架,或者说街头斗殴也行。

白雪无法置身事外,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孟昊一个人被五个人打,她立刻报警,随即她也冲上去,拿着皮包拚命打那些人的后脑杓。

啊砸……我打!我打!我打打打!

混乱终结于警笛响起之时,听到警笛声,那帮人伤的伤、瘀青的瘀青,连同小男童立刻推着摊车逃之夭夭。

她头发都乱了,一身狠狈的看着孟昊毫发无伤的朝她走过来,她这才知道,不是一个被五个打,是一个打五个。

“你还好吗?”他想纵声大笑,她那还要维持优雅的模样太逗了。

“没事。”她咳的一声,努力优雅的拨拨凌乱的头发,想到刚才自己好像李小龙上身,她就想找地洞钻。

“啊——”她蓦地惊呼着,朝孟昊倒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打架太卖力,她鞋跟怪怪的,好像要断了,所以她才会站不稳。

孟昊本能的接住了她,但白雪的超高鞋跟在这时应声而断,失去了重心,她没被他接住,反而把他压到了地上。

她的嘴唇就这样分毫不差的贴上了孟昊的唇。

孟昊两手还握着她的香肩,不期然一股宜人的磬香袭来,两片柔软的唇就这么贴住了他的唇,一阵风拂过,行道树上不知名的白色花朵洒落在他们身上。

白雪瞪大了眼,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又在这里做什么?她怎么会……怎么会在人行道上压着一个男人吻呢?!

孟昊低沉而性感的笑出声音,这女人是如此的撩动了他的心。

月老的脸彷佛在树梢探出头来,微笑。

有道是千里姻缘一线牵,他们这何止千里啊?肯定是命中注定,缘分非凡。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老公是情夫最新章节 | 老公是情夫全文阅读 | 老公是情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