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是情夫 第四章 作者 : 简璎

六点半是齐家用早餐的时间,长桌上照例摆满了丰盛的餐点,有三个在发育中的孩子,月婶准备早餐向来格外用心。

一眼望过去,齐家长男——十七岁的齐宇有条不紊的进食,他的眼睛只看着面前的食物,遵守着食不言以及细嚼慢咽的规矩——他自己订的,深蓝色的名校制服就像特别为他订制似的,修长身型、俊美脸庞,不愧是兰西高中第一美男。

他的对面,齐家次子,十五岁的齐宙与哥哥有着天壤之别,一头浪子才有的乱发,囫囵吞枣的把土司、火腿、鸡蛋全一古脑的往嘴里塞,不时灌一大口牛奶,眼睛盯着手机,手指拚命在上头滑动,有时欢快的喔耶一声,有时双眼气得像要喷出火来。

白雪从来不会硬性规定齐宙要像哥哥一样,每个孩子有每个孩子不同的地方,齐宇少年老成、风神秀雅,很有领导者的魅力,而齐宙孩子气、鲁莽、玩心重,但谁晓得他不会是第二个比尔盖兹?

另外,还有黏在她身上的这位小小姐,说是她宠出来的也不为过——

“大姐,我要吃炒蛋。”齐银河娇声嗲气地说。

十岁的她是齐家老么,白雪的母亲嫁进齐家时她才一岁多,她几乎是白雪带大的,也特别得黏白雪,对生母反而一点印象也无。

“你没有手吗?”自己推着轮椅来到餐厅的齐又熳刚好听见,出声训道:“都几岁了还不自己吃饭,你大姐光喂你,她自己不用吃,不用上班了吗?”

她是齐又平的妹妹,十几年前车祸瘫痪后,毅然决然与当时论及婚嫁的男友分手,单身至今,也是齐石集团的大股东。

“姑姑好凶……”齐银河马上可怜兮兮的看着白雪。“大姐,姑姑骂我……”

白雪匆匆抬眸对齐又嫒笑了笑。“我还有时间,喂喂银河无妨,姑姑也快吃吧!”

齐又嫒摇头。“你就是这样才会把她宠得无法无天,累到你自己。”

白雪心虚的一笑。

这点她承认,小小年纪就丧母,她对银河总是多了一分疼惜,久而久之就变成了溺爱,等她惊觉态势不妙时,银河小妞已经爬到她头上了。

但她很会自我安慰,想着女孩子家嘛,以后要嫁人受苦的,现在多疼疼也无妨,只要她好好睁大眼睛帮银河挑个肯包容她的老公就可以了。

“大姐今天送我去学校。”小妮子灿笑着一张桃花般可爱的小脸,又打蛇随棍上的提出另一个要求。

“小小姐别胡闹了。”管家贺伯跳出来阻止。“老刘在等着送你去学校呢,大小姐要去上班,再说学校也不顺路。”

齐银河噘起了嘴。“我不管,我今天就要大姐送。”

齐宙的眼睛从手机移开,作势要丢她面包。“臭丫头是不是讨打?大姐要上班没听到啊?”

“大姐,你看小哥啦!他要丢我!”小妮子双臂马上紧紧搂着白雪的腰,躲进她怀里寻求保护。

说真的,她又不是小贝比,以她小四一百三十公分的身高,这样躲在白雪怀里实在搞笑,但偏偏白雪就吃她这一套,也可以说被她吃得死死的。

“知道了,今天大姐自己开车上班,先送你去学校总可以了吧!”

小妮子欢呼一声,在白雪脸上啵地亲一下。“大姐最好了!”

“齐银河,你闹够了没有?”齐宇看着妹妹,微眯起眼。“你再继续胡闹,我就扣你零用钱。”

“大姐!”这回,鞋猫剑客的水汪汪眼眸出现了,她才不会笨得跟大哥顶嘴,大哥根本当她桥下捡来的,只有大姐才真的疼她,站在她这边。

“小小姐就会找大小姐麻烦,还像没断奶的娃娃呢。”月婶笑着摇头,又在他们各自的杯里倒满热羊奶。

“所以知道有男生写情书给她时,我真的超惊讶。”莉茵也瞪大眼,摊手说。

银河脸红了。“什么情书啊,哪有那回事,你们都胡说八道,你们都欺负我!”她眼泪说来就来,天生的演员。

“好了,别哭了。”白雪替她擦眼泪,哄着,“大姐送你去学校,你快吃,不然要迟到了。”

“唉——”

每个人的嘴里同时发出这声叹息,小丫头又得逞了,而白雪只是笑一笑就继续喂银河吃东西。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太顺着银河了,可是她更明白银河是因为没安全感才这样,银河还没断奶就失去生母,而后嫁进来的母亲对银河视如己出,银河也很依赖她母亲,没想到连这继母也车祸身亡,一夕之间走了,银河是害怕也会失去她才会时不时无理取闹来证明她永远会在她的身边,不会离开。

她最大的精神支柱就是家人,虽然不同姓,但他们都挺她,即使他们从来没表现出来,但她都知道。

母亲与继父去世后,她之所以能撑到现在,也是因为要守护这些她爱的家人,如果她倒下来,他们也会被欺凌,所以她不能倒下。

“臭丫头,快点从大姐身上下来啦!”齐宙真的把小餐包丢过去,不过是从银河耳际擦过。

“你这不懂事的丫头要大姐送你去学校,也要让大姐先吃饭吧,不然大姐哪有力气送你?你最近可是发福了,越来越胖喽,小胖妹。”

小妮子不服气了,嚷着,“我哪有胖?我才不是小胖妹!你才胖,你才是大胖弟!”

“我哪有胖?我明明就很帅!”

“帅咧?”银河扮了个鬼脸,说到拌嘴,她可是不输人的。

“跟谁比?跟你们班的四眼田鸡吴安东比吗?是啦,跟他比,你是有比较帅啦,帅那么一咪咪,这样有没有高兴?”

齐宙火了。“臭丫头,干么拿我跟那家伙比,你找死……”

吵吵闹闹的声音,就是一个家最好听的声音。白雪的嘴角扬了起来,这是她的家。

“啊!”坐在后座的银河惊叫了一声。

白雪连忙把车停好,同样受到惊讶的她,回头关切的看着惊魂未定的银河。

“没事吧?”

“没事……”银河惊恐的摇着头,结结巴巴地说:“大姐……有、有人撞我们的车耶!”

“嗯,我也感觉到了。”白雪解开安全带。

“大姐下去看看,你不要下来。”

刚才她在红灯时把车停下来,车子是静止状态,后面的车却撞上来,显然有错的是对方。

踩着八公分高的短靴,身上是白色毛呢套装,外罩灰色皮草,整个人修长、高姚,无懈可击的精致的妆容让她看起来气势惊人。

她大步走到后面那台车的驾驶座门边,看到自己的车尾与对方的车头贴在一起,各有些损伤,但应该不至于动不了。

驾驶是六十多岁的男人,一脸尚未回魂的模样,显然也被突发状况吓到了,还张着嘴呢。

她前后看了看,此时正是上班的尖峰时间,车水马龙的大马路已经因为他们两台车停下来而塞住了。

她迅速敲了下车窗。

车窗缓缓降下来,驾骏座上的吴百利吞了吞口水,这位时髦小姐的车是几百万的进口名车啊,哪怕只是撞伤了保险杆也不得了,不知道要他赔多少……

“您没事吧?”白雪微微弯身看着车里,副驾驶座还有个男人。

“呃……你问我吗?”吴百利错愕,愣了一下才说:“没事,我没事。”

受害者反而来关心他这个肇事者,真是令他受宠若惊。

“那我们各自把车开走好吗?”白雪简单的说,“赶快让交通恢复顺畅,不要害别人迟到了,全勤奖金对某些生计困难的人来说也是很重要的。”

吴百利没想到她会那么说,期期艾艾地问:“那……赔偿……我是说,我要赔你多少钱?”

“赔偿就不必了,我们各自处理自己的车吧!”她明快的说完,突然定睛看着他。

“不过,怎么会发生刚刚的意外呢?您恐怕要详细检查一下车子了,可能也要检查一下您自身的健康状况,避免再有下一次。”

吴百利再度感觉到受宠若惊。“喔……好,好的,谢谢你,我会注意。”

看她真的说完就走,还很快把车开走,吴百利也连忙发动车子,免得阻碍交。

“看起来一副不好惹的样子,想不到个性还挺干脆的。”坐在副驾骏座的孟昊若有所思地说,他刚才只随意瞥了一眼,没多细看。

“我想起来她是谁了。”吴百利拍了下大腿。“齐石集团的女董座白雪!我刚刚竟没第一时间认出来,太可惜了……”

现代人嘛,谁不想跟有钱人攀亲带故,就算是因车祸结缘也好,能结识排名前二十大集团的女董座是何等荣幸的事啊,那种有钱人他平常是见也见不到的呀!

“齐石集团吗?”孟昊搓了搓下巴。

还真巧,他最近正好成了齐石集团的股东,原来该公司的经营者是个女人,想来应该能力非凡。

“虽然才讲了几句话,但感觉她不像外传的那么坏。”

原来她被传为坏女人啊,孟昊感兴趣了。“怎么说?”

“她是齐石集团前任董事长齐又平的继女,齐又平对她视如己出,用心栽培她,没想到齐又平过世之后,她先是谋夺了董座大位,又欺压他三个年幼的小孩,对他们的吃穿用度极为苟刻,还逐步谋夺齐家的家产,许划要在那些孩子成年前把他们名下的股份都抢到手,是个蛇蝎美人……”

说到这里,吴百利笑了笑。“当然,这些都只是八卦,听听就算了,跟她接触后感觉她不像那种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老公是情夫最新章节 | 老公是情夫全文阅读 | 老公是情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