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娘戏王侯 第十六章 作者 : 金萱

清理完后面那些花花草草之后,唐奕按计划前往丞相府拜访丞相大人。

得知勤王世子唐奕来访,丞相府上至丞相大人,下至门房,脸上皆是说不出的怪异表情。

经通报,唐奕在下人的引领下来到丞相的书房,曲丞相正坐在案桌后头,手捧着茶盏在那边轻轻地吹着,好似没听见他进来的声音,连头也没抬一下。

“小侄给丞相大人请安。”唐奕不在意的向他恭敬行礼,后者终于缓慢地抬起头来看向他。

“听说你找老夫有事要谈,是什么事?”曲丞相冷淡的开口问道,连座位都没赐一个。

“小侄不请自来是想请丞相大人帮个忙。”唐奕也不介意,不卑不亢的站着答话。

曲丞相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会儿,这才以缓慢而冷淡的语气开口反问他,“你与老夫非亲非故,老夫为何要帮你?”

“因为这对丞相大人而言是两利之事。”

“两利?”曲丞相轻扯了下唇瓣,露出一脸不置可否的表情。

“丞相大人若是肯帮忙,一利是勤王府将欠丞相大人一份恩情;另外一利则是丞相大人可拨乱反正,让那些只会道听涂说、胡言乱语的人闭上嘴巴,还相府千金遭人误解之清誉。”唐奕缓慢地说道。

“你还敢在老夫面前提起这件事!”曲丞相倏然拍案而起,怒视他的目光犹如恨不得能将他除之而后快。

“小侄深感愧疚。”

“愧疚就给老夫滚得愈远愈好,老夫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滚!”曲丞相怒不可遏的指着房门的方向,朝他咬牙切齿的怒吼。

“丞相大人难道想让令千金永远背负死不瞑目,化作恶鬼,乱人姻缘之恶名吗?”唐奕问。

“你——”曲丞相听他这么一说,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

“丞相大人,谣言虽是因小侄而起,但小侄与令千金却同是受害之人。至于受害程度,家父应该比丞相大人还要愁白了头,丞相大人以为呢?”唐突看着他,以冷静而公正的语气说。

曲丞相愣了一下,眉头紧蹙的想了想他说的话。勤王的确是要比他愁,世子都已经二十好几了,却至今未娶妻,虽有美妾数名,但连个孩子都没有,勤王怎么可能不愁呢?

至于他,女儿都已经失踪十五年了,至今还在不在这片天空下都未可知,要好声名又有何用,还能让人打听以获得一段好姻缘不成?他只是在迁怒,为那个他始终忘不了、放不下的可怜女儿,为夫人的始终不肯放弃,以及自己的无能为力在生气而已。

他重新坐回椅子上,端起已经变凉的茶沾了一口又把茶杯放下。他沉默了许久,终于看向唐奕,缓声的开口问道:“你要老夫帮你什么忙?”

“谢谢丞相大人。”唐奕喜出望外的立刻躬身行礼道。

“老夫尚未答应你要帮忙。”

“只要丞相大人愿意听小侄说,便有希望。”

“坐下说吧。”

唐奕坐下后,先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开口缓缓将自己的来意与请求说了出来。简言之就是他想娶一位平民姑娘为妻,担心门当户对的问题让皇上反对,故而想请丞相府认个义女,让两人的身份地位能够匹配。

唐奕同时将这么做对丞相本人或丞相府有何益处一一点明,分析了出来,以他奸商——不是,是以他上辈子在商场上打滚多年的经验与口才,他相信自己绝对能打动曲丞相。

结果没错,曲丞相的确是被他说服了,却给了他一个但书,要他帮忙寻找那位已经失踪十五年的相府千金,让他听完这个要求之后一整个傻眼。

“怎么,办不到?”他的沉默让曲丞相挑眉。

“不,小侄深信事在人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唐奕缓慢摇头,他想的是另一件事。

“那么你是答应了?”曲丞相问。多了勤王府的势力帮忙找人,找到的可能性应该能再大一些吧?

“答复之前,小侄是有一事想请教丞相大人。”唐奕说。“若是小侄邀天之幸找到了令千金,那么小侄与令千金的亲事——”

“老夫绝对不会把女儿嫁给你!”曲丞相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打断他。

的奕顿时有些无言以对,有必要拒绝得这么决绝快速吗?他也没说想娶他女儿呷……屯……一他是避之唯恐不及好吗?

唐奕笑了笑,没反驳他,只是缓声道:“丞相大人多虑了,小侄只是想确认下大人的意思。事实上小侄已向宁儿允诺过今生绝不二娶,不论是妻或是妾,一生一世一双人,喜怒哀乐都将与她过,直到发白齿落,闭眼辞世那一刻为止。”

曲丞相心里微震,从没想过会从他口中听到这么深情的话。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他要娶的是他的女儿多好,那么他此刻可能会因感动而红了眼眶,可惜不是。

“老夫记得你好像有不少小妾。”他有些嘲讽的说。

“已经没了。”

曲丞相轻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脸不置可否的表情。现在没了,不代表以后会没有。京城里有名的浪荡子真能痛改前非,成亲之后便与其夫人一生一世一双人吗?他会睁大双眼等着瞧的。

“若能找到人,老夫会以别的身份将她带回丞相府,她曾与你订亲之事将永不提起。”曲丞相开口说。

“小侄谢谢丞相大人成全。”唐奕起身恭敬的向他行礼,随即又坐下安静地沈思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问道:“请问丞相大人,关于相府千金之事,除了当时小姐身上的衣服与襁褓可辨认之外,是否还有什么特征?例如胎记之类的?”

“胎记吗?”曲丞相眉头紧蹙,像是在做什么困难决定般沈吟了好一会儿,这才犹豫地点头,“有,小女身上的确有个特别的胎记,但这关乎到小女的名节——”

“勤王世子唐奕在此对天、地与曲丞相大人发誓,今后若向他人透露一丝与相府千金身上胎记相关之事,将绝子绝孙。”

唐奕突然起身发誓,把曲丞相吓得脸色大变。

“快把话收回去,你怎能发这种毒誓,是想让勤王爷和老夫结下不共戴天之仇吗?”曲丞相一脸严厉的斥责他。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竟然敢把绝子绝孙这事拿来发誓,真是太胡来了!

“丞相大人无须介怀,小侄敢立下此誓,自然能做到不违誓言,大人请尽避放心。」唐奕平心静气的答道。

“你……”曲丞相表情复杂的看了他一会儿,叹气道:“你似乎变得和以往有些不同。”

唐奕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仙丞相又看了他一会儿,这才拿起桌上的毛笔,沾墨,在纸上写了几个字。

“你过来。”他放下笔道。

唐奕应声走上前去,曲丞相则将刚画好的那张图纸拿起来递给他,道:“这便是胎记的位置与形状。”

唐奕看了那张图之后,整个人都呆了,这胎记……这位置……这形状……

老天,这……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曲丞相怒气冲冲的说:“老夫绝对不会把女儿嫁给你!”

曲丞相信誓旦旦的说:“若能找到人,老夫会以别的身份将她带回丞相府,她曾与你订亲之事将永不提起。”

所以,在无意间发现曲丞相心心念念寻找了十几年的女儿极有可能就是璩心宁时,唐奕压根连提都不敢提,就怕曲丞相在找到女儿后会翻脸不认人,让他娶不到老婆。因此他决定在成亲入洞房之前,绝对不能把这个秘密说出来,打死都不能说!

似他将这件事告诉了璩心宁,后者当然不在保密范围内。

城心宁听后觉得惊讶不已,因为从原主的记忆中,她寻不到任何一丝相关讯息,原主似乎从未怀疑过自己的身世,而不待见她的后娘也从未透露出任何蛛丝马迹。

丞相府千金?哈哈,她已经有些期待这件事若成真,她那位从未善待过她的后娘杨氏脸上会有什么表情了。

为了表现出一切真的都只是巧合,所以他们俩虽好奇答案,却不能派人去查证,因为这一切都得等他们成亲洞房之后,才会发现,才能有所行动。

总而言之,他们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成亲。

一切照计划进行,先让相府夫人收璩心宁为义女,迎进府内居住,勤王府再央了媒人上门求亲,然后定亲。

丞相应了,在经过一连串繁琐的程序,婚期就定在下个月里。

丞相府自然不需要为璩心宁费心准备嫁妆,因为唐奕已将“谦云商行”拿来当她的嫁妆,至于一些成亲女方该备有的东西,例如嫁裳、鞋履、被服等等,自有待她如亲生女儿般的林芸娘一手操办。不过即使如此,经常被拉来送去搞得团团转的璩心宁也是累得够呛的了。

那一天终于到来,不管是这辈子或上辈子都没嫁过的璩心宁,心情其实是有点紧张的。

结婚生子呢,她不是没想过这事,只是没料到它会发生在这样一个古代世界里。

大红色的嫁衣,厚重的妆容,规整的双凤髻,还有那顶隆重耀眼却沉重的凤冠,这些都不在她的想象里,可现在却全在她身上,还挺有趣的。

不过这只是刚开始,接下来在一连串礼俗的折腾下,她完全忘了有趣,忘了紧张,只觉得好累,觉得到底有完没完,好想将快要把她脖子压断的凤冠拿下来当足球踢得远远的,因为真的太累人了!

终于送入洞房,璩心宁却无法真正休息,因为丫鬟和喜娘都候在一旁,让她完全不敢放肆做出什么惊人之举。

等了又等,新郎官终于姗姗来迟,后头还跟了一群想闹洞房的人,却让唐奕在门外就给轰走了。

新郎官进房后,喜娘对他们说了一堆吉祥话,他挑起她的红盖头,与她同喝合卺酒,之后喜娘还不知道从哪儿抱来一个没长几颗牙,穿着红绫衣,扎着冲天辫的小娃娃放在喜床上,让他在上头又爬又滚的,看得她目瞪口呆又差点没喷笑出来,因为太可爱也太好笑了。

房里终于只剩他们俩,璩心宁第一时间就把头上的凤冠给摘了下来,大大的喘了一口气。

“累坏了?不过再累也要先吃点东西才能休息,你今天应该没吃什么吧?”他有些心疼的问,拉她到桌边坐下,夹了几样应景的小点心喂她吃。

她大方的张口接受他体贴的服侍,然后因感谢而对他柔柔一笑,媚眼如丝,让唐奕不自觉的口干舌燥,心底的火开始蠢蠢欲动。

又喂了她几块糕点,自己也食不知味的吃了一点,他在她摇头说不要了之后放下筷子,再也忍不住的倾身吻她,却只尝到了甜头便被她伸手给推开。

“我要先梳洗,不然我怕你半夜醒来看到我这张脸会惊声尖叫。”她朝他做了个鬼脸,然后伸手从脸上刮下厚厚的一层粉。

唐奕有些难忍,但还是点了点头。事实上就在屋子后头的浴室里,他早已事先命人准备好热水,有想过她可能会需要先梳洗——以现代人的习惯——只是没想到的是自己会这么急不可耐。

“早替你准备好热水了,来吧。”

他起身牵起她的手往房间后头走去,只见那重重纱幔后竟然有间浴室,还有两个池子,一个正冒着浓浓热气,由玉石砌成的方型浴池,另一个较小的池子则是清澈见底的冷水池,池边还整齐的放着沐浴用品以及干净的衣服,就像现代的汤屋一样,让她惊喜莫名。

“你先出去,我先洗。”她迫不及待的对他说。今天够折腾了,如果能泡个热水澡一定很棒。

“我不介意一起洗。”他说。

“你想的美。”她朝他吐了吐舌头,直接动手将他往浴室外推去。温泉,我来了!

迅速地将脸洗净,净了身,她将整个人浸入热水池里,忍不住闭上眼睛,舒服的出声。这就是天堂啊。因为太舒服了,她完全忘了外头还有人在等她,而且重点是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过没关系,她忘了,还有人没忘就行。

因为春宵一刻值千金的原因,唐奕在被璩心宁推出浴室后,便直接去了其他地方沐浴,并以最快速度赶了回来。可惜回来之后,却在房里左等右等都等不到他的新娘子从后面的浴室里出来,他只略微犹豫了一下,便哂然一笑的朝后头的浴室走了过去。

热气缭绕,池水静静,美人在前,红颜倾城,肤如凝脂。

“宁儿。”他忍不住沙哑轻唤。

水波荡漾,红颜惊起,脸色嫣然,春光乍现。

他意志力迅速崩溃,走到池边用他浓黑幽深的双眸肆无忌惮巡视着她诱人的身子,她被看得手足无措,全身都不由自主的羞红了起来,却忽闻——“可惜了。”他说。

她愣住,不解他这时怎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难道他不满意她的身材?她不由自主的低头看向护掩在双臂间应该有达到C罩杯的胸部,心想着,难道他的胃口这么大?才这么想,便又听闻他以沙哑异常的嗓音继续说。

“可惜不是真的温泉,不然便可以吟上这么一段『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瞬间,她羞得只想潜进水里去,他却蓦然伸手将她从水中拉起,不顾她的桥羞与挣扎,一寸寸专心而温柔地替她拭干身体,然后在她娇软无力的几乎要站不住时,一把拦腰抱起她往前头的房间大步走去。

红烛,喜床。

鸳鸯锦绣,大红被缛。

赤果的身体,交缠的肢体。

渐起,夜渐深。

隔日,璩心宁虽有些爬不起床,想赖床赖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但那也只是想想而已,要想在这样一个世间安身立命,就该遵守这个世界的规矩。

所以她很认命的起床,顺便把一样想赖床的世子爷老公——不是,是夫婿给揪了起来,两人穿好衣服下床后,便唤了丫鬟进来服侍。

璩心宁无法不个注意进门的丫鬟中还跟了一个婆子,直到那婆子拿走床上她初夜的证据之后,她才恍然人悟那婆子进来是做什么的。她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红。

接下来丫鬟们开始捧着热水、毛巾等陆续走了进来服侍他们洗漱、着装,同时收拾房内。

待整理好一切,新婚夫妻才一同出水月楼,朝王爷与王妃所住的傲梅院走去。

“父亲、母亲,孩儿带媳妇来给你们敬茶了。”走进堂屋,待王爷与王妃落坐后,唐奕直接拉着妻子跪在已事先铺好的跪垫上给长辈敬茶。

璩心宁第一回看见这位勤王妃,只见她一身华贵,是个面容婉约,气质雍容,眉眼柔媚的大美人,看起来最多三十岁的感觉,很难想象她其实已是祖母级的女人,更难想象还是个心思深沈又毒辣的蛇蝎美魔女。

先敬父亲勤王。

勤王对这个儿媳妇的出身虽然有些不满,但儿子喜欢,他也无可奈何,只能接受。所以他只是略微看了新媳妇一眼,便沉沉的应了一声,接过媳妇高捧奉上的茶盏喝了口茶,待她磕完头后,照礼俗将事先准备好的红封回赠予她便结束。

换敬王妃郑氏时,四个人完全是各怀心思。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厨娘戏王侯最新章节 | 厨娘戏王侯全文阅读 | 厨娘戏王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