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娘戏王侯 第十四章 作者 : 金萱

抵达凉州后,璩心宁没花多少时间就明白唐奕所说的“就算没了世子爷的光环,他仍会用其他方法补回”的意思了。

他们到达凉州之后的落脚处不是客栈也不是临时租赁来的宅院,而是一个有着大庭园,园中有假山奇石,葱茏佳木,名贵花卉,小桥流水,曲径长廊,还有赏花亭、听鸟阁、观莲塘等等,简直让人目不暇给的富贵名园。

这座瑄名园是唐奕的私人产业,是已故勤王妃留给他的。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除了一座富贵名园外,他名下还有许多商店,例如绸缎庄、茶叶店、古董店和酒楼等等,这些也全都是已故勤王妃留给他的。

以前的世子爷唐奕只懂守成,但换成今日的唐奕,他若不好好利用手上这些

可以赚钱的商店,他便枉为奸商……呃,经商高手了。在二十一世纪时,他便是一个纵横商场的奇才,在商界有翻云覆雨之能,到这么一个就商业来说可谓纯朴的世界,他若做不到点石成金,真的可以一头撞死。

所以,听说在这短短的一年时间,他名下商店的获利已较往年成长一倍,而这只是明面上的,暗地里他以“谦云”为名的商行早已在凉州、齐州、宗州这三大城遍地开花,犹如黑马般席卷整个商界。

从明白他穿越到这儿一年多来总共做了多少事之后,璩心宁就一直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看他,看得唐奕心里发毛。

“你干么一直这样看我?”

“百尝鲜老板说的没错,你就是一个奸人。”她早知道奥客是老板的朋友,也听说了他的一些事。

“什么奸人?”他哭笑不得。

“正所谓无奸不成商,你若不是个奸人,在商业上又怎会有这样的才华和头脑?这就是奸人最好的证明。”她说完还点了点头,一脸赞同的表情。

“胡说八道。”唐奕笑骂一声,“那家伙只是嫉妒我赚的钱比他多而已。”

“唉,谁不嫉妒?我也很嫉妒呀。”她哀声叹息的说。

“你有什么好嫉妒的?等你嫁给我之后,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吗?”他诱惑的对她笑道。“你什么时候要嫁给我?”

“你的后宫什么时候处理干净?”她不答反问。

“快了。”

“喔?”他这个回答让她眼睛一亮,整个精神和兴趣都来了。“真的吗?你怎么处理的?还有,你人又不在京城,要怎么处理那些后宫嫔妃?你可别骗我。”

“什么后宫嫔妃?”他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没好气的白眼道。

“总之就是那些女人,你快点说。”她催促他。

“其实没你想象得复杂,不守妇道的直接卖掉就行,其他的给笔钱遣走,不然就安排嫁人。”

“还可以嫁人吗?还有,不守妇道的是怎么一回事?”她双目圆瞠,既惊讶又好奇。

“通奸。”唐奕言简意赅。“男人妻妾成群后,大多女人都必须独守空闺,有吟女人会认命,有些女人却不甘寂寞。”

“可是王府戒备森严,怎么还会有这种事?”

“王府里也有男人。”这些日子他没有停止过这件事的调查。

璩心宁张大嘴巴,无声的发出一个“哇”字,真是叹为观止呀。她还以为古代的女人个个都是遵从三从四德的贞洁烈妇,没想到原来也有这种事啊,真是长见识了。

“如果有人想留下来怎么办?”她问他。

“威胁利诱,由不得她。”

“你真狠。”她下了评语,突然有些同些那些女人。

“这不是你要求的吗?”他说。

“是。但是你还是好狠。”她点头道。

他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看着他的神情,她没忍住,被他逗笑了。

突然间,门外传来一声低沉的禀报。

“爷,王爷来了。”

他们俩不由自主的对看一眼,璩心宁一脸无辜,唐奕一脸无奈。

“该来的总是会来,你去面对吧,我去厨房做菜,晚点帮你压惊。”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情的说,但脸上洋溢的却是落井下石的笑脸。

她小奸小恶的模样让唐奕看了忍不住一把将她拉进怀中,惩罚性的狠吻她一番。当他抬起头时,两人都因这个热吻而喘息不已,情愫萌动。

璩心宁红着脸,槌他一记又瞋了他一眼,故意道:“你真有恋童癖呀,我只有十五岁而已,你竟然还啃得下去?”他刚刚的确对她又吻又啃又咬的。

“心理年龄不需要说,至于身体年龄嘛……”他的目光往下移到刚才亲热时,被他扯松的上衣领口内露出来的那一小块肤若凝脂、柔腻光洁的酥胸道:“看起来「的不只有十五岁。”说完,还忍不住手痒的伸手轻抚而过。

“大!”她瞋眼叫道,立刻伸手压住领口,却因两人的动作纠缠,反倒不小心将她的衣领扯得更开,露出更大片的凝脂肌肤,然后在那片光洁的肌肤上突然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青痕,就像是瘀伤一样。

“这是什么?你受伤了吗?”唐奕眉头轻蹙的问。

璩心宁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左胸上方靠近腋下处那块紫青色的胎记,摇摇头道:“没有,那是胎记。”

“颜色有点惊人,就像刚撞到的瘀青。”他说。

“形状更惊人。”她微扬起嘴角,眼底忽然闪过一抹狡黠。

“什么形状。”

“心形。”她咧嘴一笑,蓦然将衣领往下拉,露出完整的胎记与半露在肚兜外的酥胸给他看一眼,再慢慢地把衣服拉上,然后脸上带着一抹醉人的微笑,看着眼神都变了的他,柔声提醒道:“勤王爷还在等你呢,你还不快点去。”

唐奕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又一声。“你这个妖精。”

她笑得万分欢快,赶苍蝇似的对他挥手道:“快去,快去。”

“你等着,等到洞房花烛夜那天,我会报复的。”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狠狠地撂下这句话之后,这才起身离开书房前去见勤王。

璩心宁又待在书房里独自笑了一会儿,这才整了整衣裳,确定看不出什么之后,走出书房,前往厨房履行她刚才所说的话,着手为他做压惊大餐。

真不知勤王这回来是为了什么事,又会出什么难题来为难他?真是可怜。

来到勤王爷所在的观莲塘,就见他凭拦而坐的静望着莲池,总管和两名丫鬟身体僵硬的恭立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唐奕先上前恭敬的行了礼之后,才开口问:“父亲怎会到凉州来?”

“我不来凉州何时才能见得到你?”勤王转头看他,不悦的冷哼一声。

唐奕朝总管和两名丫鬟挥了挥手,三人恭敬的行礼之后,迅速而安静地退了下去。等三人都离开之后,他才开口回答勤王爷的问题。

“父亲若想见孩儿,只需派人来说一声,孩儿自当会回京城见父亲,只是见面的地方可能必须安排在王府外头。”他笑了笑道。

“你——”勤王欲言又止的看了他一会儿,终于长叹了一口气,问他:“你希望我怎么处理这事?”

“孩儿不敢有意见,全凭父亲处置。”

“我会让唐明去南江别府落户,同时废除他承袭的资格,永不立他为世子。”勤王沉默了下,才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说。

从暗四带回去的黑衣人身上,以及由暗十提供的许多有凭有据的证人与证据,他终于知道想谋害他勤王世子的凶手是何许人了。

答案揭晓之后,他既震惊又难以置信,甚至还一度拒绝接受,但这件事既然关系到儿子的性命,便由不得他感情用事。

于是他布局,设下陷阱,等人自投罗网。

他多么希望自己的心血能白费,就这一次计划失败,白忙一场,但当那道熟悉的身影走进他的视线时,他便知道自己错了,错信了那个女人二十年。

他的继妃,那个向来温柔贤淑,对他的嫡长子宠爱有加,将王府内务打理得有条不紊,将他的儿子视为己出的女人,竟然是她,竟然真是她?!这个可怕的女人!郑氏是他勤王的王妃,有一位尚书兄长,还有整个郑家做为后盾,他若想废妃,牵涉范围太广,令他不得不三思而行。他想,郑氏之所以会如此胆大妄为,大概也因为有此依恃吧。

郑氏的目的不外乎是想让自己的孩子坐上世子之位,既然如此,他便断其希望,让她的孩子永无继承世子之位的可能。

父债子偿,母债亦如此。唐明要怪只能怪自己拥有一个野心勃勃又狠毒的母亲。

其实唐明也是他的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么做他也很心疼。但唐明到南江仍是可以好好的活着,他若不去,唐奕便有可能会死,而他绝不会坐视这事发生。尤其是在观察过唐奕这一年来的所做所为之后,他更不容许有人威胁到他勤王世子的性命。绝不容许!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厨娘戏王侯最新章节 | 厨娘戏王侯全文阅读 | 厨娘戏王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