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娘戏王侯 第六章 作者 : 金萱

她原以为只要有世子爷这个大靠山在就能万无一失了,没想到还有勤王爷这个大BOSS在,而且重点是这个大BOSS好像不太喜欢她的样子,这下子她还有办法在勤王府里高枕无忧吗?

璩心宁有些无奈又有些担忧的走回厨房,就见大伙兴匆匆的等在那里想听好消息,结果她却只能歉然的摇头,对他们感觉很抱歉。

“怎么回事,被斥责了吗?”大伙散后,两位叶师傅走到她身边,关心的低声问道。

她无奈的一笑,摇头道:“没有。”

“你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没有。”

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明刚才所发生的事,只能说:“王爷好像不喜欢宁儿做的菜。”

“怎么会?”小叶吃惊的道。宁儿的厨艺可是连担任过御厨的李大厨都推崇,王爷怎会不喜欢呢?

她摇了摇头,对两位师傅鞠躬道:“厨房还是需要两位师傅坐镇,宁儿年纪小,经历和阅历都嫌不足,希望以后还能请两位师傅继续指导宁儿。”

“别说这话,你虽然年纪小,但手艺却不输在厨艺里浸润数十年的老厨子。咱们教学相长,互相、互相。”大叶说。

“闻道有先后,大叶师傅这么说不是折煞宁儿吗?”

“你啊?”大叶摇了摇头,一脸我说不过你的表情,但眼里流露的全是满意之色。

他终于明白李大厨为什么会这么疼这丫头了,像她这样一个谦逊又有礼貌,懂得尊师重道又聪明懂事的丫头,谁见了能不疼她、不宠她呀?

日子一天一天度过,勤王爷没再派人来找她麻烦,璩心宁杯弓蛇影了几天,见

一切皆风平浪静后,也终于放下心来,继续窝在松风院里做个快乐的小厨娘。

在她十五及笄的那一天,世子爷赏了一天假给她,让她可以出府一天。她当然不可能回家,而是去了林芸娘那儿,与芸姨两个人开开心心的办了一桌菜,然后谈天说笑的过一天。

在勤王府当厨娘的日子和她所期盼的一样安稳平顺,不知不觉的又过了几个月。

这段期间她除了负责世子爷的膳食之外,没有其余的工作,可谓事少钱多离家近。再加上原本听说难伺候的主子不仅不难伺候,对她简直可以说是大方恩宠到令人发指的程度,总是有着赏不完的恩赐。

对于世子爷的赏赐,她一定会和大家分享,以论功行赏、见者有分和独乐不如众乐为原则分配给大家,以免有人因羡慕嫉妒恨而引发事端。换句话说,她在人际关系上可是下足了苦功,尽力做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程度。

总而言之,在没有压力又能每天睡饱吃饱的滋润下,她和刚进王府相比简直判若两人,整整大了一号。

李大厨上回看到她还笑盈盈的瞅了半晌后,忽然冒出一句“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叹,让她顿时有种满头黑线的感觉。

在勤王府当厨娘对她而言可以说是轻松愉快的,就像她穿越前的生活一样,只是少了点自由与娱乐而已,但是这是时代不同的关系,她真的没得抱怨。

她最近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干脆就在这儿安家,终身待在勤王府里也不错,因为在这里她什么事都不需要操心,只要专心做她喜欢的料理就行了。

璩心宁从不认为自己单纯或天真,只是老天爷好像特别喜欢整她,总在她设想完所有美好愿景之后,再当头给她狠狠地一棒,打得她眼冒金星、不支倒地。

“你还不承认吗?”从繁花院来的丫鬟气势凌人的对着她喝斥道。

璩心宁心想,她什么事都没有做,到底要她承认什么?

这件事说起来她真的既冤枉又无辜,她是世子爷的专属厨娘,一直都好端端的待在松风院里做事,既没招谁也没惹谁,结果听说是世子爷妾室的女人就这么冒了出来,指名要吃她做的料理。

这没问题,反正她本来就是个厨师,客人上门要吃什么她就做什么,问题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会儿上门的是专门来找碴的奥客。

吃了肚子疼就说她想谋害她,这个女人有被害妄想症不成?更何况话都是她在

说的,她要说头疼还是肚子痛都由她,是真是假也没人知道,他们到底要她承认什么?

她抿紧唇瓣没有吭声,知道否认也没用,这位王姨娘就是存心来教训她的。“问你话怎么不回答?不说话就是默认。”狐假虎威的丫鬟青儿喝道。

“我若说自己是冤枉的,你们会听我说吗?”璩心宁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忍不住嘲讽的开口。

“你的意思就是我污蔑你了?”王姨娘皮笑肉不笑的轻声问道。

“你想怎么样?”璩心宁懒得再与她废话,直接挑明了讲。

王姨娘没有应声,一旁的青儿直接对等在两旁的两个婆子命令道:“把她拖下去,照规矩打五十大板。”

五十大板?这是要她的命!

“我是世子爷的专属厨娘,你们胆敢对我用刑?我若受伤卧病在床,无法替世子爷准备膳食,你们确定承受得起世子爷的怒气?”她厉声恐吓。

两名正要动手捉她的婆子身形一滞,不由得犹豫了起来,就连青儿都敛起了嚣张的神色。

听见她拿世子爷来威吓她,王姨娘原本已经够生气了,见手下的丫鬟与婆子竟还真被她给吓住,一动也不敢动,让她更加火冒三丈。

“干什么?还不拖下去!”她怒不可遏的冷喝道。

主子都出声了,两名婆子哪敢违抗,立刻上前一左一右的将璩心宁捉住,押到一旁去行刑。

璩心宁从没受过这样的污辱与疼痛,她咬紧牙关不让自己痛呼出声,泪水却已弥漫模糊她的视线。

她发誓,如果这回能够大难不死,她绝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王姨娘的!

一下一下又一下,钻骨的疼痛逐渐麻木她的知觉与意识,就在快要失去意识前,她似乎听见不远处传来一阵吵杂声,似幻似真,接着她便被黑暗完全吞没。

璩心宁意识昏昏沉沉的,时睡时醒,每回醒来都可以感觉到火烧般的疼痛在她的腰部与膝盖之间灼烧着,让她恨不得再度昏睡过去。但是随着醒来的次数愈来愈多,她清醒的时间也愈来愈长,承受疼痛的时间也愈来愈长。

痛,真的很痛,痛到她都忍不住怀疑自己为什么活了下来,没有被打死?她不由自主的着,感觉又痛又凉!好似伤处被涂了凉药——又觉得好渴,好想喝水。

“水……”她睁开眼睛,轻吟出声。

“宁儿姑娘?你终于醒了!”一个婆子迅速来到她身边,脸上有着明显的惊喜与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水……”她全身又痛又渴,十分难受。

“好,你等会儿。”婆子立刻转身去倒了杯水过来,小心翼翼地扶她起来喝水。

移动身子所产生的疼痛让璩心宁忍不住倒抽口气,突然好想念现代产物,吸管。

她真的很渴,所以杯子一就口就喝得又快又急,让婆子忍不住担心的劝道:“慢点,慢点。”

她撑着身子,连喝了两杯水才稍有解渴的感觉,接着躺回床上的动作又是一阵痛苦的折磨,痛得直冒冷汗。等到终于躺好,连续深呼吸了几次,稍微缓和疼痛感后,她才开口对照顾她的婆子表明谢意。“嬷嬷,谢谢你照顾宁儿,辛苦你了。”

“宁儿姑娘别这么说。”婆子赶紧摇头,看起来有点受宠若惊。

正当她还想询问一些关于她被打晕过去之后所发生的事,房门却猛然被推了开来,唐奕大步从门外走了进来。

婆子见状赶紧弯腰垂首退到外头去,璩心宁却因为这太过突然且意想不到的情形而呆住。

这……世子爷大人怎会亲自前来探望她呢?

不对,现在好像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她该想的是自己是否该从床上爬起来行礼以示恭敬?

“躺着就好,不用起来。”似乎可以透视她的想法,唐奕蓦然说道,接着在坐下后,眉头紧蹙,沉默不语的看着她。

璩心宁被看得有些发毛,忍不住开口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沉默。

“世子爷,宁儿是被冤枉的,厨房里的其他人都可以为宁儿做证,宁儿并未在菜里添加任何想谋害王姨娘的东西,也没有理由这么做,恳请世子爷明察,还宁儿清白。”

“不需要再查了,那些伤害你的人都已经付出代价了。”唐奕说。

“啊?”因为太过难以置信,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张口结舌的看着他,显得有些傻呼呼的。

“我以为你很聪明,没想到这么笨。”他突然又损她。

“啊?”她二度傻眼,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他这话到底是从何而来的啊啊啊,感觉好像有一点亲密……

呃,应该是她的错觉吧?

“身为我的人,竟然这么容易就被人欺压到头上,还被打到差点丢了小命,你这不是在丢我的脸吗?”他继续说,表情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愤怒。

璩心宁一整个无言以对,心想着世子爷没搞错吧?那位王姨娘才是他的人,而她只是一个帮他煮饭的小厨娘而已好吗?她这个外人、下人不被欺压,难道还能反过来欺压他的妻妾、欺压主子不成?

经一事长一智。看样子勤王府一点也不适合她安家,她得重新谋划后路,趁早为离开王府做打算才行。

存钱,开店。看样子最终她还是得走上这一条路……

“啊!”额头突然遭受到攻击,让她遏制不住的喊了一声。

“我在和你说话,你神游到哪里去了?”唐世子爷瞪她一眼。

“没有啊。”她心虚的小声回道。

“那你说说看我刚才说了什么话?”他双手盘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她顿时哑口无言,他则再度伸出手来,又在她额头上赏了第二颗栗爆。

璩心宁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整个人都被他的举动吓呆、吓傻了。

她在想……她该不会还在昏迷中,因为太过气愤,太想报复让王姨娘,才会想法暴走,变得极端,幻想出世子爷大人对她有意,让她的地位翻涨,气势能狠压过那位王姨娘,然后将她狠狠地踩在脚下?

否则的话,高高在上又亲口说过对她没意思,从未有过纳她为妾想法的世子爷,又怎可能会对她有这些状似亲密的举动呢?

这一定是场梦,一定是。

“又神游到哪儿去了?”他摇头叹气,语气中竟然有丝宠溺的味道。

这一定是场梦,一定是场梦。她对自己洗脑。

“好好养伤,你什么事都不需要担心也不需要想。我走了。”

他待的时间不长,和来时一样突然的走了,因此在他离开后,璩心宁面对着空无一人的卧房时有种如梦一场的感觉。

应该是梦才对,高高在上的世子爷怎么可能会来探望她这个没身份、没地位,在这王府中就是个奴仆的小厨娘呢?绝对是一场梦。

将自己说服的放下心后,没别的事再来分散她的注意力,疼痛的感觉瞬间又清晰起来,让她痛不欲生。

“嬷嬷。”她出声唤道。

待在一旁负责照顾,空闲时则低头忙做针线活的婆子李嬷嬷立刻起身来到她身边。

“姑娘怎么了?有事要交代婆子做吗?”李嬷嬷恭声问道。她虽老了,但眼睛可不昏花,世子爷都亲自来探视这个小厨娘,还严惩了那天所有动手刑罚的人,甚至包括了王姨娘,她一个小小的仆妇又怎敢不上心,不好好的看顾这位姑娘呢?

“没,只是想让嬷嬷陪宁儿说说话,转移注意力。”她老实说。

“好,那婆子就陪姑娘说说话。不知道姑娘想听什么或说什么?”李嬷嬷将凳子端到床边,坐下来,和蔼可亲的柔声问道。

“嬷嬷可以说说那天之后所发生的事给宁儿听吗?宁儿挨打途中就失去了意识,不知道后来那事是怎么收场的。当然,如果嬷嬷不便说,那便算了。”她犹豫的说。

“其实这事也没什么不便说的,王府里的人几乎全都知道。”李嬷嬷本就藏不住话,一听她这么问,立刻口若悬河的把那天的事全抖了出来。

原来那天她在晕厥之前听到的并不是幻觉,而是松风院厨房那边早有人感觉不对劲,在她前脚被带走之后,后脚立刻就有人去水月楼通风报信,帮她求救,而那吵杂声便是有人前来救她的声音。

那天世子爷人虽不在水月楼里,但幸好在府中,要不然她可能真会被打死。听说世子爷赶去时,她已挨了二十几杖,人已昏厥过去,他当场勃然大怒,将所有参与动手的婆子、丫鬟、奴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处以相同的杖刑,然后赶出王府,至于主使者王姨娘则是直接叫来牙婆,将她卖出府。

世子爷一怒为红颜之事登时便在王府中传了开来,还惊动王妃派董嬷嬷前来探询。

“董嬷嬷是?”看李嬷嬷在提到这人时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的敬畏,璩心宁忍不住好奇的出声询问。

“是随王妃陪嫁来的嬷嬷,王妃对她很敬重。”李嬷嬷说。

简而言之就是很有权力的老奴妇就对了。她自我翻译,在心里忖度。

“王妃动怒了吗?”她叹息的问,总觉得这勤王府好像愈来愈不好混了。她明明只是王府里众多小厨房里的一个小厨娘而已,惊动一个姨娘来找麻烦也就罢了,怎么连王府里地位极高的王妃都给惊动了呢?她该不会是流年不利吧?要

不要就近找个庙,烧个香,乞求来日能平安顺遂?

“王妃只是派人来问问,是否生气却没人知道。”李嬷嬷摇头。

“怎会没人知道?难道询问完事情缘由后,王妃都没有任何反应吗?”该惩该罚该教训的,身为管家主事者,她不可能没有反应才对。

“姑娘或许不知……”李嬷嬷欲言又止。

“不知什么?”她问。

李嬷嬷左右张望了一下,这才靠向她,小声的说:“世子爷是已故的白王妃所生,非现今王妃所出。为了不落人口舌,传出什么闲言闲语,王妃对世子爷一直以来都是宽容宠溺,听之顺之由之,从不会拒绝世子爷的任何请求,所以只要世子爷不允,不管王妃有什么反应也都只能不了了之。”

璩心宁有些惊讶,她还真的不知道王府中这位王妃也是继室。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厨娘戏王侯最新章节 | 厨娘戏王侯全文阅读 | 厨娘戏王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