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为妾 第二章 计策 作者 : 绿光

杨如瑄善画喜书,不管是彩绘丹青还是泼墨山水,全都在她的笔下栩栩如生,让杨如歆一再开眼界,俨然视她为神般地崇拜着。

“瞧,你哪有少了娘和女乃女乃来着,你还多赚了我这个姐姐,想看什么画姐姐都能画给你瞧。”杨如瑄搁下用惯的螺钿小毫笔,拿起压纹宣纸吹了两下才交到杨如歆手中。

“瞧瞧,这虎儿是不是很可爱?”

“像猫呢。”杨如歆小嘴张得大大的,觉得这只虎嬉闹着,像是要从画里跑出来。“是啊,幼时像猫,长大是虎,但只要适当教,对自己人就会乖得像猫儿一般。”

杨如瑄说着,好笑地逗着妹妹秀润的鼻头。“就像你要是不好生管束,长大肯定像野马一样,成天到晚闯祸。”

瞧瞧,原来如歆竟是这般好收买的,不过是几张画就将她收得服服贴贴,哪还有前几日那般又哭又闹来着。

“人家才不会呢。”

“不会才好,你得要多跟如涵姐姐学点大家闺秀的模样。”

“像娘不好吗?”杨如歆噘着小嘴问。

“像娘也很好,不过,你要再收敛一点,还有别一遇事,净听身边人的见解,还得要多方询问才能确定所闻真伪。”她话说得隐晦,小如歆是肯定听不懂,但就是要她别听得太懂,省得她傻傻地问了身边的丫鬟婆子,到时候找她麻烦。

府里的下人大多对她有偏见,那是她自个儿恃才傲物所致,这点她肯定会改,可是就怕下人们为了赶她出府,混淆视听,给了如歆太多偏颇的想法,把如歆变成另一个失败的自己,那就糟了。

“……不懂。”

杨如瑄笑眯眼,一把将她抱在膝上。“不懂也没关系,往后致勤哥哥会一道教咱们读书习字,到时候我教你,要不也还有如涵姐姐可以教你。”

“可是昨儿个我听桦儿说,姐姐要出阁了。”

杨如瑄愣了下,想了想,也对,如涵姐姐确实是要出阁了,远嫁恭王府……她们能相处的时间也不多了。

如涵姐姐出阁,她该送她什么才好?

和杨如歆再玩闹了一会,见她甜甜入睡,杨如瑄才把她的丫鬟找来,抱杨如歆回院落睡觉,她才举步往黄氏所在的北藤院而去。

听人说,出阁时要是收到鸳鸯绣被,能让新人如交颈鸳鸯,恩爱到白头。虽说她并不信恭王世子只会要姐姐一个世子妃,他的后院肯定也是莺燕成群,热闹非凡,要他只心系姐姐一人几乎是不可能,但至少添上她的祝福,就盼姐姐真能嫁得好。

不过,印象中她记得姐姐一直是过得颇不错,听说也将后院管治得服服贴贴……想来也对,姐姐是个聪明人,行事进退皆有分寸,不像她傻得想要专宠,才会让自己落得那般狼狈。

为了让姐姐开心,眼下赶紧让女乃女乃差人教她磨绣工,待明年姐姐出阁时,她想完成一件鸳鸯被也并非不可能。

想是这般想,但想磨出绣工何其容易,就跟当年练字帖一般,为了写一手好字,她握笔握得指头都快抽筋,如今则是光为了绣花就不知道扎了几下指头,短短几日,她的指头都快要扎成马蜂窝,溅在帕上的血也成了点点血花。

“哎唷,是哪个狠心的,竟要瑄小姐当绣奴了?”

杨如瑄没抬眼,光凭那夸张声调就知道是李氏又来凑热闹了。就见她慢条斯理地搁下手上的针线活,可怜兮兮地抬脸。“姨娘,你瞧瞧我的手。”她伸出还渗着血珠的纤白长指。

“这不是教人心疼死了吗?”李氏面有不舍地拉过她的手,不断地吹着气,头也没回地对着身后的丫鬟道:“莲儿,去拿我房里的金创药。”

“是。”莲儿立刻领命离去。

“姨娘,不过是小伤罢了,不用抹药。”

“说那什么话?一个小伤是小伤,十来个小伤可就是大伤了,瞧瞧这指头都快要被针给扎烂了,真是教人心疼。”李氏表面功夫做得十足,不知内情的人肯定会被她脸上的怜惜给蒙骗。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杨如瑄笑得无奈,内心却暗笑这人真不是普通的两面人,要不是这把表面好功夫,和她替二伯生了一双子女,怕早被二伯那般严谨的人给休到天涯海角去了吧。

“是说这好端端的,你学什么女红折腾自己呢?哪怕是过到咱们二房,你依旧是官家千金,这女红交给下人去学,你要是硬学了,岂不是把自个儿也当成下人了?”她面有责难,还不忘长吁短叹两声。

杨如瑄闻言不禁微扬起眉,回想着她说要学女红时,当场的下人有哪几个,一面拨心思与她斡旋。“寄人篱下,总是要听话点较妥当。”

想想也对,李氏这般擅长心计的人,会在二伯母和姨女乃女乃身边安插眼线也不教人意外,只是那些不都是杨家从祖爷爷在世时就待在杨家的家生子吗?怎会教李姨娘给收买了?

她忖着,又分出些许心神打量李氏。

“怎会说得这般委屈?你三房可是还有家底的……”李氏话到一半,佯讶道:“难道说为了得到三房家底,她们故意打压你?那狼心狗肺的婆婆甚至逼得你不得不当个绣奴来折腾你?!”

杨如瑄神色一凛,毫不意外她如当初一样拿三房家底诱骗她上当,倒是对她不敬黄氏极为不满,但旋即压下情绪,顺着她的话讶问:“原来我家还有家底?”

原本,只是想稍稍教训她的,但是看她连自个儿婆婆都辱骂,她决定临阵换计,要李姨娘从此之后只能谨守本分地过活。

“当然有,好歹你亲爹也是个七品县令,怎会没有半点积蓄?”李氏沉吟着,眸光一转,似是替她打抱不平地道:“夫人和婆婆也真是的,扣着你的家底做什么呢?该不会是真要把你押在府里当下人了?”

“不,我得想办法,把我家的家底要回来不可。”杨如瑄配合地面露恼色,像是对穆氏和黄氏的安排极为不满。

“这可难了,你年纪尚小,她们怎可能将一大笔钱交给你。”

“话不是这么说的,我想要早点独立自主,我家的家底刚好能派上用场。”

李氏闻言几乎快笑出声了,不过才十二岁半大不小的娃儿,能做什么?但她说出口的话却是字字关切。“不用这么急,等你长大后,想要怎么动用那笔钱还怕来不及?眼前你得要防备的是——”

“姨娘,要是有笔必然赚钱的买卖摆在眼前,你能不动心吗?”杨如瑄低声打断她未竟的话,皱着小脸,像是为这事心烦不已。

“必然赚钱?这天底下有这般好的事?”

“当然有。”杨如瑄有些好笑地睨着她。“姨娘在翟阳城待了几年了?”

“我打小就在翟阳城长大。”她心底对杨如瑄的表情相当不以为然,仿佛她是个孤陋寡闻的乡妇似的。

“姨娘既是在翟阳城长大的,难道会不知道翟阳城每年入夏之际必会引发风灾,每每到了五月或六月时,农粮价格总是高涨得吓人?”

李氏愣了下,仔细思量,似乎真是如此。

农粮价格高不高涨,她倒不清楚,不过风灾确实是年年有,而且都是在入夏之际。

“要是咱们趁着现下价钱低时买入,趁着价格高涨时卖出,你算算这一来一去,可是翻手赚了好几倍呀。”

李氏的柳眉扬得高高的,七分兴趣外还有三分存疑。

“这事打从前两年我到翟阳城时,就曾听我爹跟二伯父提过,可二伯父在朝为官,为人谨慎小心,不想落人口实,所以一直放了这大好的赚钱机会。”杨如瑄见她似有疑心,再补了一句。“这事我只跟姨娘说,那是因为我信得过姨娘。”

“你这小丫头还真是贴心,不过……”李氏顿了下,低声问:“可这农粮不易存放,要是放烂了,岂不是血本无归。”

“姨娘,这自然是要买好收藏的,好比五谷。”杨如瑄笑眯眼,她知道鱼儿上钩了。

“喔?”李氏半信半疑,毕竟杨如瑄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真懂得这些经商之道?但她也心动了。

正忖着该如何打探得更确实时,门外传来女儿的唤声——

“娘,你还在这儿做什么?!”

李氏望去,就见与杨如瑄同年的女儿鼓着腮帮子站在门外。“你这丫头真是没规没矩,见到姐姐也不知道要问安,反倒大声嚷嚷,成何体统?”

“你说要带我去逛市集的!”杨如琪不满地跺着脚,一双漂亮的杏眼瞪向杨如瑄。

“还走不走?”

“你!”李氏低骂着。

这女儿都快被她宠上天了,可这也是没法子的事,谁教她儿子不学无术,成天吃喝玩乐,就连夫子都放弃教他习字念书了,如今她只剩女儿能指望,就盼女儿的好皮相可以讨个好夫家,嫁得愈高就愈能让她在夫人面前扬眉吐气。

“姨娘,快去吧,别让如琪妹妹等太久。”杨如瑄顺水推舟,反正该说的她都说完了,李氏早点离开能令她耳根子清静些。

“那丫头真是没规矩,瑄丫头可别放在心上。”李氏干笑着起身。

“没的事,如琪妹妹是率直,反倒是好相处。”要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把功夫,在樊家后院时她也练得不错了,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的。

李氏心喜她的懂事贴心,打从心底把她当成软柿子看待。“要是上了市集看见什么新奇的,给你买点。”临走前,她喜逐颜开地道。

“多谢姨娘。”杨如瑄扬笑的神情在李氏母女俩走后缓缓地凝成冷笑。

等着看吧,她现在多的是时间和她慢慢斗,存心想兴风作浪的,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十一月时,李氏突然送了杨如瑄一支精巧的金钗。虽然李氏再三强调是给她添行头的,但她知道,李氏肯定是如她所说的囤了粮货,转手赚了不少,这支金钗不过是用来打赏她的。

杨如瑄冷笑了声,随手将金钗丢进五斗柜上的小木匣。

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一个小道消息就能让人轻松致富。人哪,就怕落在一个贪字里,要是深陷其中,就会落得万劫不复的下场,而李姨娘的下场全握在她自个儿手中,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将李氏的事抛到脑后,她重新把心思都摆在眼前的绣架上。

这可怎么好?

瞪着绣架上只绣出轮廓的鸳鸯被,杨如瑄有些发愁。

虽说她的绣工勉强端得上台面了,但是现在凭她一个人想要绣好这幅鸳鸯戏水图,只怕会赶不上如涵姐姐出阁的时间。

恭王府昨儿个已经派人正式提亲,接着媒聘一下,明年四月时就要出阁了。

这鸳鸯被待她绣好,还得塞棉滚边缝上同心结……她得要习字,还要帮女乃女乃做腌菜,还得抽空教如歆习字,时间怎么算都不够用。

想了想,她决定拉下脸去找杏儿帮忙。

就她所知,杏儿的绣工是所有丫鬟里头最顶尖的,绣技没话说,手脚也快,有她帮忙肯定赶得上。

当杏儿听她说完来龙去脉时,向来持重的神情难得微露讶异。

杨如瑄等了半天,也没听她吭个半声,不禁硬着头皮再道:“我知道你不怎么喜欢我,但这鸳鸯被是要给姐姐的,你和姐姐亦是情同姐妹,咱们当妹妹的总想给姐姐一个祝福,你就算讨厌我,也看在姐姐的分上帮帮我,哪怕一天只抽一刻钟的时间……要不,一刻钟的时间,我给你十文钱,如何?”

动之以情也没得到回应,她只好诱之以利,这是没法子中的法子了。

“瑄小姐,奴婢不需要钱。”

杨如瑄闻言,脸色不禁黯淡了些。可怪得了谁,都怪她自个儿心高气傲惹人嫌,如今低头了,人家还是不肯帮。

她正心灰意冷欲离开时,却又听杏儿低声喃着——

“奴婢可以帮瑄小姐。”

杨如瑄蓦地抬眼。“你的意思是——你不需要十文钱,也肯帮我?”

“大小姐要出阁,这是天大的喜事,奴婢帮忙也是应该的。”杏儿偏着螓首,不解杨如瑄为何一脸感动,又在她没防备时紧握住她的手,吓得她有些不知所措。

“杏儿,谢谢你,要是没有你,我真怕我会赶不及。”杨如瑄由衷感谢,感谢的不是她赶得及送出鸳鸯被,而是杏儿愿意无酬帮她,这代表着杏儿不再如往常厌恶她,这是否也意味她的改变是众人感受得到的?

她希望能有所改变,要不老天让她重生一回,又有何意义?

杏儿有点傻眼。近来瑄小姐虽和李姨娘走得极近,可是待人又万分亲切,挑不出什么毛病,就连小小姐都爱腻着她,难道是痛失双亲后,真教她性情大变了?

要是如此,也是好事一桩,要不依她以往的性子……恐怕会将府里弄得乌烟瘴气,鸡飞狗跳。

杏儿有些不自在地拉开她的手,恭谨地问:“不如瑄小姐先带奴婢看看鸳鸯被绣了几成?”

“好,咱们现在就走。”杨如瑄喜出望外地拉着她回自己的小院落,绣架就搁在床边,一进房就能看得一目了然。

而杏儿的表情……也是一目了然啊,杨如瑄忍不住如是想。

是说真有那么惨吗?杏儿的眉头会不会皱得太紧了些?

“瑄小姐的画功一绝,为何绣技却如此不堪入目?”杏儿模着宽幅丝绸,抚过上头的绣线,纳闷地问。

“有这么糟吗?”

“瑄小姐,你连绣架都没拉整,一旦绣线拉过紧,这丝绸就会发皱,还有这落针不密,色泽不亮,还有……”

杏儿随手指着,三两下就挑出数十个瑕疵,让杨如瑄当场难堪至极,亏她还觉得颇不赖,没想到自个儿真的只学到皮毛。

说完之后,杏儿才惊觉自己数落得太不客气,一时有些尴尬,不由偷觑着杨如瑄,却见她没半点怪罪,只是苦笑连连。

“奴婢……逾矩了。”最终杏儿只能低声陪罪。

“没的事,都怪女乃女乃夸我,把我给夸上天了,教我以为我这点绣工端得上台面,今天经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认清事实了。”她以为自个儿资质聪颖,不管想学什么定能学得出色,想不到却败在她最不屑的女红上。

“瑄小姐别妄自菲薄,仔细想来,瑄小姐学绣技也不过才几个月的时间,可以学成如此确实已是不易,只是想绣鸳鸯被,恐怕……得再多费点功夫。”杏儿努力地把话说得委婉。

“要是我从现下更认真的学,你觉得可行吗?”

杏儿微诧她竟没打算放弃,而且还问得万分认真,不禁仔细掐算了下。“这鸳鸯被最迟得要在三月初时交出,所以瑄小姐还有四个多月的时间……”想了下,她扬笑道:

“有奴婢在,自然可行。”

“真的?”

“虽说瑄小姐的针脚处理得不好,叠绣参差不齐,但是配色极好,要是能再佐以金线嵌绣,层叠搭色,肯定能让这绣图和瑄小姐的画技同等出色,要是恭王府的人瞧见了,肯定也会惊为天人。”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点信心了。”杨如瑄露出个孩子般的笑容,尽管她的容貌本就是个十二岁女孩的模样。

杏儿直睇着她,唇角依旧微勾。“那么先换掉这块丝绸吧。”

“就这么办。”杨如瑄干笑着。

杨如瑄立刻照办,重绘描图,再由杏儿教导着她重新绣制,蜜儿见杏儿和她走得近,疑惑地跟来,才知道是为了绣鸳鸯被,立刻自动加入阵营,三不五时地耻笑她,而她……不能说甘之如饴,但这种没有恶意的嘲笑,她可以笑笑接受。

于是乎,她的小小院落也热闹了起来,有时就连杨如歆也跑来凑热闹,她只好将箍圈丢给她玩,要是遇到李氏上门,她就四两拨千斤将她给打发掉。

时间过得极快,一转眼过了年,冬雪如银,直到春暖花开,杨如涵的婚期已近在眼前。

当杨如瑄把鸳鸯被送到她面前时,那栩栩如生的戏水鸳鸯教她错愕,也一并逼出她即将出阁离家的惆怅泪水。

“姐姐,你别哭,你是新嫁娘,要开心的。”杨如瑄赶忙抽出手绢拭去她的泪。杨如涵破涕为笑地反握住她的手。“我是开心啊。”

“喜欢吗?”这鸳鸯被才刚塞棉滚边,她便赶紧送到姐姐房里,就怕来不及装进她的嫁妆箱笼里。

“我好喜欢。”杨如涵拉着她在锦榻边坐下。“总算知道你这阵子拉着杏儿和蜜儿到底是在忙什么了。”

“我绣工不好,还好有杏儿和蜜儿帮忙,否则肯定赶不及。”

杨如涵定定地看着她。“如瑄,姐姐真开心你的改变,可是姐姐更担心你会不会是不把咱们当成一家子,所以生分客气了。”

“我才没有呢,正因为把大家当成一家子,所以我才更想为大家做什么。”

“那就好,要是你已经习惯府里的生活就好,要不姐姐远嫁千里之外,就怕顾不及你。”杨如涵轻拍着她的手。

“放心,我可以把自己打理得很好。”

“我知道,原本我还担心李姨娘老到你那儿串门子,怕你被她影响,可如今看来全都是我想太多了。”

“不会的,姐姐,李姨娘那点心思我透彻得很,不会让她占上半点便宜。”杨如瑄轻握着她的手。“反倒是姐姐,可有打理几个体己人?”

“有啊,恭王府没指明规定可带几人,所以我已经跟娘说,我要带六个婆子和六个丫鬟过去,至于杏儿和蜜儿,我要让她俩待在你身边服侍你。”

杨如瑄愣了下,忙道:“姐姐,杏儿和蜜儿是从小就跟在你身边的,你……”

“杏儿和蜜儿的年岁和你相仿,对府里的大小事都极清楚,肯定能帮上你许多,再者,杏儿和蜜儿多少有些傲气,她们愿意帮你就代表她们心底是服你的,既是如此,就让她们留在你身边,他日你出阁时就将她们带上,这样我也安心。”

杨如瑄一时半刻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杨如涵竟为她打算得那般远,担心将来她出阁后没能带上半个体己人……如此被爱护,教她眼眶发热着,张口却是咧开了笑。

“姐姐,我可没打算要出阁呢。”她半是认真半是打趣地道。

“这话我当初也说过呢。”哪个姑娘是心甘情愿地离开熟悉的家,和另一个素未谋面的男子共度一世,甚至为他操持家务?

“唉,多不公平,咱们没食过对方家里一粒米一口水,却得要放下真正的家人,去对方家里做牛做马。”杨如瑄叹口气,直觉这世道对女子确实是极为不公,哪怕举措稍有差池,娘家就得因而蒙羞,天大的委屈都得和泪吞下腹。

“这话可不对,就算我出阁了,我也没打算放下家人,要是对方不尽我意,我可不会为他做牛做马。”

杨如瑄这才明白,看起来总是温顺婉约的杨如涵,有份深植骨子里的傲气,唯有被她视作自家人的,才能得到她的温柔对待。

而她,竟是如此幸运能得到姐姐的认同。

“姐姐别担心,你会过得很好的。”她想,当初她所得知的消息肯定都是真的,姐姐这般性情确实是值得疼惜。

“承你吉言,我一定会过得很好。”杨如涵笑点着她秀润的鼻。“倒是要把家里交给你了。”

“姐放心,有我在,谁也别想在府里兴风作浪。”她承诺了,一定做到。

杨如涵抱了抱她,两姐妹说了一些体己话,直到嬷嬷来赶人,杨如瑄才依依不舍地回院落。

几日后,恭王府的迎亲队到来,恭王世子亲自从怀南城前来迎娶,杨如涵风光出阁,杨府门外锣鼓喧天,炮竹声不休。

打发了杏儿和蜜儿先回院子后,杨如瑄一直站在门边,直到迎亲队伍离开才踅回房内,适巧遇见正要送宾客的杨致勤。

“勤哥哥。”她温顺恭敬地欠身。

杨家四房子嗣按照年岁排行,分别是大房的杨致仪,四房的杨致尧,二房的杨致勤和庶出的杨致禹。杨致尧随着父亲经商,而杨致仪和杨致勤则在家里的栽培下,皆有功名在身。

大伯父杨郁官拜兵部尚书,为人八面玲珑,手段圆滑,独子杨致仪为六品廷尉,其性情和父亲极相似,在朝中广结善缘,相较之下二伯父杨祁倒是显得低调许多,朝中虽有往来友人,但甚少应酬,而其子杨致勤三年前拿下一甲状元,进了翰林,由于是个书呆子,所以最终被发派看守龙图阁,日日抄写珍贵文献也教他乐此不疲。

以往,她是很讨厌杨致勤的,总觉得他只会读书,把自个儿读成了木头,可如今发现他是个实心眼,行事按部就班,从未妄想一步登天,所以待他如亲兄长。

“瑄丫头,你瞧,这就是上回我跟你提起的那套精装的《武经七书》。”杨致勤眉目清朗,狭长凤眼闪烁着欣喜的光芒,扬着手中的木匣。

“……”杨如瑄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撤回前言,他还是那个书呆子,爱书成痴的呆子。

她这辈子还没见过像他这么喜欢讨论书籍内容的人!几天前她说打算跟着娘一起习武,练些可以防身的拳脚功夫,结果一被他听到,马上就为她讲解《武经七书》、《孙子兵法》、《六饀》……她学那个干么?

“你尽管拿去读,我已经跟上头商量过了,可以放上一个月。”杨致勤眉飞色舞地将木匣递到她怀里。

杨如瑄张口欲言,终究还是化为叹息。今天是如涵姐姐出阁的日子,勤哥哥没有半点手足分离的难过,还惦记着替她找这套书,真的是……

“致勤,原来你这套《武经七书》是要给你家妹子读的,不嫌太艰涩,小妹子恐怕看不懂。”

杨如瑄蓦地抬眼,这才发现原来杨致勤后头跟了个身形极为高大的男人,五官隽雅迷人,笑时谦逊有礼。

她赶忙垂眼,微欠了欠身。

“三……公子,你不懂,我这妹子可是满腹经纶,才高八斗,只可惜是女儿身,要不然肯定能成为朝中栋梁。”

面对杨致勤毫不吝啬的赞美,杨如瑄只羞得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她是喜欢读书,肚子里有几分墨水,但没有能成为朝中栋梁的能耐。

“是吗?那真是太可惜了。”

“可不是吗?”

杨如瑄从头到尾都没抬眼,不是因为她固守礼教,而是实在是羞耻得无脸见人,为免杨致勤再荒唐地夸赞自己,她出声提醒着,“勤哥哥,有些宾客已经到外头了,你应该到大门送客吧。”

“也对也对,我把这事都给忘了,三公子,这边请。”

杨如瑄侧身福了福身,等着两人走过才举步往内院走。

然而才刚走过大厅外的长廊,便见李氏和她那不成材的儿子杨致禹正交头接耳不知道在低声谈论着什么,一见到她来,立刻噤声。

见状,她轻扬起笑意。“姨娘,发生什么事了?”

“也没什么事。”李氏干笑着。

“那我先回院落了。”她轻点头,走过他们身旁。

“等等。”

“姨娘,有事?”她笑问着。

李氏想了下,拉她走了几步才低声问:“瑄丫头,去年你跟我说了一门买卖……你还记得不?”

“记得,姨娘你……”她佯讶道。

事实上,她早猜到李氏和杨致禹在瞎忙什么,无非是为了今年囤粮,想要多添点资金罢了。毕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自然是有多少就买多少,以免届时少卖了捶心肝。

“我也不瞒你,去年你跟我提起时,我拿了自个儿的嫁妆囤了些货,确实如你所说的小赚一笔,而今年不知怎地,明明才四月,可是五谷都涨了不少,我在想这么一来……”

“姨娘放心,有人在哄抬物价罢了,这就代表到了六七月时,五谷的价格会涨得更高。”杨如瑄笑眯眼道。“可惜我身上没半点银两,要不我肯定会全押进去,毕竟是稳赚不赔的。”

“听你这么说,我心底就安稳不少,届时要是再小赚一笔,再给你买点首饰添嫁妆。”李氏亲热地拍了拍她的手。

“那我就先谢过姨娘了。”就在她笑眯眼抽回手时,余光瞥见对面穿廊上有个人,杨致尧不知道何时站在那儿,也不知道听到多少。

她和四房少有往来,跟杨致尧也只在逢年过节时会碰上几次面,交谈的次数屈指可数。

李氏的场面话一说完,随即带着杨致禹走了,杨如瑄站在原地,杨致尧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朝她笑了笑,并未走来与她交谈。

杨如瑄扬了扬眉,转身回自个儿院落,一边心里咕哝着她手上的木匣可不是普通的重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誓不为妾最新章节 | 誓不为妾全文阅读 | 誓不为妾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