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家有傻妻 > 第十九章

家有傻妻 第十九章 作者 : 季可蔷

    他点了黑咖啡,她点了玫瑰花茶,两人一面欣赏窗外风景,一面小小声地说话,他见四周没别的客人,伸手将她搂进怀里。

    她抿唇偷笑,放松地偎着他胸膛。

    他把玩着她柔顺滑溜的墨发,卷在手里,然后放开,又卷起,又放开。

    她被他玩得芳心悸动,胸臆甜甜的,像融化的巧克力,脸颊微微地发烧,如染霜的枫叶。

    他低下唇,飞快地含了下她小巧的耳珠,她正想抗议,他沙哑地扬嗓。

    “那天晚上,我看到了。”

    她一愣。“看到什么?”

    “看到你跟在晋在温室里。”他顿了顿,语气似有些黯然。“你哭了。”

    可心闻言一惊,连忙扬脸看向关在齐,见他神情虽黯淡但并不显得冷漠或恼怒,这才松一口气。

    “对不起,我不该瞒着你,可是……”她想起他曾经警告过自己,孤男寡女在一起很不好。“你相信我,我跟小叔真的没怎样,他只是告诉我一些事……”

    “他告诉你,是我害死了你表姊,对不对?”他打断她,声音很低、很柔,像根羽毛,轻轻搔在她心尖。

    她怔怔地望他。

    “他是不是跟你说,如果不是我对你表姊不好,她不会得忧郁症,要不是我坚持离婚,跟她大吵一架,她也不会自杀。”

    他都知道。她看着他怅然的表情,心开始发疼。“他是这样说。”

    他转开眼阵,躲避她的视线。“你怪我吗?”

    她不语。

    他误会了她的沉默,胸口一拧,窒闷得有些透不过气。“你们表姊妹感情应该不错吧?不然她那时候逃家也不会选择到加拿大来投奔你。”

    她不喜欢他这种苦涩的神情、苦涩的语气。

    可心坐正身子,伸手扳过丈夫的俊脸,强迫他面对自己。“在齐,你以为我会生气?”

    他没说话,嘴角自嘲地一扯。

    芳心顿时抽紧。“我没生气!”她慎重地强调。“你跟表姊感情不好不是你的错,那是夫妻两个人共同造成的。我瞒着你小叔偷偷约我见面的事,是因为我怕你知道他告诉我那些事会伤心。”

    他似乎没料到她会这样说,一时怔愣。

    “是真的!除了表姊的事,他还跟我说你们三兄弟都是不同妈妈生的,说爸爸很不公平,只疼你一个,把公司跟家产都交给你管,还说你……反正我听了很生气,他们怎么可以那样误会你?所以就把他骂了一顿!”

    他愕然。“你骂了在晋?”

    “对。”她忿忿点头。

    他不可思议地盯着她。“你骂他什么?”

    她嘟嘴,想起那天与关在晋的对话,依然感到气愤。“我说他如果把你当哥哥,就应该看得出来你对家人很好的,不管是婆婆、大伯、小泵还是小叔,每个人有困难你一定都会帮忙,会出来挡在前面,为了挽救公司,你连自己的婚姻都可以犠牲……我觉得你已经做得够多了、够好了,小叔不应该都不站在你的立场为你想想。”

    他看着她蹙拢的眉、她皱紧的鼻、她吐落满腔激愤的唇,这是他的妻,一心一意为他抱不平的妻。

    “你真的这样骂了在晋?”

    “嗯。”

    “那他……怎么说?”

    “他没说什么,可我看他的表情,好像也有点惭愧。”说着,她又皱了皱那可爱的琼鼻,抿了抿水润的菱唇,一脸气恼又有些不屑。

    这是他的妻啊!

    关在齐心弦震颤,再也忍不住一腔沸腾的情意,展臂紧紧地抱住她。“惭愧的人是我,我竟然以为你会因为在晋说的话而讨厌我。”

    “怎么会?”她错愕不已。“我怎么可能讨厌你?!”

    是啊,是他错了,是他想太多,她跟巧芸不一样,跟这世上其他女人都不一样,她是唯一,是专属于他最甜蜜又最可人的雪花莲。

    “我现在知道不会了。”他满怀感动,下巴摩挲着她的发。“这世界上就你最宠我、最心疼我……”

    她回抱他,双手圈住他,粉颊贴着他滚烫的胸口。“你该不会是担心我讨厌你,才特别跑到加拿大来找雪花莲的吧?”

    是的,他怕她恼他怨他,更怕她离开他。

    所以他来加拿大找雪花莲,希望能哄得她原谅自己,让她明白他有多珍爱她。当他因为失温而昏迷时,他梦里心心念念的都是她,他的人生已经不能没有她……

    关在齐悠悠叹息,环抱爱妻的臂膀又紧了紧。“心心。”

    这声深情的呼唤令她全身颤栗,又是心动,又是心酸,泪水不听话地刺痛阵。“你这笨蛋,笨蛋!雪花莲到处都有,可是我的老公只有你一个,这世上只有一个关在齐,万一怎么样……就没有了。”

    她一面抱怨,一面握起粉拳轻轻捶打他。

    他拍抚着她。“对不起,心心,让你担心了。”

    “你才知道我有多担心!我坐在飞机上一直偷偷掉眼泪你知道吗?我好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

    “不会的,我不就在这儿吗?”

    “你以后不准这样了,听到了吗?不可以再这样了。”

    “我知道了,以后不会的。”

    他这口口声声都是在抚慰她啊!

    可心听出他话里的温柔与包容,只觉得芳心满满的,融化着对他的无尽爱恋。她蓦地揪住他衣襟,扬起娇美的脸蛋。“在齐,你不是曾经说过想把我装在口袋里随身带着吗?就这么做吧!好不好?我再也不离开你了。”

    她含泪撒娇,他又爱又怜。

    “好,好,把你装口袋放着。”他恨不得将她揉进骨子里。“不过你人这么大只,装不进来怎么办?”

    “呵,你这是嫌我胖?”她槌他肩头。

    他低声笑,笑声透过震动的胸膛,也震动她。

    “怎么会?我还觉得你太轻了呢!抱起来没几雨肉,以后多吃点,把自己养胖一点。”

    “到底要我胖还是要我瘦?”她娇嗔地睨他。“不是嫌我大只吗?”

    他又笑,伸手捏了捏她翘起的鼻尖。“多大只我都会带着,口袋装不了就把你塞行李箱,这样总行了吧?”

    怎么听起来不太对劲?

    她眯眼。“你欺负我!”

    “我哪敢?”他喊冤。

    “还说不敢?”她掐他手掌心。“你现在不是在嘲笑我吗?坏蛋!”

    “好,我是坏蛋,别生气了。”他握住她泼辣的玉手,一根一根吻她葱嫩的手指头。

    “好痒!”她嘻嘻笑了,缩回手,他想抓回来,她偏伸进他口袋里。

    他没辙,只好乖乖地抱着她,欣赏窗外湖光山色。

    “以后我们每年都来这里度假吧!”他突如其来地提议。

    当了好几年的工作狂,从来不知停下脚步的他,最近愈来愈有某种渴望,渴望偶尔能偷得浮生半日闲,与心爱的人一起慵懒地度过。

    想跟怀里的这女人在一起,一生一世不分离。

    “好啊!”对这样的提议,她当然是百分百乐意。“冬天的时候湖面会结冰,到时你陪我来溜冰。”

    “你会溜冰?”

    “别小看我。”

    “可是我不会呢,怎么办?”他故作可怜地看着她。

    “那我教你!”她乐得绽开笑颜,终于也有能教他的事了。“溜冰很简单的,

    你学会了就会觉得很好玩,让我教你吧,好不好?”

    “当然好,我的好老师。”他乘机抓住她溜出他口袋的手,咬住一根手指。他叫她“老师”呢!

    可心笑得眉眼弯弯。“再叫一次。”

    “老师。”

    “再一次。”

    “老师。”

    “怎么听起来就这么顺耳呢?”她老气横秋似地拍拍他脸颊。“乖,我的好好学生,老师疼你啊。”

    他眨眨眼。“那老师亲亲我吧!”“什么?”她愕然。

    “我想吃老师的口红。”他低唇含住她耳垂。

    她脸颊发烫,也不知是因为他挑逗的言语,还是他暧昧的举动,全身像通了电流一样麻痒,酥软无力。

    “我们回房去吧!”他牵她的手起身。

    她红着脸,看着两人缠绵在一起的大手,忽然想起初次见到他时,他的手伸出去,空荡荡的似欲抓住什么。

    他到底想抓住什么呢?

    多年来困惑她的问题,在这一刻,有了答案。

    或许他想抓住的,是一只能与他亲密相握的手,一只永远不会挣脱他的手。他想抓住的,是幸福。

    想抓住的,是她。

    “在齐。”她蓦地踮起脚尖,也不管是在人来人往的饭店大厅,在他唇上缠绵地印落一吻。

    他吃惊地望她,她含情脉脉地凝睇他。

    “我爱你。”她掏出一颗真心。

    他倏地震颤,星眸闪烁男儿泪。

    “我也爱你。”他展臂拥抱她,也将自己一颗心交到她手上。

    赤|luo|luo的,毫不保留。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家有傻妻最新章节 | 家有傻妻全文阅读 | 家有傻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