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胆忘了我 第二章 作者 : 梁心

“我从下午就看到你坐在邮局了,现在我们店都打烊了,你怎么还没走?是被放鸽子了,还是没地方去呀?”一道软软嚅嚅的声音打破了静谧。

他抬起头来,狠瞪着打扰他安静的人,不管对方是女生,还穿着国中运动服,态度丝毫没有放软。“关妳屁事。”

“唔……是不关我的事啦,只是你看起来很可怜,我没办法不管你……啊!还是你钱包掉了?你要不要来我家打电话,请你家人或朋友来接你?现在已经快十点了,还是你要搭末班公交车?”

“吵死了,妳可以不要烦我吗?”石弈站起来就想离开,可能是坐太久了,加上半天没吃东西,血糖有点低,一阵晕眩让他得抓住一旁栏杆,才不至于摔下阶梯。

“小心!”她很紧张地凑上前去想扶他,却被他一掌拍开。她看着被打红的手,很无辜地瘪嘴眨眼睛。“你应该饿很久了吧?要不要来我家吃东西,就是对面的锅贴店。”

石弈有些愧疚,但拉不下脸道歉,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是家铁门拉到一半、招牌已经熄灯的锅贴店,但不妨碍他看店名——

萧好呷锅贴店。

石弈的嘴角都抽搐了。

当年他因为跟老爸观念不合,大吵一架后就离家出走,青春期唯一一次大规模的叛逆行为,却因为什么都没有准备,第一天就不知道何去何从,拉不下脸回家的他遇上了鸡婆的萧旭慈,阴错阳差就在萧家住了两个月。

想起萧旭慈陌生的眼神、疏离的态度,他就一肚子火没地方喷,亏他看到她的照片就马上想起她是谁,还把她的履历从人事部的资源回收桶里救出来,没想到这颗存在他脑海里面的肉丸只有食量没有脑容量,早把他忘到十万八千里外了。

他像脚踩风火轮一样,脚步又急又猛,从内贸部走到外贸部,像扬起遍地沙,等走进他独立的办公室,掩上雾面玻璃门,埋首在计算机前、连呼吸都不敢大声的员工们,才敢抬起头来,接续方才的交谈。

关进办公室里的石弈才不管外面有什么风吹草动,气呼呼地坐到办公桌前,把计算机屏幕上的窗口通通缩小,打开他自制的网页小游戏——抢救肉丸公主。

故事内容很简单,主角负责杀怪、收集怪物掉下来的肉丸,到市场上跟NPC换取道具及公主的消息。故事里面有两名大魔王,主角打败魔王之后,还得完成公主开出的条件,收到一千个肉丸,公主才愿意离开囚禁她的高塔,因为公主是个吃货,是被魔王用肉丸诱骗过来的。

他操作着三头身的主角奋力打怪泄恨,其实他现在最想打的是肉丸公王的。

自从他在国中接触人生第一款在线游戏后,就想往游戏工程师这条路走。要不是回来继承家业,照他规划的人生蓝图,现在应该在韩国或是上海发展。

虽然对人生低头,他仍然没忘记孩提时的梦想,一个人做不出繁复的游戏,简单的APP跟网页小游戏还不至于难倒他,只是他天性龟毛,策划好的小游戏从人物、道具、怪物项目跟场景,无一不雕琢,加上他工作忙、时间少,从设定、编写程序到竣工,前后也花了五、六年的时间。

因此,对于制作游戏有兴趣的他,目前完成的作品只有抢救肉丸公主。

他本来想用锅贴的,只是暂住萧家的那段时间,他吃到怕了,连带水饺都成了不舒服的食物,因为萧家两兄弟都不想理萧旭慈那小白痴,而他这个含食宿的工读生自然而然就成了下手的目标,陪那颗肉丸试了一大堆新口味的锅贴,例如像香蕉、巧克力之类的……

陷入回忆之中的石弈停了动作,连带着屏幕中挥着大刀砍怪的Q版人物也静止下来,在怪物的群攻下,头顶不断冒出负十、负二十的红字。

他定定地看着搁在右前方的相框,照片里共有四个人,三男一女,模样青涩,各有风格,由左至右呈现出来的感觉分别是霸气、倨傲、憨呆跟淡然,背景是花莲的七星潭,相框前方还摆着从七星潭捡回来的石头。

这张照片,是他跟萧家三兄妹唯一的合照,他跟萧旭慈站在正中间,左边是萧旭强,右边是萧旭书,整张照片只有肉丸一个人比Yeah,笑到眼睛只剩两条线,蠢死了。

他拿起相框,仔细端详,最后忍不住弹了照片中的萧旭慈,有点嫌弃又有点怀念地低喃:“眼睛还是这么小。”

会叫她肉丸,是因为她脸颊肉肉的,笑起来不仅会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还会在她颧骨上挤出两颗滑女敕的肉丸子。

她笑起来很可爱,纯净腼觍,是婆婆妈妈喜欢的那种,只可惜她的眼睛是细长的单眼皮,笑起来像月底的下弦月,弯弯的只剩下一条缝。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一点变化也没有,只是留长了头发,从清汤挂面变成马尾。今天重逢,他自报了两次姓名,她完全没有任何熟悉感,气得他在面试的时候刻意刁难,没让她笑出下弦月。

本来还想多留她一阵子,要不是看她快气哭,他也不会收手虐她。

这家伙就是欠虐!

希望她两位哥哥知道今天的面试经过后,会记起他来,好好地点醒下这颗肉丸!

他把相框搁回原处,计算机屏幕已经暗了下去,大大红字写了GAMEOVER。

石弈心不甘情不愿地走近锅贴店,半掩的铁门、不甚明亮的灯光由店里流出,混着清洁白沫的水冲刷到了他脚边,令他嫌恶地皱起眉头来。

“进来吧,小心不要撞到头。”萧旭慈半猫着腰,在穿过拉下一半的铁门前,不忘回头确定石弈有没有跟上,见到他呆站在原地,好像没有移动的意思,想他可能不适应陌生环境,便笑着缓解他的窘境。“里面就我两个哥哥,他们人很好,你不用怕。”

“谁怕了?”石弈冷冷地回瞪一眼,见她钻进店里后,实在很想掉头离开,就在他这个念头跑出来时,铁门下方就蹲了个人,双眼睁得像头无辜小鹿,两手支在颊边看着他。

“你真的怕了?”萧旭慈这句话的肯定成分比较高,就像她所预期的,石弈像吃了火药一样,炸开了。

“谁说我怕了?妳挡在这里我怎么进去?”他哼了声,在她站起来退后数步,只剩一双脚留在他的视线内时,才不情愿地猫腰进了锅贴店。

一站了起来,对上的不是瘦弱的萧旭慈,而是一头像熊的年轻男子。

年纪不大,大约二十岁出头,头发留得比萧旭慈还长,用橡皮筋扎了半头,看上去很潇洒,皮肤黝黑但滑亮,眼睛细长,鼻子高挺,脸庞棱线明显但偏瘦长,双唇很有个性地抿着,散发出介于男人跟少年之间、成熟与青涩交融的味道,吸引着旁人的眼球,就连身为同性的石弈都无法否认他长得很有型。

只是他的身材跟长相真的不搭,高头大马,目测至少有一八五以上,颈部以下全是贲起的肌肉,汗湿的吊嘎清楚地印出胸肌、腹肌的线条,又是石弈羡慕的身材。

“小慈,他是谁?”熊很不客气地指着石弈,手上还拿着刷煎台的菜瓜布。

“哥……”萧旭慈搓手笑着,语气中带着小心与讨好。“其实是这样子啦,我下午就看见他坐在对面邮局,到我们打烊了都没移动半步,想说他是不是遇上麻烦需要帮忙,就把他带回来了……”她回头对石弈介绍:“他是我大哥,叫萧旭强。”

“你好。”石弈朝他点头,态度称不上热络。

“哥,家里还有东西吃吗?”萧旭慈开始翻箱倒柜,看到汤锅已经洗起来,倒扣在炉子上,煎台也冒着白泡泡,显示正在清洗中,颇为失望,看来前台是没吃的了,就走进客座区,猫腰看着冰箱。

“阿书,把厨房里的锅贴端出来,小慈捡……小慈带朋友回来了。”萧旭强大喊,向里面洗碗的弟弟萧旭书传递信息,额角一突一突的,好像怕妹妹不开心似的,还特地修饰了用词。

他斜眼瞪了石弈,貌似在警告他不准乱来的样子。

石弈觉得可笑,怕他乱来,干么不在萧旭慈带他回来的时候赶他出去?还顺着他妹妹的话,拿锅贴出来招待他?

“我在后面早就听到动静了,刚才在热锅贴。”一名年纪跟石弈差不多的年轻人,端着两大盘锅贴走出来。他把锅贴放到桌上,将置于长盘上的筷子对着座位,分别放了四个方向,动作优雅从容,又不会过于女气。“小慈,请妳朋友过来吃饭。”

他抬起头来,笑着对石弈说:“你好,我叫萧旭书,九日旭,汉书的书。”

“你好。”石弈僵硬地点头回礼,不知为何,他对年纪与他相仿的萧旭书,有种莫名的防备心。

萧旭书头发修剪得很干净,眉毛也是三兄妹中最细致的,一样单眼皮。若说大哥的眼睛像嵌了花岗岩,坚硬不可摧,小妹的眼睛反映出来的是天真及不谙世事,萧旭书的眼睛就是盛满了流动的水一样,是那种在太阳照射下、闪闪发亮的溪水,以为水温温润,实际触模,才知道冰凉透骨得很。

“就知道二哥最好了。”萧旭慈只差没飞扑萧旭书,有时候她真觉得爸妈把她跟二哥的性别生错了。

“好了,妳招待妳朋友,我出去帮大哥。”萧旭书模模她的头,走了出去。

看她笑得跟傻瓜一样,石弈嫌恶地皱了皱眉头,能笑得如此纯净无芥蒂,肯定是受尽案母跟兄长的宠溺疼爱、当小鲍主呵护大的,不像他虽然是家中独子,父亲却忙于工作,见到他只问学习成绩跟班级排名,好像除了跟数据挂钩之外,他没有其他的价值与存在的必要性。

“快点过来,我哥哥包的锅贴是世上最好吃的东西喔!”萧旭慈站在萧旭书的旁边,无视石弈铁青的脸色,不受影响地笑开一张圆圆的脸蛋。

石弈拖着脚步,踱到桌子旁,还没坐下,手里就被塞了双筷子,对上笑成下弦月的单眼皮,怒气值暴增的他差点徒手握断筷子。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的笑容对心情不好的人来说很讽刺吗?

一气之下,石弈本来饿过头而麻木的肠胃突然复活,决定把气出在锅贴上,大吃特吃一番。

他随意挟了颗锅贴入口,原本半敛的眼眸瞬间瞠大。

面衣酥脆,内馅饱满多汁,猪肉鲜甜且富有嚼劲,高丽菜清脆不烂,肉馅混合得相当均匀,猪肉带出了青菜的清爽,青菜则揉合了猪肉的味道,口感层次分明且扎实。更教他意外的是,这还是重新热过的锅贴,他本来还以为会吃到满嘴的猪肉腥骚味。

“怎么样?很好吃吧?”萧旭慈笑得更开怀了。

“……马马虎虎。”石弈别扭地低下头,刻意放慢咀嚼的速度,就是不想让她太得意。

“好吃就好吃,什么马马虎虎?”萧旭强哼了声,扭着脖子走了进来,坐到石弈面前,跷着二郎腿,拿起筷子,两口一个锅贴往嘴里塞着,挑衅地对石弈说:“本大爷的锅贴从没让人嫌难吃过。”

跟在他身后的萧旭书笑了笑,坐到了石弈旁边,吃相优雅许多。

“……”石弈无言,他长这样子,谁敢在他面前嫌锅贴难吃?

“哥,你别吓他。”萧旭慈跳出来打圆场,就怕她大哥哼哼哼哼,出来都没好话。“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呀?”

萧旭强跟萧旭书同时抬头,互相交换了个不可置信的眼神,怎么不知道名字就往家里带?连名字都不知道,其他更不用说了吧。

还以为小妹是问清楚对方情形,一时同情心大作,才把人带回来的,这下……

萧家两兄弟彻底无言了。

气氛顿时凝结成冰,石弈在一道期待、两道质疑且等着让他好看的眼神中,咽下了嘴里的食物,假装镇定地自我介绍。

“我叫石弈。”

“十亿?”萧旭强挑眉。“你爸是很缺钱吗?”

“……是石头的石,松下对弈的弈。”石弈的青筋开始跳了。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把他的名字往这方面解读的。

“喔。”萧旭强随口应了声,天晓得他哪里知道松下对弈是哪个弈?“十亿,等下吃完,打电话请你家人来接你回去。”他指了指冰箱旁边的电话。

“……”石弈转头过去看,有些为难,嘴里也泛出了苦味,正想说不用了,就看到隔开前台跟客座区的压克力板上,贴了征人启事。他灵光一闪,回头跟萧旭强说:“我要应征。”

“啊?!”萧旭强筷子一顿,要不是萧旭书跟萧旭慈都露出了讶异的神色,他真以为自己耳朵有毛病。他抬头看了眼墙上时钟,晚上十一点应征,他妈的也太神奇了!“你几岁啦?不用念书吗?四点前应该赶不过来吧?”

“我大一,不过休学了。”他语气中有些愤恨,表情倒是很平和。“我需要一个地方去,最好能够供食宿,如果你们觉得划不来,我可以打工换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好胆忘了我最新章节 | 好胆忘了我全文阅读 | 好胆忘了我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