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危险大亨 > 第八章

危险大亨 第八章 作者 : 米琪

英尔达电子公司的会议室里。

“岳总经理,你说会派人去找总裁,但是都已经一个多月了,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

“连车子都没找到,实在太离谱了,照理说车子应该有GPS的定位纪录,以车追人很简单的。”

“这样再拖下去不是办法。”

大股东们再度集合,召开临时会议,关切着总裁失踪的后续发展。

总经理岳明达推推脸上的金边眼镜,精明锐利的目光环顾全场,发言道:“各位,不是只有你们着急,我也很着急。你们说的以车找人,我不是不晓得,但我派出的人员就是找不到那辆车的踪影啊!而且总裁平常会去的场所,包括俱乐部、高尔夫球场,也都一一地询问过了,但就是没找到人。

“你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天天在公司忙得不得了,下班后还得三天两头就去严家安慰我的姑丈和姑姑。严震是我姑姑的独生子,我姑姑四十六岁高龄才生严震,让我姑丈老来得子,如今他们都将近八十岁了,独子失踪,两位老人家更是担忧得都病倒了。

“还有严震韩籍的未婚妻,她接到消息后,就从韩国赶到台湾来,整天茶不思、饭不想的,都要得忧郁症了,我还得载她去身心科拿安眠药,她才能安心睡着,现在我可是蜡烛两头烧,不只要打理公司,还得照料严家,更要不眠不休地找总裁的下落,然后人找不到,还得接受各位的质询,简直是心力交瘁。”岳明达义正词严地说明自己有多么仁至义尽,不只看管公司,就连严家的两老和总裁的未婚妻全都关照到了。

大股东们个个面色沉重,听了他说的话后,全都噤声不语,彷佛再责难他就是种罪过。

但他们都是效忠严震的股东,一阵沉默过后,还是有人憋不住内心的困惑发言了。

“我看还是应该报警处理比较好。”

“我也这么认为。”见有人提议,其他人也就跟进了。

“要是报警了,警方一定会去家里盘问,也会到公司来查探,接下来就会有大批记者蜂拥而上,天天到严家和公司驻守采访,然后电视新闻二十四小时播送,到时公司楼下可能要变成记者的休息站了。”岳明达心底凌厉地诅咒这些发言的股东,但面目仍是保持一贯的冷静。

“各位有没有想过,亚洲十大富豪之一的严震总裁可不是普通人,这样一个大人物不见了,假如消息传出去,一定会弄得举世皆知,到时获利的不过是电视台和挖新闻的媒体罢了,对公司不仅一点帮助都没有,更让形象大大损伤,除了会动摇股东和员工们的信心,也会惊吓到我那高龄的姑姑和姑丈。”岳明达强而有力地说明自己的论点。

“那总比毫无消息好多了。”

“对啊!而且万一年底召开股东大会时,总裁还不见人影,大家总会知情。”有人不苟同岳明达的说法。

岳明达倒是平静以对,他看似无所谓,双手一摊地说:“那就随便你们好了,我忙公司又要忙严家的事,已经累坏了,要不是为了大家的福利,我又何必那么辛苦?假如你们不能体谅,那我从此不管严震的事,也不管公司了,我退股,抽回我所有股份好了。”

此话一出,大股东们突然全都支支吾吾着,顿时不晓得该怎么说才好了。

他们其实都只是坐享红利的人,年纪在四十岁上下,关系大多来自严震父亲的友人二代,在严震接管公司后,因为看好英尔达而参与投资。

他们对公司的营运并没有实质的参与,不像岳明达身为总经理,对公司有实际的管理经验,并且掌握着台湾总公司和各地的营运情况。

万一严震真的不回来了,那身为总经理的岳明达,将是能立刻主掌大权的首选。

假如岳明达在这时退股不打理公司,那英尔达一定会陷入混乱,到时营运要是出了状况,他们的红利一定也会短少。

如今的情势,可说是牵一发动全身,不能不小心谨慎。

“各位先进,怎么不说话了?”岳明达在心里冷哼,他这招以退为进,可狠狠地镇住在场所有大股东了。

他们全都是靠公司营利分红的人,说白点就是坐享其成、等钱入袋的老爷们,但他可不一样,他不只是公司的大股东,也是总经理,对所有的业务和营运了若指掌,也为公司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再加上他和严震的亲戚关系,在公司里可说是人人敬畏、严震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的重要人物。

既然严震闹失踪不回来,那他是早晚都要登上总裁宝座的。

到时他一点一点地把严震的股份吃下来,那他的时代就来临了。

老实说,他才不管严震究竟是怎么了,或他人是到哪里去了。

这一个多月以来,他根本没有动用一丁点资源去找严震,他不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反正人是死是活,那都不是他所关心的。

他倒希望严震最好是别回来,那他就可以顺水推舟,在股东大会上宣布此事,到时众人势必会推选他当上最高领导。

如此一来,他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如愿以偿地接掌公司最高的职权,登上总裁宝座了。

至于严家的两老,他会照例去探视他们,就算他们仍期待严震回来,他也会找理由敷衍了事。

而对于严震那位难缠、意见又多的韩籍未婚妻姜恩惠,他也会教她死心地离开台湾,绝不让她以为留在这里,可以得到半点好处。

她身为服装设计师,父亲又是韩国知名企业的老板,以她姣好的姿色,再找别人嫁也不是问题。

而且据他所知,当初她是因为到台湾来读书,和严震念同一所大学,两人又是同一个社团的学长学妹,才会近水楼台地谈起恋爱。

在四年前她毕业回韩国之际,严震已经接手企业,她的父亲姜禀恩看重严震是“绩优股”,所以才要求两人订婚。

但这些年来,严震忙于电子事业,无暇处理婚事,而姜恩惠也忙于自己的领域,从来不曾到台湾来协助严震,照他看来,这女人可说是对事业毫无帮助,只想等着当少奶奶,且在两人聚少离多的情况下,他怀疑他们之间还有感情存在。

“若是各位先进没别的意见,那就散会了,我还有其他事要忙,大陆厂的生产线有点问题,我得尽快去解决,不能误了客户的订单。”岳明达见这班老爷们都默不作声,先发制人地提议散会。

大股东们心底纵有不满,也不敢公然地开罪岳明达,如今总裁不在,公司上下都靠他镇守管理,若严震总裁真的就这么不回来了,公司也还得靠他呢!

“就先散会吧!”大股东们勉为其难地说。

“那就改天再议了,我先回办公室忙了。”岳明达起身率先离去。

大股东们全都垮着脸,目送他意气风发地走出会议室。

一回到总经理办公室,岳明达办公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他坐下来接听。“喂!”

“明达,你那边有严震的消息了吗?”来电的是姜恩惠,她的声音因彻夜无眠而沙哑,由于担心下落不明的严震,特地打了电话来询问。

“有的话当然会告诉你。”岳明达敷衍地说。

“我和未来的公公婆婆商量了,我们报警了。”姜恩惠似乎也察觉了他爱理不理的态度,直接说道。

“什么!”岳明达瞪大双眼,恨恨地咬牙,他们竟没跟他商量就擅自决定?!

“你的口气听起来不太高兴。”姜恩惠敏感地回道。

岳明达很快就恢复镇静,改以压抑的口气道:“没那回事,我现在就过去严家,你们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到。”

他低咒一声挂上电话,万一警察找到严震,严震回来了,那他不就得不到总裁宝座了吗?

为了扞卫权益,他得先去说服姑姑和姑丈那两个老糊涂才行。

先把手边的工作推到一旁,一切只能等他去严家回来再说了。

同一时间,严家位在淡海附近的海景豪宅内,气氛相当低迷。

严震近八十岁的父亲严浩东,身着黑色唐装,手握着黑檀木手杖坐在长沙发上,面容严肃。

严震七十六岁的母亲张美华,则一身素色旗袍,担忧地坐在丈夫身畔。

因着对儿子的挂虑,这一个多月来,两个老人家的外表看来越发老态龙钟。

“明达说他马上会来,我还没说完,他就挂电话了。”姜恩惠挂上电话后,转而向两位长辈说。

她一脸素颜,身着白色连身洋装,长发披肩、两眼无神地坐在单人沙发上。

她是韩国华裔第三代,中文说得不错。

其实她本来还想告诉岳明达,她待会儿就要陪两老出发去警察局说明经过,请他到警局去会合,一同向警方说明。

但那自以为是的岳明达竟然敢挂她电话,实在乱没修养。

她在首尔可是知名的服装设计师,人们通常都敬她三分。

除了有自己的工作和社交圈外,她也常往返欧洲蒐集流行新资料,生活是多采多姿,可说是独立自主、走在时代尖端的新女性。

而就在她正忙着冬季时装发表会时,她接获严家两老的电话,说严震失踪了。虽然两人这些年来感情变淡许多,但她总是他的未婚妻,心底实在是说不出的震惊!

她的父亲姜禀恩立刻就要她动身来台湾,安慰未来的公婆。

可在百忙之中放下事业赶到台湾,住进这个死气沉沉的家之后,她发现自己陷入严重的苦恼。

不仅是严震的下落毫无消息,她多年没到台北来,对此地人生地不熟,根本无处可去,只能窝在严家天天面对两张愁眉苦脸的老脸。

尤其她在家里是千金大小姐,向来有佣人伺候,但来到这里变成小辈后,又没有伺候老人家的经验,年纪差太多无话可聊之下,更是无奈到极点,苦不堪言。

她一面挂记着韩国的工作,一面又担心严震不会回来,心里的煎熬使她无法入眠,黑眼圈很严重,才让岳明达载她去看身心科医生,拿了安眠药。

但她心底的苦哪是一时可以痊癒的?

她心底常想,既然严震人不见了,那是不是要退婚呢?

万一他已经遭到不测、不会回来了,那她还留在台湾做什么?

她本想嫁了他之后,就结束设计师的工作,安心地当少奶奶,可如今的情势却不是她所能预期。

在这当下,碍于礼俗和人情事理,她若提出退婚,长辈们可能会不谅解,说她太自私吧!

无论如何,她还是会耐心地盼着严震能安然回来,虽然这些年来他们都各自忙着彼此的事业,感情不像当年热恋时浓烈,但在结果尚未明朗之前,她也只好等待了。

谁教她喜欢顶着总裁未婚妻的头衔,又怎可轻易放弃呢?

“我才不管明达来不来,我们自己出发去警局,若他也要跟着去的话,就等他到了再让佣人传话给他。总之,我们不再依靠他,什么公然让警方去找,会对公司不利,我才管不了那么多,严震是我钟爱的儿子啊!”严浩东重重地以手杖击地,嗤之以鼻地说,他苦等了那么久,再也不相信岳明达能帮上什么忙。

“我也觉得明达在敷衍我们,原本我们都很信赖他能帮忙找到严震,但一直都没有消息。”张美华同意老伴的看法。

他们虽老却没有糊涂,愈来愈看得出岳明达只会做表面功夫。

尤其在经历一个多月的苦苦等待之后,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更深了,毕竟台北就这么点大,怎么可能找不到人?

就算报警后得知的是最坏的结果,他们也要了解一切。

“阿珠,你去叫司机备车,还有待会儿岳明达到时,就跟他说我们去了警局。”严浩东交代随侍在一旁的佣人。

“是。”佣人记下了,先行去吩咐司机。

不一会儿,车备好了,佣人回来禀报:“司机已经准备好了,车就在楼下等候。”

“我们走吧!”严浩东对老伴说,微颤的手握紧手杖,立起身准备出发去警局了。

“这就走。”张美华也起身。

姜恩惠百般无奈地站了起来,跟在老人家后面离开。

一个小时之后,岳明达到了严家,得到的是佣人的传话。

“老先生和老太太他们去警局了。”

“地址给我,我去跟他们会合。”他因无法掌控局面而血压上升,表情僵硬地说。

佣人立刻告知了他地点。

他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深怕他这一路汲汲营营的计谋就要功亏一篑。

但他也不得不立刻去跟他们会合,怕那两个老糊涂说错话,会误了他的绝美大计。

他边走边在心底咒骂,愤愤不平。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危险大亨最新章节 | 危险大亨全文阅读 | 危险大亨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