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桃花夫 第九章 作者 : 简璎

【第五章】

“再给我一杯。”白姝娜豪气的把酒一饮而尽,把空杯用力放下。

吧台里的酒保从善如流地又上了一杯调酒,他很善意地把每杯调酒的酒精浓度调到最低,这也是不让客人在酒吧里发酒疯的方法。

“关机?竟然关机了?”

趁着醉意,她打给海爵,但他竟然关机了。

这混帐、色胚!已经从池畔滚到床上去了吗?所以连手机也关了!

他忘了他是她的保镖吗?身为保镖怎么可以离开她身边,他这样算什么保镖?她要把他炒鱿鱼!她一定要炒了他!

她气得又把刚送上的调酒一口气喝掉。“再一杯!”

酒保很快调好了。“您的酒,小姐。”

“麻烦你,给我一杯一样的。”

一个高大的外国人在她身边坐了下来,白姝娜不由的抬眸看了他一眼,而他也对她友善的笑了笑。

“这里的调酒挺不错的,不是吗?”

她毫无异议的点了点头。“确实。”

他伸出大她两倍的手。“我叫麦尔森,美国人。”

“白姝娜,东方人。”她打量着他。“你的中文真不错。”

“我认识一个持台湾护照的小伙子,是他教我的。”他朝她眨了眨眼。“跟这里的酒保一样,各国的语言都要会一点,这已经是趋势了,不是吗?”

她完全认同,随兴晃着酒杯。“你说的很对,国际观、跟世界接轨、国际的竞争力,我们要尊重、学习不同国家的语言、文化、风俗,要把自己丢进国际里,不要带有成见的去看世界……”她到底在说什么?头好昏喔……

麦尔森不以为意的笑了笑。“介意我看看你的手相吗?”

“你会看手相?”白姝娜讶异的瞪大眼眸。“我以为手相、面相是我们中国人的专利。”

“会一点。”他对她眨眨眼。“不过被我看过的人都说准。”

“是吗?那你帮我看看!”她立即伸出了手摊平。

麦尔森煞有介事地将她的手掌拉平,专注地看了许久,久到她忍不住问道:“怎么样?我的手相很复杂吗?”

麦尔森抬头了,他凝重地看着她。“你正因为一个男人备受煎熬。”

白姝娜震惊无比的看着他。“对,你说的没错。”

“你已经爱他很久了。”

她更震惊了,拖了好半晌才说:“我爱他很久了……对,我是爱他很久了……”

她再也忍不住,泪水无预警的涌出眼眶,她吸了吸鼻子,没用,眼泪一直掉下来,酒保好心的把整盒面纸递给她。

“别急,慢慢说。”麦尔森轻拍她的肩。

奇怪,她一点都不感觉对方很唐突,反而觉得像一个长者,一个可靠值得信赖的长者在安慰她。

因为有人安慰、有人倾听,她更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无法自拔。

她一边拭泪一边抽抽咽咽的说:“我从小就喜欢他,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他了,因为他是那么的……”

“帅。”麦尔森接口,给了她一个我完全能够了解的温暖微笑。

“帅?”她挂着晶莹的泪水,怔然的看着他,然后认同的点了点头。“对,他从小就那么帅,所以我对他一见钟情。”

太好了,这个人懂,所以她也不必瞎掰什么喜欢他的理由了,她确实就是因为海爵长得帅而喜欢他的。

每个小女生都爱看童话故事,她也不例外,她最爱白雪公主的故事了,连白雪公主躺在装满鲜花的玻璃棺材里的情节,她都觉得好美,一直幻想自己哪天若长睡不起,也有王子吻醒她。

就是在那个时候,海爵闯进了她的生命,他跟着海伯一起来到白家。

第一眼看到他时,她还没上小学呢,就已经被他深邃的轮廓迷住了,认定了他就是她的童话王子,从此心里再也容不下其他异性。

“他一直不学好,惹他外公生气,血液里不知道是有什么暴力因子,整天耍狠打架被退学,大学也没能毕业,在朋友的车厂里凭着天生的手艺改装车子赚取生活费,偶尔还拿命参加赛车拿奖金,每每都让我担心得要命。”

麦尔森听得津津有味。“原来如此。”

“然后,他竟然就那样走了……”她迷迷糊糊的对麦尔森倾诉了一件又一件关于她和海爵之间的事。“是他自己爬了窗子到我房间的,是他说要把自己当成我的成年礼物送我的,可是他竟然不告而别,从此消失不见……”

“有没有想过,他可能有苦衷?”麦尔森温言道。

她激愤难平地说:“我是想过,但他亲口说,他只是想去外面开开眼界,就只是那样而已,为了开见鬼的眼界,所以他才会连句话都没留就一走了之,我能谅解吗?麦尔森,你说说看,我能吗?”

不知情的人,铁定会认为他们有好几年的深厚交情。

“那么,他去开眼界的理由呢?你想过吗?”麦尔森凝视着她,湛蓝的眼眸充满关心。

“理由?”白姝娜忽然一脸懊恼。“有什么理由现在都不重要了。”

麦尔森有趣的看着她。“为什么不重要?”

她严肃地蹙着眉心。“因为他正跟另一个女人享受鱼水之欢。”

“这样吗?”麦尔森像是不甚在意她的话,专注的看着她。“听着,世事总在意料之外,这就是人生。”

白姝娜愣然地看着他。“什、什么?我不懂你的意思。”

麦尔森的蓝眸闪着智慧之光。“永远不要对你猜测的事下结论,那很可能是错的。”

“红酒没有,咖啡豆倒是很多种,看你是要牙买加、肯亚还是夏威夷、耶加雪夫的豆子,你想喝多少都不成问题,我这里也提供多样化的煮法,有美式咖啡机、冰滴咖啡壶、虹吸式咖啡壶,还有很棒的义式咖啡机。”

听完朱冰如数家珍的介绍,海爵咧嘴一笑。“给我随便来杯热咖啡,不会毒死人就可以了。”

“没问题。”朱冰站在半个人高的豪华石砌吧台后,亲自动手煮咖啡。

很快地,空气中已经满是咖啡特有的香气了。

海爵在屋里走动。“房子很美,虽然华丽得很过分,但有你的风格。”

独立式的洋房,地坪宽阔,花园里热带花木扶疏,奢华静谧的氛围,大门口前面除了车库、花园和一个大喷水池外,还有一个游泳池。

“我自己设计的。”朱冰笑了笑。“退了几个设计师的图稿,索性自己设计,这里经常有政商显要临门,不能全照我的意思,但还是有我的坚持,很高兴你看出来有我的风格。”

海爵在她的示意下走到吧台边,咖啡已经煮好了。

他啜了几口咖啡。“很好喝。”

朱冰骄傲地说:“那当然,我一向做什么像什么,再说亲自煮杯咖啡能让客人惊喜和感觉受宠若惊,何乐不为?”

海爵朝她笑了笑。“我以为你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你真的落叶归根,还当起了政府部门的官员,真是令我意外极了。”

“你以为你就不让我外意吗?”朱冰朝他眨眨眼。“保镖,海洋集团副总裁的保镖,真不知道你这是纡尊降贵还是别有居心。”

海爵朝她举起马克杯。“看来我要谢谢你没有第一时间戳破我的身分。”

“你什么身分?”朱冰浅浅一笑,调侃地说:“土匪头子?”

海爵也笑了。“你的反应还是那么快,居然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合理的把我弄到这里来,不愧是仅次于我的第二把交椅。”

她噗哧一笑。“老兄,你这究竟是捧我还是捧你自己啊?”

海爵扬起了笑意。“都有。”

“她就是那个女孩吧?”朱冰若无其事地说:“那个你一定要活着回来的女孩,项链的主人?”

海爵干笑了两声,“果然没有什么瞒得过你的法眼。”

“真的是她?”她感到不可思议,笑着摇头。“小姐与流氓,你应该有自知之明吧,你们不配。”

他连半点受挫的感觉都没有,嘴角仍噙着笑。“配不配向来不在我考虑的范围里,只有爱不爱,没有相不相配的问题。”

“那么,还爱吗?”朱冰兴致盎然地说:“你爱着她无庸置疑,她呢?”

海爵笑了笑。“不知道。”

“我知道。”朱冰挑挑眉。“你真该坐在我的位置看看她的表情,她一直在用脸部表情骂我——婊子、无耻的女人。哈,如果她不爱你,她不会想骂我。”

他笑了,过了一下子才说:“但我伤害过她,她的感觉一定很差,她的个性很好强,未必会再次敞开心扉。”

“你错了。”她对他摇食指。“女人没你想得那么复杂,一切的疑难杂症,解药只有一个,只要你对她说一句我爱你就够了。”

“不管怎么样,海洋集团这次的意外要请你放水了。”海爵恳切地说。

“当然。”朱冰直笑。“你是什么人啊?你是流氓耶,我当然要放水,当然要听你的。”

“妈咪!”

两个小孩奔了进来,大小一般、年龄相仿,一男一女,穿着一样的可爱水手领和小短裤。

朱冰立即蹲下去,张开双臂迎接他们。“宝贝们!今天过得好吗?想不想妈咪?”

“想!”两个小人儿异口同声。

“好乖!”她分别吻吻他们的发和脸颊,再轻轻拍了拍他们的小**。“快去洗洗手,有巧克力冰淇淋喔。”

“哇!”两个小人儿一起往浴室冲。

朱冰溺爱的看着他们的身影。“跟你介绍一下,他们是我的最爱——我儿子和我女儿,生他们差点没整死我,一对货真价实的龙凤胎。”

海爵颇感意外。“你还当了妈妈?”

她嫣然一笑。“我可不是单亲妈妈,他们是爱的结晶。”

海爵凝视着她。“因为无法放下那个人,所以离开『公司』回来,还走入政坛,成了人妻和妈妈,目前为止,值得吗?”

朱冰的青梅竹马是政坛的新星,两人家世相当,她一直深爱着对方却不曾告白,也因为对方有了女朋友而死心的远走他乡。

她凭着自小习武的好身手加入了司,直到那个人因政治阴谋受了枪伤,性命危在旦夕,她才毅然决然决定要回来。

“很值得。”她笑得灿烂。“回来之后,才知道他跟女朋友分手很久了,也单身很久了,我告诉他,我一直爱着他,但如果他不需要我的话,我打算回公司继续卖命。”

海爵喔了一声,很感兴趣地问:“他怎么说?”

朱冰的眼眸闪亮。“他说——我们结婚吧!”

海爵耸眉。“你一定有告诉他,如果你回公司卖命随时有可能会丢了小命对吧?不然就是跟他说你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在枪林弹雨之中度过,子弹还曾从你脑门擦过……”

朱冰大笑,“我没那么卑鄙,只是跟他说我随时穿着防弹背心,跟我交手的人都有枪而已。”

海爵也笑了,他愉快地说:“总之,替你高兴,有情人终成眷属是件美事。”

朱冰朝他眨眨眼。“就像麦尔森常说的,永远不要对你猜测的事下结论,那很可能是错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天价桃花夫最新章节 | 天价桃花夫全文阅读 | 天价桃花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