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冤家偷偷爱 > 第一章

冤家偷偷爱 第一章 作者 : 陶乐思

    贝里尼义式餐厅二楼,正举办一场十年不见的高中同学会,气氛热闹欢乐,参加人数高达全班的三分之二,可算是相当踊跃。

    不过大伙儿踊跃归踊跃,时间观念却不怎么样,以至于入席时间从晚上六点拖延至七点多,等得所有人都饥肠辘辘了才宣布开席。

    “终于可以吃饭了,我快饿死了。”人生以美食为目的的丁圆圆欢呼,久等多时,她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多饿一会儿不要紧啦,反正妳很有本钱饿啊。”男同学意有所指地调侃她。

    “说这什么话,饿肚子很伤胃耶!”

    丁圆圆横睐他,正巧瞥见相隔两、三个座位远的宓芷卉,随即伸长肥肥手臂点名她出声。

    “厚!有护士在场,芷卉妳说对不对?”

    “对,饿太久的确对胃不太好。”微笑听着他们抬杠的宓芷卉连连点头,再怎样也要站在女生阵线。

    而且她也饿扁了,中午在医院只吃了个三明治果腹,一下班就匆匆赶来,肚子早大唱空城计,这会儿和丁圆圆一样巴巴的期待餐点快送来。

    “芷卉话好少喔,和大家聊聊嘛。”男同学转移焦点。

    “那是因为荆永鑫不在啦,芷卉才会话少,不然有荆永鑫在,两个人马上就斗上了。”另一位同学笑道。

    班上同学都知道宓芷卉和荆永鑫就像冤家,荆永鑫一看见宓芷卉就管不住嘴巴逗弄她、刺激她,宓芷卉则是一见荆永鑫就不顺眼,好静的宓芷卉经常被他气得跳脚,想冷静淡定都很难。

    不过说两人结仇嘛……倒也还好,其实也没什么深仇大恨,应该说是天生不对盘吧。

    宓芷卉没否认地哂然一笑,心里O.S.却都是荆永鑫。

    可恶的荆永鑫!害她没形象,以前想走文艺少女路线,却老是被他激得泼妇骂街,到现在都还令同学印象深刻。

    “我现在已经修练得道,不会再跟荆永鑫一般见识了。”

    她出声替自己重塑形象,反正荆永鑫没来,没得验证……话说回来,她倒是有点好奇,那家伙现在变得怎样了?

    “也对,大家都长大了嘛!”有同学附和。

    餐厅服务生开始陆续上菜,大伙儿好不容易拿起刀叉准备开动,楼梯口又冒出一道声音,因这姗姗来迟的最后一只乌龟而暂时中断——

    “各位,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伴随着爽朗嗓音,一名挺拔男子迈步而至,流行杂志里常见的国际名品在他身上堆砌出卓尔不凡的时尚品味,闪亮耀眼得教在场所有同学不由得对其行注目礼——

    他,荆永鑫。身高一八○,标准衣架子,五官俊酷,浓眉狭眸、鼻梁高挺,一股尊贵傲气与生俱来。

    家中经营制鞋业,为许多知名品牌代工,在校三年,他母亲就担任家长会长三年(大家都清楚,这位置通常是热心凯子的宝座),是班上有名的贵公子。

    想当然耳,完成学业后的荆永鑫进入家族企业担任要职准备接班,现在已掌管营销业务部门。

    虽然不能否认是家族庇荫,但脑筋灵活、富有冲劲的他也颇有能力,以二十八岁的年纪来说,可谓是年少有成,不过,换个较负面的讲法,也就是少年得志,有些人羡慕,自然也有人眼红。

    “欸,未免也太晚了吧?大牌哦!”男同学调侃。

    “抱歉啦,公司临时有点事,所以晚下班了。”荆永鑫歉然微笑,简单交代迟到理由。

    “哎唷,事业做太大齁,连吃个饭都那么难?以后正式接班,恐怕连我们这些老同学都不认得啦!”主办人蒋大妈开玩笑地揶揄。

    “哪有可能不认得,又不是失忆症。”

    荆永鑫嗤笑,重现学生时期的毒舌功力反亏蒋大妈。“再说,妳长得这么有特色,不论从哪个角度看,我都一定认得出来。”

    “厚,不要以为我听不出来哦,你的有特色一定不是好话!”

    蒋大妈横睐那明明长得又高又帅,嘴巴却又利又毒令人恨得牙痒痒的荆永鑫,气恼地插腰像个茶壶。

    “妳硬要把好话解读成不好的话,我也没办法。”

    痞痞地扯唇,摊手耸肩,荆永鑫迅速环顾场内座位,在长桌最后方瞧见空位,旁边坐的,正是他此次出席想见的同学之一,不禁欣喜地微扬眉梢,迈开步伐朝那儿走去。

    坐在长桌最尾端的宓芷卉原本不想引起荆永鑫的注意,静静喝着饮料,悄悄欣赏他们斗嘴就好,可看着荆永鑫找起位子,她的眉头不禁随着他的脚步愈蹙愈紧……

    喔买尬,荆永鑫不会是想坐她旁边吧?

    她这个人向来低调,对于成为目光焦点这件事是敬而远之,和招摇的公孔雀不是同一挂的啊!

    这场阔别十年的同学会,她只想见见高中时期几位要好的同学,可不是来见这冤家的。

    而且她一点都不想惹人注意,可这荆永鑫走到哪儿都像是发光体,这会儿坐到她旁边,她想低调也难吧?

    唉,刚刚还在庆幸他没来,可以安心聚餐,这下子……

    这姓荆的骄傲自负、炫富嘴贱,以前没事就爱跑来招惹她,把她气得牙痒痒又拍拍**走人,说有多白目就有多白目,她一见到他就觉得火气在酝酿,随时会被点燃引爆。

    还记得那时,他会抢她便当里的菜吃,取笑她身上肉多,所以得少吃点。

    又曾经趁她洗脸时抢走她的眼镜,害她视线模糊,在急忙追回时撞到柱子。

    这就算了,他还趁她喝饮料时吓她,她差点没呛死!

    连她睡午觉流口水被他发现,那死人头居然大声嚷嚷!

    更别提他们被分在同组做报告时,他大老爷放她鸽子跑去看电影,回家后就安心睡大头觉,害她一个人查资料报告做不完还苦命熬夜……

    总之,荆永鑫的恶形恶状,罄竹难书,至于那些斗嘴口角,那根本是数也数不完。

    最严重的是有一次他生日请大家吃蛋糕,蛋糕里夹有她不能吃的水蜜桃,结果她一吃,过敏发作,紧急送医——

    欸,虽然他是无心的,但这也证明,他绝对是专门克她的煞星!

    幸好高中只有三年,不然她可能年纪轻轻就罹患高血压、心脏病,然后早早被气得魂归西天。

    所以毕业典礼时她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不是感伤不舍,而是庆幸终于可以远离荆永鑫啊!

    希望真能如同学所说,大家都长大了……他这会儿出现,可别再像以前那样惹她生气!

    思绪飘远间,荆永鑫已来到一旁,拉开座椅落坐,侧头瞧向高中时期的“好玩伴”,热络扬声——

    “嗨,妳是……宓芷卉,对吧?”

    宓芷卉点了点头,扯动唇瓣权充客套微笑。

    拜托,招呼到这儿就好,话不投机,她不想跟他叙旧啊!

    显然,荆永鑫没感应到她内心的呼喊,有话不说不是他的STYLE。

    “嘿~~妳变好多喔,简直是丑小鸭变天鹅耶!”他直言道,明明是赞美,却先贬后褒。

    没办法,他大概得了“不亏宓芷卉就会死”的病,以前是这样,事隔十年,症状还是没根除。

    记忆中,宓芷卉肤色偏黑、体形略微圆润,戴了副厚重的黑框眼镜,留着呆板的及肩直发,整个人只有四个字可以形容——“乏善可陈”。

    可睽违多年再见,她肤色变得白皙,身材苗条纤细,少了眼镜遮掩的眼睛,澄澈明亮。

    及肩直发留长及腰,有了浪漫妩媚的波浪鬈度,浑身散发着优雅女人味,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脸上的表情好淡漠,眼神……

    有杀气!

    宓芷卉一股不悦冲上心头,本来就不太自然的微笑整个僵在嘴角。

    什么叫丑小鸭变天鹅?!

    意思是她以前很丑喽?

    呿!不开口说话也没人当他是哑巴好吗?

    要毒舌,她不是不会,只是懒得浪费口水,可他既然惹到她头上来了,那她又何必客气?

    “谢谢,倒是你,一、点、都、没、变,狗改不了吃屎,喔不,是牛牵到北京还是牛,啊又说错了,我的意思是您真是丽质天生,和以前一样。”宓芷卉面带微笑地回损他。

    荆永鑫连中好几箭,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么多年没见,他只是小小逗她一下,她倒是一开口就火力十足哦!

    哈哈,他就是喜欢把淡漠寡言的她逗成刺猬……

    其实,他一直怀疑她的文静严肃只是表象,她的真面目根本是一根货真价实的辣椒。

    坦白说,这样的反差他觉得很有意思,也觉得挺可爱的。

    “同学,妳的国文造诣似乎不太好哦?”他不以为忤,哂然响应。

    “对呀,还给老师了,再说,对你哪需要用得上国文造诣。”宓芷卉耸肩挑眉,摆明就是故意的。

    荆永鑫大概是她的业障,她想以成熟的态度面对他,无奈习惯根深柢固,一开口就忍不住针锋相对。

    “哈哈,妳是近视太深看不清楚黑板,所以没专心上课吧?”荆永鑫拿她以前戴着厚重眼镜的书呆子形象调侃她。

    “你以为我是你,上课都在睡觉吗?”宓芷卉撇唇咕哝。

    “哇……原来妳都有在注意我哦?”荆永鑫夸张怪叫,提高的分贝引来众人注意。

    宓芷卉瞠目气结。

    她注意他?!

    呿!这家伙未免也太自我感觉良好了吧?

    “臭美,鬼才注意你咧!”她没好气地反驳,别开脸,低头吃餐点,摆明不想再跟他瞎扯淡。

    荆永鑫脸皮的角质层还不薄,毫不在意的耸耸肩,没想到在挥别青春岁月许久的二十八岁,依旧有种逗惹女孩子生气,反而得意的顽皮心情。

    点完自己的餐点后,视线不自觉又瞥向故意用后脑勺对他的宓芷卉,或许是因为进入社会后,看多了攀权附贵、阿谀奉承的势利眼女生,他反而喜欢和把他当成一般人、甚至当成臭男生的宓芷卉相处,也因为她冷淡的态度,挑起他对她的好奇心,忍不住再次攀谈。

    “欸,宓芷卉,妳目前从事什么工作?”

    他用肘尖碰了下她的手臂,佯装闲话家常。

    “干么?”她转过头来,面无表情,防备地冷问。

    “啧,妳的口气真令人伤心!”

    荆永鑫哀伤摇头,一副大受打击的脆弱模样,随即又绽出无敌友善的阳光笑容,万分真诚地说出名正言顺的理由。

    “难得十年后再聚,以后可以互相照应啊,知道大家是什么职业,有机会派上用场就是最好的资源啦!假如我知道妳在哪里工作,有时间的话也可以去关照啊~~”

    “噗……”

    一旁的同学们听了荆永鑫的话,超有默契地喷饭喷饮料,然后相觑笑开。

    “怎么乱喷啊?你们很『胎哥』耶!”

    荆永鑫嫌恶地擦拭,随即发觉包括宓芷卉在内的邻近同学都笑得很诡异,不禁纳闷地问。

    “欸,你们是在笑什么啊?我说要去关照宓芷卉有什么不对吗?同学之间捧捧场很正常啊。”

    “我不需要你的捧场,你也最好不要来关照我。”宓芷卉一面向他,就酷酷地敛起笑。

    “同学一场,干么这样?”他皱眉,也敛起嘻笑的痞子样。

    他都释出善意了,哪有人这样一点面子都不给,当场傍人难堪的?未免也太不友善了吧?正所谓人情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

    “因为我是护士,工作的地点是医院,难道你希望我说欢迎你常来捧场?”宓芷卉皮笑肉不笑,轻声细语回答他的问题,准备看他吃瘪的样子。

    虽说她从学生时代就对荆永鑫没好感,但也不至于坏心到诅咒他生病受伤到医院报到啦!

    “呃……”

    超级窘,荆永鑫语塞,干笑两声,结束这话题。“当我没说。”

    听见他们对话的同学窃笑不已,连宓芷卉的嘴角也忍不住扬了又扬。

    没办法,不是她故意要让他出糗的,是他自己一直要过来攀谈,所以不能怪她喽!

    反正他们毕业后就是井水不犯河水,以后应该也不会有交集,现在就算得罪他也没啥大不了的,怕啥?

    事实上,这场同学会结束,大家同样各奔东西,各自继续人生的道路,真正有交集的,的确不多,只除了,某些例外……

    一个月后,安生综合医院,六楼护理站。

    “芷卉不好意思,我比之前说好的时间还晚到。”丁晓碧匆匆走进护理站,一看到宓芷卉,顾不得气喘吁吁就赶紧赔不是。

    “没关系啦,妳儿子好些了吗?”宓芷卉以一记微笑安抚关问。

    她在这家私人医院已任职三年,今天值的是白班,本来下午四点半就能下班,但临时接到小夜班同事丁晓碧的电话,说是孩子身体不舒服走不开,要她帮忙代班几个小时。

    同事间互相帮忙是应该的,而且这是意外状况,所以即使已经超时工作,她还是答应了。

    “有有有,吃了药暂时没再吐了,最近感染肠胃炎的人真不少。”丁晓碧摇头叹息,看得出折腾了一整天。

    “又要上班又要顾家庭,还真是辛苦妳了。”见同事这样操劳,宓芷卉愈来愈觉得不婚无家累比较轻松。

    “所以啊,我现在超羡慕妳们这种单身女郎的。”丁晓碧一边翻看交班本,一边笑答。

    唉,二十出头就结婚,才三十多岁就像个欧巴桑了,不但生活平淡无奇,连感情也平淡得像死水,还是单身才有行情。

    “单身有单身的自由,两个人也有两个人的温暖啦。”宓芷卉哂然一笑,把工作转交给丁晓碧之后准备下班。

    “也是啦,但还是单身的好处比较多。”总是这样的,吃碗里、看碗外,在婚姻里的羡慕单身,单身的向往婚姻。

    “这时间找不到人一起吃宵夜,就是单身的缺点了。”

    宓芷卉看了看手表自嘲。

    “买宵夜回家配电视,一样自在享受。”丁晓碧拍拍她的肩膀。“谢谢妳帮我代班啦,快回去好好休息吧!”

    “好,那我下班喽,各位掰掰~~”向护理站的同事们道别后,宓芷卉搭电梯离开。

    十一点多了,得赶紧坐公交车才行,赚钱不容易,坐出租车太浪费了,她买了间小套房,有房贷压力,能省则省。

    踏出医院,行经急诊室,一辆救护车呼啸而来,那声音,即使从事医护工作数年,听来还是心惊,宓芷卉下意识缓下步伐,目光望向停在急诊室门口的救护车,看救护人员将伤员抬出。

    伤员是男性,头破血流的,八成又是交通意外……

    希望不是酒驾,醉后上道太可恶了,不珍惜自己的性命也就算了,也等于轻忽别人的生命安全!

    咦?等等……

    那伤员好面熟?!

    是曾经接触过的病人吗?

    还是在哪儿见过呀?

    脑中竟然浮现一张又跩又痞的嘴脸,不禁令宓芷卉心里打了一个突。

    该不会是……那只公孔雀吧?!

    双脚自有意识地走上前,她看着伤员被送进急诊室,移上病床,同时也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真的是荆永鑫!

    怎么会是他?

    出车祸了吗?

    流那么多血,还昏迷了……伤势看来不轻啊!

    病床归位,医护人员涌上救治,布帘被拉了起来,阻挡探视的目光,布帘内则是一阵混乱……

    好歹是同窗三年的同学,就算不对盘,也还是共同经历过一段不可抹灭的青春岁月,宓芷卉秀眉紧蹙,忍不住担心。

    “警察先生,请问救护车刚送来的人是怎么了?”看见随后赶至的警员,宓芷卉没多想地上前询问。

    “这起交通意外应该是车速过快,撞上电线杆,还好没有殃及其他车辆……”警员看着纪录说道,随即狐疑地打量她。

    “妳是他的亲友?”

    “我是他的同学,也是这医院的护士。”宓芷卉坦白回答。

    “那太好了,既然是认识的,那就麻烦妳负责联络他的家人吧。”警员立刻交付任务。

    联络家人?这误会大了!

    宓芷卉错愕地呆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呃……警察先生,其实我们不熟,同学也是十年前的事了,刚刚只是觉得眼熟才过来瞧瞧,我没有他家电话,没办法联络到他家人喔。”

    “这样啊,那我再查查好了。”

    警员只好打消念头,去忙应该做的工作。

    宓芷卉嘴巴上虽然说和荆永鑫不熟,但还是无法放心离开,她向来是刀子口、豆腐心,外冷内热,要把他当医院里的一名寻常伤员,还真是做不到,所以徘徊在急诊室的长廊外,想尽快得知他的情况。

    “……假如我知道妳在哪里工作,有时间的话也可以去关照啊~~”

    蓦地,宓芷卉想起一个月前,荆永鑫在同学会上对她说过的话,心里再度打了个突。

    不会吧?有没有这么巧啊?

    他说要来捧场必照一下,还真的来了……

    当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

    没想到荆永鑫是个名副其实的乌鸦嘴!

    犯不着为了捧场,把自己搞得头破血流吧!

    究竟是怎么撞的,这家伙开车该不会跟他轻浮的个性一样不可靠吧?

    也不晓得他伤得到底怎么样,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警察联络得到他的亲友吗?

    唉,这荆永鑫明明很讨厌,她怎么这么担心啊!

    看着诊治荆永鑫的医护人员忙进忙出,宓芷卉实在很想上前帮忙,一来可以直接得知情况;二来,同学一场,见他受伤,真的希望能略尽心意。

    可惜她已经下班了,所负责的单位也不是急诊室,未经同意,擅自加入不太妥当。

    欸?有熟人了!

    在救治的医护人员中,她发现了一张熟悉面孔,趁她赶到护理站拿取器具时,宓芷卉连忙上前探问。

    “学姊。”

    “是妳啊,芷卉,怎么到这儿来了?”学姊护士瞧了她一眼,拨空说道。

    “刚下班,看到救护车进来,没想到正好是我高中同学。”她指向正被一群医护人员包围的荆永鑫。

    “学姊,请问他状况怎样?”

    “目前确定要安排手术,头部受到不小的撞击,脚应该有骨折,其他的伤都还好……”

    学姊护士迅速做了说明,手里的动作没停过。

    “头部啊……”宓芷卉怔忡了下。“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吧?”

    “这我就不能确定了,好了,我先忙,改天聊。”拿齐该拿的东西,她没有多作拖延,立刻返回床位。

    宓芷卉的视线随着学姊离去的脚步转移,从帘缝觑见正在急救的荆永鑫,不禁更加担忧了。

    这倒霉鬼走的是什么霉运啊?好好的自己去撞电线杆?说要捧她的场,还当真躺着进来了……

    头部受伤很麻烦的,会产生什么样的问题也难以预期。

    唉,不喜欢他是一回事,但她不至于坏心到想看到他遭遇险恶啊!

    希望他平安无事,度过这一劫才好哇!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冤家偷偷爱最新章节 | 冤家偷偷爱全文阅读 | 冤家偷偷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