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跨越时空的情夫 > 第二十七章

跨越时空的情夫 第二十七章 作者 : 萝丝小姐

    楚婧在听到女儿京涓迫不及待的“告状”之后,再看看自己哥哥那一脸沮丧、情绪低落的模样,不用猜就知道京涓口中的那个“阿姨”就是夏孟苓。

    真是孽缘啊,好不容易她才把哥哥从自甘堕落的地狱中拉出来,现在他们竟然又碰上了,而且听来夏孟铃已经结婚生子了。

    这对一直对夏孟苓念念不忘又一往情深的楚祈来说,应该是个很严重的打击吧。

    想到昔日楚祈镇日泡在酒精中的颓废模样,楚婧吓怕了,这次她打定主意绝对不能让楚祈重蹈覆辙,便决定派出楚祈最疼爱的京涓,让京涓三不五时就去缠着楚祈,分散楚祈的注意力。

    就像今天,楚婧借口京岷没空——实际上是她强迫他没空,现在一想到老公哀怨的眼神,一抹笑意就忍不住爬上她的脸。总之她央求楚祈陪她一起去参加女儿的幼稚园园游会,免得他又将自己关在家中胡思乱想,越想越钻牛角尖。

    楚婧侧头瞄了眼身旁明显心不在焉的楚祈,朝女儿使了个眼色,京涓马上心领神会,牵着楚祈的手,撒娇道:“祈叔叔,我想去玩荡秋千,你帮我推高高好不好?”

    楚祈看了楚婧一眼,怎会不知道妹妹的心思,但仍对名义上的侄女、实际上的外甥女露出温和笑容,点点头,“走。”

    京涓开心的蹦跳着,牵着楚祈就往游乐设施走,楚婧也露出笑容,愉悦地跟上。

    说是园游会,其实也算是亲子聚会,目的除了让家长更了解幼稚园的运作方式、跟老师交流恳谈之外,也让平时忙碌的父母亲可以陪着孩子共度欢乐时光。

    所以跟老师打过招呼之后,家长就可以带着孩子在园区里散步,或者光顾摊位,或者四处走走。

    目前大多的游乐设施已经被其他小朋友占据,几乎没有空出来的位置。

    京涓远远看到自己喜爱的秋千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不由得露出失望神色。

    “好多小朋友,不然我们先去逛逛,等等再过来?”楚祈提议。

    京涓噘着小嘴,万分不愿意,还是硬扯着楚祈的手往秋千的方向前进。

    “涓涓,听话。”楚婧声音一沉。

    京涓的脚步停下,扁起了嘴,可爱的小脸蛋布满了委屈。

    这女儿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她这个当妈的,而女儿会这样,全都是被女儿的爸爸还有叔叔姑姑们给宠坏了。

    “妈咪,是你叫我缠着祈叔叔,让他陪我玩的,怎么现在反而骂我了?”京涓哀怨的指控。

    “涓涓,小孩子不能乱说话。”楚婧尴尬的瞟了楚祈一眼,得到一个会心的浅笑。

    “我没乱说,明明就是……呜——”京涓的话才说到一半,嘴巴就被母亲给摀住了。

    “不过是荡秋千嘛,妈咪下次再带你去玩总可以了吧?”楚婧佯装没事的笑道。

    这妹妹,都当妈了,还跟个孩子一样。楚祈不由得弯起了唇角,可这笑容却冻结在唇畔,他的视线越过人群停留在前方那个正荡着秋千的小小身影,以及站在男孩身后替他推秋千的男子,和站在一旁甜笑的夏孟苓。

    “呜呜呜——”彷佛也发现了夏恩,京涓赶紧用手比了比前方。

    楚婧顺着女儿的手望去,摀着女儿的手不由得松开。

    “是那个小孩,妈咪,就是他们。”京涓开心的低喊出声,甩开了楚祈跟楚婧想拉住她的手,想都没想就跑向夏恩,开心地朝他打招呼。

    楚婧看了眼脸色深沉的楚祈,在心中暗叹了声,看来不管是善缘或恶缘,他和夏孟苓的缘分是天注定,怎么躲都躲不过。

    楚婧还在心中暗叹时,楚祈已经大步跨了出去,笔直朝站在秋千旁的那抹纤细身影走过去。

    乍见到楚祈披着阳光而来的高大身影,夏孟苓有瞬间还以为自己置身在梦中,有些不真实。

    “这么巧?”楚祈目不转睛地看着夏孟苓,彷佛要把这几年没看到的分全都看回来似的,完全没把频频将视线投向他的杜亚瑟放在眼里。

    夏孟苓的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只是她还没开口,夏恩已经自秋千上跳下来,挡在母亲跟楚祈之间道:“不许你接近我妈咪。”

    “恩恩。”她有点尴尬的拉着儿子的手道:“不能没礼貌。”

    夏恩倔强的抿紧了唇,用带着警戒的目光看着楚祈。

    “没关系,还是小孩子。”楚祈的视线转向夏恩,正想好好将这男孩瞧仔细时,夏孟苓却将夏恩往她身后拉,挡住了他打量的视线。

    “亚瑟,你带恩恩去走走。”她不想让楚祈有机会跟儿子接触。

    杜亚瑟上前朝楚祈礼貌性的点点头,随即朝夏恩道:“我们去溜滑梯好吗?”

    “我们一起荡秋千吧?”京涓连忙提议。

    夏恩低头想了想,点点头,“嗯。”

    京涓开心的咧开唇,跟着夏恩又回到摆放秋千处玩了起来,杜亚瑟朝夏孟苓耸耸肩,也跟着去当推手去了。

    “夏小姐,好久不见。”楚婧见他们之间气氛凝滞,连忙上前打招呼。

    夏孟苓朝楚婧僵硬的点点头,低垂下眼,摆明了不想跟他们打交道。

    “因为我老公今天没空,所以才托楚祈陪我们来。”楚婧试着跟她攀谈。

    夏孟苓轻轻扬唇,抬起眼回望楚婧,“这是你们的家务事,我应该没必要知道。”当年,他们不也是在她面前装作不相识而什么都没提吗?

    听得出夏孟苓口气中的嘲讽与疏离,楚婧猜测她必是知道了高柏与京家的关系,连忙充满歉意的道:“对不起,很多事情真的是三言两语很难讲得清楚的。”就像她跟三皇兄转世重生的事,任谁都不会相信吧。

    “我了解,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请原谅我不跟你们叙旧了。”夏孟苓不想为难眼前这个美丽依旧的女人,但要她装作若无其事地跟任楚楚寒暄,她真的无法做到。

    楚婧轻叹口气,看着那张清丽倔强的脸,意味深长的道:“有时候事情并不像表面所看到的那样,人往往会被自己的情感左右而看不清真相,尤其是在愤怒的状态下。我真的希望你能给你们彼此一个说明白、讲清楚的机会,就算真的无缘,也不要成为仇人。”

    闻言,夏孟苓的身子一震,最后仍露出疏离的笑,“你是因为拒绝他的感情而觉得有所亏欠,才替他当说客吗?很抱歉,过去的事情对我来说已经都过去了,我现在过得很幸福,也不想再翻旧帐去追究是非对错。现在的我只想跟我心爱的人平平静静过一辈子,也请你们以后若再碰到我,就装作未曾相识,不要来打扰我跟我的家人。”

    见夏孟苓仍旧拒人于千里之外,甚至搬出“家人”来当挡箭牌,楚婧也不知道要怎么劝了。“那我祝福你,希望你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幸福快乐。”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夏孟苓的眼神明明还充满对楚祈的爱与恨,那情感强烈得连故作平静都掩饰不了,夏孟苓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我不答应。”楚祈突然沉声开口。

    闻声,夏孟苓错愕的看向楚祈,却在对上那双深不见底的一泓幽潭时,忍不住揪心得疼。

    她本以为再见到他,自己或许会忍不住对他破口大骂,狠狠地揍他一顿,又或者波澜不兴,冷漠以对,却从没想过竟会是像现在这样仍旧心酸难受,爱恨交织。

    “你怎么想我管不着,但我已经表明我的立场。”夏孟苓用最大的力气撇开视线,淡淡道:“失陪了。”

    “孟苓。”

    不过是一声呼唤,楚祈语气中的痛楚却重捶她的心,让她不争气的想落泪,脚步也没用的停住。

    楚婧识相的离开,并刻意挡在他们跟孩子们之间,不让正在玩耍的孩子们看到楚祈跟夏孟苓之间的异样。

    “这么多年了,难道你不觉得你欠一个让我解释的机会?”楚祈咬咬牙,声音低哑。

    “黎叔给过你了,结果他得到了什么?”想起黎晓生的猝死,夏孟苓的声音微微颤抖。

    “那天我根本就还没跟黎叔说话,我到黎叔的房间时,他就已经倒在床上不省人事了。”楚祈急切的道。

    “到现在你还想说谎?”她转头看向他,再也无法掩饰激动的情绪,声音凄厉道:“我都看到了,那本杂志就摊放在茶几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一个病重的老人?”

    看着她充满恨意的眸子,楚祈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彷佛被谁紧紧掐住似的,连声音都干涩了起来。

    “我说过不是我。”他无奈也无力的重申。

    夏孟苓自嘲的冷笑了声,“也是,杀人凶手难道还有自己承认罪行的?当初你不也信誓旦旦说会把房子还给黎叔,结果呢?竟然迫不及待接受杂志采访,向世人宣告你有多能干。”

    “孟苓,你为什么就是不能相信我?”

    “因为你的谎言一个接着一个,因为你是个欺骗者、背叛者!因为你总是用说的却做不到。”

    楚祈与夏孟苓的视线胶着,两人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疲惫与伤痛,虽只是一步之遥,他们之间的距离却好似海洋般宽阔无际,彷佛再也走不到对岸。

    “啊——”忽地一声惊叫响起。

    楚祈与夏孟苓同时将视线望向惊叫声。

    这一望,却让夏孟苓心胆俱裂,跟着尖叫,“恩恩——”

    只见夏恩正以抛物线的轨迹从荡到最高点的秋千抛出,眼看就要坠落地面——

    见状,楚祈快速移动脚步,在关键时刻,接住了本该重坠在地的孩子。

    夏恩想抬头道谢,却在发现抱着自己的是楚祈后,脸色涨红,挣扎着想要落地。

    “放开我,快放我下去。”夏恩挣扎着要离开这副其实让他感到安心的怀抱,而等真的被放开了,却又涌起浓烈的失落感。

    原来……这就是被爹地抱在怀中的感觉……

    “恩恩,你没事吧?”夏孟苓早吓白了脸,飞也似的冲到儿子面前上下检查他的状况。

    夏恩摇摇头,安慰母亲道:“妈咪,我没事。”

    “阿姨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叫恩恩跟我比谁荡得高,才会出事。”京涓在一旁也快吓哭了。

    “你这淘气的丫头,看我回去怎么叫你把拔教训你。”楚婧连忙跟上前斥责女儿,也朝夏孟恩母子赔罪,“真的很抱歉,都怪我家女儿被宠坏了,我回去一定会好好处罚她。”

    “不关涓涓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松手了。”夏恩义气十足的道。其实是他想荡高一点,好越过京涓的妈咪,看清楚妈咪跟爹地在讲些什么。

    “你叫恩恩?真是个好孩子。”楚婧揉揉夏恩的头,称赞他,却在看清楚他的模样时,明显怔了怔。

    夏孟苓察觉到她的神色有异,连忙拉着儿子朝杜亚瑟道:“亚瑟,我们回去吧。”

    “等等,我想问问他,刚刚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为什么我眼睛一眨,恩恩已经被他抱在怀中了?”杜亚瑟一脸惊叹的望向楚祈,接着朝楚祈伸出手道:“你好,我是杜亚瑟……奇怪,我觉得你好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面?”

    楚祈早看他非常不顺眼,无视他伸出来的手,光是目光灼灼的盯着夏孟苓。

    夏孟苓根本不想多作停留,拉着儿子扭头就走。

    “欸,等等我。”杜亚瑟尴尬地收回落空的手,追着夏孟苓的身后走了。

    “恩恩好性格喔……”京涓凝视着夏恩挺直的背影,突然冒出一句。

    “你这丫头,这么小哪知道什么叫性格?”看样子小女生是崇拜起替她解围的小男生了。

    “我当然知道,就跟祈叔叔一样啊。对了,妈咪,我觉得恩恩长得好像祈叔叔喔。”京涓童言童语的道。

    楚婧方才隐隐升起的疑虑突然像小火苗被浇上汽油似的燃起熊熊大火。

    连小孩子都看得出来他们的模样有多相像,可见绝非自己多心。

    且那孩子看起来似乎跟涓涓差不多年纪,这么说……楚婧猛地看向楚祈,只见他微微眯起双眸,死寂的目光又明亮了起来,并紧紧锁住夏孟苓与夏恩的身影,直到他们消失在视线之内。

    看来,三皇兄也发现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跨越时空的情夫最新章节 | 跨越时空的情夫全文阅读 | 跨越时空的情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