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降美人窝 第十七章 作者 : 阳光晴子

林和明则对内心发出的惧意感到不解。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质,一向从容的在敌我间来去的他竞不由自主的频起寒意。

郑王文冷笑一声,从口袋里抽出一张折叠好的纸,“陈爱芊在这个地方。”

林和明愣了愣,迟疑的接过他手中的纸条打开,然而,在看了上面的住址后,又嘲讽的笑了笑,“你在耍我吗?她本来就住在那里,但是今天已经不在那里了。”

郑王文耸耸肩,“信不信由你,我只能说她在那个偏速小镇待不到一个小时,就租车回来了,现在刚踏进住所没多久。”

林和明思忖了良久,才开口问:“你为什么要帮我?”

“和你一样,心中有怨、有恨。”郑王文冷峭的道,定定瞧他一眼后,即转过身,气定神闲的离开。

林和明看着他留下的纸条,想了想,决定前去陈爱芊的住所看看。

长途开车回到长江活岸住处的陈爱芊,在放下手中的行囊后,她疲惫的倒卧在主卧室的床上,闻了闻床单上华鹰特有的男性体味,她的心也安定许多。

她真的不想一个人在那个小镇生活,而且她还想到若是林和明早就被人暗杀了呢?难道为了一个几个月来都没出现的男人,就要她跟华鹰分离一辈子?所以她还是决定回来,不管将来要面对的是风、是雨,有他在身边,她也愿意,至于这张脸,就算是被毁容了,华鹰还是会爱她的,因为他是识得她的,总比挽救了一条命却拥有一张他不斌的丑陋脸孔来得好。

听到楼下的脚步声,陈爱芊飞快的从床上跳起来。她刚刚已经联络华鹰说她回来了,他的口气虽然挺不悦的,但是她不在手。

“华鹰,你回来了。”她愉悦的跑下楼去,但在面对林和明那张睿智却又闪着奸诈的眸光时,她陡地停下脚步,脸色苍白的瞪视着他。

“从你的表情看来,我是不需要自我介绍了。”

她缓缓的摇摇头。这张脸她在黑阎盟的总部已经看了N遍,甚至是那些变装后的男女老少脸孔,可是此时的林和明是没有变装的,他就像她在档案上看到的照片一样。

见林和明一步一步的走上楼来,她咽了一下梗在喉间的恐惧,双脚发软的必须靠着楼梯的扶手才能一步步的向后移,最后,她跌坐在梯台上,无力的看着蹲来,与自己保持平高的他,“你、你想如何?”

他冷凝一笑,宕手突地朝她的脖予击出一记手刀。

陈爱芊只感觉到一痛,整个人就晕厥了过去。

林和明笑了笑,抱起她步下楼,在厨房边的储藏室找到一大纲坚固的尼龙绳后,就抱着她步过后院,直接来到长江岸道。

从总部赶回住所的华鹰正为陈爱芊没有跟他商量,即回来的举动感到火冒三丈,尤其在离开总部前他又得到消息,特搜小组中,除了庄焰外,其余丑人皆被人一枪毙命,这令他在为她愤怒之余又多了一层忧心,虽然他还没有理出所有的头绪,可是他隐隐的感觉有些事情就要浮上台面上。

“爱芊、爱芊!”华鹰一进门就四处寻找陈爱芊的身影,然而,除了见到二楼主卧室的行李外却没有看到她,他愈找心愈慌,好像有什么不幸的事要发生了。

“爱芊、爱芊……”随着云涌似的强烈不安,他的叫唤声愈来愈大。

特搜小组被杀了丑人,难道是庄焰前来截走爱芊的?可目的呢?林和明吗?那又是谁杀了那丑人?

在大步的来回各个房间之际,华鹰念头一转,反身走往后院直趟长江岸边,而在见到优闲的坐在岸边,身上却穿着特搜小组特有的黑色制服的林和明时,他只觉得脑子轰地一响,全身的血液在瞬间失了控,恐惧也随即袭上心头。

“爱芊人呢?”他俊美的脸上一条一条的青筋暴突浮现,一脸阴寒。

林和明皮笑肉不笑的耸耸肩,“找我要人?”

华鹰突地一个静步冲向前,一把揪柱他的领口,咬牙切齿的道:“我说她人呢?”

林和明冷笑一声,拉开他的手,“记得上回我们见面时,我也逮住她,但你还挺沉得住气的嘛。”

他咬牙还射出话来,“那是因为我还不知道真正的庄焰已经死了,而你取代了他。”

林和明神情自然的拉拉身上的衣服,“穿这件死人衣服是不太吉利,不过,却是最好的伪装,没有人想到庄焰已经被我杀了。”

“我坏了你一件买卖,而你弄垮了黑阎盟,也让我的身分曝光,难道你还不满足?”

他阴沉沉的反问,“怎么满足?那件买卖高达上亿美金,因为你的介入,却没人敢动它,等我整垮你的声音传出去了,那上亿美金相信很快就会进入我的口袋里。”

“爱芊和这事没有关系,你别将我的帐算在她头上。”华鹰直勾勾的怒视着他。

林和明啧啧的摇摇头,“没关系吗?素命阎王是从不对女人动情的,但对地却破了例,你说我能错过这上天给予的好机会?”

“你……”他脸色铁青,“你将她怎么了?”

林和明哈哈大笑,踢了踢几颗石头人长江,再偏头膘他一眼,“明白了吧?”

“你!”冰意审至他的四肢百骸,他色如死灰,没有一秒钟的犹豫,快速的跃入水中。

林明和发出狂傲的笑声,“来不及了,她在水里已经一个多小时了,早没气了。”

华鹰奋力的冷入长江搜寻陈爱芊的身影,心惊胆战的他紧闭着气来回的寻找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憋气憋得肺都快爆炸了,还是找不到她。难道林和明骗了他?

正待往江面游去的刹那,一道琥珀光引起了他的注意,他顿了一下,往光线而去,绕过一个大石头后,他霍地看到陈爱芊手躺在江底,全身被尼龙绳抽绑着,而尼龙绳还绑着两块十多公斤的大石头。

他游近她,注意到一团琥珀光正在她的口鼻间流窜,他不敢犹豫,快速的解开她身上所有的绳索,抱着她直往上游。

回到岸上,林和明早不见踪影,气喘如牛的华鹰匆促的吸了几口气后,赶忙探视陈爱芊,而那团耽劝光也不见了,令他讶异的是她竞呼吸平稳,腹部也没有任何进水的现象。

“爱芊、爱芊!”他柔声的呼唤。

陈爱芊一声的苏醒过来,在看到他关切的俊脸时,她还有一会儿的忧惚,“我不是在作梦吧?我没死吗?”

“没有,谢天谢地,你没有死。”他陡地一把紧抱位她,仿佛害怕她会从此消失似的。

“真的?”她错愕的看着全身湿泳泳的自己,美丽的脸蛋上仍是充满惊悸,“你从江底将我捞起来?林和明先将我打昏,等我醒来有感觉时,我已经在江底了,全身都彼绑着,想挣月兑绳子游上岸又发觉绳子被绑了两块大石头,根本动也动不了,我吃了好几口水后,就渐渐没有了意识。”说着、说着,她不禁害怕的哭起来。

见状,华鹰的脸色突然紧绷,他不甚温柔的拉起她回到二楼的主卧室,草草的拉她在浴室内冲个澡后,即示意她将衣服穿好。

她知道他在生气,但实在不明白他在气什么?难道她劫后余生他不高兴吗?

两人穿戴好后,分坐床铺一角。

相对他的沉默,陈爱芊愈感志忑不安,室内的空气凝滞得令她几乎难以呼吸,怀着局促不安的心,她紧张的润润唇,“你、你在气什么?”

他久久没有回答,显然也是在调整着自己的心绪。

“为什么那么生气?”她吸嘴的再次问道。

他的唇抿成一直线,“为什么没跟我商量就自己跑回来?”

“我、我不想这样躲躲藏藏的过日子,太辛苦了,我宁愿跟在你身边。”

华鹰定定的注视着她良久,就在她以为他不会回话时,他突然发出雷霆大吼,“笨蛋!你这个女人到何时才会用脑子?”

被这一骂,陈爱芊委屈的泪水快速的涌进眼眶。

“不准哭!”气炸心肺的他实在无法消退那排山倒海似的汹涌怒涛。他活了三十岁,在生死之间来回都不曾如此惊吓过,而他却心系这个令人又爱又气的笨女人。

她咬紧下唇,虽止住到口的吸泣却阻止不了流下的两行清泪。

“我说不许哭!”他再次怒吼。

被他一吼再吼,她的眸气也上来了。他们两人刚刚差点经历生离死别,他连一句抚慰的话都没有,竞然骂她蠢又不许她哭。

“泪腺长在我这儿,哭的也是我的眼泪,关你什么事啊?”她气呼呼的频拭粉颇上的泪两。

他倏地站起身,“你的脑子到底在想什么?我和子伟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将你送到那里去,结果呢?”

她握紧粉拳也站起身来,“我回来了,怎么样?我为什么要被人安排过日呢?我是个自主的人!”

“是,你是自主的人,所以你丝毫不管他人的用心良苦。”

他竞这样说地?陈爱芊小脸皱成一团,“对,我就是不识相,怎样?认识你算我倒霉,不,是倒霉透了。”

“你这个女人真的太不识好歹了。”他火冒三丈。

“那你这个男人呢?你认为好的,可是我觉得不好啊,如果林和明早死了呢?我们不就永远要被那什么特搜小组日夜追缉?我又不是贼!”

“林和明没死!”华鹰从击缝间迸出话来。

她也没好气的白他一记,“我知道!可那是在我回来这之后才看到他啊,结果被他弄得差点死掉了,我爱的那个男人还对我大呼小叫,一脸凶巴巴!”

闻言,华鹰的火气倒是意外的婚了一些,他瞥了眼红、鼻子红还满脸泪痕的她一眼,吐了一口长气,回身走到小桌上抽了一张面纸递给她

见她不领情的别开脸,他叹了一声,“爱芊,你知不知道当我看到你沉在江底对,我的心脏差点停止了,所以我气你为什么不听话,否则这些事就不会发生了。”

她缓缓的转过头来,这才注意到他脸色略白的俊脸,她伸出手接过那张面纸,喃声道:“好在你来了,如果退了一步,那我……”

华鹰沉吟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林和明是不是在诓我,我下水救你前有听到他说你在水里已经一个多小对了,不过就算你在江底的时间没有那么长,就我在救起你后,你的呼吸平稳及没有吃到江水看来,这就真的是一项奇迹了。”

陈爱芊愣了一下,“没有喝到水?怎么可能呢?我明明喝了好几口,我记得很清楚。”她觉得很不可思议。

“那时我在你的口鼻间有看到一团耀眼的琥珀光,不过,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当时口里的一口气已憋得难受而产生的错觉。”他皱起眉头道。

“琥珀光?真的?”

见她竟面露笑意,他不解问:“那究竟是什么呢?”

“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原来它一直在暗地保护我,早知道如此,我根本就不用担心这张脸会被毁容了。”她喜出望外的直点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空降美人窝最新章节 | 空降美人窝全文阅读 | 空降美人窝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