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仙来也~喜从天降 > 第十二章

小仙来也~喜从天降 第十二章 作者 : 寄秋

“是看人品剑,还有,少开口,我不见得保得住你。”如果她得罪的人太多,他双拳难敌四手。

铁剑秋的叹息声一次比一次重,他开始怀疑自己有无保全她的能力,以她惹祸的本事,他要非常非常强才可以,她所到之处,树敌一片。

“其实我们已经到了,等用完膳送上拜帖,山庄里自会派人来接。”也许此刻迎接的人已在途中,紫玉盒里的擎天剑是此行的重头戏。

“那我们为什么不到春秋山庄吃一顿,还要自己花钱解决?他们有这么抠门吗?连顿饭也请不起。”

他一顿。“容易得胃疾。”

她自行解读为——“原来饭菜太难吃呀!难怪难怪。”

众人无语。

容易得胃疾。

其实是胃痛,瞧多了江湖人尔虞我诈、阿谀奉承、心口不一的虚情假意功夫,再高明的大厨做出的名菜,吃到口里还是形同嚼蜡,食不下咽呀!

此时的双喜就有肠胃泛酸的感觉,酸溜溜的酸气满到喉咙口了,吃什么都是酸的,胃袋沉得很。

本来她喊着阿秋相公,还亲亲热热地挽着手走,她东瞧西瞧万头攒动的热闹,这边是东岳公子,那边是画眉女侠,左前方来了位射月大侠,右后方是无瑕仙子,再过去八方震九龙的关一刀、一剑乾坤的回门主、雁过无痕的快剑段青痕……

一堆响当当的名号,听得她头晕脑胀,听过就忘了,没一个记得住,这些剑士、刀客,她一招仙术就解决了,还比谁的剑快,谁的刀狠。

可是从那个江湖第一美女季如雨出现后,她的“相公”就没了,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一群人硬是将两人拱成一对,还故意把她排挤在外,你推一下,他来一肘,莫名的,她就落在众人后头。

真当她是个瞎的,看不出季美女眼中的倾慕,笑脸盈盈直往阿秋身边靠,故作羞怯地听着一对璧人、郎才女貌、佳偶天成的吹捧,完全无视她的存在。

哼!她是天界最调皮捣蛋的小仙耶!这点功力哪能跟她比,班门弄斧嘛,喜仙一出手,教你痛哭流涕,吓得三年不出门!

“铁大哥,你看这把『君子剑』,它和我手中的『淑女剑』是一对的,不知可得到它的有缘人是谁?”季如雨语带暗示,将一雌一雄的对剑展现众人面前。

她的胞姊季如岚正是铁剑秋第三次没娶成的妻子,虽然为了这桩未成的婚事,两家一度闹得不甚愉快,不过在铁剑山庄允诺铸一柄新剑馈赠后,又恢复原本的往来,做不成姻亲仍有几十年交情,没必要撕破脸。

季如岚和季如雨虽是一母所出的亲姊妹,可是季夫人却偏疼小女儿,对大女儿的态度是偶有问候,但走得不近,母女感情比水还淡。

本来要嫁入铁剑山庄是小女儿季如雨,她本人也十分乐意,自裁了新嫁衣准备当铁夫人。

只是铁剑秋前两任未婚妻的遭遇太骇人了,一个残,一个疯,心疼女儿的季夫人临时反悔改以大女儿代嫁,因此才有之后血溅喜房的遗憾。

换言之,季如雨是十分中意铁剑秋的,有意婚配,琴瑟和鸣,她拖了三年仍未嫁就是为了等他,一片芳心尽托于他。

“君子、淑女本为一对,铜山老前辈铸此双剑是为了祝贺老友之子喜迎新妇,竟不料成了贵庄把玩的玩意儿。”百年前的一段佳话,如今被藏于不见天日的斗室,失去功用岂不欷吁。

“有道是十里马要遇上伯乐,好剑自然要落在识剑者手里,我春秋山庄向来爱剑、惜剑,不惜重金收集上古名剑,如今庄中名剑上百,愿与众侠士共享。”一把美须轻撩,四旬男子豪爽地笑道。

“能一览名剑风姿是我等的福分,还盼季庄主不吝借览,也让我等开开眼界。”一名貌佳的年轻公子拱手作揖,腰间配了一把长剑。

“不急、不急,先瞧瞧铁贤侄为老夫打造的擎天剑,听说耗时三年方铸成,不先瞧上一眼我心头难受。”故作痛心的季庄主捂着胸口,又朝女儿一使眼色。“如雨,你替为父的接剑,别辜负铁贤侄的一番情意。”

他刻意说情意而非世交情谊,用意是撮合小俩口。

小女儿又对铁剑秋情有独钟,为人父者总不忍儿女失望,他能帮就帮,何况他本来就有意拉拢铁剑山庄,能结成儿女亲家,那是再好不过的事。

至于三娶三嫁皆因铁家恶运而不成的传闻,他视为无稽,当日若非长女悔婚,这门亲事早就成了,哪会闹出颜面扫地的大笑话。

“是的,爹亲,女儿遵命。”季如雨笑颜如花的走近,纤纤素手向前一伸。

“铁大哥,承情了,如雨羞言心意。”

面对她坦荡荡的表白,铁剑秋神情冷然。“宝剑赠英雄,擎天当长柱,当年允诺季庄主一剑风流,今日定当践诺,不负一语。”

“好个不负一语,真是信守诺言的铁家好儿郎,老夫欣赏。”季庄主以看女婿的神情仰天一笑。

“爹,你别老说欣赏呀!铁大哥铸造的擎天剑才是名剑一绝!还不让大家瞧个两眼放光。”季如雨横送秋波,嘴边笑靥如盛开的海棠花,美艳不可方物。

“说得没错,快点打开盒子,老夫迫不及待。”他眼睛亮得很,真有几分急迫的意味。

“是的,爹。”她接过紫玉盒,葱指状似不经意地滑过深麦色手臂,若有似无地一留意味深长的眼波。

宽五寸,长五尺的四方玉盒在美人指间轻轻开启,未见宝剑先有剑气透出,长形玉盖一离盒,剑身与剑鞘分开摆放的擎天剑瞬间迸放出刺目剑光,银光一闪又归于平静,微泛彻骨寒意。

一时间,众人屏气凝神,因剑的冷锐而震撼不已,骤然发亮的眼中是对宝剑的赞叹,与想成为剑主人的狂热,所有人都因剑的完美而说不出话来。

直到有人颤抖地发出声音——

“季庄主,这把剑我出万两黄金,请你割爱。”太美了,那锋利的剑身,淬着冷光,却又莹白若玉。

季庄主尚未开口拒绝,艳冠天下的季如雨已咯咯笑出声,眼若秋水般明媚。

“我爹这一生最宝贝的就是这些剑,每一把都是他的命根子,你要他割爱不等同要他的命,身为女儿的我再不孝也不敢让老父拿命相送,萧少侠就让我爹多活两年吧!”

深知季庄主性情的武林人士一听完,轰然笑了起来,认为她所言极是,季庄主就是个剑痴,视剑如命呀!

佟见山、秦大刚、铁剑秋三人并未跟着发笑,反而冷眼旁观,暗吁擎天剑被糟蹋了,落入注重虚名的季庄主手中,它与废铁无异,仅供赏玩用。

“听到没,老夫这女儿可是疼老父的,不让你们这群坏心眼的跟老夫抢命,养个贴心的女儿胜过供十个菩萨。”他话中之意是好儿郎快来求娶。

他这一说,大家又笑了,看向季二小姐的眼光多了一层深意,尤其是家中未有妻妾的少侠。

“爹,你又拿女儿开玩笑了,人家可不依。”她面露恼意,使其小女儿的骄纵,一边羞红了芙蓉面,一边拿着千娇百媚的杏眸凝睇人,“铁大哥,这把君子剑赠予你可否?君子淑女相偕踏遍天下。”

她已是明着示爱,不少人静观其后续。

“我有吟龙。”他的回答令人暗叹。

季如雨不死心。“剑不嫌多,多得一把又何妨?”

“剑不在多,只求一心意相通的灵剑。”而他的吟龙有灵性,能依他的心意舞出回龙剑法十八式。

“你又知此剑不能与你相通,小女子虽不才也有淑女之风,与君子相辉映,岂不蔚为美谈。”她自信能与他匹配,比翼双飞。

目光一深的铁剑秋看向人群中有点鬼祟的小身影,眼中的冷意微柔。“我非君子,生性冷漠,一把吟龙足矣!不作他想。”

她又想干什么,偷偷摸摸地贴着墙走,像个小飞贼,不会又有谁要遭殃了吧。

他一直看着她,不论她在哪个方向,他的小娘子双喜。

一听他不肯接受她的示好,季如雨急了。“你不妨再瞧瞧这把君子剑,它是名家所铸,削铁如泥,锋芒四射,它……”

断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百年名剑竟无缘无故断成两截,一半掉落地面剑尖倒插,一半还握在季如雨手中,她惊骇地白了一张脸。

“这……我的君子剑……”同样骇然的季庄主多了心痛,震惊不已的将手伸向断剑,似要确定这不是真的。

没人注意到双喜得意地眯起眸。

“不可能,我从剑房拿出来时它还是完好的,怎么会突然断裂,这把淑女剑与它同在剑盒里,我刚……”蓦地,她双眼瞠大,再度愕然地无法多说一个字。

淑女剑忽然断成三截,断刃落地,铿锵金属声清晰可闻,几乎刺痛每个爱剑者的心。

“天哪!我的剑,又一把……雌雄双剑……没了,我收藏了十几年的鸳鸯剑呀!”他从没想给人,要不是女儿吵着以剑定情,他根本舍不得拿出来招摇。

嘻!嘻!双喜缩在墙角,捂着嘴低笑。

“爹,我没有,不是我,看守剑房的剑奴今早才把剑取出,我不晓得……明明是精铁打铸,铜山前辈的剑……”怎会如此脆弱……她不明白,只是非常慌乱,艳若桃李的丽容几无血色。

像是想到什么的季庄主刷地脸色一变,手脚虚软指向他收放宝贝的地方。

“快,快去看看我其他的剑,它们绝对不能有事,我……我的命全吊在上头。”

本为品剑而来,一见到宝剑断如碎玉,再有闲情雅致的剑士客也变了脸,面色凝重的跟着季氏父女冲向放剑的宝库。

在这群声称武艺高超的江湖人士中,混进一个全无武功的娇小身影,慢条斯理的走在最后。

“还好、还好,我的『西灵剑』、『吟风剑』、『青阿剑』、『落雁剑』、『碧玉剑』、『雪藏剑』、『紫霜剑』、『斩月剑』……十二把惊世名剑没事,太好了,我可以安心……”季庄主的话还没说完,耳边又听见残酷的声响,心口重重咚了一声。

“爹,这把『柳风剑』它……”也断了。

虽然不在十二名剑内,却也是千金难求的宝剑,在百剑谱上名列十七,曾斩敌七十二名。

“什么,又断了一把?!”一阵气血不顺,他眼前一黑,差点厥了过去。

嘻!嘻!嘻!

所有人的目光都专注在骤断的剑上,没人注意到角落有双晶亮眸子,眸子主人不时发出细微的嗤笑声,还有几分看热闹的得意。

除了抚着额头发疼的铁剑秋,他嘴角的抽搐动作益发剧烈。

“咦!奇怪,为什么这些剑别人拿没事,一经季小姐的手就保不住了?”发现异处的段青痕不免提出心中的疑惑,为世上再无柳风剑而感到可惜。

此话一出,无数眼光投向季如雨,有疑问、有惊愕、有纳闷,众人复杂又凝重的神色令季二小姐面上无光,她既愤恼又心慌,先前的风华绝代为之失色。

剑为春秋山庄所有,她是季家千金,怎么会做出自毁声誉的蠢事,旁人不信,她自己也万万做不出来。

但诡异的是,只要她碰过的剑没有一把是原来的样子,前一刻还剑光闪烁,冷锋飒飒,震慑众生,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眨眼间却断成废铁,快得让人眼花,不明白是如何发生的。

为了力保清白,也是要维护春秋山庄的颜面,不洗清毁剑的污名,这些求剑若渴的江湖人怕是难以罢休。

为了厘清疑虑,季庄主拿了一把较普通,但在百剑谱排名九十二的追风剑,小心翼翼又爱惜万分地递到女儿手里。

接剑的季如雨指尖微颤一下,她先是轻握,而后未有问题才握紧,紧绷神情微微放松,露出梨花初绽的绝美笑容。

“段公子,瞧瞧这把剑如何,集天地之灵气,以青铜混朱铁锻铸而成,其剑心融有铸造者的心头血一滴,吸日月精华九九八十一日,具有灵性……”

可她话音未落,异变又生——

殷红血滴由剑身渗出,染红季如雨白嫩玉手,那不断流出的鲜红滴出小血池,红了每一双眼,令每一位在场侠客的脊背一阵寒栗。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仙来也~喜从天降最新章节 | 小仙来也~喜从天降全文阅读 | 小仙来也~喜从天降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