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 第六章 作者 : 凌淑芬

第四章

今天是他们抵达西班牙的第二周。

每个周末农庄都会有个正式的餐宴,上一周是晚餐派对,这个周末则是一个大型的野餐会。

星期六一早,管家赛奇便指挥仆役在庭院里搭了两个长棚,其中一顶帐篷是餐棚,另一只帐篷是餐桌区,给不想席地而坐的贵客们另一个选择。

在餐棚里,一整排的长桌摆满了各种野餐的标准食物——炸鸡、炸鱼柳、法国面包、干酪、西班牙炖饭、甜点、酱料。

对于想真正享受野餐之乐的宾客,仆役们提供野餐巾,让大家任意找块草皮坐下来。

随着婚礼越来越近,宾客数量也逐渐增加。住下来的人已经有十几个,这个周末又来了一些参加宴会的,因此整个野餐大约有三十多位宾客。

其中两个是维多的父母。

央妙华扮演她完美的女朋友角色,陪着“男友”坐在野餐巾上。维多的头发技巧地梳成被风吹乱的模样,到哪里都一定要骚包到底。

央妙华只是穿着简单的米白色衣裙,淡雅得如一朵原野上的花。

“你们两个人开始交往多久了?”维多的母亲妮娜是个娴静优雅的大家闺秀,棕发棕眼的她几乎没被岁月染上多少痕迹。

维多的父亲贝纳多则相反的是个嗓门很大,满面红光,热情爱笑的西班牙男人。

维多在相貌上承袭了母亲的俊丽,个性则明显偏向父亲。

“两年。”

“半年。”

两人先后回答,互望一眼。

维多笑出一嘴白牙对他娘亲报告:“我们认识两年,开始交往是最近半年的事。”

不错,小子反应很快。

“看来台湾是个好地方,不但让我儿子成熟了,还让他掳获到一个如此美丽的东方女神。”贝纳多对儿子挤挤眼睛。

央妙华轻轻一笑,垂下眼睫,真是乖巧得说有多骗人就有多骗人。

他们的野餐地点在主屋的侧边,就是她平时走向隔壁的林子口。赛奇特地命人在树林前拉了一小道红索,示意宾客勿入。

她接过维多递给她的红酒,轻啜一口,闲聊似地开口。

“听说莫亚村有新买主了?”

三个莫亚家人面面相觑。

“没有呀!狄亚兹和莫亚家不可能把村子卖给别人的。”贝纳多和妻子交换一个讶异的视线。

“一百二十年前,老狄亚兹在附近曾拥有一片麦田,这里算是狄亚兹的起家之地,我不认为有人会想把村子卖掉。”妮娜嗓音清妙地道。

“莫亚家的第一批啤酒就是向狄亚兹买的麦子,这个小村对两家都意义非凡,我完全没听说家族里有卖掉村子的主张。”贝纳多点头附和。

“莫亚家也生产啤酒?”央妙华感兴趣地问。

“曾经。后来我们就专门生产红酒了。”维多帮忙回答。“谁跟你说村子要卖人的?”

她顿了一下,小心地放下酒杯,取了一小块干酪。

“前两天我们不是进村子逛吗?我看到两、三个穿黑西装的人在一起交头接耳的,看起来不像是村子里的人;我才以为是有财团代表过来看房地产,大概是我会错意了吧!”她挥挥手,不甚在意地带过。

贝纳多笑道:“可能是村长那几个孙子回来了吧!我听说他们在巴塞隆纳发展得不错。”

“或许吧。”她微微一笑,拿起红酒轻啜。

“咦?贝纳多?你们也来了。”一对更年长的夫妇发现他们,挥挥手热情地招呼。

“那是李奥,我们当年的伴郎。我和妮娜过去和他们打声招呼。”贝纳多笑着带了妻子走过去。

维多吐了口气,一副过了一关的样子。

“真是没出息!”央妙华嫌弃他:“你神秘的堂哥何时会出现?”

“我本来以为他昨天就会到了,可是到现在都没看到他的人,难道他这个周末也不过来了吗?”维多垂头丧气地道。

“你叫你父亲去跟他说不行吗?”

维多低下头画圈圈。“问题是……我爸也觉得待在台湾对我比较好……”现在只能巴望他娘站在他这边了。

央妙华又好气又好笑。

“去求你妈啦,笨蛋!做妈的一定都舍不得儿子离开太远的。”

他一肚子闷气地瞪她。“我妈当然舍不得我,可是他们两个三年前就为了我吵过一架。我爸认为就是她把我宠坏的,才硬是让我堂哥把我调到台湾去。如果我现在又去求她,只是让他们夫妻再吵一架而已。”

“你现在知道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了吧?”央妙华叹了口气。

维多瞪她一眼,颇有点恨她落井下石的意味。

“好吧,总有一天你堂哥要出现,你的策略是什么?”她再问。

“策略?”他一愣。

“你打算直接过去跟他说:『亲爱的堂哥,把我调回西班牙吧?』”如果这招有用,他早就回来了不是吗?

“就……希望有其他人一起帮我美言几句。他妹妹就要结婚了,他心情应该很好,这种场合最适合提出要求了。”

真是个天真的孩子!

她张口想说些什么,顿了顿,改变主意。

“好吧,反正需要我上场的时候再叫我。”

“你要去哪里?”

“散步!”

屋侧的树林沿着后院一整个蔓延开来,她才发觉原来树林延伸下去,面积比跟马可的小屋相隔的那几排林木大很多。

一道约两公尺高的石墙把主宅后院与密林隔开来。她沿着石墙走下去,在角落找到一个铁门。虽然栓子是扣上的,但没有锁头,她把栓子往旁一拉,打开铁门走进林子里。

这片树林真不小,她走了将近十分钟才开始听到外面路上隐约传来的车声。

她穿出林子,面前果然是一条柏油路。她研究了一下方位,发现这条小路再往右边延伸,就会和外头的大马路相接,比他们开车弯进莫亚农庄的那条路更早一个路口。

由于小路是往外斜出去,所以在大路上的两个路口约相隔五分钟车程。

往左看去,她讶然发现,这条路直接从马可的小屋前经过,原来这一面才是小屋的正门,她之前走树林过去,其实是到了小屋的后院。

“起码解释了他是怎么出入的。”她好笑地想。

她信步往马可的小屋走过去。

蓦地,一双男女走了出来。出于直觉,她退回林子里去。

这两人五官长得太像,她猜应该有血缘关系。那一双男女说说笑笑的,后面跟着马可,三人身上都有着同样自信的精英气质,并非泛泛之辈。

央妙华距离他们大概二十公尺左右。

那个女人一头丰润灿烂的褐色鬈发,五官明艳。她突然环住马可的脖子,在他颊上热情地甜吻。马可亲热地环住她的腰,凑在她耳旁不知说了什么,性感美女仰头大笑,马可带笑的眼眸望着她。

她的胃底泛起一股酸酸的感觉。

最后,马可松开美女,和她身旁的男人握握手,一男一女转身走向停在路边的一辆银色宾士车,上了车绝尘而去。

马可在门口站了一会儿。

她失去见他的兴致,转身从原路走回去。

“这快变成一种习惯了。”马可突然扬声道。

她的步伐停了下来,转过身,对他挑眉。

“什么习惯?”

“我跟人谈事情时,你在后面偷看。”

他慢慢朝着树林走过来,过长的深发飘散在肩头,犹如浪漫性感的海盗。

“你们那副亲热样不像在谈正事的样子。”不对,这不是她该说的话。

“怎么,吃醋了?”果然,这男人不可能错过任何机会。

她笑得又甜又腻。

“不好意思,先生,你还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受欢迎。”

“嗯……”马可搔搔下巴。

当他开始用这种拖得长长的声音,她就知道情况不太妙。他一定在盘算什么!

“我得回去陪我的『男伴』和他父母了,再见!”她强调“男伴”两个字。

“这个野餐必然有趣到让你中途出走。”他嘲弄她。

她翻个白眼,转身走人。

“想不想打赌?”某人凉凉地问。

这个饵太诱人,她忍不住回过头。

“为什么要打赌?”

“你说我不够受欢迎,我认为我有必要改变你的观感,用我优异的体能让你印象深刻,所以——想不想赌?”他将手盘在胸前,双头肌在短袖下偾起。

“赌什么?”她狐疑地眯起猫眸。

“从这里到我后院的泳池,来回二十圈,谁先完成谁就赢。”他踩踩脚下的泥土地。

她想了一下。“我没有时间游二十圈,五圈好了。”

“成。”

她慢慢走出树林,来到他身旁。

“数到三起跑。”

“一,二……”

他数到二她就开跑了,一串清亮的狡笑响了起来。

“噢!”她的笑声中断。

他竟然伸脚绊她!央妙华不可思议地坐在草地上。

现在轮到他大笑。

“恶劣!”她愤慨地拨开长发大骂。“你作弊!你伸脚绊人!”

“数到二就偷跑的人不算作弊吗?”讲完这句话,矫健的人影已消失在大门内。

噢,可恶!她打赌从不输人的。

央妙华也不跑了,慢吞吞走进他的大门,弯向后院,在泳池边的躺椅上坐下。

温暖的午阳晒得她舒服地眯起眼来。

已经入池游了三趟的男人在中段的地方停下来,慢慢游到池边,抹掉古铜脸庞上的水。

“认输了?”

阳光,水珠,肌肉,白牙,这男人实在该死地性感。

“我只是在想,我们又没有说好赌注是什么。没有赌注的赌局最无趣了,我干嘛这么费力?”她低头弹弹手指甲。

泳池中的男人眉一挑。“有道理。你想要什么赌注?”

“现在讲赌注有什么用?你都已经下水,赢面占了一半,我现在跟你谈赌注不是自己找死吗?”

他深色的眸眯了一下,思忖片刻,哗啦一声从泳池中攀出来,挺立在她面前。

“好吧!从头开始,你要怎么赌?”

她耸耸肩。“那就先游完五圈的人算赢罗!”

他的眼又眯了一下。“赌注呢?”

“就……先赢再说!”她猛然把他一推。

马可轰隆哗塌倒在躺椅里。

她飞快跳起来,一边剥衣服一边冲,还很奸恶的从泳池中段跳下去开始游第一圈。

她第一段回程时已经有个黑影追了上来。

她指尖碰到池壁,在水中翻了个身开始游第二趟。

她的脚尖蓦地被一只大掌抓住。事出突然,她吃了几口水,连忙仰头浮出水面。

雄壮的黑影罩了过来。

This is it.   被狠狠吻住的那一刻,她脑子里清清楚楚地浮现这句话。

虽然这并不在她的意料中。

……

……

当她冲完澡出来,他已换上洗旧的衬衫和牛仔裤。

两个同样神清气爽的人看着彼此。

最后,她点点头,庄重地说:“那,谢谢你的招待。”

他也点点头,用同样庄重的语气说:“希望服务你还满意。”

她轻笑了起来。

淡淡的笑意漫进他的巧克力眸中。

她往门口走去,他很自然地环住她的腰,陪她一起往外走。

一直走到泳池畔的后门口,她在想要不要停下来说点道别的话什么的。

可是,你如何跟一个男人说,你要去陪另一个男人和他父母吃饭?

奇怪,她是怎么把自己搞进这种尴尬的状况里?明明两个星期前,她的生活还非常单纯。

马可很自然地揽着她的腰,继续往林子里走。

“喂,你要去哪里?”她连忙问。

“我陪你走回去。”

这样会不会太尴尬了?

彷佛看出了她脑中的想法,他叹了口气。“我只陪你走到树林边,可以吗?”

虽然他不是万人迷,也很少有女人这么“怕”和他在一起被人看见的。幸好他的自信心健康又充沛。

“我只是『敬业』而已。”她咕哝。

“什么?”

“没事。”

他们一穿出薄薄的树林,正好是赛奇围了一条红索的地方。

马可站在树林边缘,双手插进口袋里望着她。

“Bye。”她挥挥手,盈盈地转身走开。

庭院里的两顶长帐篷仍在,不过已经有仆役开始收拾,留在户外野餐的人也只剩三三两两,多数人已经进屋内享受冷气和其他友人的陪伴。

不要回头!央妙华走开时告诉自己,回头就逊掉了。

她忍不住回头。

马可白牙一闪,对她挥挥手。

“可恶。”她破坏了自己完美的退场。

她没有发现自己脸上是和他一样的笑意。

“妙妙!”维多正跟几个年轻人一起聊天,一转头看到她,开开心心地想走过来。“妙妙,你跑到哪里去了?我正好要找……”

维多的视线晃到她身后,突然吃惊地睁大眼睛。

“伯父伯母呢?”她硬拖着他往屋子里走。

“你、你、他……”维多边走边歪头。

“走了啦!”

马可的身影静静消失在树林里。

“天哪!是马可!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我竟然不晓得?老天!妙妙,你刚才是跟他在一起吗?你是怎么认识他的?”维多兴奋地抓住她的手臂。

央妙华一顿。

“你认识他?”

“谁不认识他啊?”维多兴奋得脸都红了。

她感觉心跳的速度加快,娇颜不动声色。

“他是谁?”

“他是马可啊!”维多挥舞双手,大声说。“马可.狄亚兹,我表哥,他就是新郎……”

“维多!”刚才和他聊天的朋友突然扬声叫住他。

维多步伐一顿。

“可恶!妙妙,那是约瑟,我堂哥的助理,他想知道我对亚洲市场的感想,我得应付一下,晚上再去找你。”维多匆匆放开她,跑回朋友堆里。

央妙华脸上依然带着淡笑,心里却有一股冰寒的感觉。

“你结婚了?”

“真的没有,我只是开玩笑的,你很在意我有没有结婚吗?”

“先生,让我事先声明,我对于睡另一个女人的老公没兴趣!”

“我目前单身。”

他没说谎。他目前确实单身。

他只是没告诉她,他将在一个星期后变成别人的丈夫。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万人迷最新章节 | 万人迷全文阅读 | 万人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