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煮夫 第九章 作者 : 艾蜜莉

常凝芝提着裙摆,在朴幼真的陪同下离开喜宴,进入专属的休息室内,准备换第二套晚宴眼。

“幼真,这几天真是辛苦你了,等会儿我一定会包个大红包谢谢你。”常凝芝转头对她微笑道。

“没什么好谢的。”朴幼真的眼底浮现贪婪的锐芒,定定地注视着她颈上价值下菲的钻石项链。从韩国到台湾,她耗了这么多时间,陪这丫头兜兜转转,终于到了该下手的时

“幼真,你觉得我等会儿换哪套礼服比较好?是紫色这套,还是翠绿色这套呢?”

“紫色这套好像——”

“我来帮你吧!”贝絮菲打断朴幼真的话,气喘吁吁地跑进休息室内。

“絮菲,你比较专业,帮我看看穿哪套比较好看。”常凝芝热络地迎上前,挽着絮菲的手臂。

“朴小姐,今天辛苦你了,还是请你到喜宴上享用餐点,这些事我来就好了。”絮菲下逐客令。

“幼真,你去吃东西,有絮菲帮我就可以了。”常凝芝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人眼底的暗溯汹涌。

朴幼真的眉间涌起一股肃杀之气,踩住常凝芝拖曳在地上的裙摆。

“啊——”常凝芝惊呼一声,整个人跌倒在地上。

“小心!”絮菲连忙扶起她。

朴幼真撩起裙摆,拿出预藏在大腿上的蝴蝶刀,俐落地甩开刀刃,凌利的刀面映出一道凛光。

絮菲赶紧护住常凝芝,两人被逼得退往墙边。

“幼真,你这是做什么?”常凝芝颤声问道。

“乖乖交出你脖子上的项链,我就饶过你,否则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朴幼真全身进发出一股森凉的杀意。

“项链……”常凝芝下意识地抓住自己颈上的钻石项链,惊慌地往后退,摇头说道:“不行!这是志威家的传家之宝,不能给你!幼真,你不是我的好朋友吗?怎么会变成这样?”

朴幼真拿起刀,割掉碍事的裙摆,方便行动。

“谁要当你这个傻瓜的朋友?没有大脑的无知大小姐!跟你混在一起久了,都快搞低我的智商了!聪明点就乖乖交出钻石项链,省得我动手!”

“你到底在说什么?”常凝芝吓得花容失色,万万没想到好好的一场婚礼,竟会无端引来杀机。

絮菲紧张地将常凝芝护在身后,想拖延一点时间。

“朴幼真,你该不会从在韩国时就盯上了凝芝,故意派人偷走她的钱包和护照,然后假装跟凝芝当朋友,让她卸下心防吧?”絮菲说。

“没错!看不出来你还挺聪明的嘛!”朴幼真朝两人逼近,抬起长腿踢向絮菲。

贝絮菲机灵地推倒衣架,砸向朴幼真。

“快走!”絮菲拉着常凝芝胞向门口。

“贱人,别想跑!”朴幼真推开衣架,踩住常凝芝的裙摆,阻去她的步伐,拉住她的手臂,用力扯向自己,将刀子架在她纤细的脖子上。

“呃!”冰冷的刀锋抵住常凝芝的咽喉。

“凝芝!”絮菲惊愕地叫道。

“我说了,乖乖把项链交出来,才不用受苦。”朴幼真被惹火了。

蓦地,休息室的门板被人拉开,霍骐昂、老K和大熊纷纷赶到。

“骐昂,快点救凝芝!”絮菲奔至霍骐昂的身边,紧张地抓住他的手臂。

“救我……”常凝芝吓得一脸惨白,眼角淌出恐惧的泪水。

“朴幼真,放了凝芝!有这么多人在这里,你是逃不掉的!”霍骐昂命令道。

“哼,我本来是想拿了钻石就走的,没想到这女人替我惹来了这么多麻烦!”她一气,使力将刀锋剌入常凝芝的颈间,渗出殷红的血渍。

“朴幼真,你要钻石就拿走,不要伤害她!”霍骐昂大喊。

“那就掩护我离开这里,到后面的停车场去。”朴幼真钳制住常凝芝,两人一步步地往门口走去。

“好。”霍骐昂应允,一干人立即退开来,让她们离开休息室。在霍骐昂等人的掩护之下,朴幼真挟持着常凝芝来到饭店后方的停车场,她一眼就认出金志赫所驾驶的银色跑车。

她拖着常凝芝来到车边,打开车门,确定驾驶座上的人是金志赫后,马上扯下钻石项链,将常凝芝推往霍骐昂,俐落地跨进车内,锁上门。

“志赫哥,快开车!”朴幼真喊着。

车内的金志赫踩下油门,驶出停车场。

“幼真,钻石项链呢?”金志赫问。

“在这里。”她将项链递给身旁的他。

“辛苦你了。”金志赫接过项链,将它放进西装口袋里。“谢谢你帮我拿到手。”

朴幼真看了一下窗外,赫然发现车子在市区兜了一圈后,竟又绕回了“朵缇饭店”!

“志赫哥,怎么又绕回这里呢?”“因为我大哥想进去吃喜酒啊!”车厢内响起另一道男音。小全由后座爬起来,将枪抵在朴幼真的太阳袕上。

她惊愕地瞠大眼睛,说:“志赫哥,你背叛我?!”

“再看清楚一点,我是你的志赫哥吗?”驾驶座上的男人撕开脸上薄薄的脸皮,露出一张粗犷黝黑的脸庞。

“你们是谁?”朴幼真大惊失色。

“‘蓝天安全顾问公司’的阿武。”

“我是小全。”小全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她,介绍道:“出狱后要是有需要私人保镖的话可以找我,熟人八折。”

“你们把志赫哥怎么了?”朴幼真急问。

“这你可能要问霍骐昂,因为这件案子是他主导的,人是他绑走的,我只是配合演出而已。”阿武耸耸肩说。

朴幼真恍然大悟,原来她无意间中了霍骐昂那家伙的“性感诡计”,一时意乱情迷,在酒精的催发下透露了讯息。

“你们现在想怎么样?”朴幼真恨恨地咬牙。

“你现在有三个选择,第一、交出Elaina钻石戒指;第二、向警察投案并且说出Elaina钻石戒指的下落。”小全一脸认真地说。

“那第三个选择呢?”朴幼真问道。

“以上皆是。”

阿武躁作着方向盘,朗声笑道:“小全,你愈来愈有幽默感了!”

朴幼真挫败地垮下肩膀,没想到她和金志赫策划了半年之久的计划,终究功败垂成。

新娘休息室内,经过方才紧张对峙的局面后,霍骐昂接获阿武传来的消息,得知已经成功制伏朴幼真,并且取回了Elaina钻石项链。

絮菲从化妆包里取出OK绷,贴在常凝芝的脖子上,又拿出一朵玫瑰花缝在缎带上,系在她的颈间,巧妙地遮去她脖子上的伤口。

“没想到我竟然笨到引狼入室,错把朴幼真当成朋友,才会惹来这么多麻烦。”常凝芝自责地垂下脸。

“这一切并不是你的错,全是朴幼真计划好的陰谋。再说,钻石已经拿回来,也把她逮住,一切都没事了。”絮菲安慰她。

常凝芝哽咽地点点头。

“你是今天的王角,是最美丽的新娘,要是哭泣的话,婚姻生活会不顺利喔!快点笑一个。”

常凝芝拭去泪水,咧出一抹笑。

“我带你回喜宴会场去,现在有很多人都等着要接捧花,你可不能让现场的单身女性失望。”

絮菲牵起常凝芝的手步出休息室,回到喜宴上,将她交给何志威。

“脖子还会痛吗?”何志威心疼地问。

当他由霍骐昂的口中得知盗取钻石的即是安全部主任金志赫和伴娘朴幼真时,着实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对兄妹对于这桩钻石窃盗案已经计划多时。

幸好,最后有惊无险,不仅成功地逮到了盗贼,也逼问出失窃的钻石戒指的下落。

“只是划伤了一点点而已,没有很痛。”常凝芝温柔地低语。

何志威牵着她的手,两人逐桌敬酒,接受众人的祝福。

絮菲站在喜宴会场的一旁,凝视着眼前这一幕,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霍骐昂走近她的身边,颅着她美丽的侧脸问道:“美丽的房东小姐,你在高兴什么?”

“我又成功地帮助一对新人完成婚礼了。”絮菲开心地说。

“那算是完成一件善事喽?”霍骐昂打趣道。

“应该算吧!”她耸耸肩。

“我想,老天爷应该会看在你心地善良、日行一善的分上,赏你一个好男人。”

她娇睨了他一眼,轻笑道:“甜食兽,你在暗示什么吗?”

他拉起她的小手,凑近唇边印上一记吻,说道:“我想说,应该是月下老人显灵的时候了——”

蓦地,一个东西落在两人的面前,打断了他未竟的话,霍骐昂下意识地伸手接住它。

喜宴上的宾客们,循着捧花的方向转过头,看着他们俩。

常凝芝朝着贝絮菲喊道:“加油了!下一位新娘!”

絮菲的脸上晕染上一抹红霞。

“你看,连捧花都被我们接到了。”霍骐昂将花递给她。

她睨了他一眼,柔斥道:“哪有婚礼顾问跟宾客抢人家捧花的……”

“这是神的旨意。”霍骐昂牵着她的手,步出喜宴,离开饭店。

她一手拿着捧花,一手被他握住,两人漫步在红砖道上。

“你喜欢传统的中式婚礼,还是西式婚礼?”霍骐昂低头问她。

“你好像还没有跟我求过婚耶!”

“还是生存游戏式的丛林婚礼?应该会既冒险、又新鲜。”霍骐昂逗着她,自顾自地讲下去。

“我又不是女泰山,你也不是蓝波,举行什么丛林婚礼啊?提议无效,驳回!”

“那潜水婚礼怎么样?我们一起去关岛浮潜,顺便举行婚礼。”

“我才不想当落汤鸡新娘,一身湿淋淋的。”这有损她优雅美丽的形象,当然下行!

“那高空弹跳婚礼怎么样?”

“甜食兽,你愈说愈夸张了!再说,我又还没有答应要嫁给你,你会不会想太多了?”她拿起捧花轻槌他的胸口。

“你觉得除了我之外,还有哪个男人会像我这么宠你?”他搂住她纤细的腰,认真地问道。

她嘟起殷红的唇,娇嗔道:“但是你又没有向我求婚……”

蓦地,霍骐昂突然在大街上单膝着地,拿起捧花凑向她。

“美丽又可爱的贝絮菲小姐,请你嫁给我好吗?”霍骐昂的表情极为认真。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令她惊愕地瞠大水眸,不安地望了四周渐渐围拢的群众一眼。

“我叫你要求婚,又不是叫你现在就求婚!”她细声地抗议着。

“贝絮菲小姐,请你嫁给我好吗?我保证永远不会犯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以后也只会爱你一个人。如果真的要在这份爱上加个日期,那我希望是一万年……”霍骐昂深情地说。

她娇丽的脸蛋漾着一抹羞怯的笑容,在众人的注视下点点头。“我愿意……”她细声允诺。霍骐昂站起身,捧起她诽红的脸,热情地吻住她的唇。

两人忘情地拥吻着,谴缮的情意如水波轻轻荡漾,抚慰了她心里的伤痕。

她偎在他结实的臂弯里,感觉既温暖又踏实,仿佛被幸福紧紧包围住。

此刻,絮菲终于明白,过去流的眼泪、受过的情伤,全不是白费,而是要让她在失败的恋情中,反省自己犯的错,不再重蹈覆辙,如此才能寻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爱情就像缺了一角的圆,在生命的旅程中不断寻找失落的那一角,这之中她遇过许多角,但不是太大就是太小,就像过去失败的恋情,有过争执与怨怼,全是因为她没有找到适合的那一角。

直到这一刻,她终于明白,霍骐昂就是她失落的那一角,是她幸福的依归……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七夕情人节,贝絮菲和蓝桐智一起去精品店买完送给男朋友的礼物后,两人便在捷运站口分道扬镳,各自返家陪男朋友共度浪漫的节日。

贝絮菲踏进家门,在厨房的流理台前,见到霍骐昂很认分地穿上围裙,尽职地担任家庭煮夫,烹调出一道道美味的佳肴。

她走近他,由背后环住他的腰,将脸贴向他的肩膀,轻声说道:“情人节快乐。”

“今天不是二月十四,怎么会是情人节?”霍骐昂一脸困惑。

“笨蛋,今天是农历的七夕情人节,是牛郎和织女相见的日子。”絮菲白了他一眼。

他放下锅铲,关掉炉火,一脸歉意。“糟糕,我没准备礼物送你耶!”

“可是我有礼物要送给你。”她晃了晃手中的小纸袋。

他搂着她的腰,一脸认真地说:“我把自己当成礼物可不可以?”

“当然不行!”她柔斥道,耳根一阵灼烫,脸上晕染上一抹不自然的绯红。

“那等会儿我出去买。你想要什么?”

“不用了,我又没要你送礼物给我,我只是想跟你庆祝我们的第一个情人节而已。”她将手中精美的纸袋递给他。“这礼物你一定会很喜欢的。”

“是什么?”他接过纸袋,一脸好奇。她神秘地眨眨眼,说道:“你拆开看看,反正你一定会喜欢的啦!”

“喔。”他点点头。絮菲离开他的臂弯,走近餐桌旁坐下,拿起筷子挟了一块糖醋排骨,送进嘴里。

霍骐昂拆开包装纸,看见一个类似可乐铝罐造型的物品,奸奇地打开来看,发现竟是DSquared时尚品牌推出的限量性感罐装内裤。

他拿起那件印有性感的亚当图案的白色内裤,眼底浮现一抹暧昧的神色。

“絮菲,其实你觊觎我性感的肉体很久了吧?”霍骐昂的唇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容。

“什么?”她一脸疑惑。

“你不用大费周章地暗示我,我很乐意‘奉献’我自己的。”

“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都听不懂。”她一头雾水,抬眸看见他居然拎着一件内裤,立刻放声尖叫道:“霍骐昂!你没事拿一件内裤在厨房里晃做什么啦?”

“这不是你送我的情人节礼物吗?”这女人居然还装蒜。

“当然不是!”她激动地反驳。“我送你的礼物是瑞上进口巧克力!”

“……这玩意儿应该不像巧克力。”

“Shit!”絮菲从椅子上弹跳起来。一定是蓝桐智那家伙搞的鬼!刚才她去上洗手间时,他一定偷偷把礼物交换过了!难怪他会说,她肯定会有个难忘的情人节!

“怎么了?”

她扯过他手中的内裤,塞进袋子里。“蓝桐智拿错了,这是他家‘闪光”的情人节礼物才对!”她才不像他们,满脑子装满黄色废料!

“其实我真的不介意把自己当成情人节礼物献给你……”话甫落,他拦腰扛起絮菲走往卧室。

“甜食兽,放我下来!我又没说过我要情人节礼物——”她尖叫着。

霍骐昂重重地甩上房门,以唇封住她抗议不休的小嘴。

接下来,取代的是令人脸红心跳的娇吟声,热情延烧了一整夜……

他以行动证明了他有多么喜欢她,而且绝对会是个尽职的好老公,不仅出得厅室、进得厨房,在床上更是个猛男……

【全书完】

编注:(一)关于颜静晞&谭曜旭的爱情故事,请见橘子说系列622【熟男特训班一】《失婚冷夫》。

(二)关于欧予洁&简牧颐的爱情故事,敬请期待近期推出的橘子说系列【熟男特训班三】《拒嫁闲夫》。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性感煮夫最新章节 | 性感煮夫全文阅读 | 性感煮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