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大男人 第七章 作者 : 艾蜜莉

沁浓循着声音的来源焦急地望过去,立即看到一张斯文俊挺的脸庞,她顾不得大厅里人来人往,忘情地朝巨浚业奔去,用力地熊抱住他。

巨浚业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低头亲吻着她的发心,隔了大半年不见,他墨黑的眼底仍充满了浓烈的爱恋。

在她独自搭飞机前往美国的途中,他好担心她会在复杂的转机过程中迷路,整个人坐立难安,直到看见她安然无恙地站在机场大厅,他紧绷的心才安稳踏实。

她将脸埋入他的肩窝,闻着他淡淡的体香,感觉这十几个小时飞行的疲累,在见到他的这一刻,全都消失了。

她环抱住他的腰,像只猫咪般腻在他怀里撒娇。

“这是你第一次单独出国,我一直担心你会在转机的时候迷路……”他在她的耳畔低语。

“拜托,我哪有这么笨,太瞧不起人了吧!”她皱了皱鼻子,娇声抗议。

他笑了笑,捧起她的小脸,仔细端详着。“你看起来好像瘦了一点……”大半年不见,她原本及肩的直发烫鬈了,柔柔地披在肩膀上,秀气细致的五官也化了淡妆,平添了几分小女人成熟的韵味。

她俏皮地眨眨又长又翘的睫毛,甜蜜地微笑着。

他低首,爱怜地亲吻她翘挺的鼻尖,低笑道:“走吧,我们先把行李拿回家,晚点再一起去吃饭。”

他弯腰,主动替她拎起又大又重的行李。

“听说这边的龙虾很有名耶,我晚点要吃龙虾大餐。”她搂住他的手臂,开心地笑道,两人宛若是一对刚陷入热恋的情侣,完全没有让距离冲淡了感情。

“好,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我请客。”他一手拉着行李,一手环住她的腰,一起离开机场。

“YA~~”她像个孩子般兴奋的大叫。

两人一起到停车场取车,从机场开车回市区的路上,他炽热的眸光不时偷偷打量着她,难掩满腔激越的情感。

“工作还顺利吗?”巨浚业一手操控着方向盘,一手则伸过来拨拨她的刘海。

巨浚业大沁浓两届,毕业后,他去离岛当兵,退伍的时候她刚好从大学毕业,之后他来波士顿攻读研究所,她则选择投入职场,成为职场新鲜人。

“很顺利。”她歪着头,瞅着他俊挺的侧脸,兴奋地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喔,这个月我正式升任为企划专员,可以参与艺廊的企划展览活动,不用再当导览员喽~~”

其实,她一直以来都想当个画家,但台湾的艺术市场不大,在现实环境和经济因素的考量下,她决定把画画当作兴趣,从事艺术方面的工作。

他宠溺地抚模她的头,一边开车,一边聆听她分享工作心得。

“而且我们经理人很好喔,他知道我要来波士顿找你,便允许我请一个礼拜的假,但说要交一份波士顿美术馆的参观报告。”她俏皮地吐吐舌头。

“那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开车载你去。”他的眼里布满爱意。

车子过了高架桥,驶入市区后,停在一栋砖红色、颇具古朴历史的公寓前,他下车绕过车头替她打开车门,然后走去后车厢将沉重的行李拿出来。

巨浚业在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小鲍寓,进入屋内后,她月兑去休闲鞋,环视室内的格局,一房一卫,还附有一间客厅和开放式厨房,看起来很不错。

“想不到你住的房子这么大,居然还有客厅和厨……”她旋过身,话还没讲完,他炽热的唇便欺上她的嘴,吞噬她未竟的话语。

历经长久的分离,他承受着相思的煎熬,压抑不住胸臆间澎湃的情感,热情地需索着她的吻,想藉此填满这六个多月的空白。

他饥渴地吻上她的唇,火热的舌滑入她的唇齿间,狂野地占有她迷人的气息、她的呼吸……

她在他的吻里感受到热情,伸手环住他的颈项,回应着他。

他高大的体魄将她压向门板,两人愈吻愈激烈,身体几乎亲密地贴触在一起。

良久,他依恋不舍的结束这个长吻,低首凝视着她被吻肿的唇。

他的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两人目光闪烁地凝视着彼此,湿润的鼻息交缠着,空气里弥漫着炽热的相思温度。

“我好想你……”他依恋的手指沿着她细致的眉毛,滑过粉女敕的脸颊,一路来到细白的颈项。

他想念她的吻、她的身体、她的声音、她甜美的气息、她的一切……

“我也好想你……”她喘息道,迷蒙的双眼迎向他赤果布满yu望的黝黑眼眸,感受到他下腹间一股紧绷强悍的力量抵触在她的小肮上。

看着她诱人的眼神,他对她的yu望更加狂炽,宛如一把燎烧的野火,一发不可收拾。

他压向她,低头亲吻着她敏感的颈项,双手滑向她的腰际,解开上衣,覆住丰盈的胸部,试图要唤醒她沉睡的yu望。

她一手攀住他的颈项,另一手则拉住他不规矩的大手,低声说道:“我们应该要先去吃饭的……”

“可是现在有比吃饭还重要的事情要做……”他轻咬着她小巧的耳垂,双手快速地解开她衬衫上的钮扣,露出被黑色蕾丝内衣包裹着的雪白胸部。

“可是我肚子饿了……”她娇声抗议着,企图要制止他热情的进犯。

“等你喂饱我,我再带你去吃大餐。”他深邃的眼眸盈满赤果的yu望,吻着她颈部柔女敕细白的肌肤,用最原始直接的方式需索她的感情。

她轻捶他的肩头,因他大胆火热的告白而心跳加速。

随着他挑逗的举止,一抹羞人的红晕从脸颊染上她的胸口,她眼神迷蒙,呼吸紊乱,所有的感官细胞全在他的撩拨之下苏醒,薄弱的理智消融在炽热的情涛中。

他狂野的需索,填满两人分离以来的空虚,她感到满足、感到自己被他热情地爱着,兴奋又甜蜜的融化在他的身下……

斑chao宛如一波热浪席卷了他们,两人热情的拥抱彼此,任凭夜色缓缓落下,吞蚀掉天空最后一抹阳光,莹亮的月亮攀上树梢,溜过窗帘的缝隙,爬过他坚实光果的背脊,映在两人甜蜜相拥的身躯上……

激qing过后,巨浚业抱她到浴室梳洗,体贴地为她放好水,让她泡在热气蒸腾的浴池里,他则坐在浴白边挤了点洗发精,搓揉着她柔细的长发。

她慵懒地闭起眼睛,享受他的溺爱。

“都是你啦,害我今天吃不到龙虾大餐了……”她娇嗔道,都怪他太过热情了,两人在床上耗了两个多小时,累到她现在连出门的力气都没有。

“明天我再开车载你到波士顿最有名的餐厅吃新鲜的龙虾大餐。”他一边替她按摩肩膀,一边说道。

“那这样要算利息喔,除了龙虾大餐,你还要再请我吃一客牛排才行。”她故意闹他。

“行,就算你想吃一头牛,我都买给你。”他墨黑的眼底浮现笑意。

“你当我是猪啊~~”她柔柔地睨了他一眼。

他将她头上的泡泡冲干净后,两人一起泡在浴池里,有一句没一句的斗嘴,享受着奢侈又浪漫的恋爱假期,甜蜜地连一分钟都不想和对方分开。

她将背脊贴向他的胸膛,舒服地喟叹了声。

他充满爱意地搂住她柔软的身体,眷恋的指尖抚模着她白皙柔女敕的肩膀,希望时间能就此停住,让他将这一刻的幸福深深地刻进脑海里。

梳洗完毕,两人穿好衣服后,她双手推着他的背,一起走到厨房。

“我看一下冰箱里有什么吃的喔……”他体贴地为她拉开座椅,然后打开冰箱看了一下里面的食材。“吃披萨可以吗?”

“好啊!”她单手撑着下颚,温柔地望着他,深深地觉得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她根本不在乎有没有美味大餐,哪怕只是一碗汤面,她都会觉得幸福无比。

他取出披萨放入烤箱,又拿了几颗新鲜的柳橙,为她榨了一杯橙汁。

待披萨烤好后,两人肩膀挨着肩膀,坐在椅子上,一起吃着热腾腾的披萨。

“来,我再帮你加点起司粉。”

“谢谢。”她笑得有点傻气,没想到大半年不见,他依然还是这么贴心,记得她喜爱的口味,真的好幸福喔~~

叮咚!

一道杀风景的门铃声响起,打断了两人的思绪。

“你有客人啊?”她好奇地发问。

他放下披萨,抽了一张纸巾擦拭手上的油渍,轻声说道:“可能是同学来跟我借笔记,我去看看……”

“好。”她点点头,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幸福地笑了笑。

巨浚业拉开门,一脸愕然地怔在原地。

他原以为是研究所的同学,没想到站在门外的竟然是顾嫚芝。

斑中毕业后,两人一同考上台大,他读电机,而她则念经济系,两人偶尔会在校园的餐厅和图书馆遇见,但除了打打招呼外,私下根本没有交集。

大学毕业后,两人也没有联络,只有从高中同学的口中得知她飞往美国留学,直到上个月在一场华人留学生聚会偶然碰到她,才晓得她也来波士顿念书。

“嗨!”顾嫚芝盈盈地笑道。

“嫚芝?你怎么会来?”他轻愣了下。

“我听你同学陆杰说你的研究论文通过教授的审核,所以特地煎了牛排、买了红酒,想帮你庆祝一下。”顾嫚芝热情地娇笑道。

之前在台湾时,她知道他和徐沁浓感情正好,一直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于是伤心地割舍掉这段多年的暗恋飞到美国念书,没想到在拿到硕士学位前夕居然又在异国与他重逢,令她深埋在心底的情感再度复燃了起来。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你不必特地过来。”巨浚业试着打消她进屋里的念头。

“干么?不欢迎老同学来玩吗?”她打趣说道。

她侧面得知徐沁浓并不在美国,于是故意制造机会和他见面,还狡猾地换上一件黑色削肩洋装,衬托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段。

“真的不用麻烦了,我已经在吃披萨了。”巨浚业高大的身躯倚在门边,婉拒她的好意。

好不容易沁浓才挪出假期来美国陪他,他想尽情地享受两人世界,完全不想被任何人介入。

“我们都是老同学了,你何必跟我见外?再说这么多食物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啊!”顾嫚芝的语气很坚持。

留在屋内的沁浓听见一阵细碎的交谈声,好奇地走了过来,凑近他的肩膀,问道:“浚业,是谁找你?”

沁浓的目光对上站在门外,打扮得时髦亮丽的女人身上,忽地感觉对方的面容有点眼熟,却又不记得曾在哪里见过。

“这位是……”沁浓抬眸瞟向巨浚业。

空气瞬间变得紧绷,三个人在沉默中对望,交换着各种情绪。

巨浚业坦然地开口说道:“这位是我的高中同学顾嫚芝,上个月我们在留学生的聚会中偶然碰到,才晓得嫚芝也在波士顿念书……”

“原来是嫚芝学姊,我是浚业的女朋友徐沁浓,也跟你们念同一间高中,有一次在上体育课被你用篮球打到的那个,还记得吗?”经巨浚业一提醒,她对顾嫚芝的记忆瞬间回来了。

除了那颗篮球,她还记得他们俩常常在图书馆和顾嫚芝“巧遇”。

没想到兜兜转转,三个人居然会在波士顿遇上。

乍见徐沁浓的瞬间,顾嫚芝愣了下,眼色黯然,装成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轻声说道:“哦……原来你就是浚业的女朋友啊,我记得你好像是念美术班的,但篮球的事我不太记得了。”当年那不是意外,而是因为心生嫉妒,故意将球砸向徐沁浓,但她并不打算说出实话。

“学姊,你来找浚业有事吗?”沁浓警戒地打量着顾嫚芝。

她故意亲昵地环住他的腰,藉此宣示自己正牌女友的身分。不管顾嫚芝对巨浚业有没有好感,她决心扞卫自己的感情到底,不许任何人破坏他们的幸福。

“我听说浚业的研究论文通过审核,特地带了牛排、红酒来帮他庆祝。”顾嫚芝倔强地不肯离开,她倒要看看巨浚业到底是爱上徐沁浓哪一点?她又有什么地方输给徐沁浓?

巨浚业为难地夹在两个女人对峙的眼色中,额际冒出一颗冷汗,极度担心她会误会他和顾嫚芝的关系。

“但是我们已经烤了披萨……”巨浚业试着婉拒顾嫚芝的好意,不想让任何人打扰两人甜蜜的晚餐。

“我做了这么多菜,一个人怎么吃得完……”顾嫚芝故意挤出一抹热络的笑容,继续说道:“再说能在这里见到高中时期的学妹也算有缘,大家就一起叙叙旧嘛……”

“嗯,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进来吧!”她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幼稚、爱乱吃醋的女生,所以只好牺牲一些两人独处的时间,请顾嫚芝进屋。

“嫚芝,你先坐一下,我拿盘子把餐点盛起来。”沁浓都这样说了,巨浚业只好无奈地接过她手中的纸袋,走往厨房。

“我也进去帮忙。”沁浓朝顾嫚芝漾出一抹客套的笑容,丢下话,走进厨房。

沁浓走到流理台旁,巨浚业正忙着将牛排摆放在盘子上。

“你老实说,顾嫚芝怎么会来找你?”她娇悍地瞪着他,压低音量,一副兴师问罪的口吻。

“我怎么知道?”巨浚业一脸无奈,无辜地说道。

“你该不会……”

“当然不会。”他急着澄清。“我的心里除了你以外,已经容不下任何女人了。”

“那她怎么知道你论文通过审核的事?”她不想质疑巨浚业对自己的感情,但有些事情还是要问清楚。

“我研究所的同学陆杰正在追她,肯定是找不到话题,所以就聊我的事。”巨浚业推测着这个可能性。

“嗯,暂时相信你一次。”她娇睨了他一眼,伸手掐住他腰间的肌肉,警告地说道:“要是敢骗我,你就死定了。”

“我疼你都来不及了,哪可能会做出伤害你的事!”他的眼底充满怜悯与疼惜,柔声道:“在这个世界上,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看你受伤,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让那种事发生。”

“嗯,相信你就是了。”他坚定的承诺,安抚了她的不安,感觉心窝暖暖的,嘴角也勾起一抹甜蜜的微笑。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宠妻大男人最新章节 | 宠妻大男人全文阅读 | 宠妻大男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