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谜恋 > 第十章

谜恋 第十章 作者 : 艾佟

    楚怜心终于重回楚家,不过景物依旧,心情却截然不同,当初她抱着满心期待地来,带着悲痛的怨恨离开,今日她带着冷然的平静而来,将带着何种心情离开?她不再殷殷期盼,只是不畏惧地迎接。

    “小小姐,你总算回来了!”楚家管家泪流满面的跪在地上,当初是他用扫帚无情地赶走她,今天他是抱着忏悔恭迎她。

    “你这是干么?”楚怜心赶紧冲上前意图将他扶起来,“赶快起来啦!”

    摇摇头,管家边流泪,边哽咽地说:“小小姐,我对不起你!”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都忘记了。”楚怜心温柔的一笑。

    “张伯,你起来吧!”楚香萍走过去帮她把张伯扶起来,“不要哭了,怜心回来你应该很高兴才对。”

    用手背擦了擦眼泪,张伯破涕为笑,“是啊、是啊,瞧我真是老糊涂,小小姐回来,我应该觉得很高兴才对啊!”他连忙向列队站在一旁的仆人挥手,吩咐道:“你们赶快去沏壶茶,弄个点心……”

    “张伯,先别忙了,我爸呢?”

    “小姐,老爷在房间。”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带怜心进去。”坚定地握住楚怜心的手,楚香萍体贴地问:“准备好了吗?”

    深吸了口气,楚怜心点点头。

    “那我们进去吧!”

    楚香萍拉着楚怜心静静地走进楚赞仁的卧室,他紧闭双眼的躺在床上,好像睡得很沉,可是深锁的眉头又让人感觉到他睡得并不安稳。

    放开楚怜心,楚香萍准备上前唤醒楚赞仁,却见她摇摇头,自己走了过去。

    来到床边,望着曾经呼风唤雨,此刻却瘦弱无助的楚赞仁,楚怜心发现自己心中再也找不到任何的恨和怨,她的心田像是被阳光照射的大地,漾着一片温暖,对一个即将走到人生尽头的老人家,她还有什么好计较?妈妈到死的前一秒,都没有后悔嫁给父亲,也没有带着一丝丝的埋怨离开,她是妈妈的女儿,也当有一颗包容的心,不是吗?

    好似感觉到楚怜心的注目,楚赞仁这时睁开眼睛。

    “怜……怜心?”有点激动、有点不相信,他颤抖的伸出手,想触摸她那张有点陌生,又非常深刻的容颜。

    很自然地握住楚赞仁伸过来的手,楚怜心在床边蹲了下来,“我是。”

    “你……你是真的吗?不是我在作梦?”眼神充满着期待,他怕眼前的她只是一个虚幻的影像。

    “爷……爷。”虽然有点困难,楚怜心还是叫出来了。

    “你……你叫我什么?”楚赞仁情绪激昂地想坐起身,“再叫我一遍……”

    扶着他坐起身,楚怜心努力地让自己叫得溜口一点,“爷——爷。”其实这一点也不难,只不过她从来没有机会使用,总要慢慢的才会叫习惯。

    楚赞仁已经非常满足了,抱住她,他感动地叫着,“怜心,我的孙女儿!”

    直到这一刻被他搂进怀里,楚怜心才深深的明白,其实她一直很渴望拥有爷爷的爱。

    “对不起,爷爷对不起你,是我不好,害你受了那么多苦,你要打我、骂我,都没有关系,只要你还肯认我,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终于,她毫无保留地喊出口,“爷爷。”

    看着她,楚赞仁谦卑、哀求地说:“你愿意原谅我吗?我知道自己犯下很多不可原谅的错,即使现在后悔也弥补不了,但是请你给我机会补偿,我再活也活不了多久……”

    “爷爷,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你是我爷爷,这是谁也没办法改变,让我们重新来过。”

    “怜心,你真的愿意给爷爷机会?”楚赞仁很难相信她真的原谅他所做的一切,他曾经那么残忍、那么不可饶恕的对待她!

    “我愿意,但是你也要给自己机会好好表现,不要轻易向病魔屈服、不要轻易地离开我。”

    对楚怜心的体贴,他感动的点点头,“会,爷爷不会轻易倒下来。”

    “我们来打勾勾。”她调皮地伸出右手的拇指和小指。

    伸出手跟她立下约定,楚赞仁坚定地说:“一言为定。”

    人生真的很奇妙,一个转折,往往是另一个全新的开始。

    开车送楚怜心回到她别墅,梁志祺开心地叮咛她,“怜心,你这两天把行李整理一下,后天晚上我会开车过来接你回家,对了,什么都不用带,只要带衣服就好了。”

    “梁……对不起,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叫我志祺哥哥。”

    楚怜心点点头,“志祺哥哥,其实你不用那么麻烦,我可以自己回家。”

    “不麻烦,不要跟我客气,我们是一家人,记得吗?”

    轻轻一笑,她诚心地说:“谢谢你们,谢谢你和姑姑。”

    “应该谢谢的人是我们,你不会知道这对我们的意义有多大。”

    “你不要这么说,如果不是你一直没有放弃,我想,当我走到生命的尽头,一定还会挂记着这件事。”仰望着夜空,楚怜心温柔地笑了,“相信妈妈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她终于没有遗憾了。”

    “我相信舅妈也会为你骄做,你并没有沉溺在过去,你活出自己,活出一个勇敢、坚强的生命。”

    “志祺哥哥,谢谢你。”

    拍拍她肩膀,梁志祺体贴地说:“累了一天,赶快进去休息吧!”

    “再见。”挥挥手,楚怜心走向别墅,拿出钥匙打开雕花铁门走进去。

    就在她准备关上铁门的那一刹那,有个人窜了进来。

    没看清楚对方是谁,她直觉地想放声喊救命,不过对方动作比她还快,立刻捂住她嘴巴。

    “是我。”姚君翼的声音淡然响起。

    定睛一瞧,确定真的是他,楚怜心拉开他的手,轻斥道:“你把我吓死了!”

    不发一语地帮她把铁门关好,姚君翼拉着她步上台阶,往屋子走去。

    终于进了客厅,他突然一把揽住楚怜心,热烈地狂吻。

    “刷!”了一声,姚君翼一手拉下她的洋装、内衣,然后抱着她跌落在地上。

    他的吻急切地洒向她的脸颊、颈项、胸膛,最后掠取她瑰丽的蓓蕾,激狂贪婪地吞吮、炽热浓烈地恬舐、霸道细腻地啮咬,直到它们在他的攻夺下愈加挺立、愈加敏感。不安分的双手则悄然脱下她仅存的贴身衣物,邪恶妄为地挑拨、嚣张肆虐地逗弄,将她推入**的深渊……

    当欢爱的气息渐渐散去,姚君翼抱着楚怜心坐到沙发上,从卧室取来被单盖住身体。

    “刚刚那个男人是谁?”掩不住一肚子的酸意,他不悦的问。

    忽然明白他刚刚那狂野从何而来,楚怜心笑盈盈的说:“他是我姑姑的儿子,我表哥梁志祺。”

    搞了半天,他这阵子吃的醋根本是多余。

    像是想到什么,楚怜心突然跑下沙发,往房里冲了进去。

    了然地一笑,姚君翼好整以暇地等着她折回客厅。

    果然没一会儿,楚怜心冲了回来,瞪着他那张笑脸,生气地骂道:“姚君翼,你可恶,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今天她没上班,根本没有伪装,他看到“连真”没有感到奇怪,而且……他分明早就知道了嘛!

    “算不上早,你还是骗了我一年多。”

    话虽如此,楚怜心还是很不甘心,原来她这些日子难过得要命,全都是自寻烦恼!

    用力地捶打他,她气呼呼地说:“你好坏,害我痛苦得要死,你怎么可以这样子?”

    抓住她的手,姚君翼将她搂进怀里,“我警告过你,不可以欺骗我,否则我会让你付出代价,记得吗?”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怎么可以这样子欺负我?”将脸贴在他胸膛,楚怜心好哀怨地说:“其实我早就想告诉你,可是一想到当初我进‘姚氏集团’你爷爷曾经跟我说过的话,我根本不敢说,怕这一说,我必须离开‘姚氏集团’离开你身边,也许就此失去你,我好爱你,宁愿努力地周旋在两种角色之间,也不想失去你。”

    “再说一遍,说你爱我。”天啊!原来男人也渴望女人说爱他!

    看着姚君翼,楚怜心好轻、好柔、好认真地说:“我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就在我的心底生了根、发了芽。”

    “我也爱你,没有人可以把你从我身边带走,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你是我的,这一生一世都是我的,从我见到‘连真’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们彼此相属,没有人可以将我们分开,就算是我爷爷也不可以,知道吗?”

    “真的吗?”

    “相信我,这辈子我只要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就是你,不会再有另外一个令我如此着迷的女人。”

    “云,爱我,证明给我看。”

    封住楚怜心的嘴,姚君翼再一次用行动来证明他对她的爱。

    来到姚东澄书房的门口,姚君翼握紧楚怜心的手,暗示她,他绝对不会放开。

    向他点了点头,她勇敢地一笑,表示自己准备好了。

    伸手在门上敲了敲,姚君翼喊着,“爷,是我。”

    “进来。”

    推开门,他牵着楚怜心进书房,走向正在看书的姚东澄。

    “今天你大少爷怎么有空回来?”搁下书、抬起头,姚东澄意外地看到楚怜心,不过心里已经明白有些事不是他可以躁纵。

    “爷,我和怜心已经决定结婚,我们是来告诉你一声,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得知道楚怜心终于跟楚赞仁相认,而楚赞仁的寿命只剩三个月,姚君翼决定让他看着孙女儿披上嫁纱,快乐地走完人生最后的旅程。

    “你就那么确定我会反对吗?”其实姚东澄已经不反对的理由,倒不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无法左右姚君翼的意念,而是楚赞仁正式对外宣布,已找回楚家的继承人,现在的楚怜心身价不同,虽然还是有点遗憾,她外公曾是纵横黑道的大哥,但是人毕竟已经死掉了,再说瑕不掩瑜,他有什么好反对?

    “你不是一直都在反对吗?”

    “人总会改变,小娃儿,你说是不是?”其实他满欣赏楚怜心,尤其她那张能言善道的嘴巴,相信这个家有了她以后,他的日子会过得很有挑战性。

    “我同意,只不过改变的动机人人不同。”

    姚东澄忍不住炳哈大笑,佩服道:“小娃儿,你这张嘴巴很合我的胃口。”

    “总裁真爱说笑,怜心才疏学浅,说话往往不会拿捏分寸,还望总裁不要嫌弃我嘴笨。”

    愈笑愈开心,姚东澄转向姚君翼,“君翼,你这个老婆将来一定会爬到你头上,你等着瞧吧!”

    “爷同意我们的婚事?”

    “不同意又怎么样?你啊,赶快挑个时间上楚家提亲。”

    离开书房,楚怜心还有点半信半疑,姚东澄竟然答应了,想到他们当初还在打赌,这样的结局到底谁输谁赢?也许他们两个都是赢家吧!

    “在想什么?”带着她来到花园,姚君翼笑着问。

    “我在想,人生的际遇真是奇妙,我没想到自己会因为‘连真’而踏进你的生活,也没想过自己会嫁给你。”

    “如果你不是因为‘连真’而走入我的世界,相信有一天‘楚怜心’也会用另一种方式让我真正认识她。”

    “你这么确定?”

    “当然,你属于我,我属于你,我们的缘分早就注定了。”

    “云,答应我,这辈子永远不要松开我的手。”

    握住楚怜心的手,在她唇上轻轻地吻了吻,“我连下辈子都要牵你的手。”

    完

    欲知宋霁祯与柳芊的乌龙情事,请看邀月璀璨风情002《炽恋》

    想看裴夜与慕织絮的追爱纪事,请看邀月璀璨风情030《缠恋》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谜恋最新章节 | 谜恋全文阅读 | 谜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