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逸品丈夫 > 第9章

逸品丈夫 第9章 作者 : 陈毓华

    看见并排的车子,自小睡中醒来,手牵着手,一边走一边谈天说笑的两人发现了车库数量惊人的名车。

    “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客人?”

    红色保时捷、法拉利、黑莲花、布加迪,盖文开回来的蓝宝坚尼,还有一台有点年纪的小货车。

    “开黑莲花的是我大哥,法拉利是老四的车,保时捷是老三的,都是一堆闷蚤。”盖文笑着说,碍于身份,他平常的公务车是双B,但如果他自己出门,喜欢开马自达。

    “那宾利呢?”

    “我爸妈的。”

    最蚤包的人应该是这个大当家的吧。

    她认得这台布加迪,至少要六百万起跳,把一幢房子开在路上跑,有钱人的想法真的很另类。

    她纤指一点。“小货车不会也是你家人的吧?”

    “那是我弟妹的生财器具,很明显他们是分头回来的,所以才开两台车。”他如数家珍的道。

    “今天是家族聚会吗?”她什么心理准备都没有耶,要是早知道,她起码可以先去做个美美的头发,换件称头一点的衣服,不是穿着上班的服装。刚刚在大树下又睡了一觉,这下子……这下子她还有脸见人吗?

    “放轻松,你太僵硬了,就只是大家吃吃饭,别紧张、别紧张。”他抚摸她僵硬的脊背,试图安抚她紧绷的情绪。

    没有事先说明不是他的错,是这些一个个无预警回来的家人打乱了他的计划。

    “这么多人,人家什么准备都没有,你还嬉皮笑脸要我别紧张,换成是你我看你紧不紧张!”

    她也是有家人的好不好,下回她也要如法炮制。

    “我家人除了我老爸你都见过了,我那个弟妹也超级好相处,你放心,你们不会有妯娌问题的。”他原来打算晚一点再说的,不过他注意到别墅门口有个妇人正婀娜的走过来。

    “你耍赖,你不知道什么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吗?”她什么准备也没有,要她拿什么优点出来展现给所有人看?

    “我妈来了。”盖文赶紧提醒。

    她也看到汉弥顿夫人。

    她穿着优雅大方的小洋装,一看到两个年轻人的眼光往她这边看过来,她连忙加紧脚步,夏侯宁宁也立刻拉着他,主动迎向一直待她很好又温暖的妇人。

    “汉弥顿夫人你好。”

    “宁宁啊,还叫我夫人,不管怎样,是不是要改口叫伯母了?”汉弥顿夫人笑看着年轻人脸上的赧色,心情更好。

    “可是……伯母你好。”

    “不要拘束,伯母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你,只是你们年轻人的感情世界也不是我一个老太婆能插手的,看你们绕了这么大一圈,伯母真的很心疼,只是很抱歉,我什么忙都没帮上。”

    “伯母,请您不要这样说,以前我在这里的时候您那么照顾我,说到底,是您对我比较好。”想不到她在这里还有票仓。

    汉弥顿夫人满意的笑,亲切地伸出手替她拿下卡在头发里的一根小草。

    “那就来当我们家的媳妇吧!”

    “啊,我们刚刚、刚刚去了大树那边。”她忙着要解释……呃呃呃,伯母刚刚说了什么?

    “我知道,奥斯卡回来说了,他说你们在午憩,所以我就叫那些小孩跟不相干的人都不许过去打扰,没有人打扰了你们吧?”

    “呃,没有……”糗大了。

    照着这屋子的人传送消息的速度,他们刚在大树下睡午觉的事,应该只有躺在床上的婴儿不知道而已。

    汉弥顿夫人笑得比中乐透还要开心。

    “呃,伯母,我们只是在那边休息一下,我们什么也没做,你一定要相信我。”她忍不住要强调。

    汉弥顿夫人怔了下,随即笑开脸,似笑非笑的看了儿子一眼。

    这孩子跟以前一样老实。她拉住宁宁的手轻轻拍着道:“我就跟我先生说过,你是个很难得的孩子,就连萨克也承认他看走眼,把你当成爱慕虚荣的女孩,你要给他一个道歉的机会,他是爱护弟弟过了头。”

    “伯母,我从来没有怪过萨克先生,其实我比较羡慕他们兄弟的感情,会互相为对方设想,出发点都是好的,平常的家庭可能为了一点财产就兄弟姐妹反目成仇,可是在这个家里我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手足之情,伯母,我很感动。”

    “唉呦,你这傻孩子,受了那么多委屈居然还替别人想……萨克,出来吧,你可是欠我未来的媳妇一个道歉。”汉弥顿夫人抓着夏侯宁宁的手拍了又拍,万分心疼,眼泛泪光。

    她才喊了声,角落里立即走出来看似在那里待了很久的萨克。

    “训导主任……啊,不,萨克先生你好。”对他的惧意实在是根深柢固,马上有人站直了身体,肃立站好了。

    她的动作立刻惹来汉弥顿夫人还有盖文的笑声。

    她偷偷问儿子,“训导主任听起来是个很严肃的名称?”

    “我们那边的说法叫法西斯家长。”盖文搂住母亲的肩膀,故意说得让大家都能听见。

    法西斯,铁血,不近人情是也。

    “原来是这意思……让他们慢慢去说,至于你,陪妈咪到处走一走,我们母子很久没有这样聊天散步的机会了呢。”汉弥顿夫人非常贴心地替大儿子留面子。

    “遵命,老妈!”盖文皮皮的敬礼,勾着汉弥顿夫人的胳臂往一旁走去,临走,他朝宁宁眨了眨眼。

    她也回他一个OK的手势。

    “萨克先生。”

    “叫我萨克。我们应该会变成一家人吧?”再痴缠的女人,只要被他冷厉的眼神扫过都会自动打退堂鼓,可她没有,她打一开始就不受影响。

    “这个……还早啦。”一提及盖文,她的眼神很自然的浮上一层温柔和眷恋,就连语气都小女人了许多。

    “为什么?”他很好奇。

    “我想顺其自然,虽然我也知道会赚钱的男人很抢手,像盖文这样脾气好,赚钱能力强的男人更是打着灯笼也没处找,而像我这种条件一般般的女人如果还不知道要把握,被雷劈也是活该。”

    萨克的脸皮怞动了下,他似乎每次都会被她牵动情绪。

    “你太消极的话,小心他会被积极的女人抢走。”

    “你是说……”

    “汉弥顿家的男人可是超级抢手,追着盖文跑的女人更多。”

    这……可想而知,只是她没有想那么远。

    一直以来她跟盖文之间,也就只有那个害他出车祸的女生在印象中出现过,至于其他……对啊,盖文可还有很多她不熟悉的面貌跟生活。

    “感情顺其自然是好,但是如果你真心把盖文当唯一,那么,多用点心思,努力抓住自己的幸福最重要。”一向用一号表情说话的男人,第一次用嘴巴说了那么多!

    当一个习惯冷眼旁观的人动到嘴巴的时候,通常都是字字珠玑,没有废话。

    “谢谢你萨克。”

    “懂了?”她是个聪明的女孩。

    “那你愿意祝福我们吗?”

    “我会包一个大红包。”

    夏侯宁宁笑得很畅快。不只是因为有红包入帐,萨克给的祝福,那才是最珍贵的。

    宅子的晚餐没有依照惯例的围着大圆桌吃饭。

    盖文请了外烩,在宽阔的庭院搭了蒙古包,请专人烤肉来吃。

    别具风情的新疆串烧、牛肋串、孜然羊肉串、QQ鸡腿肉串、凉拌小鲍鱼、热带水果蔬菜棒、烤肥肠、香喷喷的烤饼,也少不了当天出炉的各种面包,不过重点是一只香喷喷、到处流油的烤羔羊。

    每个人都吃饱喝足,夏侯宁宁也见到了汉弥顿家的大家长,已经宣布退休的阿道夫,还有奥斯卡的老婆——黎优然。

    阿道夫有些望之俨然,也不大会主动开口说话,不过在盖文的怂恿下,他还是跟她聊了几句话,聊到她的家庭时,只有淡淡的吩咐。

    “有机会联络一下你父亲,请他过来聊一聊,大家吃个饭也可以。”

    她不敢寄望父亲会为了她的终身大事出面,但是依然颔首。

    一席饭下来,她倒是跟黎优然很有话说,聊着她做水电工的趣事,聊她家的小狈,就算不是聊天高手的夏侯宁宁也在不知不觉中忘记了芥蒂和防备,越聊越起劲,越聊越投缘,甚至互相留下电话、e-mail、Msn、Skype,就只差没有相约去对方的家住上一晚了。

    没有谁的笑容是装出来的。

    她真心的喜欢上这一家人。

    洗过澡出来的盖文一眼看见趴在起居室沙发上的夏侯宁宁,他随便抹了下头发,把浴巾一丢。

    “咦,你洗好澡了?头发怎么还是湿的。”她把盖文丢在沙发的浴巾捡回来,为他擦干还滴着水珠的发。“这样会感冒的,真是的,也不会照顾自己。”

    他嘻嘻笑,索性把头靠过去,撒娇之情不言而喻。

    慢慢替他擦干了头发,夏侯宁宁这才发现他身上只穿了条宽松的亚麻裤,打赤脚,上身是luo的,这样的他粗犷又性感,教人流口水。

    “在想什么?一脸傻笑。”

    “我在享受这张你买的沙发啊。”

    回到两人以前住的小楼,东西摆设都没变,就是多了一张以大张顶级牛皮纯手工拉扣的大沙发,很有设计感,和他以前的躺椅是同一个设计师的作品。

    “那不就你的嘛。”

    “我的?”

    “以前你老是对着我的躺椅流口水,别以为我看不到就不晓得,现在,一人一张,很公平吧?”

    “你是好人!”她欢呼了声,的的确确是个大好人!

    “好人要奖励。”他点点自己的唇,凑上去,不趁这机会揩油对不起自己。

    “我才不要——”

    “来不及了……”

    带着湿润的唇阻断了她的声音。

    “不要离开我。”他火热又深情的吻着她。

    “我不会。”感觉到盖文的吻落在她的额头、脸颊、锁骨,她被亲得昏头转向,一种只有恋人之间才有的浓情蜜意迅速发酵,激情席卷了两人。

    他抱起夏侯宁宁,将她贴紧自己,彼此的衣物一件件褪去,她的身子因为陌生的**微微的颤抖着,玲珑的曲线让他热血责张,欲望蓄势待发。

    “来,看着我。”他轻声哄着。

    她睁开迷蒙的眼,看见了他胯下野蛮的欲望。他有着宽厚的肩,精瘦的腰,皮肤顺滑,他的人瘦却不显单薄,胸膛泛着光泽,非常非常的秀色可餐。

    她羞不可抑的收回自己的目光,但是盖文却缠了上来,她生涩的反应让他无限怜惜。

    火热的深吻,狂野的缠绵,她狂热的抱住他的腰杆,彻底放纵,她甘心被感官的狂潮躁纵吞没。

    起居室里的夜晚是一片旖旎春光。

    激情过后,夏侯宁宁累极了睡去,盖文温柔的撩开她因为汗湿而黏在鬓边的发丝,凝视着她的睡颜。

    以前的他因为眼盲看不见她的表情动作,也感受不到她的喜怒哀乐,现在看着她小小的鹅蛋脸,圆润饱满的额头,黑亮的眼睫,蜜一样的肌肤……以前的印象里,她清淡如菊,这些年经过岁月的淬链,她的眉眼中多了智慧,他喜欢,喜欢她眼角眉梢这些只有他懂的风情。

    蜻蜒点水的在她的颊亲了下,为她把被单拉高,这可是他们第一次同床共枕,值得纪念的一个晚上呢。

    把她搂进怀里,呼吸调匀,他也合上了眼。

    人生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此,有个心爱的人,相濡以沫,懂得你的悲喜,同吃一锅饭,同睡一张床,然后一起在美丽的晨光中醒过来。

    时光短,短在饱满的欢愉和快乐。

    也才一晚,汉弥顿家的人都离开了,就连娴雅的汉弥顿夫人也跟着老公去了三媳妇的家。

    人家说嫁鸡随鸡,她那风流了一辈子的老公退休后迷上了和他一拍即合的亲家公的乡居生活,现在生活的大半重心几乎都在那里,每天唱歌、泡茶、爬古道,常常为了普洱茶饼可以辩论到天昏地暗,甚至受到感染,也会开始尝试修理起遥控器这类的小电器产品了。

    他过得有滋有味,也不忍见老婆总是守着儿子,于是一起把她带走。

    贵妇人的生活过久了,看看别人的生活,换换胃口,或许老夫老妻能找到新的生活目标也说不定。

    大宅里又剩下原班人马了。

    夏侯宁宁醒来时太阳已经爬得老高,身边的盖文不见人影,她全身酸痛,昨晚的剧烈运动把她的体力全部消耗光了,她肚子饿得发出叫声。

    更惨的是,她发现上班时间早就过去了。

    这下子死定了,她两年的全勤啊,飞了。

    不去想昨晚是怎么从起居室回到卧房的,她就这样光着身子、冲进浴室又冲出来,床上不见她的衣物,难道被收走了?

    她只好碰运气的打开衣柜,想不到里面整齐吊挂着所有她欠缺的衣物。

    这些不是当年她没有带走的衣裙,全部是新的。

    她拿了一件内在美比划了下,完全是她的尺寸,就好像她自己去采买的一样。

    接着衣服、牛仔裤也是一样,她不再怀疑,挑了一件有抓皱设计的衬衫,超细身黑色Skimy牛仔裤,当然少不了内衣裤,回到了浴室。

    花了不少时间好好的清洗自己,等她一身轻爽出现,把头发掠到脑后,这才走出房间,下了楼。

    盖文正忙着讲电话,虽然不知道是第几通,不过看得出来他是在睡梦中被吵起来的,而且不像她有充裕的时间可以冲澡,他只是匆忙地穿着有点发皱的衬衫,一件短裤,一只手搁在窗棂上,不知道对着话筒在说什么。

    “盖文,我要迟到了,我先出门。”拿起挂在玄关的包包,她找着鞋正把脚塞进去。

    看到她动作,他一个箭步过来拉她的手,示意她稍等。

    “我来不及了,而且我一通电话也没打,蛋妹一定很着急。”

    盖文用最快的速度结束那通电话,接着关机,再把它往桌上一放,等一下记得把它放进冰箱冷冻库,这样就再也不会有谁来打扰他了。

    “我刚才已经替你请了假,明天周休,你可以有好几天的假休息。”

    “你为什么不问我就替我请假?”

    “我看你睡得熟,我想你昨天应该是累坏了,就自作主张给你老板打了电话,他很客气,说你多休几天也不要紧。”

    听见有假可以休,她看了看脚上的鞋子。“我紧张得要命……”

    “别紧张,我们去吃饭吧,刚才欣欣打电话过来说厨房都准备好了。”看见她脸上忽然泛起的桃红,他知道她在害羞什么,也不戳破,她这保守的个性啊,他会慢慢给她改过来的,但是不管怎样,他都觉得她好可爱啊!

    在餐厅吃饭,对夏侯宁宁来说可是头一次。

    以前为了盖文方便,她的三餐都是在小楼里用的,这可是有史以来头一次在餐厅用饭。

    “我去换件衣服,你等我一下。”偎过去,抱抱人,亲亲嘴,还是有点小不满足。“要不然我们饭不吃了,我想吃你……”

    夏侯宁宁的无影手马上教他吃瘪。“也不怕消化不良,你以为你食量大啊?”

    两人正嬉闹,冷不防杀风景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二少爷,宁宁小姐有客人。”

    两人分开了缠在一起的麻花身体,她赶快跳起来。“谁找我?啊,”她发出惨叫。“夏侯亮亮!”

    她昨天可是一个晚上没有回去,完了、完了!

    她一路冲出小楼,由边上一条小径到了大厅,正跷着二郎腿喝茶,眼珠子到处打量的人还有谁,真的是她妹。

    “亮亮。”嘿嘿嘿,现在解释还来得及吗?

    夏侯亮亮一看到姐姐出现,起身,转头就往外走。

    啊,事情大条了啦。

    她赶紧揪住小妹的衣摆,摆出哀兵政策。“妹,有话好说,对不起啦,我昨天太累了,一沾上枕头就睡了,忘记打电话回去报备,你有黑眼圈喔,是因为担心我担心到没睡好吧?”

    “你这个猪头,一出门就丢掉了,你比我家梦梦还没用!”

    劈头就是顿好骂,实在是手好痒,好想打人。

    “我下次不敢了……不不,没下次了,你就别跟我计较了啦。”扮低姿势绝对是万灵丹,她们家亮亮最面恶心善了。

    “没有下次了。”

    “嗄?”

    “要不是你那个男人有打过电话,我知道你跟他在一起,否则我早就报警了。”一根粉粉的指头快要戳到夏侯宁宁的脸上来。

    “亮亮、好亮亮,你吃早餐了没?我们一起吃?”

    “不吃了,外面有人在等我。”那语气是苦恼的,有点不胜其烦,又有种说不出来的无奈。

    “谁啊?”

    夏侯亮亮捏了捏脖子,像碰到什么大问题似的,她避开夏侯宁宁的问话,反倒问她:“看起来你的男人对你还满有心的,姐,你确定要跟着他?”

    “我想把握自己的幸福,盖文一直以来都对我很好,我想跟他在一起。”这次她不见扭捏犹豫,很坦白地承认。

    “看得出来你有点不一样了,那么我得走了。”

    “走?亮亮,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你不对劲。”

    “没事啦,就是我那个前夫找上门……你听,在外面把喇叭按得震天价响、没耐性的那个就是他。”

    “他想跟你复合?”

    “嗯,他要我搬回家去,现在一堆人在我家搬东西。你昨晚没回来,手机也没开,我联络不到你,事急从权,我只好叫他载我过来,幸好我以前听你说过这里,要不然你回到家大概就人去楼空了。”

    “亮亮,你经过慎重考虑了吗?为什么这么赶?”

    夏侯亮亮苦笑了下。“也许就像你一样,虽然经过那么多风雨和误会,可是我回去不是为了梦梦,而是我知道我还爱着他。”爱情有时候是捉迷藏,你藏我躲,最后总要有个人回过头来找。

    夏侯宁宁抱住了妹妹。“我希望你的抉择是对的,我希望你幸福,不管发生什么事,第一个一定要让我知道好吗?”

    “嗯。”她哽咽。

    “哭什么昵,台湾就这么小,安顿好之后给我一个电话,我要去找你玩。”

    “我知道啦。”抹了眼泪,抬眼正好对上盖文由走廊出来,两人是打过照面的,夏侯亮亮也不同他客气,“我不知道你未来会不会成为我的姐夫,不过,你答应过会对她好,你一定要信守承诺!”

    “我会的,我是个生意人,商场最重然诺,我对她也是。”就算不知道这对姐妹花之前谈了什么,不过从她们的神情看来,想必有事情发生,但是他仍不动声色。

    “我姐说她相信你,我相信她看人的眼光,所以你一定不能辜负她。”

    “夏侯亮亮,你在托孤喔!”夏侯宁宁真想打她,还越说越起劲呢。

    “说的也是。”没办法嘛!外面那个男人盯得太紧,害她也慌了手脚。“对了,我差点忘了跟你说,房子的租期还有三个月,要不要续租你自己看着办——”

    “宁宁不回去了,她跟我一起住……应该说这间房子已经是她的了。”

    原来还放不下的心终于放下了,“那我走了。”

    她的脚步轻盈,像是卸下了什么担子。

    盖文和夏侯宁宁目送她上了一个男人的车,看着车子走远,两人才回到大厅来。

    “别烦恼,你妹是个很有主张的女人,不会被人欺负的。”

    “那个男人看起来不坏……”

    盖文摸摸她的发,还偷咬了她的耳垂。“所以,我们可以去吃早餐了吧,亲爱的?”

    捂着被偷袭的耳垂,她好气又好笑的作势要打他。

    盖文的眼底蕴着笑,跑给她追。

    这好不容易得来的爱,一定会受到众神祝福的。

    属于他们的爱情故事,才正要展开新的一页。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逸品丈夫最新章节 | 逸品丈夫全文阅读 | 逸品丈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