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春娇人人爱 第八章 作者 : 艾蜜莉

医院里,空气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气味,躺在病床上的王采菊穿着一袭浅蓝色病袍,右脚的膝盖和脚踝都包着一层绷带,手肘和背部也有些瘀伤。

老人家本来就不经摔,尤其又是被机车撞倒在地,虽然没有重大的伤口,医师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要她在医院休养观察个两、三天。

等待儿子拿换洗衣物前来的空档,王采菊缓慢地起身,小心翼翼地拿起点滴下了床,顾不得脚踝扭伤,便一拐一拐地走进浴室。

她站在洗手台前,取出那条沾了血渍的蓝色手帕,抹了点肥皂,慢慢地搓洗。

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由长廊传至门口,权恕恩手里拎了两个提袋,走进病房不见母亲躺在病床上,踅到浴室瞥一眼,才看见她正站在洗手台前,双手全是泡沫。

“妈,你在洗什么东西?要是手上的点滴沾到水怎么办?放着我来洗就好了。”权恕恩站在浴室门口,见到母亲满手泡沫,忍不住叨念了两句。

“就手帕上面沾了血,好像没办法洗掉。”王采菊皱着眉,懊恼地说。

“只是一条手帕而已,我买条新的给你就好了。”权恕恩走到洗手台旁,抽走她手中的手帕。

“这条手帕是那个救我的于小姐的,把人家的东西弄脏,很不好意思。”王采菊的声音充满着歉意。

权恕恩搓洗着手帕,发现这条手帕的品牌和图案很眼熟,依稀记得自己好像也有条相同的款式,只是留在于春娇身上了。

早上结束主管会议后,他从秘书口中得知母亲车祸住院的消息,便赶到医院探视,没办法关心于春娇的状况,不晓得她后来怎么了?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错过了今早的主管会议?瞧她殷红的眼眶,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与苦楚……

委屈?苦楚?

权恕恩的唇角浮起一抹苦笑,他发现自己竟然比想像中的还要在意于春娇,她的一举一动莫名地牵动了他的心,尽管他表面上公私分明,但私底下对她的关心,早已超出了一个主管该有的范围。

洗完手帕后,他将它晾在毛巾架上,扶着母亲回到病床上休息。

“妈,这是你的换洗衣物,还有以后不要再骑着脚踏车到处跑。”权恕恩替她把点滴重新挂好,并调整好流量速度。

“我想说你这几天都会回来吃晚餐,就想要多买点菜,煮两道你爱吃的,哪里知道会被一个兔崽子撞到。”面对飞来的横祸,王采菊也满腔无奈。

“妈,我都回来台湾工作了,以后我们母子俩有的是机会一起吃饭,你真的不用特地张罗那些。”权恕恩拉了一把椅子,在病床旁坐了下来。

“你真的都不考虑回美国了?”王采菊关心地问。

面对儿子突然决定辞去工作、回到台湾定居一事,王采菊的心中是忧喜参半,喜的是随时可以看见儿子,不用再靠网路视讯或国际电话一解思念之苦;忧的是担心自己拖累了他的前程与幸福。

尤其听说他为了回台湾定居一事,竟和交往三年半的女朋友分手了,虽然她对于儿子的前女友周姗姗没有特别喜爱,但身为一个母亲,仍旧希望他有个圆满的归宿。

“妈,我的家在这里,我回去美国做什么?”权恕恩苦笑道。

“可是姗姗还在美国,你不考虑跟她复合吗?”王采菊握住权恕恩的手,以慈爱的口吻道:“你听妈妈说,我把你扶养长大、让你到美国求学,是希望你拥有更好的人生与未来,而不是要以孝顺之名把你绑在身边,我不想成为你的负累。”

“妈,你想太多了啦。”权恕恩一语带过。

他自幼没了父亲,全由担任小学老师的母亲一手带大,她为了扶养他牺牲了所有的青春,他不忍在母亲逐渐年迈、最需要人照顾之际,弃她于不顾,迳自在美国定居结婚。

“不是我想太多,而是我怕你以后会后悔。”王采菊语重心长地说,深怕儿子心生怨怼。

“我和周姗姗分手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选择回来台湾,而她想留在美国,主要是因为我们的个性、价值观、人生规划全都不同,与其勉强地互相迁就,不如各自去寻找自己的幸福。”权恕恩的语气笃定。

王采菊听儿子这么一说,心里的大石总算放下。

虽然她和权恕恩的父亲结缡没几年,他就因病去世,但说到底,她还是捧过婚姻的饭碗,了解一对夫妻要建立一个圆满的家庭光靠情啊、爱啊是不够的,个性契不契合、有没有共同的人生理念才是更重要的事。

“既然是两人个性都合不来,那就不要互相勉强了。”王采菊安慰道。

权恕恩颔首,没再接续这个话题。

他将小餐桌取出,横放在病床上,从提袋里拿出一个保温锅和数个餐盒,盒盖一掀,香气四溢。

“我刚回家的时候,特别到蒋大叔的餐厅,请他替我熬了一盅鲈鱼汤和海南鸡饭,还炒了两道青菜,趁热吃吧。”

“买这么多,我一个人怎么吃得完……”王采菊看了一下满桌的菜色,突地开口说道:“对了,我差点忘记了,早上送我来医院的于小姐说下班后还会来看我,等会儿她要是来了,替我好好招呼人家,她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妈,你是连续剧看太多了吗?居然连救命恩人这四个字都出来了。”权恕恩调侃道。

“人家于小姐不只送我上救护车,看我一个老人家脚上有伤、行动不太方便,还体贴地留在医院陪我,替我挂号、办理住院手续,确定我有病床之后才离开。她不只心地善良,人还长得非常秀气漂亮呢。”王采菊谈及救命恩人,眼底全是感激。

“瞧你把她形容得这么完美,敢情你今天早上是被仙女给救了?”权恕恩打趣道,心底却由衷感谢那位仙女的热心与爱心。

“对啦。”王采菊瞋了儿子一眼,没好气地说:“我就是被下凡的仙女给救了,要是在古代,你可是要『以身相娶』报答救母之恩啊。”

“那仙女要是长得像『如花』,我岂不是羊入虎口?”权恕恩自我解嘲地说。

经母亲这么一说,权恕恩对那位仙女愈来愈好奇了,但不管她是长得像周星驰电影里的丑女“如花”,还是让唐伯虎迷恋到不惜卖身为仆的“秋香”,他都会好好地答谢对方。

至于以身相许,就免了吧!

“胡说,人家小姐长得既漂亮又有气质。”王采菊谈及救命恩人,眉梢眼角全是笑意与激赏。

母子俩一边吃饭一边聊天,用完餐之后,权恕恩将小餐桌收起,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此时门口传来一阵轻叩的敲门声——

“请进。”王采菊扬声喊道。

“采菊阿姨,我来看你了——”于春娇扬着亲切的笑,推开半掩的房门走向王采菊的病床。

早上她见阿姨拨了很多次电话都没有连络上家人,担心没有人照顾她,就主动提议下班后再来探视她的状况。

然而她脸上原本满满的笑容,在看见坐在床边那个高大挺拔的男子时,立即僵凝在唇角。

权恕恩?!

“执行长?”于春娇怔住,愣愣地望向权恕恩。

“于春娇?”权恕恩也几乎和她同时开口,两人的脸上写满讶异,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对方。

该不会母亲口中那位善良又有爱心的仙女——就是于春娇吧?!

“你们认识对方吗?”王采菊望了于春娇一眼,又转头看看儿子,瞧他们惊讶的表情,该不会早就互相认识了吧?

“妈,这位就是你口中的于小姐?”权恕恩率先开口问道。

“对,就是这位于春娇小姐,她不但送我来医院,还帮我办理住院手续。”王采菊眼角含笑,很好奇两人的关系。

“这位小姐……是我们公司商品企划部的组长。”权恕恩抬眸望向站在床沿的于春娇,主动向母亲介绍她的身分。

原来她今早开会迟到……是为了送他车祸受伤的妈妈就医?而他非但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还误会她工作散漫,毫不留情面地斥责她一番。

他俊脸一沉,胸臆间霎时溢满懊悔的情绪,除了觉得对不起她,甚至也有点嫌恶起自己的严格来。

“原来你们两人是同事,那真的太巧了!”王采菊的脸上堆满笑容,为着巧合的缘分而开心不已。

“采菊阿姨,你身体好点没?”于春娇瞥了权恕恩一眼,佯装没看见他脸上复杂的表情,朝着王采菊送上一记亲切的微笑。

现下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冤家路窄”了!没想到她今早救的妇人,居然就是大魔王权恕恩的妈妈!

“好多了。”王采菊瞅着于春娇笑,一脸感激地说:“谢谢你还特地来看我。”

权恕恩炯亮的黑眸直勾勾地看向于春娇,心底有些说不出的郁闷,尤其是她故意装出淡漠的神色,更是重重地打击了他。

“采菊阿姨,既然你的身体没事,那我先回去了,祝你早日康复。”于春娇的态度有些别扭,打完招呼后,就急着想离开。

“这么快就要走哦?”王采菊感觉到两人的互动有些奇怪,儿子一双眼睛直盯着人家小姐瞧,但人家小姐反而看也不看他一眼,像在跟谁生闷气似的。

“嗯,还有些事……”于春娇对她歉然一笑,神情有些尴尬。“那我先离开了。采菊阿姨,再见。”说完话后,于春娇便转身离开,步出病房。

“妈,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先送她下楼,有什么事你再按铃叫护士,要不然打手机给我也可以。”权恕恩细心地叮咛道,拍了拍她的肩头,便跨步离开病房。

“好。”王采菊颔首。

她望着儿子焦急离去的背影,眉眼堆满笑意,看来两人之间不像普通同事那么单纯啊!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仙女春娇人人爱最新章节 | 仙女春娇人人爱全文阅读 | 仙女春娇人人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