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大小姐的花招 > 第十二章

大小姐的花招 第十二章 作者 : 夏日星空

    她偷偷溜进房间,打了一通电话给伊武英嗣。

    “喂?英嗣,”她刻意压低音量,“你一定不相信,由希小姐现在在这里。”

    “什么”电话那头传来伊武英嗣惊讶的声音。

    “哎呀,你别那么大声,我的耳膜都快被你震破了。”她皱了皱眉头,“我留她在这儿喝茶,你晚点来接她吧。”

    挂了电话,她沏了壶热茶走出去,只见坐在厅里的由希正好奇的东张西望。

    不怕生的茶茶缓缓的从后面走了出来,朝她而去。

    她看着茶茶,脸上有一抹温柔的笑意,然后伸手抚摸着它。茶茶像是习惯着她的手的温度及触感般,闭上眼睛、歪着头,舒服的靠在她脚边。

    胜于走上前,笑问:“有养猫吗?”

    她摇头,眼底有一丝落寞,“家里不给养……”

    “它叫茶茶,今年已经十四岁了。”胜于说。

    她有点讶异,“原来是只老奶奶了……”

    “它是只弃猫,是我儿子把它带回来的。”胜于一笑。

    “是吗?”她轻轻抚摸着茶茶,淡淡地说:“我也曾经遇过一只跟它长得很像的弃猫,不过……我没办法带它回家。”

    看着她一脸怅然,胜于柔声安慰着她,“放心,它一定过得很好。”

    由希微怔,沉默了一下,想起多年前的那天放学途中……

    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它。

    带走小猫的无名氏留下了这么一张纸条,之后她再也没见过那只小猫。

    “应该是吧?当初带走那只小猫的人,一定是个善良的人。”

    胜于深深一笑,没多说什么。

    “我看你很面生,”胜于优雅的坐了下来,倒杯热茶给她,故意问:“你是游客吗?”

    由希接过茶杯,道了声谢,迟疑一会儿,才诚实说道:“我……我不是游客。”

    “那你是……”

    “我在飞仙工作。”由希自己都有些讶异,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但如此自然,甚至带了些许骄傲。

    “原来是这样。”胜于笑视着她,“我是胜于,你叫什么名字?”

    “叶……我叫由希。”她仍不想提及自己的姓氏,也不想让人知道她是叶山家的人,为了避免对方追问,她话锋一转,“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刚才我看外面挂了写着三扇屋的牌子。”

    “置屋。”胜于坦率一笑。

    由希微怔,“置……屋”

    对于置屋这个名词,她一点都不陌生,也就是说……在她眼前的这位美妇极可能就是一名艺伎。

    “你也是……”她有些犹豫,不知道这样问会不会太没礼貌。

    “我是。”虽然知道由希对艺伎有不好的印象及记忆,但胜于不打算对由希隐瞒自己的身分。“我儿子也在飞仙工作,你应该认识他,他叫伊武英嗣。”

    闻言,由希倏地瞪大眼睛。

    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好心招呼她进来暂避风雪的女人,竟然是伊武英嗣的母亲。

    老天,这是什么可怕的缘分?为什么她有种不管怎么逃、怎么挣扎,都逃不出这命运的天罗地网的感觉?

    “由希小姐,你的家人正到处在找着你呢。”有别于由希的激动,胜于气定神闲的一笑,“喝完了茶就回家去,好吗?”

    闻言,由希眉心一拧,放下了茶杯,急着要站起来。

    “你要去哪里呢?”胜于注视着她,“如果你有地方去,就不会躲在三扇屋的廊下了吧。”

    迎上她沉静又充满智慧的眸子,由希心头一震。

    难道打从看见坐在廊下的自己的第一眼,对方就知道她的身分了?

    “你怎么知道我是……”

    胜于一笑,“你看过大老板娘年轻时的照片吗?”

    “咦?”

    “你跟她长得很相像呢。”

    叶山家的人没有拍照留念的习惯,她也从没去翻过从前的老相本,当然不知道祖母年轻时是什么模样。

    但,她长得真的很像祖母吗?像一个她怨恨的人吗……

    “血缘这东西很不可思议吧?”胜于眸光沉静,但言词犀利,“那是不管你怎么抗拒,都改变不了的牵绊。”

    听她这么说,由希不难猜到她对叶山家的事颇为了解。

    这也不奇怪,毕竟她是英嗣的母亲,也是志津的师姊。

    “由希小姐,听说你拒绝招赘的事了?”胜于脸上依旧带着温柔的笑容,“你是有对象了吗?还是,英嗣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我……”对方问得直接,由希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

    她拒绝招赘,主要是为了反抗祖母,至于喜欢或不喜欢,因为结果已经确定了,她不容许自己深思这个问题,即便她才刚听到伊武英嗣的告白……

    “我知道感情的事不能勉强,不过,你愿意给我那个傻儿子一个机会吗?”胜于的神情十分认真。

    听到这个要求,由希一愣,“我……”

    “你或许不知道吧?英嗣他喜欢你好久了。”胜于淡淡一笑,像是在说一个故事般,“英嗣年少时就跟着他父亲在飞仙进进出出,每次他回来总会跟我提起一个不笑的女孩。一开始他或许只是对女孩感到好奇吧,但随着情窦初开的年纪到来,他喜欢上那个不笑的女孩……”

    由希有些心慌。她不想再听这些事,因为她知道这些事会扰乱、甚至动摇她原本坚定的意志。

    “抱歉,我该走了……”

    “你害怕吗?”胜于直视着她,唇边挂着一抹沉静而高深的笑意,“你害怕面对自己真正的心意吗?”

    迎上胜于的眸子,由希觉得内心受到撼动了。

    “人活在这世界上,总会碰到很多悲伤与挫折,甚至让人产生怨恨的事……”胜于用温暖的手轻触由希的手背,“但如果因为不想伤心,就一味的逃避,可是会连幸福跟快乐都一起错过喔。”

    在胜于的手轻触到由希手背那一瞬,她感受到一股不具侵入性、不着痕迹、缓缓渗入她体内的温热。

    不知怎地,由希整个人沉淀平静下来。

    “你知道大老板娘的状况了吧?”胜于轻声一叹,“如果说这几年来,你一直活在仇恨中的话,那么……她就是活在歉疚里。”

    由希微微皱起眉头,脸上带着怀疑神色。

    “她是个好强又执着的人。我师傅说过,她要是个男人,肯定是个不得了的男人。”胜于浅浅一笑,续道:“你祖母出身贫寒,从小吃了很多苦,因缘际会下进入飞仙工作,甚得前代老板娘的欢心,便让儿子将她娶进门。”

    这些事,由希一无所知。

    “前代的小老板,也就是你祖父,是个不管事、成天只知道泡在茶室听曲下棋的少爷,因此前代老板娘将希望都寄托在你祖母身上,对她的训练十分严格。”

    听到这,由希的表情有些动容,她从不知道祖母吃过苦。

    “大概是天生的使命感作祟吧?前代老板娘过世后,她就将时间全用来经营管理飞仙,而她确实也不负所托,将飞仙经营得有声有色。”胜于帮由希又倒了一杯茶,“她的生命几乎是为了飞仙而燃烧,但也许是烧过了头,有时……也无意烧伤了身边的亲人。”

    由希的心微微抽痛着,因为她就是被祖母烧伤的人。

    “我可以叫你由希吧?”

    迎上胜于温暖的眼眸,由希轻点了头。

    “由希,没有人有资格叫你不要恨。事实上,的确是我们这些任性妄为的大人伤害了你,但是叫你学会原谅不是为了别人,而是要你得给自己一个机会……”

    由希微怔,“机会?”

    “是的,找回快乐及幸福的机会。”胜于用极为温柔的眼神看着她,“抱着仇恨活着,是看不见美好的事物。”

    胜于说话的嗓音十分轻柔,彷佛正唱着摇篮曲般的令人放松。即使是不想听的话,从她口中说出来时,竟教人觉得悦耳。

    “由希,我们都犯过错,不管是你祖母、我,还是志津,但是最可恶的不是犯错,而是不知道自己犯错。”她长叹一声,“这些年来,你祖母跟志津都深深为自己从前所做的决定感到后悔。我可以请求你一件事吗?”

    眉头一拧,由希疑惑的看着她。

    “试着倾听她们的心声,也试着听听你心里的声音,你想追寻的究竟是什么?真的是复仇吗?”

    胜于的话像是一颗投进心湖的大石头,在由希心里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她想追寻的是什么?她追寻的……不是自己的人生吗?那个不需要任何人或是叶山家也能坚强活下去的人生。

    但为何现在,她必须靠着向叶山家报复,或是看见祖母晚景凄凉才能找到人生的目标?

    她不是想活得自在?想向所有人证明她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很好,如今为何反被牵绊住?

    “由希,你……”

    胜于的话还没说完,前门已经传来伊武英嗣的声音—

    “她在哪里”

    由希跑出去之后,伊武英嗣并没有去追她。

    他知道她脾气又拗又倔,就算他当下追了出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他心想,她大概只是出去透透气、散散步,稍晚就会回家,却没想到直到夜幕笼罩整条温泉街,还是不见她的人影。

    傍晚时,开始下起了雪,而她跑出去的事情,也惊动了大老板娘。

    他将厨房工作交代清楚后,一个人开车沿着温泉街到处寻她。

    有人看见她稍早前在缆车车站附近出现过,这消息让他心惊胆颤、害怕不已。

    缆车早已因下雪而停驶,如果她稍早前上山,却没下山的话……老天,光是想到她可能一个人困在山上,他就害怕到发抖。

    当他正打算再找不到她,便要连夜上山之际,他的手机响了—

    来电的是他母亲,他想她应是打来关心此事,因为先前为了找她,他才联络过母亲,说明了来龙去脉。

    “喂?英嗣,”电话彼端,胜于的声音压得很低,“你一定不相信,由希小姐现在在这里。”

    “什么”他十分惊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声音不自觉拉高。

    “哎呀,你别那么大声,我的耳膜都快被你震破了。我留她在这里喝茶,你晚点来接她吧。”

    他连多说一个字都没有便结束通话,然后拨了一通电话回飞仙。

    电话接通,传来的是阿仙的声音。

    “您好,这里是飞……”

    “阿仙姊吗?”他打断了她的话。“是我,麻烦你转告大老板娘,我已经找到由希了,请她不必担心。”

    “好的,我立刻告诉她。”

    阖上手机,他将它随手往副驾驶座上一丢,并以最快但必须安全的速度开往三扇屋。

    约莫二十分钟后,伊武英嗣抵达了三扇屋。

    车一停妥,他便迫不及待的跳下车,往三扇屋里面冲—

    “她在哪里”拉开厚实的大门,他连鞋都忘了脱,便朝里面闯。

    冲进屋里,只见由希与他母亲正坐在暖桌边喝茶。

    他快步走到桌旁,一双眼睛定定的瞪着她看,见她安好,他绷紧的神经才松懈下来,但随即,一股怒火又直往他头顶窜。

    “你到底在做什么?”他对着她大吼,像在骂孩子似的。“你知不知道大家有多担心你”

    由希怔住,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虽然外面下着雪,可是他却满头大汗,身上甚至没穿什么保暖的衣物。他的样子有些疲倦狼狈,裤脚跟鞋子都沾上了湿黏的泥土。

    他……一直在找她吗?

    “英嗣,你别骂她了,她只是……”

    “别替她说话。”他打断了想打圆场的母亲的话,再度恼火的看着由希,“我差点要上山找你了,你知道吗?”

    面对盛怒的他,由希微低垂着头,没有说话。

    “你不是孤儿,你不是一个人。”他怒气冲冲地说:“你有家人,不该这么冲动!不要忘了这点!”

    闻言,她抬起眼睑看着他,眼眶里闪动着泪光。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想哭,是因为他太凶了?还是,这是相隔多年,她再次感受到如此真切的关怀……

    “大老板……你祖母很担心你,你知道吗?”他继续训斥着她,“让一个老人家为你担心到不能吃不能睡,你真的安心”

    “英嗣,好了!”胜于见由希眼眶泛泪,心里十分不忍,“由希她没事就好,你别再骂她了。”

    “我哪是骂她,我只是……”稍微冷静下来,他眼角余光一瞥,才发现一语不发的由希已泪如雨下,他倏地收声,把没说完的话硬是吞回肚子里。

    “好啦,你快把由希带回飞仙吧。”胜于试着用玩笑化解尴尬。“大老板娘没见着她,今天是别想睡了。”

    伊武英嗣看着文风不动坐在原地的她,沉默了两秒,接着,他一个箭步上前,伸手将她拉了起来,什么都没说的往外走。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小姐的花招最新章节 | 大小姐的花招全文阅读 | 大小姐的花招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