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迷糊小书呆 > 第一章

迷糊小书呆 第一章 作者 : 沈韦

    月圆之夜,一朵乌云轻轻飘过,让大大的圆盘若隐若现。

    晚上十点半,位于市区一条不特别醒目的小巷弄内,有一间隐密的Pub,今晚Pub被包下来,里头正热闹庆祝性骚扰惯犯胡定安被起诉。

    暗黑的地下室内,五光十色的灯光旋转闪烁,DJ在舞台前方动感摇摆身躯,刷着震耳欲聋的电音,Ladygaga的歌声环绕,炒热气氛。

    长长的吧台备有各种酒精、非酒精饮料无限畅饮,许多现炸热食、三明治、PIZZA、烤鸡陆续由服务生端出。

    Pub内聚集许多受邀前来狂欢的男男女女,他们一个比一个拥有出色外貌,尤其是与会的男性,长相各具特色,大多拥有深邃犹如外国人的混血五官,型男、阳光男、酷哥、臭脸男、花美男、大帅哥,应有尽有,简直就是帅哥大集合,更重要的是体格一个比一个结实诱人,教女人见了忍不住垂涎三尺。

    舞池里年轻男女随着音乐尽情舞动身躯,没下场跳舞的,不是拿着酒在舞池旁观看兼评论场中人的舞技,便是退到一旁,和看对眼的人暧昧调情。

    前方的DJ为了让气氛更HIGH而狂刷音乐,爱现的人拚命展现舞技,大伙儿特地让出一小块空地,跟着扭动摇摆,掌声、口哨声不绝于耳,众人汗水齐飙,HIGH翻天。

    人潮外,女生化妆室前站了两名拥有不同特色的漂亮女人,天花板垂挂流苏式的莹白细灯管,让两人姣好的脸孔不至于遭黑暗吞没。

    被好友夏希邀请来的佟可然身穿粉橘色连身伞状短洋装,露出好看的大半片雪白背脊,一头长发扎起高高的包包头,以小水钻作为点缀装饰。从不曾如此性感过的她不自在地拉拉仅靠两条系带绕颈的小洋装,在吵杂的电音中拉大嗓门跟一旁的好友夏希抱怨。

    “夏希,妳看我的衣服是不是要掉下来了?我觉得光靠两条带子绑蝴蝶结,真的非常危险。”

    其实今晚她最该感谢造福女人的一项伟大发明——NuBra,使她瞬间罩杯upup,连**都硬挤出来,让她性感加分,否则她穿这件洋装的效果肯定没这么好。

    明艳动人的夏希拍开佟可然不停捣蛋的小手,横了一眼。“妳不要拉就不会有事,妳的肩膀跟后背都非常漂亮,应该常常展现,不要整天把自己包得像颗粽子,端午节又还没到,不需要妳提前cosplay。”

    这一件充分表现春天色彩的粉橘色洋装是夏希从韩国带回来的,当时她第一眼看到这件洋装,就觉得它非常适合柔柔软软的佟可然。

    果不其然,明明已经三十一岁,却仍像个大学生气质清新,拥有一双如同小鹿般圆圆大眼的佟可然,一穿上这件性感的小洋装,再化上淡妆,点上莓粉色口红,无须过多饰品装扮,活脱脱就是个清纯小鲍主,男人见到她,绝对会很容易被她吸引。

    困在高跟鞋里的十根脚趾痛苦到动弹不得,使佟可然嘟起粉嫩嫩的唇瓣,垮下脸来咕哝反驳。“可是穿粽子装让我很舒服自在啊,根本不用提心吊胆,更别说这一双会跌得我狗吃屎的高跟鞋,我的脚好痛,我想把鞋子脱下来。”

    七公分高的粉橘跟嫩绿撞色高跟鞋让平常以一双Allstar帆布鞋走遍天下的佟可然头皮发麻,都快不会走路了,若非夏希坚持身上这件非常不保险的洋装非得配上这双会跌死人的高跟鞋不可,她绝对会穿着心爱的Allstar来参加party,不,应该说她也不会穿这件可怕的洋装,直接穿窄管裤加一件简单的衬衫出席。

    “千万不能脱!不要告诉我,妳偷偷挟带了Allstar来。”夏希的双臂在胸前比了个大大的叉。

    手拿香水瓶造型白色手拿包的佟可然佩服得双眼闪闪发亮,兴奋抓住夏希的手臂。“妳怎么知道我把帆布鞋放在摩托车车箱?我真的很想马上出去换帆布鞋。”

    夏希果然是她的知心好友,她在想什么,无须说出口,夏希自然能猜到,真是太神了。

    夏希听了一副快昏倒的模样,拍拍额头,语气无比哀怨。“我的天,妳的车箱里不会还放了T恤跟牛仔裤吧?”

    “对啊对啊。”佟可然点头如捣蒜,忍不住为料事如神的夏希鼓掌。

    DJ在舞台上播放凯蒂佩芮的Firework,强劲的节奏让舞池里的男男女女更加卖力扭动身躯,强烈的灯光旋转闪烁,照到角落的佟可然眼里,使她不舒服的连眨多次眼睛。

    夏希深呼吸,抓着好友的手臂要求。“答应我,妳会穿着这件洋装跟高跟鞋撑到今晚结束。”

    佟可然一脸为难。“很难耶,我觉得穿上超梦幻洋装的我一点也不像我。”

    “可然,难道妳不觉得每天一成不变很枯燥乏味吗?偶尔换上不同的装扮,当另一个截然不同的自己才有趣。”身为精品店老板的夏希天生喜欢新鲜与变化,要她死板板过日子,不如杀了她比较快。

    佟可然不认同地猛摇头。“才不呢,我就喜欢打安全牌。”

    佟可然的个性和外放的夏希有着天壤之别,身为二手书店老板的她只要埋首在书堆中就能感到幸福快乐,外在的物欲对她而言根本不重要。

    “可是别忘了,今晚和平常不同,妳是特地为我和阿晟庆祝胡定安那个大烂人被起诉,所以为了我,暂时忍忍吧。”一说起胡定安,夏希便打从心里不屑。

    胡定安仗着父亲是现任立委,在她们开店的樱花街坊到处骚扰女生,被她和阿晟扭送警局后,非但不反省,甚至怀恨在心,无法报复她和阿晟,转而对他们身边的人下手,教唆小弟殴伤从事资源回收的老人家,被她和阿晟再一次扭送到警局。

    这一回胡定安罪证确凿,加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引发全国关注、舆论批判,他的立委老爸再也没办法关说为他脱罪,这个社会败类才总算无法再逍遥法外。

    “对,我们今晚要开心庆祝胡定安那个大烂人被关起来。好!我会继续穿着这一身超级折磨人的行头。”同仇敌忾的佟可然双手握拳,激动地用力点头,但接着又压低音量紧张兮兮问:“不过夏希,妳确定我NuBra黏得够牢,不会掉下来吗?我真的很怕它们会掉下来。”

    “妳放心,它们很牢靠,我都穿这一牌的,从来没有掉下来过。”夏希俏皮的朝佟可然眨眨眼,要她尽避放一千两百万个心。

    听夏希如是保证,佟可然这才安心的长长吁了口气。

    “咦?品妍跟她的阿娜答已经下场跳舞了,妳要不要一起过去跟他们尬舞?”夏希眼尖瞄见好友在场内热舞,双脚发痒,舞兴大发。

    佟可然挥舞双手拒绝。“妳拉妳的阿娜答跟他们尬吧,我不想下去。”

    开玩笑,穿着七公分高的高跟鞋走路对她而言已经是超级困难,要她下场尬舞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热爱生命的她可不想跌个半死,还是乖乖在旁边欣赏大家的舞技比较保险。

    “妳真的不下去?”夏希失望的垂下肩头。

    “不要。”佟可然断然拒绝。

    “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妳,这样好了,不如妳就在旁边当只满场转的花蝴蝶,说不定会让妳撞见怦然心动的大帅哥。”嘿,现场的帅哥可是多到让名花有主的她都快要忍不住爬墙偷吃,尽避一半以上和平凡的他们有那么点不同,不过若是能让可然遇见心动的猛男,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

    佟可然耸耸肩,对于能不能遇见教她心仪的男人倒不是很在意,不过为了不让夏希因在意她而玩得不够尽兴,便认真点头。“好,我会像只花蝴蝶满场转,妳别担心我,快去跟品妍他们一较高下吧。”

    “那我走了。记住!不可以偷偷跑去换牛仔裤跟T恤,还有,帆布鞋也不准穿,假如被我发现妳阳奉阴违,就见一次打一次哦!”夏希故意装出凶狠的表情,挥舞拳头开着玩笑。

    佟可然很配合的做出害怕的表情,抱头低叫。“啊,我好怕啊,千万不要打我,真的要打的话,也不可以打脸,最近我好不容易才长得人模人样,千万不能打脸!”

    好笑的动作与对话让好姊妹俩相视,大眼瞪小眼,旋即捧腹娇笑。

    “可然,好好享受今晚。”

    佟可然屈起右手拇指跟食指,比了个手势。“ok。”

    开心的夏希对佟可然摆摆手,便踩着轻快的舞步一路舞进心爱的男友怀中。

    眼见两个知心好友都找到爱的归宿,佟可然打从心里为她们开心,而她也禁不住室内飘扬的强烈节奏感诱惑,小心翼翼随着音乐扭腰摆臀。“好想换上帆布鞋下场哦!”

    她扭啊扭、转啊转,穿过流苏灯管,转出女生化妆室的角落。“夏希跟品妍一定没发现,经过健身房热门舞蹈课的长期磨练,我不再跳得像木头人了。”

    正自得其乐时,撞见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眸,一名长相斯文的男生对她微微一笑,拿着酒杯凑上前搭讪。“小姐,妳节奏感满不错的,妳一定渴了吧?想喝什么,我帮妳拿?”

    佟可然回以一笑,想都没想,直接回道:“我一点也不渴啊,想喝什么我可以自己拿,不用麻烦了。”

    男人听了,不死心再接再厉。“我看妳似乎跳了一阵子,要不然我们到吧台附近找个位置坐下来,可以吃些东西,聊一聊。”

    佟可然停下轻轻摇摆的娇躯,满脸纳闷。“我才跳一下下,没有跳很久啊,我不饿,你自己去吃吧。”

    怪了,是她的动作太小,才让人家误会她跳很久很累吗?她是不是要澄清一下?“我小小摆动绝对不是累了,是高跟鞋太高,我怕不小心跌倒的关系。”

    “呃?”男子愣了一下,不晓得她怎么会无厘头跟他说这个,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她脚上那双确实满高的高跟鞋,一时词穷,不晓得要回她什么。

    “你去找别人聊天吧,我想要到处转转。”佟可然替他做出决定,摆摆手,继续小幅摆动娇躯,离开。

    被打枪的男人摸摸鼻子,决定寻找下一个搭得上线的漂亮目标。

    佟可然喃喃发表心得。“穿高跟鞋跳舞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不然大家怎么都跳得那么好,看来我只要习惯,也能跟夏希和品妍一样满场飞,嘻,只要有心,我也可以变成花蝴蝶。”

    扭啊扭、转啊转,僵硬的肢体慢慢轻松伸展,随着音乐加大摆动幅度,身体逐渐发热,如夏希希望的,开心享受今夜。

    Pub内有一双无比精锐的眼眸环视全场,性感薄唇勾扬电力十足的笑容,纵然这里的灯光不够明亮,但对于体内DNA排列组合异于常人的独旋昊完全不成问题,身为狼人的他可以清楚看见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也能轻易听见谁跟谁说出超级咸湿的对话。

    吵杂的室内挤进这么多人,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的味道,同为狼人的兄弟们嗅觉和他一样敏感,对于过度浓烈腻人的气味打从心里厌恶。

    今晚的Party是由喜爱热闹的他所发起,对于这些闷在室内的杂乱味道,他的容忍度较高,不像阿昂猛翻白眼之后骂了几声脏话,就转到外头去呼吸新鲜空气。

    独旋昊低声笑着,彷佛自言自语地说:“阿昂,你太粗鲁了,当心没有女人敢要你。”

    “没女人要就没女人要,干你鸟事。”已走出户外享受清风的阿昂清楚听见阿昊的屁话,没好气回他,仰望天上那轮硕大圆月。

    远远坐在沙发区的正义哥听见,立刻出声替阿昂抱屈。“阿昊,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们所有兄弟都知道没女人敢要的是阿昶,严格说来,阿昶认第一,阿昂只能排第二。”

    其他在地下室分处不同地方的独家兄弟们听了,声调高高低低,不约而同笑了,惹得身旁不明所以的友伴满脸问号。

    虽然是在热门音乐环绕的地方,拥有优越感官的独家兄弟,仍轻而易举听见自家兄弟在说什么,完全无须放大音量。

    独旋昊悠悠哉哉转到吧台,沿路朝对他有好感的漂亮女人猛放电,就像一座行动发电厂,所到之处,攻无不克。他伸出好看的手拿了杯龙舌兰,移至唇边优雅啜饮。“谁第一谁第二并不重要,全都是没女人要的家伙,说出来只会丢尽我们独家男人的脸面,啧!”

    “干!阿昊你这个小白脸在嚣张什么?是不是太久没被揍得鼻青脸肿,皮痒了是不是?早说嘛,自家兄弟,干么这么客气。”阿昂深深吸了一口经由夜风传送过来的夜来香花香,转过身,左手成掌,右手成拳,相互撞击,发出啪啪声响,准备好好痛宰小白脸。

    “等等,先别冲动,今晚我们是为了阿晟才聚集在一起,这么快就打成一片不太好,不如三个小时后再来场大混战吧。”正义哥再次跳出来仲裁发声,他们几个太久没动手,真的会手痒心痒,刚好可以拿阿昊说了一连串屁话当借口,舒展一下快要生锈的筋骨。

    “三个小时后就三个小时后。”热血的阿昂没异议。

    受到月圆影响,隐藏在独家兄弟们体内的兽纷纷冒出头,渴望放纵野性本能。

    “等、等等,大家有话好好说,干么要打架,千千今晚也来了耶。”像守财奴一样守着女友千鹤的小狼发出痛苦哀号,爱好和平地喊停。

    “千千来了正好,她可以当裁判,看谁打得最好。”正义哥大方将裁判权交给千鹤。

    “我的天。”对于这一群没事就爱找架打,满身精力无处可发的哥哥们,小狼苦恼不已。“你们真的都该去找个女朋友,才不会闲着没事就要打架。”

    小狼此话一出,立刻引起没有女友的狼人哥哥们一阵挞伐,晚到的阿昶满身尘土走进热闹的地下室,嘴角噙着冷笑道:“你很快就会被千千抛弃,得意什么?”

    “哈哈,没错!小狼别忘了,我们都赌你会被千千抛弃,所以快点让我们赢得该得的赌金吧。”坏心的人大笑附和。

    喜欢兴风作浪的阿昊也不甘寂寞,见缝插针。“不如我们再加码,赌千千会移情别恋,爱上和小狼截然不同的男人,一脚把小狼踹出家门,变成流浪狗。”

    其他人听了纷纷起哄附和,让小狼垮下脸来,欲哭无泪地哀求。“昊哥,拜托,别再玩我了。”

    成功掀起赌盘热潮的独旋昊得意笑咧嘴,不理会小狼可怜的哀号,开心喝光手中的龙舌兰,轻佻的弹了下舌头。

    小狼和千鹤会分手的赌盘是由他一手发起,纯粹因为日子过得乏味了,为了找乐趣才会拿小狼和千鹤来玩。

    他又拿了杯龙舌兰,眼角余光瞥见一抹粉橘色窈窕身影正摇摇摆摆自得其乐,他饶富兴味转过身,慵懒倚着吧台以目光追逐。

    先前这朵小粉橘和夏希的对话全被他听见,她的不满抱怨,使笑笑气泡直窜而上,教他忍俊不禁。

    喜欢穿Allstar、做轻松打扮的小粉橘,今晚却穿上NuBra进行造山行动,依他目测,效果确实很不赖,满诱人的。

    即使室内满布各种味道,可他依然能够从杂乱的气味中寻找到属于小粉橘的气味,她的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花香还有书香,就是那股书香味引起他的注意,身为作家的他很难忽略那股书香味。

    她似乎是个直肠子的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懂得拐弯抹角,以至于刚刚才很不解风情的拒绝男人的邀请,他敢打赌这个女人完全不晓得刚才那个男人想泡她。

    他眉眼带笑,带着审视的光芒看着她转啊转、跳啊跳,大方窃听她的自言自语,一点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花蝴蝶就是要转啊转,转啊转……”佟可然跳到浑身发热,雪白肌肤开始沁出点点香汗。

    舞池挤满许多人,大家尽情热舞,下场尬舞的夏希、独承晟及宋品妍、独穹朔这两对情侣成了场中最受注目的焦点,大伙儿把场地让出一小块,让他们两对尽情厮杀。

    个性低调的佟可然仅仅待在边边自顾自当花蝴蝶,长相清纯无害的她也吸引不少男人注意,见猎心喜前来搭讪邀舞,但全被她一一婉拒。

    最后,她口渴的晃到吧台边,看见一杯杯色彩鲜艳美丽的调酒,如背诵课本自言自语:“酒后不开车,开车不喝酒,我骑摩托车,同样要遵守交通规则,所以还是喝柳橙汁好。”

    拿起一杯柳橙汁喝了一口,看着场中的男女,突然有了大发现。“哇!今晚是怎么回事?居然有这么多高大的猛男,他们的身高应该都超过一百八,如果我站在他们身旁,一定很像哈比人。”

    与她距离不远的独旋昊笑了声,仔细看看身高才一百六十公分的佟可然,个头确实很娇小,好像随便伸手一推,就会被他推倒。

    啧啧,被他推倒这个念头挺诱人的,他喜欢,望向她的眼瞳愈来愈深邃醉人。

    “这么美好的夜晚,比较适合待在店里整理我那些宝贝。”一停下来,不免想到今天才刚买进店里的二手书,对她而言,将陈旧的书籍清洁整理好,就是美好的成就。

    猛地,用力摇摇头。“不行,我已经答应夏希要好好享受今晚,不能再满脑子想我那些宝贝,我要当一只尽职的花蝴蝶继续满场转。”

    佟可然的个性是说到做到、绝不食言,于是,拿着柳橙汁继续满场转的大任务。

    薄薄的汗水点上雪白娇躯,胸前沈甸甸的感觉让她意识到怪怪的。“是NuBra在作怪吗?应该不可能,夏希打包票说保证没问题的,不过我还是乔一下比较好。”

    这里暗归暗,但当众乔奶这种事她可做不出来,还是得到化妆室去仔细检查。

    她把杯子放回吧台,一时起了玩兴,模仿夏希先前舞进独承晟怀中的舞步,性感扭向化妆室的方向,咯咯娇笑,想象自己是只快乐飞舞的花蝶蝴,漂亮的红晕染上双颊,十分性感诱人。

    独旋昊兴味盎然看着她自以为性感的舞姿,黑暗中,精锐眼眸倏地圆瞠,他的嘴角上扬再上扬,咧成一个大大弧度。

    “这个小迷糊竟然没发现,哈。”穿着湛蓝色皮外套的独旋昊,帅气晃到她前面,等着迷糊花蝴蝶落入他的势力范围。

    佟可然舞着、转着,不管其他人怎么跳,兀自沈浸在自己小小的快乐世界当中,头顶上多彩旋转的灯光看得她眼花撩乱,心情好到不能再好,不再去想脚上这双高跟鞋有多折磨人,伞状裙襬随着她舞动,如花瓣般散开,呈现美好弧度。

    就在她沈醉在最美丽的氛围时,她猛地转进一具宽广结实的胸膛,望进一双她所见过最闪亮耀眼、宛如黑曜石般好看的眼瞳,愕然咿了声。

    戏谑好听的声音,轻快于她耳畔响起。“小姐,妳的东西掉了。”

    天啊!他超想大笑的,怎么会有这么好玩的事在眼前上演?更好玩的是出糗的当事人一无所觉,是不是神经太大条了?

    佟可然愣了下,一脸茫然。“什么东西?我的皮包没掉,你应该是看错了。”她扬扬手中的皮包,要眼睛不是很好的男人看清楚。

    哇哦,眼前的花美男简直像是从偶像剧走出来的一样,高大俊美,有着健康的肤色、爱笑的眼睛和性感的嘴巴,他的嘴……嗯,就像言情小说里描写的,非常适合亲吻。

    怪了,她是怎么回事?为何望着那双爱笑的眼睛,心脏就怦通、怦通疯狂跳动?

    成串的笑意直冒上心头,让他的胸膛鼓鼓震动,可爱的小粉橘就在双臂之间,让他真想捏捏她那粉嫩嫩的脸颊。“我没有看错,妳掉的不是皮包。”

    “既然不是皮包,那我就没有东西可以掉啦。”奇怪,都说她没有掉东西,花美男干么那么坚持?

    “有。”他笑到眼都弯了,好看的咖啡色眼眸闪耀促狭光芒。

    “没有。”佟可然蹙眉。

    独旋昊的下巴朝掉在不远处的NuBra扬了扬,轻声说:“妳的NuBra掉了。”

    顺着他的下巴指示望过去,在头顶上方旋转的刺眼灯光照射下,隐隐约约间,果然见到一坨物品掉在地上,形状看起来,真的满像NuBra的,她惊得倒抽了口凉气,双手直觉摸向胸部,检查NuBra究竟还在不在。

    这一摸,当场教她花容失色,脑袋瓜重重一轰,宛如被原子弹轰炸过般,难以置信的一再自摸,再三确定,不论她摸几次,结果都一样,NuBra已经弃她而去。

    他笑咧嘴,双手环胸如看戏般看她惊慌失措的窘样。

    确认过后,佟可然全身羞窘臊热,整张脸红通通,双手紧紧护住除了薄薄的洋装外,再也没有其他掩护的胸部。

    怎么办?这时候要承认她真的掉了NuBra,还是打死不认账?呜……她好想哭啊!

    难怪原本还觉得沉重得有些怪的胸部,突然间变得无比轻松,全因NuBra走山了,不!应该说是山崩,再也回不去了……

    “怎样?我没骗妳吧。”饶富兴味的嗓音凉凉响起。

    佟可然紧张到额际猛冒汗,咬牙决定来个抵死不认。“那不是我的,我的还好好黏在身上。”

    干得好!佟可然,只要她抵死不认,花美男也不可能当场把她扒光检查。

    帅眉一挑,语气上扬,满是不信。“哦?妳确定?”

    “非常确定。”她用力点头,连看都不愿再看背弃她的NuBra。她就说这种东西不牢靠嘛,亏夏希还再三保证,她真的好想挖个地洞钻进去,永远都不出来见人了。

    “既然不是妳的,妳干么紧张兮兮护着胸部,又不会走光。”坏心的独旋昊硬是不肯轻易放过她,步步逼近。

    “我、我就喜欢这样,关你什么事!”佟可然一退再退,结结巴巴中不忘故作坚强,挑衅的扬高下巴。

    快疯了的她根本就没有勇气放下护胸双手,尽避这里很暗,别人应该看不见任何不该看的,况且她也没啥看头,不过她就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呜……她错了!再也不觉得花美男上扬的嘴角迷人,现在看来,他根本就像不怀好意的豺狼虎豹,似乎非常肯定那NuBra就是她掉的。

    天啊!他怎么会知道?她好想抱头放声尖叫啊~~啊~~啊~~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迷糊小书呆最新章节 | 迷糊小书呆全文阅读 | 迷糊小书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