砚城志卷一:姑娘 尾声 作者 : 典心

发丝飞散,拂过男人的双眼,熟悉的香气、熟悉的触感,驱逐了他脑中的黑雾,却没有办法阻止,他不由自主的动作。

大刀扬起,朝着她的脸,就要挥砍而下,她动也不动,仰望他的神情除了信任,没有半点责怪,或是恐惧。

他用尽所有力量,才停住凶狠的刀式,手臂上青筋鼓起,渗出一颗颗冷汗。刀锋离她的脸只剩半寸。

身后,却又传来叫唤。

“雷刚。”

曾经身为好友的公子,知道他的名字,当邪意渗入话语,名字就是最强的恶咒,能强迫违背他的意念,役使他做出最不愿做的事情。

大刀再度举起,这次,他无法阻挡。

“闪开啊!”

他声嘶力竭的大喊,大刀无情的挥下,就要——

这一句,是多么在乎。

她瞧着他额上暴起的青筋,看着他惊且痛、恼与恐的神情,半点也不害怕,蓦然浅浅一笑,将小小的手心,压在他胸膛上。瞬间,她的手心亮起,强烈的光芒甚至透过手背,浮现难以辨认的图案。

强光一闪而逝,可强大的恶咒瞬间被解开,他手中的大刀滑落,当啷一声落在地上,满是冷汗的身躯,颓然倒入她的怀抱,困难的喘息着。

公子双目圆睁,表情扭曲。

“不可能。”

他厉声又唤,不肯死心。

“雷刚,杀了她!用你的双手,把她活活的、慢慢的掐死,我要她看着你死去,快!”

喊叫声中,注入更多恶毒的咒力。

男人回过气来,支起身子,抓起了大刀再次高举,却没再砍向姑娘,反而霍然转身一刀朝公子挥去。

“雷刚,你——”

男人怒目瞪视。

“我当你是朋友,你却如此利用我!”

“你做了什么?”

眼看恶咒被解,愤恨不已的公子,长发从乌黑逐渐变得雪白,一绺绺盘桓如蛇,发出嘶嘶嘶的声音,甚至有蛇信伸探。

“我来到砚城后,他不再是人,而是个鬼。”

她恢复镇定,庆幸自己还留下这一手,否则真要中了公子的毒计,被最在乎的男人劈死。

“人有人名、鬼有鬼名,雷刚是他生时的名,而他的鬼名是我所取的,我所做只是写出他的鬼名。”

所以,她从来不叫唤他的名,就是为了严守秘密。

“该死!”

公子跺脚,俊美的脸庞逐渐融化,白袍被鼓起的皮称得破裂,飞旋过处,无论是屋梁、石砖、家具,全都被迅速腐蚀。

偌大的厅堂,在眨眼之间,就被腐蚀殆尽,化为一处荒地。

日光之下,公子已不再是人性。

嘶嘶吐信的长蛇是他的发,额上长着锐利的双角,眼窝深陷,其中跳燃着红火,咧开的嘴露出尖锐长牙。俊美的外表只是假象,为了夺回心爱的妻子,他不惜沦落为魔。

嘶吼声震天地,魔化的公子迈步走向姑娘。一道黑影从天际袭下。

虽然不情愿,但龙鳞在姑娘手里,黑龙无法袖手旁观,只能拼尽全力,想要撞开这可怕的魔物,却被轻易一挥,就弹飞到高山下,强大的劲力把他的身躯挤压进山的深处,被岩石牢牢困住。

信妖不肯认输,也鼓起勇气,卷上魔物的身躯,一层又一层的包裹。

但是公子丝毫不以为意,随手撕扯,就把信妖一片片的撕下,仿佛那只是最普通的纸。

魔物的影子,笼罩着姑娘与男人,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扬起完好的那边绸袖,在半空中挥舞。

各种颜色不同、粗细不等的绣线,从袖口蜂拥而出,碰到公子的身躯就盘绕收紧,一圈圈卷绕束紧,柔过棉、韧过钢,成为最柔软却也是最牢不可破的囚牢,愈是挣扎就收的愈紧。

在刺耳的咆哮声中,姑娘抓过男人手上的大刀,在手腕上匆匆一划,刀锋抹上淡淡的血痕,霎那放出强烈光芒。

她深吸一口气,挥刀刺向公子,第一刀却只是切开绣线,就被硬化如盔甲的皮肤挡住,不能再前进分毫。

娇美的脸儿浮现讶异的神色,不肯罢休的要再度挥刀。男人在这个时候,上前来到她身后,贴近她的背部,握住她的双手,加强刺入的力道,顺利突破强硬的外壳,戳入毫无防备的内脏,直戳公子的心脏。

只是,剑尖刺入后,却没有戳进公子的生命之源。

那儿没有心。

他的心不在身上!

两人同时一惊,公子却逮着机会,张嘴喷吐出浓浓的黑雾。

“小心!”

姑娘见状,立时挥起绸衣,盖住自己与身后的男人,避开恶浓的瘴气。

觑的一线生机的公子,趁机化为液体,从被切开的绣线流出,迅速渗入土中,潜进深深的地底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黑雾散去,姑娘与男人起身时,四周已是阳光明媚,花木欣欣向荣,除了大厅化为荒地之外,就仿佛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

砚城里洪水退去、地震平息、雪崩被阻在砚城之外,人与非人都躲过一劫。

“被他逃了!”男人扼腕。

“无妨,他对妻子的爱恋太深,不会离开砚城,总有机会再抓住他的。”

姑娘依靠着男人,柔言柔语的安慰。

男人不甘愿的点了点头,低头看着她苍白的小脸,突然恼羞成怒,低吼着质问:“你刚刚为什么不闪开?”

“我知道,你不会伤我。”

她深深信赖,无限依依。

“再说,就算没有事先为你取了鬼名,能死在你的刀下,我也无怨无悔。”

“说什么傻话。”男人更怒,双手的动作却跟语气相反,温柔的抱住她,护卫在胸前最安全的地方。

她满足的吁了一口气,小手揪住他的衣衫,小声的问:“你有没有事?”

男人摇摇头。

“没事。”

“那就好,因为,我有事。”

她仰起脸来,笑着望进他眼里,轻声说道:“他的瘴气太强,我支撑不住了。”

说完,她身子一软,在他怀中昏过去。

与公子一战,看似轻松,实则让她元气大伤,昏睡了几日才醒来。

是一阵草药的香味,将她从昏迷中唤醒。

姑娘睁开双眼,望见双眼全盲的左手香,正端着一碗热腾腾的药汤,在卧榻旁的椅子坐下。

她微微一笑,软软的坐起身来,背靠着绣褥,接过递来的药汤,端起来就要入口,药汤沾唇前,动作却又停了下来。

“真好。”姑娘说。

左手香神色冷漠,淡漠的问:“好什么?”

“我在昏睡的时候,就想着要见你。”

她微笑不减,像是谈论天气般,轻松的说道:“是你在暗地里协助公子吧?”

左手香没有惊、没有惧,语气未变。

“你怎么知道?”她没有否认。

否认,没有任何意义。

“他的心被掏走了,砚城里只有你能不着痕迹的把心掏取走。”

姑娘顿了顿,又说。

“就像你掏取荣钦的肝脏一样。”

左手香不言不语,全盲的双眼,望着卧榻上的小女人。

“这是条件。”

姑娘重复侧耳曾偷听到的言语。

“我猜想,你们达成协议,由你为公子取肝,因为他已化为魔物,男人的肝脏最是滋补,能增强他的能力,而你则是同时在搜寻别的东西,例如眼睛、例如肝脏、例如其他的——”

她歪着头,斟酌用词。

“部分。”

“你为什么能猜出来?”

“因为,我也是女人。”

她靠近左手香,轻声说道:

“就像是我有在乎的人,虽然想藏着,却情不自禁。你对那个跟随你多年的男人,也是一样。”

左手香的表情,直到这时才有些变化。她修长的双手,缓慢探出衣袖,先露出樱花般粉红的指尖,然后是十指,接着是手掌——

“他所罹患的病,想必是你无法医治的,需要换取器官才能活命。”

姑娘仍旧说着,即使看见那双能轻易取她姓名的双手,逐渐靠近过来,她也平静如常。

左手香却摇头。

“不,你错了。”

“喔,我错在哪里?”

“他没有病,但却日渐衰老,除了记忆之外,我要为他替换的是全部。”

“这可是件大工程,需要牺牲许多人命呢!”

姑娘恍然大悟,将药汤在嘴边吹凉,又说道:“可是,公子后来急了,不愿透过你的挑选,只取人肝而食,你们的协议就作废了。”

两者的手法截然不同。

该说,就是手的不同。

同样都是白润似玉的双手,公子取人肝食之,都是开膛剖肚,弄得血如泉涌,腥红四散。左手香取人脏器时,却能不着痕迹,没有伤口,更没有血迹。

想到那些堆积如山,连饿鬼都吃的撑了,哭着喊着说吃不下的尸体,她叹了一口气,很惋惜的说:“真是浪费呢!你还不如跟我合作。”

探得很近的双手停住了。

“怎么合作?”左手香有了一丝兴趣。

“你还记得蒋生吧,砚城里头,那样为非作歹的人,并不在少数。有些罪大恶极的人,最好能清除干净。”

“你愿意把那些人交给我?”左手香挑眉。

她原本以为这个女人不能变通,才会与公子合作,想要各取所需,但如今这项提议却出人意料。

“是啊,这样不是两全其美吗?如此一来,你就能好好挑选了。”姑娘理所当然的说着,笑得仍是天真无邪。

“我如果杀了你,就不必拘泥于只挑选有罪之人。”

左手香说得一针见血,却是头一次如此自在的跟姑娘聊天。

“没错,但是这么一来,你就拿不到我要付给你的报酬。”

姑娘俏皮的眨了眨眼。

左手香不由得好奇起来。

“什么报酬?”

水润的双眸,闪过深又深的光芒,不是笑意,而是胸有成竹的筹谋。

“蒋生的眼睛。”她轻声宣布。

若说这世上,有什么东西能够打动左手香,那么蒋生的双眼,的确就是少数的其中之一。那双好看的眼睛,太难以寻找,可让她拥有视力,看清她在乎的男人,是生得什么模样,又是用什么样的神情望着她。

“死人的双眼,对我无用。”这是她最深的遗憾。

姑娘淡笑。

“你还记得,是谁说他死了吗?”

左手香的盲眼,微微睁大。

灰衣人。

当初,是灰衣人来通报,在石牌坊外哭嚎的的蒋生,已经死去。那时她与姑娘同在木府中,没有确认蒋生是否真的已死,因为她没想到灰衣人会说谎,就如她没有想到,姑娘的布局细密,深谋远虑至此。

“他还活着?”

“嗯,就被我封印在一本书里。”

娇嫩得略带稚气的容颜,笑得从容自在,没有半点戒心。

“如果你愿意跟我合作,那双眼睛就是你的了。”

俗话说,有备无患。

她不防备左手香,是早有把握,此人不会成为她的“患”。

果然,左手香静默下来。

日光偏移,时间逐渐流逝。

那双洁白的、美丽的、致命的双手,不再凝定不动,终于探向姑娘盈满笑意的容颜——

然后,那双手把药汤端走。

“别喝这个。”她把药汤洒在地上。

姑娘望着地上褐色的液体,刻意再问:“为什么?”

“这是不好的东西。”左手香言简意赅。

两人没有在深谈,彼此都心知肚明,协议在药汤被取走时,就已经达成。

一抹笑意,淡淡浮现在粉嫩唇角上。

“你再睡一会儿。”左手香吩咐。

“嗯。”

她打了个小小的哈欠,闭上双眼后才问。

“对了,你知道公子的心放在哪里吗?”

“不知道。”

“这就麻烦了,往后要对付他会更棘手。”

她的话音越来越软,嘴上说着麻烦,却像是不太在意。

能让木府的主人、砚城的主人觉得棘手的事情,绝对不多,何况还是一个刚刚被打退,险些魂飞魄散的手下败将。

左手香忍不住问:“为什么?”

被褥里传来微弱的语音,如似梦呓。

“因为,他的身上有了我的血。”

倦累的姑娘,再度睡去。

木府中的灰衣人们,正在重盖大厅,小心翼翼的没有发出声音。花木为左手香让开一条路,之后又悄然聚拢,静静守护睡梦中的姑娘,散出淡淡的芬芳,让她睡得更为舒适。

木府之外,砚城里人与非人,精怪与妖物各自走动,相处和睦。

雪山下的城,再度回复平静——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砚城志卷一:姑娘最新章节 | 砚城志卷一:姑娘全文阅读 | 砚城志卷一:姑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