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甜蜜蜜情人 > 第十四章

甜蜜蜜情人 第十四章 作者 : 攸齐

方静怀默思半晌,问道:“他有玩股票吗?”

“没听说。我们关系不是很亲密的。”她想了想,看着他问:“你觉得他可能在玩股票,所以需要时时上网,然后可能赔了钱,所以才打算把我嫁给有钱人,好让他未来能够予取予求?”

他笑了笑,道:“我没想这么复杂,只是猜测他或许有玩股票,才需要换支可以上网的手机和方便携带的平板电脑。”

若真是这样,那叔叔赔了多少?为什么变得那样嗜钱?翁念慈看向窗外,突然悠悠开口:“方园长,以后如果我叔叔打电话给你,不管他跟你说了什么,你都不要理他,甚至是像这样,还特地来接我。”

好糟糕呀,如果叔叔真因为他自己的私欲,而打着试图利用她的婚姻来向她的对象要钱的如意算盘的话,她是不是要反抗,拒绝叔叔要她相亲的要求呢?可是这些年,的确是叔叔供她吃穿、供她读书的呀。

方静怀愣了下,侧首看她,却见她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你误会了。”他低声开口,她毫无反应,他稍提嗓音:“念慈?”

“啊?”她颤了下,回首时,神情茫然。

那样的神色是几次相见以来,头一回看到,她恒常弯着两道月牙般的眼,笑得甜蜜蜜的,这刻却如迷途的孩子。

“你叔叔没开口要我送你回竹山。”

她怔了怔,才想起他们的对话内容。

“是我问起你出门了没,他说你跟你母亲在厨房谈话,我才想着应该还赶得上来接你回去。”他昨夜便做好的决定,只是不知她会搭几点的车,她也没先订车票,一切碰运气,却不想真给他碰上了。

她慢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不是他要你送我回竹山的?”

“不是。”

翁念慈反复思量。是他自己要送她的?他……

“问个问题,好吗?”

“噫?”她扬睫,困惑地看着他。

“你已经从前一段感情当中走出来了吗?”昨夜传讯息问她有无谈过恋爱,他并非想追问当中细节——怎么开始、怎么结束、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等等的,其实都与他无关。谁都有过去,他也有,他只是想知道她有没有恋爱经验。

有过恋爱经验,他才能问她情伤痊愈了吗?若她不再惦念前一段恋情,他便可以放心追求;若她还眷恋,他或许就该放慢脚步,等她愿意接受新一段感情时,他再表明心意。

想要开始对一个人付出感情时,若对方没有同样的感受,只是增添负担。

念慈笑了笑。“嗯。其实好像也没怎么悲伤和纠结。我是不是太冷血?”

他先是疑惑看她一眼,才说:“每个人都有自己一套面对感情的态度与想法,不是过程纠结才叫爱,也不是结局悲伤才叫刻骨。”

她目不转睛盯着他俊俏的侧颜。“我喜欢你这段话。”

她想要的不是纠结或悲情,她要的只是再平凡不过的生活。

两个人可以一起在阳光明媚的清晨醒来,一起顶着一头乱发挤在卫浴间,抢马桶,或是为了牙膏怎么挤而争吵,而下一秒又牵着手去吃早餐;然后为了到底是吃烧饼油条还是果酱吐司,两人继续吵,可能一个勉强配合对方,却在对方病了时,只想着陪他吃他喜欢的。吐司夹油条,烧饼夹果酱,谁说不行呢。

抿抿唇,她说:“我只谈过一次恋爱,大二时交的,是同班同学。他本来就知道我身体不太好,不过他不介意。我们感情很好,后来他也带我去他家见他家人,本来我也以为他家人不在意我的听力的,但是他妈妈后来私下约我,我才知道他家人反对我们交往,他们只是不想刺激他,然后我就和他分手了。”

“你提分手的?”

“嗯。我骗他我喜欢上别人了。我从小就不大敢乱花钱,就怕叔叔讨厌我。念大学时,除了学费不是自己赚的,其它生活费还是日常花费,我都是打工赚来的。我早上在学校附近一家早餐店打工,上到七点半,我请里面一个跟我一样也是在打工的男同事假装是我新情人,每天送我上学,我男朋友后来真相信我和我同事日久生情。大概因为知道自己的健康情况不大容易被外人接受,所以分手时我虽然难过,但也没有难过太久。”

她笑了一笑,察觉他车速放缓,她看向窗外,讶道:“啊,到了!你在前面让我下车就好,别开过去了。”她解开安全带,微倾身子将背包背上,戴上毛线帽和口罩,她转首道:“谢谢你送我。”

右手握上车把,正要开门,左手腕被拉住,腕上的手温令她心口怦然一跳,她回首,怔怔看他。

“我拿个东西。”方静怀拉上手煞,身子往后座探去,长手一捞,多了个袋子。坐正身子时,他从袋子里拿出几样颜色粉嫩的物品,然后他看看她头上的毛线帽,道:“我先把它拿下来?”

她还没反应过来时,头皮一凉,她的毛线帽便被他拿下了,换成了米色画家帽。他细心调整着角度。“昨晚买的,先试戴看看,要是不好看还能换,只不过要等下次你回来时才能给你了,或者我拿下去给你。”

盯着面前那张薄薄的、不断张合的性感嘴唇,念慈只感觉耳廓有他的手指滑过,热热麻麻的,扰乱了她心思,她什么也无法想,呆呆地任他处置。

方静怀瞧瞧她,笑一声。她脸小小的,头颅也小小的,没了蓬松的头发,更显得她头好小,加上她头型又圆,戴上帽子更显得特别可爱。

“很好看,颜色很衬你。你看看喜不喜欢?”他从置物箱中翻出一面小小的镜子,递了过去。

她接过镜子,心思却不在镜里的影像。喜不喜欢不重要了,她想的是,这是他特地买来给她的?

“这是耳罩,看着挺可爱,好像也很保暖,买了一个……”他从袋里拿出一个珊瑚绒的保暖耳罩,纯白色,还别上小小的粉色蝴蝶结。他一样拿下帽子,帮她把耳罩戴上,看着她光溜溜的头皮,又将帽子戴上,覆住了整个耳朵。

“这样应该很保暖吧?”怕她听不清楚,他稍拉高帽子左侧,移开耳罩。

他身子微倾,离她极近,说话的气流在鼻间漫开,明知他是因为她的听力才靠她这么近,她还是不受控地让心跳乱了拍。拿高镜子,借此动作想掩饰这刻的心慌意乱,却在镜里看见自己鼓起的右耳时,笑出声来。

“怎么了?”他凑脸,视线挪向她手中的镜面。

“戴了耳罩,又戴上帽子,这样看不到耳罩,会觉得我耳朵好像长了肿瘤哦。”念慈目光与他在镜中相会,一手指着右耳,对着镜里的他说。

他看着镜里的她,一阵好笑。“是有那么点像。”

“是很像嘛……”她笑着偏过脸容看他,他正好也转过脸庞,四目相对,她几乎屏息,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只因两人距离这么近,他们鼻尖几乎相触,她看见他深邃的眼底,有自己的影像。

方静怀只愣了半秒,便回过神来。他动作轻巧,拿下他帮她戴上的帽子和耳罩。“还好,戴在你头上都很好看。”他把东西收进袋子,递给她。“里面还有两双保暖手套、一条围巾。”

她犹豫几秒,问:“都给我?”

“昨天晚上绕去夜市买的,都给你。我想竹山应该比较冷,尤其夜里,你既然不能吹风,保暖工作一定要做确实点。”见她迟迟未接,方静怀把袋子塞到她手上。“拿着,别有压力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只是希望你健健康康的。别忘了,你还欠我一瓶果酱,要是没照顾好自己,我找谁要果酱呢?”

一定是知道她不好意思收下,才这样说的。她笑了声,晃晃那个袋子。“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

他浅浅地笑着。“先把口罩戴上再下车。”

翁念慈又是戴口罩,又是戴帽子的,然后拎起放在脚边的两个袋子,还有他给的那一袋。“我去搭车了,谢谢你送我过来。”

看着她推开车门的身影,他忽道:“等一下。”扔下话人随即下车。

她反应过来时,从车窗看见他绕过车身的身影,他拉开她右边车门。“你东西有点多,重不重?”

“不重。我常搬水果和果酱,这个算轻啦。”

“怕你在车上不好拿,假日搭车的人很多。”

“放行李架上就好了呀。”她一派轻松的口吻。

“下车要记得拿。”

当她是小孩子啦?她笑一声,眼睛弯成小桥,语气却是刻意的敬重又正经:“是,方园长,我会记住。”

他揉了下她的头,道:“到竹山给我电话,简讯也可以。”

她张嘴,好像有什么话想说,又说不出口,她感觉眼眶微微发热,好像有些舍不得。半晌,她才点了下头。“会的。”

“什么时候回台北?圣诞节正好是假日,会回来和朋友还是家人过节吗?”他记得小时候圣诞节气氛并不浓厚,后来也不知怎地,大家似乎都开始过起这个节日来了;交换礼物、发送糖果,小学也会在这节日前夕发送糖果饼干给学生,就连他们自己的园所,每年也都有圣诞活动。她还这么年轻,应该也会和朋友出去聚会或是参加一些机关举办的晚会吧?

翁念慈摇头。“没有。我其实不常回来。”

“但是是圣诞节,你不过圣诞节吗?”

“大学时代有啦,曾经跟同学去参加教会活动,挺好玩。有一年也跟我妹去听演唱会。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我有工作要做啊,而且回来一趟,得花一笔车钱呢。”

“我知道了。”看着她,他又叮咛了句:“路上小心点。”

见她转身,等着她步入车站,却见她倏然停步,回首望了他一眼;她像是意外他也看着她,忽而一笑,笑得不好意思,带了点女孩家的羞涩。她抬起拎着袋子的手臂,挥了挥,才又转身走向车站。

那一笑,他心口微感异样,有点暖,也有点甜,还有点……像是舍不得的情绪。他忽然喊了她一声:“念慈!”

听见自己的名字,翁念慈稍顿,回身时,就见那男人朝她大步走来,速度有些快,她看着心惊,跑了过去。

“你走慢点呀。”她紧张地盯着他的左脚。

方静怀喘了口气,笑意将他五官染上光采,如此耀眼。“不要紧的。”她目中的关切在他心底晒出一团暖融。

她盯着他瞧,像在等他开口。

他偏头看看自己的车,回首时,好温柔地说:“你等我一下好不好?我把车停好,再陪你等车。”

念慈呆愣好半晌,缓缓点头。“……好。”

今日仍然是冬季常有的天气型态,灰灰的天色,冷冽的风,她却像被阳光包围,暖烘烘。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甜蜜蜜情人最新章节 | 甜蜜蜜情人全文阅读 | 甜蜜蜜情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