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呛辣大女人 > 第一章

呛辣大女人 第一章 作者 : 沈韦

    时间:晚上近九点。

    地点:桃园机场二期航厦。

    天气:微寒。

    入境或返国的旅客拖着大大小小的行李箱,隆、隆、隆走在灯火通明的机场大厅,因为时间已经是晚上,绝大多数的旅客皆降低谈话音量,一心一意只想早点离开。

    一名明艳高,剪一头时尚鲍伯头,戴着一对大大的、以金丝缠绕打造、叶脉分明耳环的年轻女子拖着大大的行李箱迅速通关,走到巴士站买车票。

    年轻娇艳的脸庞,在候车室吸引许多惊艳欣赏目光,夏希习以为常地坐在椅子上等候回台中的班车抵达,穿着黑色紧身皮裤的长腿漂亮交迭,脚下穿的是黑色麂皮雕花长靴,又尖又细的鞋跟镶着闪闪发亮的水钻,性感、奢华,简直可以被列为长靴界的梦幻逸品。

    涂着彩色鱼子酱指甲油的指尖无聊轻点银色行李箱外壳,杏桃色斜肩针织长版上衣性感小露蜜色香肩,柔嫩的唇涂着亮丽的玫瑰粉唇蜜,明亮的大眼彷佛会说话,长而翘的睫毛风情万种搧啊搧,教人不由自主深深着迷。

    夏希是充满光与热的开朗女人,就像一颗行动小太阳,所到之处无不受人欢迎,可说是天生的万人迷。

    身为韩货精品店老板的她这回到韩国批货,总共待了四天,原本像劲量电池充满强劲电力的她,到了今天电力已快消耗殆尽,幸好已经回到台湾,不用再用闪亮亮的热力与无敌笑容迷惑大叔、大婶。

    尽避疲累,可外观上却让人看不出来,夏希的最高原则是不论有多累,只要踏出家门,就得打扮光鲜亮丽,是以尽避一双腿走到快断了,依然坚持穿上这双十公分高的高跟马靴,让身高一百六十六公分的她瞬间增高至一百七十六公分。

    趁着等车的空档,无聊的从黑色编织包里拿出手机,点开看了下时间,自言自语。“再十分钟车子就来了,终于!我好想我那温暖的小窝、可爱的大床哦。”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她打了通电话给没住在一起的爸妈报平安,再发简讯通知好友——宋品妍和佟可然,告诉她们,她已平安归来。

    简讯打到一半的夏希突然感觉到候车室的气温下降五度左右,疑惑地抬头往后看,自动玻璃门没有打开,外面的冷风无法灌进来,这阵冷凉是怎么回事?

    拉拉滑下肩头的一字领,试着阻挡些许寒气,她快速将简讯打好,传送出去。

    “哦,真的是满冷的,我会不会穿太少了?”把手机收回皮包里,她站了起来,犹豫是否要开行李箱拿外套。

    眼角余光忽然瞄见一道高大结实的身影正站在售票柜台前,依据目测,正背对着她的男人身高起码超过一百八,拥有一双长腿,脚下穿着陈旧的马汀大夫靴,当她的视线触及到男子挺俏的窄臀时,整个注意力马上转移,精神为之一振。

    “哇,真是超LUCKY,等个车也能看见猛男。”夏希开心的轻轻吹了声口哨。

    听力比常人优越百倍的独承晟听见身后传来的娇喃,面无表情取饼车票,以低沈带有磁性的嗓音向柜台小姐道谢。“谢谢。”

    在世界各地到处流浪,遇多了热情的女人投怀送抱,起初会被挑起兴趣,后来烦了、腻了,对飞来的艳福无感,只想安安静静去想去的地方,做想做的事,不再理会那些热情的女人。

    他以为台湾女性比较保守,没想到才离开几年,现在的女性也不吝于表达内心喜好,可惜关于身后那名拥有性感柔细嗓音女人大剌剌的言词,他完全不想理睬。

    柜台小姐对上他湛蓝的眼瞳,双颊不由自主羞红。“不客气,先生,再五分钟车子就会到站了。”

    “好,谢谢。”

    独承晟颔首再次道谢,长腿一旋,转身走到贩卖机前投币买矿泉水。

    兴味盎然的眼眸随着猛男打转,啧啧,这男人拥有绝佳的身材比例和经过锻炼的体魄,深邃五官所组成的俊脸加上那一双湛蓝宛如天空的双眸,简直迷死人不偿命,和宋品妍的阿娜答相比,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世界真美好,到处都有猛男。”她由衷感谢老天爷赐给她的好运。

    面无表情的独承晟听而不闻,扭开宝特瓶盖,灌下一大口清凉的矿泉水。

    “开往台中的车已经到站,各位旅客可以上车了。”柜台小姐甜美的嗓音响起。

    正快乐欣赏猛男好看背影的夏希立刻回神,拉着行李箱准备上车,走到自动玻璃门时,突然间整个人被钉在原地,动弹不得。

    原本挂在颊边明艳的笑容僵住,俏脸扭曲,很窘的低下头看向右脚,企图不动声色拔出卡在门缝的精致鞋跟。

    “不会吧?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我快要昏倒了……”她的鞋跟竟好死不死镶在地板门缝,拔也拔不起来,她怕太用力会折断鞋跟,那可不行,她超爱这双靴子,说什么都不能让靴子毁了,想要脱困恐怕得脱下靴子,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拔了。

    呜……光是想象那画面,说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说有多丢脸就有多丢脸,但是为了保全靴子,她也顾不得面子,往好的方面想,反正这些人她全不认识,以后也不可能再见面,丢脸就丢脸吧。

    后头一名身材中广的男性旅客发现她卡在原地动也不动,皱眉硬是挤过她身旁,啧啧抱怨。“到底走不走啊?干么停在这里挡路?”

    夏希生气咬唇,忍不住回道:“鞋跟卡住了,怎么走?”

    抱怨的男性旅客先是一愣,紧接着不客气地大笑出声,其他人听见他们的对话,视线一致往下,同情地看向她那被卡住的超细鞋跟,高低不一的讪笑声此起彼落。

    尴尬到爆的夏希暗暗在心里骂了声,可性感的唇角却向上勾扬,镇定如常,没关系,大家要笑就尽量笑,当她日行一善,娱乐大家,脸丢光了正好,等一下她不计形象蹲下来当众表演拔靴子,就当是加码演出,回馈臂众。

    正当她预备脱靴开拔时,突地一道伟岸身影来到身畔,帅气地蹲下来,淡淡扔下一句:“扶住我的肩。”

    “啊?”夏希一愣,认出他就是让她忍不住吹口哨的猛男。

    独承晟不理会她有没有理解他所说的话,伸出古铜黝黑的右手,探向华丽精细,似乎随便一碰就会碎裂的鞋跟,轻托旋转。

    夏希一个不稳眼看就要摔倒,赶忙伸出双手搭在他厚实的肩膀上,柔嫩的掌心与指尖深刻感受到贲起的肌肉与皮肤所散发的热气,他的体温比她高,就像个暖炉,向来大胆的她竟不由自主感到害羞,双颊嫣红,令她大感讶异,明亮的双瞳盯着他随兴以黑色皮绳束起的头发。

    拿捏好力道,几下轻旋,镶有水钻的鞋跟毫发无伤拔起,他面无表情站起来,以没有任何高低起伏的音调对矮他半颗头的女人说:“好了。”

    喜欢独来独往的独承晟之所以对她伸出援手,纯粹是因为见不惯女性落难,虽然他天生冷漠,但是遇到需要帮助的女性或弱者,绝对不会吝于伸出援手。

    哇哦,这男人根本是一块活生生会走动的大冰块嘛!他真的好矛盾,体温热烫,气息竟然冷冰冰,使身为小太阳的她很想挑衅地吹一声口哨,看这个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块男会有何反应。

    他的眼睛很漂亮,却也很冰冷,他的中文说得非常标准,应该是土生土长的混血儿,不管怎样,她都要感谢他没有让她陷入更窘的境地,于是漾开迷人甜笑。

    “谢谢你。”

    “不客气。”没有喜怒哀乐的蓝眸淡淡一瞥,冷冷回应,背着陈旧的黑色提袋,走向正在等他们上车的站务人员,将手中的车票递出。

    这男人冷到让夏希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她吐吐舌头,有感而发。“我终于知道刚才候车室为何温度会突然降了五度,全都是因为这个大冰块的缘故。”

    已上车找了个靠窗单人座位的独承晟藉由灵敏的听力清楚听见她的评论,不动声色看着下方亮丽的女人,俏丽动人的她就像个发光体,光是站着,所有人便会自动将目光聚焦在她身上,她散发出无穷的热情,光是看着她,好像就能感染到她的热情。

    不过正如她所说的,他就是个大冰块,几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堂兄弟对他的冰冷早就习以为常,且常常对此大开玩笑,热情的小狼甚至会在气温高达三十四度的大热天抱着他的腿,大声嚷嚷,永远不与他分开。

    她,好像和小狼有那么一点相像。

    危机顺利解除,冰块脸很明显不理会她,夏希也没拿热脸贴冰块脸的兴致,拖着沉重的皮箱在司机的协助下放到大巴肚腹的行李放置处,再漾开迷人的笑容道谢。“谢谢。”

    司机报以一笑,开着玩笑。“小姐,妳长得够高了,不用穿这么高的鞋子,不然不小心又卡住,会很糗耶,哈哈。”

    “哈、哈。”夏希跟着自以为幽默的司机干笑两声,没力气哈啦,模仿冰块男的面无表情,将车票交给站务人员,走上车,见到冰块男坐在第五排靠窗的位子,那双冰冷的蓝眸往她身上瞥过来,两人四目相交,她有礼的对他微笑颔首,无声表达谢意。

    冰与火;冷与热,截然不同,相互交会。

    蓝眸在她身上停顿三秒,再次感受到她的善意与感激,刚毅的下巴微微一点,纵然以后再见面的机会微乎其微,但仍将明亮开朗的容颜记下。

    夏希走过他身旁,目前的她亟需温暖以平抚刚刚受创的心灵,没兴致拥抱大冰块,特别挑了后排远离他的位子坐下。

    “没关系,谁没出过糗?今天根本算是小case,人生中还有许多糗事在后面排队等着,所以全都忘了吧,明天过后,妳又是崭新闪亮亮的夏希,赞!”她低声自我激励一番,爽快将刚刚发生的糗事抛诸脑后。

    坐在第五排的独承晟听见她的话,嘴角不自觉上扬,她真的和小狼很像,拥有强韧不易被击垮的意志,脸皮够厚,有意思!

    嘴巴的笑容加深,软化冰冷气息。

    大巴慢慢驶离二期航厦,在夜色中,平稳往南行驶。

    月,如钩。

    时间已近午夜,独承晟独自背着陈旧的行李袋,一手插在洗得泛白的黑色牛仔裤口袋,走在宁静的小小区。

    小小区两排的路灯,将孤独的身影拉长再拉长。

    他走得不快也不慢,一切按照他的步调,不疾不徐享受夜的宁静,以及凉风传送至鼻翼的清雅花香。

    这一个新兴的小小区盖不到三年,建筑以两层楼的小别墅为主,前有庭院,后有车库,庭院依照屋主喜好做庭园造景,有的种满香草;有的依时节种植花朵,无论何时,放眼望去满庭院都是盛开的娇艳花朵;有的则放了许多奇形怪石,更有空无一物,只有沙土的,光是从庭园造景就可以猜出屋主的脾性。

    他之所以在这里置产,皆因这一区的建筑是由家族旗下的“渥夫”建设公司营造,套一句堂弟小狼所说的,肥水不落外人田,既然要买房子,与其给外人赚,不如充实一下自家人的口袋。

    于是他便挑了位于小区最后一排最后一间,占地约莫一百坪,最为僻静的小别墅,房子是买了,可是喜爱流浪的他并未因此安住下来,依然不改本性,在家里待腻了,便随便收拾几件衣服,带着宝贝相机前往外地流浪。

    这一流浪,隔了一年多才回来,这段期间,屋子的清理照护全丢给小狼处理,他相信以小狼的鸡婆个性,肯定不负所托。

    快到家前,绝佳的视力让他看见种植在庭院里高大蓊郁的树木,令他心旷神怡,双腿不由自主加快,来到雕花铁铸小门前,掏出钥匙打开门,走进大门,一踏上柔软如地毯的草皮,立刻脱下靴子,让细嫩的草叶轻搔脚底板,感受蕴藏于底下的温暖泥土,身心自然而然感到舒畅不已。

    “终于!”他快意舒展被飞机及大巴禁制许久的身躯,任背袋滑落脚边,褪下黑色长袖T恤,展开双臂,仰头合眼,用力吸进院中的芬多精。

    带有魔力的月华似乎正召唤潜藏于体内的野性,使沐浴其下的他像头兽,贲起的二头肌与六块腹肌充满力与美。

    世俗、尘嚣,再次离他远去。

    独承晟热爱土地、热爱树木、热爱大自然的一切,身为狼人一族的他,DNA排列组合与寻常人不同,造就他拥有灵敏的听力,方圆一公里内的声音皆清晰可闻;双眼视力良好,纵然身处伸手不见五指之地,依然可以清楚看见周遭事物;更别提强健的体魄,使他的力气像熊一样强大;而双腿发达的肌肉令他奔跑的速度最快时速高达两百多公里。

    打从进入幼儿园就读起,他就意识到自己的与众不同,因为长期的格格不入、不被了解,他变得沉默孤僻,久而久之,除了自家兄弟外,他便不太爱跟外人打交道,或许也是这样,才会造就他爱流浪的个性。

    狼人一族虽然人数不多,关系却紧密相依,不论他流浪到哪儿,总会不时接到堂兄弟们捎来的关心,当然也有许多对彼此的抱怨与臭骂,他们让他觉得自己不是那么孤独,当他疲惫时,兄弟们永远都在。

    痛快舒展身心后,弯腰捡起被扔在一旁的T恤、靴子,提起背袋,走到门前,按下计算机锁密码进入屋内。

    甫进屋内,感应灯立即点亮,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挂在墙上多幅照片,有黑白,有彩色,有孤寂,有静谧,有老人,有小孩,有苍茫,也有缤纷,每一张照片皆代表一个心情、一个故事,全出自他掌下的镜头。

    他静静站在玄关欣赏,仔细看着每一张照片,再次感受当时的体会。

    心,沈淀,满足。

    视线定在那张墨西哥老人孤独坐在海边垂钓的照片上,冰冷的蓝眸浮现些许暖意,想起当时老人家对他说的话,低声自嘲。“戴瑞的眼力真好,竟能看出潜藏在我体内的野性。”

    当时戴瑞说他那野兽般的灵魂受困在世俗的躯壳之下,他听到时不承认也不否认,仅是淡淡一笑,戴瑞没再多说什么,转过头继续沉默钓鱼,彷佛他是怎样的人、有怎样的过去,在湛蓝的天地间,全都无关紧要。

    那天,他和戴瑞沉默相伴,他偶尔拿起相机捕捉一闪而逝的天地美景,偶尔拿起搁在一旁的啤酒啜饮,偶尔检查钓竿有没有鱼儿上钩。

    那天,过得很平静、很惬意,也很自我。

    将手中的靴子放下、摆好,赤脚踩过冰凉的黑色大理石地面,走向房间。

    屋内的装潢简约具现代感,所有家具摆设一尘不染,小狼打点得很好,定时请人打扫,不必打开冰箱,即知冰箱内一定装满充足且新鲜的食物,随时等候他回来取用。

    挂在墙上的照片非常多,大大小小,有的他会更换,有的因为太喜欢,所以不曾换下来过。

    当他走进宽敞的主卧室,准备好好洗个痛快的澡时,双脚倏地一顿,哭笑不得看着挂在中央一张大大的、直冲着他笑咧嘴的傻小子照片。“小狼会不会太自恋了?竟然在我房间挂上自己的照片,他真以为自己长得很帅?”

    不以为然重重一哼,但话里仍可听出对小狼的疼爱。

    摇摇头走进浴室,将换下的衣服全丢进洗衣篮,不期然想起今晚在机场遇见的漂亮女人,她会不会也和小狼一样自恋?

    “叫夏希是吗?”她的一番自我激励,让他得知她的名字,性感的唇角喃念,记忆。

    幻想她的房间或许也放了张大大的个人独照,照片里的她绽放灿烂笑容,给人无限光明璀璨的感觉。

    突然间衍生出一股想要为她拍照的冲动,过去能让他产生拍照冲动的只有大自然美景、野生动物、历尽沧桑的人或是天真无邪的小孩,想不到这股冲动竟会因一个女人产生,很神奇,也令他大感意外。

    是她太过抢眼了吗?他全身脱个精光,走到莲蓬头底下,扭开,让水花洒在身上,疑惑地想着。

    他的鼻子仍清楚记忆她身上的香水味,有柠檬和柑橘的味道,酸酸甜甜很奇特,甚至有种阳光的温暖感。

    严格说来,他见过不少漂亮的女人,许多人看重他的摄影专长以及国际知名度请求他掌镜、制造话题,但全被他回绝,因为身为专业摄影师的他不爱拍太人工刻意的照片,他只拍自己想拍的照片,为喜欢、满意的照片出摄影集,今天他竟然想拍她,如何不意外?

    调皮的水珠亲吻松开的浓密黑发,热烫的体温无须热水淋浴,而是以冷水洗涤,弹跳的水珠淅沥哗啦滑下俊挺五官,顺着分明的肌理隐没下腹……

    亮丽的俏颜无声无息侵入清冷心房。

    累到最高点的夏希拖着大行李箱终于回到可爱的小窝。

    当她用钥匙打开家门,进到玄关的第一件事,就是坐在木质地板上,脱下及膝麂皮雕花长靴,于灯光下三百六十度旋转,仔细确认。“每一颗钻都在,没有任何擦伤,verygood。”

    长长吁出口气,小心翼翼放下非常宝贝的长靴,头倚着鞋柜。“我的天,我快要阵亡了。”

    双手拍拍双颊,提振精神。“现在还不是阵亡的时候,还有事情等着妳去做。”

    用力吸进一口气,让脑袋瓜清醒些,站起身,挺起几乎快打不直的腰杆,用力将沉重的行李箱提起来放好、打开,一一取出放在里面的韩货。

    夸张的大蝴蝶发饰,各种颜色、各种样式,有蕾丝、有珍珠、有缎面、有皮编、有水钻的,一一拿出来摆好,一对对不对衬,镶有假宝石、珠饰、花朵、几何图形等华丽的大耳环也拿出来。

    银色行李箱像百宝箱,待所有项链、手炼、戒指等教人眼花撩乱的饰品都拿出来摆好后,她从编织包里拿出小笔记本对照采买的价钱,拿出计算器计算合理贩卖的价格。塑料包装袋发出的细微声响,成了唯一的声音,认真的身影周围摆满色彩抢眼缤纷的韩货。

    时间一分一秒快速流转,盘腿坐在地上的她不禁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看了下腕表。“哦!快一点了,我快撑不下去了,我要去洗澡,忙了一整天又脏又臭的,再不好好洗个澡都要长苍蝇了……哎,不管了。”

    扔下手中的笔记本和计算器,像芭蕾舞舞者用脚尖走路,避免踩到堆放在地板上的货品,接受浴室热情的召唤。

    她边哼着歌边扭着性感撩人的娇躯,边走边脱,进到浴室时,已脱得仅剩性感的紫色内衣裤,一见到浴室里四爪白瓷浴白,便开心举起双手欢呼,冲到浴白旁,伸手**,娇嫩的脸颊轻靠,软语呢喃。“白白,我离开四天,妳想不想我?我可是每天每夜想妳想得不得了耶!”

    一摸再摸,触感棒极了,仅着紫色小裤裤的**浑圆翘起,眉开眼笑打开水龙头调节水温,开始放热水。“迷人的泡泡浴,我来喽!”

    往浴白丢了一颗有粉色小花的白色沐浴球,沐浴球遇到热水开始哔哔啵啵化开,热气蒸腾,空气中开始飘散柠檬、佛手柑以及蜜橘的香甜气味。

    伸手拿洗手台旁白色置物架上的卸妆油,放在红唇前充当麦克风,双手插腰,修长双腿开合摇摆,对着镜子大唱少女时代的歌曲:“GeeGeeGee……”

    明明已经累到快瘫了,但是一唱起喜爱的歌曲便又充满电力,夏希快乐的在浴室手舞足蹈,想象自己是少女时代的成员之一,搔首弄姿。

    这间三十坪大的公寓是她贷款买的,屋内的家具灯饰全是她到IKEA与特力屋挑选焙买,就连木质地板也是她亲手铺设,室内摆设色彩丰富、明亮,让她不管工作有多疲累,只要一回到心爱的小窝,便能迅速恢复能量。

    一曲唱毕,这才心满意足松开手中的卸妆油,大赞一声。“痛快!”

    按压两下卸妆油在掌心,开始卸妆,盘旋在脑海中的是今天她带回来的韩货明天该摆放在店里的哪些位置、哪些货品该调整一下折扣等,一件又一件看似麻烦、却让她很乐在其中的琐事。

    直到她全身脱个精光泡在温热的泡泡浴里,依然在想着精品店的事,至于今天晚上发生的糗事,早就被她抛诸九霄云外。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呛辣大女人最新章节 | 呛辣大女人全文阅读 | 呛辣大女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