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心只能骗两次 第十九章 作者 : 季可蔷

沈爱薇冷淡地瞥了眼腕表。

“时间到了,该轮到我弹琴了。”

“你吃过饭了吗?”领班姊姊问。

“吃过了,谢谢。”

她笑笑,刚来这间餐厅工作时,她总觉得这位姊姊太热心、管太多,很不自在,但现在,她已渐渐习惯这份关怀。

不只对这位姊姊,对其他同事也一样,她学会慢慢敞开封闭的心房。

他们都不是坏人,或许有时候爱八卦,喜欢探听别人的大小事,但本性都不坏,有着南部人特有的淳朴。

她来到梳妆镜前整理仪容,将长度及肩的秀发绾起,用发簪固定。

经过三个月,她剪短的头发又长了,浓密又飘逸,很多男客会盯着看,她不喜欢他们太过痴迷的目光,决定绾起。

只是这么一来,不免会luo|露她弧度优美的后颈,对他们而言,又是另一番不同的妩媚风情。

怎么做都不对,她考虑干脆将头发再次剪短算了。

“走喽!”

她向领班姊姊示意,盈盈走进餐厅,此刻是深夜时分,正是这间兼具LoungeBar的餐厅最热闹的时候,灯光调暗了,氤氲着谜样的霓虹。

她走向位于餐厅角落的乳白色钢琴,纤丽娉婷的身姿立即引来众人注目,她视若无睹,优雅地落坐。

首先,是她单独弹琴,半个小时的时间,她弹着一首又一首爵士蓝调,佣懒的琴音于室内回旋。

接着,驻唱的歌手来了,先引吭唱了两首耳熟能详的英文歌,然后接受客人点歌。

前面几首都是抒情老歌,最后压轴的是〈鸢鸟尾花〉。

“鸢尾花?”听见这歌名,沈爱薇微微一怔。

“对,这首歌你会弹吗?”歌手问。

她摇头。

“我没听过。”

“那没关系,主旋律我用吉他弹,你想办法伴奏就好。”歌手从一叠歌谱里找出这首歌的歌谱,交给她。

“你看着谱弹,应该不难。”

说着,歌手抱起吉他,流畅地拨弦,跟着,悠悠起唱,沈爱薇先听她唱了两个小节,慢慢加入伴奏。

我一直寻找,恰当的形容,形容你的微笑。

我寻找,就让鸢尾花来对照。

蓝色蝴蝶,是梵谷对爱,美好而坚持的素描,像我眼中的你。

沈爱薇听着歌手唱歌,一道模糊的意念在脑海闪过,她感觉不对劲,试着抓住。

那么自我,那么与众不同啊!

在这以玫瑰为标准的世上,你是如此特别又如此地美好。

为什么她会觉得这首歌有什么特殊涵义呢?

她想起那位从不署名的神秘仰慕者每隔几天便会送来的鸢尾花,以及夹在卡片里那些意义不明的素描。

世界的某个角落,鸢尾花开了。

爱像一种安静的祈祷,悲伤在远方睡着。

鸢尾花开了,无时无刻我都要想着你。

歌唱完了,余韵却仍于沈爱薇耳畔缭绕,她恍惚地出神。

“你知道鸢尾花的花语吗?”歌手忽然笑问。

她定定神,摇头。

“听说是珍惜自己的意思。”

珍惜,自己。

沈爱薇在心里默念,蓦地,心弦一颤。

鸢尾花开了,无时无刻我都要想着你。

莫非……

结束演奏后,沈爱薇匆匆赶回员工休息室,迫不及待地打开置物柜,摸出丢在角落的一叠卡片,一一将里头的素描纸抽出来。

透明的素描纸叠起来,正巧拼出一张半身的侧面人像,纤细美好的轮廓,幽蒙半掩的水眸,薄巧的唇,波浪状的长发,以及背上长出的单边翅膀。

栩栩如生的脸蛋,画的,不就是她吗?而背上的羽翼,跟纪翔画的那幅“MyAngel”,有异曲同工之妙。

沈爱薇呼吸一凛,心韵加速。

是他吗?

这三个月来,她收到的所有鸢尾花束,都是他送的吗?

如果他真的找到她,知道她在这里,为何不现身?为何只是这样扮演一个默不作声的仰慕者?

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他在等她。

等她主动发现他,走向他,回到他身边。

她说,她不要他的同情,不要他的宠溺,她要学会做自己,喜欢自己,所以他愿意等她,待她走出心的迷宫后,回首看见有他的蓝天。

所以,即便他在她出走一个礼拜后便找到她的下落,仍决定不打扰她,只在一旁默默地守护她。

只是这样的守护,虽然甜蜜,却也令他好心焦啊!

一念及此,纪翔微微苦笑,拉开落地窗,走到户外观景阳台,来到左侧围栏往下望。

从这个方向,恰巧可以看清楚隔壁楼下的阳台,屋主在阳台养了几盆花,放了一张休闲躺椅。

清晨或傍晚,天气好的时候,她会斜躺在那张躺椅上,看看书,听听音乐,或者静静地凝望对街的公园。

公园里,时常有阿公阿嬷跳着土风舞,或者爸爸妈妈带着小孩子来散步,她会看着那些陌生人们的互动,一脸神往。

她向往着人们的喜怒哀乐,而他,向往着她。

沈爱薇啊!她什么时候才会发现他就在她身边?

纪翔出神地望着楼下,过了将近半小时,他终于等到她,她穿了件毛衣,搭牛仔裤,他注意到,她在颈间围了他送的围巾。

这么说,她喜欢那条围巾?

纪翔心跳微乱,摇头笑自己,只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就乐不可支。

他一声叹息,双手撑在围拦上,深情款款地偷窥她。

她坐上躺椅,手上似乎拿着某样东西,他好奇地伸长脖子,这才看清那是一朵鸢尾花。

该不会……是他送的?

心跳更加速了,他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她,而她不知是否察觉他的注视,蓦地扬起头,朝他阳台的方向望来。

他一震,上半身直觉往后倾。

但来不及了,她已清楚看见楼上有个人影。

“你是刚搬来的吗?”她扬声问,嗓音冰脆,如珠玉滚动。

他傻住,不确定她有没有看清自己的脸?也许他半隐身于围栏后,也许黄昏暮色太朦胧,她没认出是他。

“你没听见我的问话吗?邻居先生。”

她这是在逗他吗?

他惊疑不定。

“我搬来……一阵子了。”

“什么?”她听不清。

“我说——”他提高嗓门。

“我搬来好一阵子了。”

“这样啊。”她点点头,仍仰头望着他,手上把玩着鸢尾花。

“咳咳。”他清清喉咙,忍不住想问。

“那花很漂亮。”

“你说这个?”她稍稍举高手中的花朵。

“人家送的。那人三天两头就会送我花,而且总是送这种鸢尾花。”

“为什么?”

“为什么呢?我也很想知道。”

“你……猜不出来吗?”

“我有猜到一点点,可是不确定对不对。”

“说说看。”

“听说这种花的花语是,珍惜自己——所以我在想,那人应该是希望我能够学会好好爱自己吧!你说呢?”

突如其来的问句令他一愣,好半天才找回说话的声音。

“可能吧。”

“我很感激他。”

“感激?”

“对。”她凝睇他,眼神幽蒙。

“他很清楚我的心结是什么,也有耐心等我慢慢解开。”

这么说,她果然认出他了!

这话,是对他说的吧?她是何时发现他住在她楼上的?

纪翔倾下身,低头望她,两人目光在空中相凝,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蓦地,一阵晚风吹来,撩拨她墨黑如瀑的秀发。

纪翔看着那随风飘逸的长发,嗓音微哑。

“你的头发,很漂亮。”

“谢谢。”她嫣然一笑,伸手拂拢微乱的发丝。

“有人说,他最迷恋的就是我的长发。”

他深深地望她。

“确实很美。”

又是短暂的沉寂,两人都看得出对方有话要说,却又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

终于,她率先打破了暧昧的空气。

“我该去上班了。”

“嗯,你去吧。”他微笑。

她盈盈起身,朝他摆摆手,转身走了两步,忽然回头。

“对了,还没请教先生贵姓大名?”

他一怔,想了想,笑了。

“纪翔。世纪的纪,飞翔的翔。”

“很好听的名字。”她称赞。

他笑睨她,湛眸炯炯有神。

“那小姐呢?贵姓芳名?”

她没立刻回答,垂首嗅了嗅鸢尾花的香味,好一会儿,方扬起清丽的容颜。

“我是……”

他悬吊一颗心,等着她吐落对他而言最甜蜜的爱语。

“我是,沈爱薇。”她悠悠地,一字一句在他心上烙下,无法磨灭的记号。

“你喜欢我吗?”

她果然问了,真的问了!

他狂喜,立即抓住机会告白。

“我爱你!爱你一辈子。”

她笑了,向晚的霞光映着她的脸,映着那浅浅的、含着几分娇羞的笑,格外动人心魂。

他痴恋地看着,毫不怀疑自己可以就这么看上一生一世,直到永远。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真心只能骗两次最新章节 | 真心只能骗两次全文阅读 | 真心只能骗两次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