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就是爱 第九章 作者 : 绮绮

第六章

就在于乐乐为展名毅泡来咖啡之后,他早已累得在沙发上睡着了。

“展先生,你睡着了吗?”

她轻唤了他一声,但他没有任何回应。

过去几天以来,他马不停蹄地为电影做宣传,一次又一次出席新片的各大造势活动,好不容易结束亚洲各区的宣传工作,风尘仆仆从香港搭晚间班机回到台湾,就连进了家门也没得好好休息,只吃了点宵夜后又专程送她回家,忙碌了一整天,他也应该早已精疲力尽了。

原本,她想喊他到她床上去睡,她自己则勉为其难地打地铺屈就一晚,可他却怎么喊也喊不动,像是睡死了一样,无可奈何的她,只好取来一条毯子暂且替他盖上。

尔后,她轻叹口气,转身进了浴室,随意冲了个澡,洗去一天的疲惫。

待她踏出浴室后,原本交臂坐睡的展名毅变成以臂当枕,改以仰躺的姿态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她站在沙发旁居高临下凝觑着他,只见熟睡的他就像个大孩子似的,原本盖在身上的毯子早被他一脚踢到一旁,当他因为睡得不舒服而翻来覆去时,有些刘海甚至散落在他的额上、脸上,使他看起来有些孩子气……

由于担心他夜里着凉,她还是忍不住摇醒他,又提醒了一遍:“喂,我是说真的,你别在这边睡,不然你明天就算没感冒,也一定会浑身腰酸背痛!”

在她一阵猛烈的推摇之下,原本就习惯性穿小一号尺码衣服的他,胸前的衬衫钮扣硬是绷开了两颗,不但导致他领口处大敌,露出胸口一片小麦色的皮肤,就连他一向引以为傲的“双肌”也跑出来对她Say hello了!

意识到自己似乎干下滔天大祸的于乐乐,连忙停止手边的恶行,并且在猛吞了一口唾沫后,尽可能不发抖地将那两颗绷开的扣子试着再扣回去。

结果,不晓得是不是太过紧张了,努力了老半天,她就是无法顺利地把扣子扣回去。

最尴尬的是,就在这屏气凝神的当儿,他一个翻身,勾住了她的双掌一起深埋在他胸前,其间贴密得连一点缝隙也没有!

“呃……”冷冷抽了一口冷气,她掌心在在感受到他温热的皮肤触感。

而这个事发突然的意外,同时也大大缩短了两人的距离,她无法不去注意他的脸与自己竟是如此的靠近,几乎仅差三公分,她就要吻上他的唇了。

从比较近的距离看来,他脸部线条的强烈感一点也没有减低,刚毅、方正的脸型,一对有着慑人气势的浓眉,眼窝深邃,鼻梁高挺,还有张微的性感嘴唇。

所幸在沉睡之后的他,身上原本给人的一股冷峻气息早已消散得了无踪迹,浓翘的长睫意外柔化了原本刚棱有力的轮廓,即使此刻眼下还留着一些疲惫的阴影,也丝毫不减他的帅气,几近完美的相貌,实在英俊得可怕!

虽然她早已熟悉了眼前这一张与众不同的脸,然而他蕴含着异国情调和东方韵味的俊美五官,依然对她充满了难以抗拒的诱惑。

不由自主地,她目光缓缓落在他那张极为性感的丰厚双唇上,好奇起他双唇的柔软度,会不会就跟棉花糖一样的软?

很快地,她就为自己心里所想的事而感到脸红……

笨蛋于乐乐!

你呀,别再胡思乱想了,眼前这个男人可不是什么好家伙,跟他闹过纠闻的女人可是多到跟电话簿一样厚啊!

思及此,她心慌地抽出被贴压在他胸前的双手,把被他踢到一旁的毯子重新盖回他身上,当完成了这一切动作,她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走向自己的卧房。

由于她租赁的套房除了浴室,多采开放式的装潢,加上坪数本来就不大,因此当她躺在床上,仍然可以一清二楚、毫不费力地看见睡在不远处的他。

只见睡着的他,侧脸轮廓仍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不失柔美,如此令人痴醉的英俊外表,在天底下所有女性心目中性幻想的男主角排行里,绝对是名列前茅了!

一想到这里,她不禁再度因自己的这股邪念羞得脸上发热,这全都怪他的睡容实在太教人垂涎了,明明是个男人,为什么可以长得那么漂亮呢?

“喂,你真的睡着了吗?”

他没应答。

“啧,这样一个大明星睡在一张破沙发上,还真是不搭调……”她自言自语地说着,他却在这时翻转个身,换成仰躺的睡姿。

接着,他开始打呼——

“真的睡熟了?”

她看了他半晌,最后为了不影响自己的睡眠品质,决定背过身去,不去看他那张俊帅的脸庞。

不久后,只听她轻轻呵了一口气,用着一抹睡意渐浓的倦嗓,柔柔淡淡地与他道晚安。

“那么,晚安罗!我的大众情人。”

此时,在一片幽暗的深夜中,睡躺在沙发上假寐的展名毅,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浅浅微笑……

展名毅受邀前往意大利参加水都威尼斯影展,这一回,他坚持要求于乐乐必须与他同行,条件是——他可以请托专业的爱狗人士,替她照顾“小毅毅”两周!

什么『小毅毅』?”简直听得她鸡皮疙瘩掉满地!“不要随便替我家的小狗取名字啦!”

“难道直接把狗取名为展名毅就有比较不过分吗?”他口吻虽是那么的舒徐,但锐利的眼神可不像声线那般优雅。

他严厉地瞪着她,就算半眯着眼睛,依然可以看得出那对灰色的眸子还透着冷冷的光,光是一个杀手级的眼神,就可以将她千刀万剐,当场射死在地。

自知理亏的她,不敢再回嘴顶撞,只好扯开了嘴,陪尽笑脸地问:“那……我该付多少『小毅毅』的寄宿费呢?”

“不用钱。”他讲话时甚至懒得费神去看她。

“这怎么可以?”她很爽利地截断他的话,声音中藏着骄傲,“我可不想欠你人情。”

她的话像箭一样,笔直地穿透了他的男性自尊。

想他生为男人,整整三十几载,还从未让女人在他面前递钱过,这简直太不像话了!

“哦,是吗?”他将双臂抱在胸前,横眉竖目地瞪着她看,“既然如此……你不好意思的代价是得付出一周的托管费。”

紧接着,他挑眉一问:“你有吗?”

刹那间,她深觉被一股挑战的氛围包裹着,他的目光炯炯,直逼她而来,充满较劲意味的火花,在两人对视的半空中不断烧得劈哩啪啦响!

“谁怕谁呀?付就付!”她月兑口而出,几乎完全没有思考,“多少?”

他瞄着她,停顿了一下,“你必须知道,凡为我所托的机构,一定都必须是最顶级的。”说完,他充满期盼地扬起眉,眼底闪着兴趣,“因此,一天的托管费是五千块,你自己数吧!”

闻言,于乐乐的心瞬间沉重起来,“你是说,对方开价七……七万?”

“等一等。”他伸出手,挑开了她比出七的中指,微微一笑,提醒道:“你忘记加上我们回程的时间了。”

瞪着手中的数字,这、这几乎是她整整两个多月的薪资了呀!

“这也贵得太离谱了吧?”那根本是家黑店吧?要不是这几天何如诗忽然回老家澎湖去了,她的小毅毅……不对,她的小狗又怎么会找不到收容所?“算了,我会再想办法……”

“不如这样吧!”知道她脸皮薄又爱面子,尤其更是不想接受来自于他的援助,他只好略略改变战术,与她打起商量来。

只见他眼波淡淡一闪,更带着几分慵懒的嗓音响起,“这几天你只要紧跟在我身边,牺牲一点,替我做几件事,那这一笔托管的费用就算我买单了,如何?”

她真的好傻好天真啊!

她怎么会以为在那个姓展的男人身上还可以找得到善良与人性呢?尤其是他的绅士风范,早已经被狗给吞了吧?

“我真没想到,你竟会这么对我!”

瞪着悠闲地坐在机场VIP贵宾室内、一副神态自若的罪魁祸首,此刻于乐乐的一双眸子就像两道利刃,恨不得剜出他的心!

“我又怎么了?”他挑衅地盯着她,脸上依旧是一如平日的自负神情。

“你居然冷血地把我给推了出去!”她指控。

“怎么这么说话?”他语气显得轻松、倾意,“保护我不受粉丝侵扰,不就是你身为助理份内的工作吗?”

只见他懒洋洋地斜坐在椅子里,却有一种逼迫人的无形力量,包裹在西装革履之中的他更透出一股非凡的气质,哪怕是一丝冷冷上扬的嘴角,也能彰显他迷人的魅力。

然而这样的他,看在于乐乐的眼底却显得相当刺眼,她鄙视地盯着他,想起几分钟前她的悲惨遭遇,仍是恨得牙根发麻、手指骨节喀啦喀啦响,直想很揍他一顿泄气!

原来就在半个小时前,当他们一群人来到机场后,一群闻讯而来的女粉丝也纷纷前来送行,将整个走道挤到一个水泄不通不说,其中还有一个女粉丝疯狂地朝展名毅冲来!

眼见失控的女粉丝就快要迎面飞扑上来时,展名毅居然猛拉了就站在身旁的她一把,她一个愣神,便被展名毅拉到了胸前,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又被推到了前头,与飞扑过来的女粉丝撞抱在一起。

这时候的展名毅则觑了个空,与经纪人趁势一同快闪,丢下她一人,卑鄙地躲进了机场内的贵宾室。

“把我当成人肉盾牌才是你真正的目的吧?”

莫怪他非得要求她“贴身”陪同前往参加影展,想这前往意大利的途中,一路上还得遇上多少突发状况啊?

这家伙,摆明了就是想拿她当盾牌,替他挡去不必要的麻烦!

“既然你已经很清楚自己的工作职责了,那么接下来的行程一切都拜托你罗?”他回给她一个鼓励的微笑,“我相信你会做得很好的。”

瞧他说得一副云淡风轻的死德行!“你这么不重视粉丝的心,难道就不怕将来会有报应吗?”

“哦?”他随意地躺在一张黑色的皮椅里,嘴角露着微笑,手中拎着一杯VIP招待的红酒,唇角嘲弄地扬起,“我会有怎样的报应呢?”

“譬如,你以后的女朋友永远都是充气式的!”

为了惩罚她的失言,整个前往意大利的随行人员之中,唯独于乐乐被展名毅挑选中,并被安排在头等舱与他同坐,直到抵达目的地之前都必须寸步不离地照应他、听候他的吩咐。

但是……

“换毛毯?”她错愕地瞪着身旁从踏进机舱就不断挑三拣四的男人,“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

“已经沾上食物的味道了,闻起来很恶心,你让我怎么继续盖着它睡?”连这都要他提醒,实在太没眼力了!

虽说如此,但机舱内的工作不是应该是由空服员服务的吗?

可是从踏上机舱后,他就好像巴不得她忙得团团转似的,杯子、杂志、靠枕、饮料、冰块……光是毛毯,她就亲自替他换了三次,还让不让人活啊?

“现在已经开始送机上餐了,等等再请空服员过来更换吧!”

况且从刚刚到现在,她发现角落始终有一双充满爱慕的眸子虎视眈眈地盯着展名毅,那种高热度的视线,就仿若林中母豹狠狠盯着眼前的猎物般,只要稍一不留神,它就会扑食上来一般!

现在,那头漂亮的母豹开始展开它的猎食行动了……

“请问,还需要饮料吗?”

一名美丽的空服员走了过来,只见她微弯着身子,特意将漂亮的脸蛋倾向前,并且用着一抹甜甜软软的嗓音柔声问道。

“再给他一点红酒吧!”只要灌醉他,整趟飞行,她也可以省事多了。

怎知,这一位头等舱空服员,恰巧也是展名毅的疯狂女粉丝。

为了要让展名毅记住她,居然耍弄了心机,将专业服务全部抛诸脑后,故意佯装失手,将手中红酒倾倒在展名毅身上!

见状,于乐乐当场狠狠冷抽了一口气!

“哦,真是抱歉,我马上替您清理!”

还不明白事态严重的美丽空服员,仅装出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便拎着一条洁净的毛巾,作势便要替展名毅擦拭衬衫上被沾污的鲜红酒渍。

相较于空服员的惊慌神色,展名毅则显得老神在在。

非但如此,他脸上甚至没有显露出一丝恼色,不但赏了闯祸的空服员一记性感微笑,他甚至还站起身来,并朝她勾了勾手指头,示意道:“来,你把酒递给我就好。”

“是。”只见空服员含羞带怯,柔顺地递上了红酒瓶。

结果,就在三秒之后,另一幕更加不可思议的惨案,就在她面前“血淋淋”地发生了——

展名毅取过红酒,把瓶口上的软塞拔起,然后当着众人的面,把整瓶红酒兜头淋在耍弄心机的空服员身上。

美丽的空服员愣住了,整个人一动也不动。

一旁亲眼目睹这一幕的于乐乐,则是完全吓傻了!

虽然深知展名毅霸道、专制,但从来没有见过他这般离谱的举动,让她只觉得浑身寒毛都要竖了起来。

不过,这场暴风雨还没完,展名毅在倒完手中红酒后,拎过空服员握在手中的毛巾,迳自擦着身上的红酒污渍,“听着,你不是我的菜,别再费尽心思想引起我注意了,这样很烦人,懂吗?”

说完,他从西装口袋内掏出几个被揉成纸团的小字条,然后拉起空服员的手,将纸团塞进对方的手中,并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微弯着头,倾靠在她的边冷冷说道:“以后别把这种垃圾往我的口袋里塞,知道了吗?”

只见那一位美丽的空服员,就像一只被吓坏的小白兔,惶恐地蠕动了一下双唇,然后颤抖地说了一句抱歉后,便哭着跑开了。

由于实在放心不下,在震惊过后,于乐乐赶紧起身追了上去,却无意间听见那位闯了祸的空服员向机组人员颠倒是非,说起责备她的话来。

“都是他身边的那个女助理,非要我给展名毅倒红酒,要不然,我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严重失误,令我当众出丑,真是丢脸死了!”

“说来说去,小慧也真是倒楣,还有那个伊皇集团也真是的,怎么不好好管控一下旗下艺人,每一次总是放任那个姓展的家伙像一只疯狗一样乱咬人呢?”

“谁教他是我们航空公司全新一季的形象代言人,怎么样也得罪不起……”

猛然听见这一群人的毒舌言论,她倒觉得直截了当表明不悦情绪的展名毅比他们光明磊落多了。

隐约地,她觉得肌肤发烫,气涌上来!

“喂,你们说够了吧?”她截断了这些人的交谈,语气中透着恼怒,“身为机组人员,没有做到应尽的责任,明明是服务不周,还把过错统统推到顾客的身上,有你们这样的服务态度吗?”

末了,她反唇相稽,再回敬了一句:“难道这就是你们航空公司的服务品质?就不怕我去客服投诉吗?”

“你有完没完?”

听到于乐乐这一席严厉的谴责,恼羞成怒的空服员小慧越想越气,满怀羞怒地娇声道:“就凭你这样的小小助理也敢威胁我们吗?”

说完,她居然伸起了手,想赏于乐乐一巴掌消气,如此迁怒的夸张举动被尾随于乐乐身后而来的展名毅发现,一手挡了下来。

他一双火辣辣的眼睛直瞪瞪地盯着对方,眼神是那样冷、那样锐利,冰冷得似乎可以毫不费力地让河水结冰。

此刻在他的身上完全看不到一丝柔和,他眯着眼,目光灼灼地瞧着施暴者,语意不善地问:“你以为你现在在做什么?”

“呃……展先生,您千万别误会,刚刚我们只是……”虽然展名毅此番举动令于乐乐有些小感动,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事端继续扩大,她决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预备息事宁人了。

岂料,这个该死的冲动家伙,居然——

“你给我听清楚了,我的女人只有我可以欺负,你凭什么动手?死八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她就是爱最新章节 | 她就是爱全文阅读 | 她就是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