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萌爷 下 > 第十七章

萌爷 下 第十七章 作者 : 雷恩那

    无须睁眸,陆世平亦明白自个儿就在『凤呜北院』内寝边的隔间里。

    身下的厚榻软褥,还有盖在身上的被子,尽是熟悉的气味。

    突然间回来了。

    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待她眨掉困乏、定定眼神,瞥见一块旧青布扎成的包袱,怔愣过后不禁苦笑。

    那块青布是她用惯的,这次被半挟半劫带回苗家,病昏之际,连包袱都有人替她备上,看来不是师妹还能是谁?

    她螓首在枕上动了动,又见榻边矮几上搁着一只颇眼熟的木匣……也是,苗三爷都让人替她收拾包袱了,自然不会落下朱大夫揉制的那匣子药丸。

    此时人在『凤宝庄』,她竟有小松一口气的感觉,全因听了景顺所说,苗沃萌的眼疾治疗已在最后关头,必须一鼓作气将病谤拔除。

    而苗家三爷任性张狂的性子没谁管得了,他若真赖在『牛渚渡』不走,她最后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现下,她可以不去忧心他了,这也算“不幸中的大幸”吗?

    内心轻嘲一笑。

    她起身坐了半响,然后才下榻蹭到桌边,揭开茶笼倒了杯清水慢慢喝尽。

    整座北院静谧谧,似是天将亮未亮之际。

    如此算来,从昨儿个到今日此时,她应已睡掉整整十个吋辰……这中间她曾迷糊醒来过,眸子虽未张开,却知周遭有人,尽避耳热脑胀,倒也隐约记得那些声音、那些对话--

    “三爷莫慌、莫慌啊……”当大夫的把着她的脉,呵呵笑劝。

    “我没慌。”当爷的稳声辩驳。

    “露姊儿姑娘这是风邪入里,肤孔涩抑,寒气侵肤而热气又锁于肤底,两相交煎才致高烧晕沉。嗯……待我想想……”

    “还想什么?这病有那么难医吗?”

    “三爷别急、别急啊……”

    “我、我没急!”当爷的疑似恼羞成怒了。

    越想,心越火热,思绪却也更乱。

    外边有声响,她本能地退回榻边,快且安静地再次躺平,半张脸藏在暖被里。

    有人撩开隔间的厚帘子踏进。

    隔间无门直通廊外,进出都得经过主子内寝,能在这时候光明正大“摸”进来的除了苗三爷外,还能有谁?

    她身子不禁微僵蜷缩,两手亦蜷成拳头抵在颚下,呼吸略促。

    男人撩袍在榻边坐下,带薄香的阔袖悄悄横将过来,张手摸上她的额。

    对她终于退烧的肤温感到颇满意似的,他探过后便收手,却继续赖着不走。

    陆世平觉得呼吸渐难,头昏昏然又要烧起一般。

    “既已醒来,还想躲吗?躲得了吗?”

    听那声嘲弄笑语,她唇一咬,终于翻过身,一双秀润眸子黑白分明。

    淡薄清光中,苗沃萌嘴角噙笑,眼底黑幽幽却无软意。

    他身上仅随便套了件袍子,像醒来立时赶着察看什么,连腰带也没系,露出里边的中衣和锦裤,且还披头散发。

    这祥的他,令陆世平被惹得喉头微紧,遂抿着唇、对峙般与他相望。

    他突然倾身下来,极近地看她!

    病中卧榻,她退无可退,眼眸瞠得更圆,眸光在他高深莫测的玉颜上梭巡。

    “你……干什么?”语调稍嫌虚弱。

    “看你。”

    她屏息,就见他当真很认真地看她。

    那两道深静目光在她脸上梭巡,如同她方才看他那祥。

    现在才又记起“自渐形秽”这事儿,似乎晚了些。她知自己长相勉强只能及上中等之姿,鹅蛋脸还肉肉的,眉形也非秀气的柳眉,还颇有英气……被他深究的眼看过又看,她一时间真想扯来被子蒙了头。

    “你看人就看人……何必挨得这么近?”她语气微硬,撇开脸。

    苗沃萌终于直起上身,淡淡道:“近点才能看得仔细。”

    她心中一突,脑中晃过景顺对她说的,说他家的爷,眼睛还没好俐索……

    她坐起,将被子抱在胸前,感觉这祥气势足些,低声道:“三爷当年便已见过我的模样,何须再看?”

    他眉微挑。

    “当年那位自称『老老老姑娘』的姑娘,与你这位『大龄丫鬟』是不是同一人,总得认一认。”

    陆世平只觉退烧的脸真又烧起。

    她深吸口气挺直背脊,不再闪避,迎向他幽深的眼神。

    “三爷目力得以复原,当真可喜可贺。”

    她是真欢喜,很替他欢喜的。一直盼着的事终于实现,她方寸一软,唇角亦软。就算这次重逢,他有多欺负人、行径有多恶劣,光思及他的双眼能视物了,欢喜之情便漫满整个胸房,至于其它的事……也是该好好解决的。

    “确实可喜可贺。”苗三爷嗓声一下子偏冷调,说得极慢。

    “眼疾再不好转,我怕去得迟了,你那处矮屋小院要围得尽是蜂蝶和蚊蝇!”

    他、他这话……说什么啊?”

    岂知他慢条斯理又说--

    “你这模祥,不适合用花布巾子,还是朴素些好。”

    花布巾子……她脑袋瓜里一荡,一会儿才想明白他所指为何。

    他那时状若闲适地坐在小院里喝茶,自然瞧见了卓家小叔递来的花巾啊!

    此时回想,陆世平脸热心悸,丢脸算是丢足了,忽又恼起他来。

    “春初那时候离开苗家,三爷便一直让人盯住我的去向,是吗?”她不理他可恶的调侃,闭闭眸,压下晕眩感。

    “是又如何?”

    她静了会儿,再开口,语调幽沉。

    “三爷是怕咱们『幽篁馆』又要做出什么来,这才暗中紧盯吧?我那时承诺了,定会好好管束师弟,将事情原委解释给师弟听,不会再闹事,而三爷不信,所以才让人时时监看?”

    这一次,她没有得到苗三爷直白迅即的答复。

    扬睫去看,她心口忽地沉了沉。

    那双重复光彩的俊瞳原是深意潜藏的,此刻却现迷离,光点寂寂,似要淡灭。

    ……她说错什么了吗?

    静了会儿,苗沃萌蓦地诡谲一笑。

    “你承诺要来到我身边,报我恩义,结果不也跟着你师弟走了,何曾守诺到底?”

    她被堵得哑口无言,不自觉地咬痛唇瓣,片刻后才讷声道:“我那时……非走不可……也以为三爷的不愿再见是真的……”并非她不想回到他身边,而是他仅给她两条路选,一是走,一是留,没得商量。

    他不语,又恢复那种莫测高深的神态,但眉宇间黯淡许多。

    陆世平十指暗暗揪紧被子,认命般又道:“三爷昨日所提的事,那个……契约还剩三个月的事,我会待下来做到期满为止,至于新约……三爷能否就此放过我?”

    “如今你双目已复光明,我、我内心歉疚确实轻些了,我是真的、真的很替三爷欢喜,能不能……这祥就好?”

    仍没等到答话,她仔细再去看,只觉他似发怔,表情无喜无怒,更难捉摸。

    她头真犯晕了,上身微歪,半靠着床头。

    既要说,自得说个请楚明白啊!

    “然后。还有三爷送来的那笔钱,三爷信中说,那是买下『甘露』琴的钱,但那买琴的钱是『幽篁馆』跟『锦尘琴社』之间的事,不关三爷的事。师弟被坑,讨不回公道也就自认倒霉,反正上一次当,学一次乖,往后不跟『锦尘琴社』往来就是了。三爷送来的那笔钱……我会想法子还清,一定会还的……”

    唔……她又哪里错了吗?

    为何他表情那祥古怪?

    她真真不知自己究竟做错什么?说错什么?

    而苗三爷那张无喜无怒的玉雪面容,在散发的衬托下如此颓然,那一双直勾勾凝注她的美目,竟那祥忧郁……

    ***

    陆世平应付过蛮不讲理的苗沃萌,对付过脾气忽掀忽落的他,也治得了耍性子折腾自己身子的苗三爷,但……当苗三爷变得沉静忧郁时,她还真束手无策。

    重回苗家『凤宝庄』,她在『凤鸣北院』将养了整整五天,直到今儿个身子才完全利爽,能重拾贴身婢子的身分。

    她养病的这些天,苗三爷真的好古怪。

    似经过那一日清晨谈话,他的古怪就没消停过,不怒不吵、寒言郁抑,常是沉吟的时候多,也不知他深思何事,想得浑然忘我、忧悒层叠,而那张俊颜染上郁色,竟有种说不出的绝艳。

    他想事情想痴了,她则看他看得痴迷。

    然后她不禁开始回溯那一日清晨,到底哪一句话惹得他郁结于心?

    欸,该气郁的人是她才对吧?

    他骗得她团团转、出大糗,为他痛哭流涕那样难堪,她、她也都认了啊!在脑子里就蒙上眼、关了耳,不看不听不想,当作没那回事。她乖乖认了,好处全由他占尽,为何他仍一脸不豫?

    她只是求他放手,她不想再续新约,不想继续纠缠……不想、不想……呃?

    莫非……正是她这个“不想”,把他给惹了?

    自他出现在矮屋前的小院,她思绪就跟打了结似的,没一条能想通透。

    好像他每个眼神、每句话,即便带嘲弄、面上生寒,都有股……说不出的亲密劲儿,只能意会,难以言传。

    他似对她“恨铁不成钢”,也不知她哪一点教他恨上。

    结果,他之所以恨,是因为她的“不想”吗?

    我怕去得迟了,你那处矮屋小院要围得尽是蜂蝶和蚊蝇!

    他说得理所当然,她听了只觉纳闷,当下没法想,待脑子清楚些再去寻思,越想脸越热,想信他,又觉受宠若惊,不敢去信……

    “露姊儿……咱交代的事……你、你听清楚投?”

    紫菱色滚边的丝绸软榻上,红光满面的苗家太老太爷气若游丝地挤出声音。

    一屋子仆婢捧茶、捧粥、捧补汤,等着伺候他老人家,一早被人从北院叫到『松柏长青院』来的陆世平则挨在榻边,婢子们将粥品、补汤、温茶一样样递进她手里,她只得接下,再一祥样拿去服侍老人。

    “太老太爷,您方才交代的事……该请大爷、二爷和三爷过来才是啊。”她不明就里,十二万分纳闷。因老人家竟跟她提苗家祖坟修缮、宗族祠堂里的牌位排放之事,还跟她提说,他手边金银珠宝分有三大份,苗家年轻爷们谁成了亲,谁便能先领一份去……她很不懂啊!

    更不懂的是,老人明明没病,瞧起来精气神十足,为什么装虚弱?还一副“今日不知明日事”、“大势已去、只余今朝”的模样?

    太老太爷一匙匙啜完补汤后,眉心依旧哀怨,拖着气音道:“交代给你,没……没差的……反正欸……都是自家人……他们兄弟三人事多人忙……你、你帮忙记着……”

    “啊?呃,好。我记着呢。”婢子递来巾子,她取来擦拭老人的嘴角。

    她当初离开得突然,庄宅里不少人皆知因由,毕竟师弟闹那么一场、惊动那么多人,怎可能瞒下?

    她想,太老太爷应也心知肚明,但她这次重回苗家『凤宝庄』,老人家待她却一如往常,只除了说些她摸不着头绪的话,其余真的都未改变,这让她心窝泛暖,暖得都有些想哭。

    但宅子里的一些仆婢见到她,态度似都有些不一祥,至于哪边不一祥?

    她又说不上来

    幸得竹僮们待她还是如以往那般亲昵,她卧榻养病,都是小夏和佟子帮忙照看,帮她备水、备食、备汤药。

    唔……好吧,也得提一下苗三爷。

    这些天他忧郁归忧郁,总会守在她榻边。

    他不太说话,不会嘘寒问暖,却时不时探她额温,甚至……摸她luo足。

    探额温是怕她体热再烧,摸luo足是想确认她温温暖暖的没受寒。毕竟足部易凉,足若煨暖了,全身该也都暖了才是。

    此时,太老太爷长长叹了口气,话锋竟是一转--

    “欸呀……要你记着有用吗?问过三萌子……他、他说露姊儿还得走,没……没说留下不走……你是要走哪儿去啊?”

    只觉颊面烧起,觉得一屋子仆婢似都竖耳在听,陆世平鹅蛋脸一垂,咬着唇,硬着头皮还是得答。

    “……就做满三年约,然后离开这儿过点小日子,这祥而已。”

    “那你答应我呀,待在这儿哪里也别去……欸,咱来日无多了……欸欸,你连这小小请求也、也不愿意点头吗?”

    “太老太爷……”

    老人叹气叹得更长,还假咳两声,断断续续又道:“三萌子也真是……签什么三年约啊?要签……把婚约签一签算了……婚约一纸比什么都有用哪!那是一辈子的事,签了就、就定终身……不怕你跑……”

    陆世平脸垂得更低,实没勇气去看身侧和身后的婢子们,她都听到窃笑声了。

    不知是否她自个儿心发虚,就觉她和苗三爷之间的纠缠,老人家似乎都看在眼中,心里有底。

    她暗绞着十指,正不知如何作答,婢子们突然纷纷作礼,齐声唤--

    “三爷!”

    苗沃萌身边跟着两竹僮,来到『松柏长青院』。

    陆世平立即起身离开榻边,也跟着婢子们福身作礼,轻唤:“三爷……”

    苗沃萌低应一声,目光迅速掠过她五官,见她神态寻常,心稍定了些。

    婢子领太老太爷之命,请她过来『松柏长青院』时,他当时亦在场。心想,老人家应是知道她身子转好,所以特地唤她见见面、说说话。

    他让她随婢子走了,却越想越觉不妥。

    因之前太老太爷问起她的事,他当时内心不痛快,透露了不少事给老人家听闻,从当年的那张『洑洄』开始,因『玉石』而交缠得更深,后来更因『甘露』而深陷……太老太爷自是听得律律有味,最后还问--

    “然后她什么也没给,你就什么也没讨,两下轻易便把师弟归还给她了?”

    她给了。

    把自己抵给他。

    想到就怒,连姑娘家的身子都能拿来当谈判求情的好处,即便真成佛了,都能让她逼得头顶窜火三丈高!

    这事他没对太老太爷坦白,却不敢说老人家真就瞧不出来。

    在北院待不住了,总觉『松柏长青院』内必不单纯,所以才过来一探虚实。

    瞥见老人家眼皮子半掩,一副快没气的模样,苗沃萌并不急着探问。

    他撩袍而坐,状若谈天般沉静道:“曾祖爷爷,露姊儿跟您提了吗?”

    陆世平才觉苗三爷过来请安,恰恰替她解围,一听他这么说,她眉眸一轩,不由得迷惑,又有点汗颜。

    “提……提啥呀……”老人家继续有气无力。

    苗沃萌淡微勾唇。

    “提她在外面的营生啊!”略顿。

    “她专做精细木工,之前我应琴友之邀,携琴至贺家少爷所办的琴会,在贺家大绣庄的前头铺子里,见到不少露姊儿制出的精巧玩意儿,有绣盒、妆盒、食盒,有圆的、四方的、六角的、八角的,就摆在人家铺子里卖。”

    再顿了顿,似笑非笑道:“我问过贺家绣庄里的大管事嬷嬷,听说露姊儿做出的东西卖得颇好,许多人抢着订,其中卖得最好的是一种藏有暗匣的盒子,想来跟曾祖爷爷的七巧盒有异曲同工之趣。”

    陆世平听着,双眉愈挑愈高--这男人,到底盯住她多少事?

    耳中隆隆作响,突然响起他那一句--

    我跟你的账,还得慢慢再算。

    当时她不很明白,现下终于摸出点头绪了。他、他根本没想放过她!

    不等她再多想,太老太爷已一骨碌地从软榻上弹坐起来!

    “露姊儿!”老人家双目炯炯有神,声音洪亮无比,冲着她扬声。

    “你做了那么多木盒子,那么多款木盒子,你怎地没说?你怎都不说啊?你明知咱就爱看你做那些木头玩意儿,你还藏私了!做出好东西也不拿来给咱瞧瞧?你这祥对吗?啊?你想想,这祥对吗?”

    老人家瞬间生龙活虎,只差没扑过来抓她肩头揺晃。

    晕茫晕茫的,陆世平觉得自己似被解了围,又觉自己像被陷害……

    最后还是陆世平答应会制出成套的大小木盒奉上,老人家才消停下来。

    被苗沃萌带出『松柏长青院』,来到院外的太湖石园,陆世平觉脑袋瓜被老人家闹得还有些发昏。

    此时两竹僮请示过主子之后,已奋力迈着短腿跑开,打算去前头请马夫大叔先行套车,太湖石园里只剩下她与苗三爷。他突然站定,她也跟着伫足,离他约莫有两步之距。

    他旋过身,她扬起脸定定看他,心里一时间百味杂陈。

    “三爷今日要出门?”满腹疑问,最后却只能问些无关紧要的。

    苗沃萌点点头。

    “要上一趟『凤宝庄』的琴馆赴约。”

    “好,那我去取琴--”

    “你不必跟来。”他淡淡截断她的话。

    “今日与我有约的是林阁老家的家眷,一对一的论琴切磋,不是成群的小琴徒,有小夏和佟子足能应付。你回北院再歇一天吧!”

    他目光微敛,眉宇间犹染轻郁,秋光浸润下,玉颜似更削瘦。

    陆世平两手又悄悄绞握,一是因他郁郁寒欢的模样,二是为了他口中所提的那位阁老家的家眷。

    大绣庄的管事大娘不都说了,林阁老家的嫡孙女才气惊人,因仰慕『八音之首天下第一』的苗家三爷,特意携琴上苗家琴馆拜会。

    他与那位林家小姐在琴馆楼上会面,还相处了好些吋候。

    “三爷觉得林阁老家那位家眷……很好吗?”话一出,才觉喉中泛酸,她心里苦笑,十指绞得更紧。

    苗沃萌似没料到她话会转到这上头,先是一怔,敛下的目光又静静移向她。

    “嗯!”他颔首。

    陆世平略僵笑语:“……能被三爷称好的人,那、那当真是好的。”

    “苗家收到『幽篁馆』投来的拜帖了。”他忽然天外飞来一句。

    这会儿换陆世平一愣,扬睫又定定看他。

    依旧分辨不出他的心绪起伏,只知他为着某事不痛快,整个人一直陷在某种挣脱不开的沉郁氛围里。不张狂、不野蛮、不拿主子势头欺压人,这种孤伤自愁的面貌,绝美得惹人心惊,也让她很忧郁啊……

    “师弟和师妹知我在此,自是想过来探探,又或者接我回去。”

    “嗯。”他又点头,有些心不在焉。

    她微露笑,故作轻快道:“我会留下,至少得待到三年期满,待师弟和师妹上苗家『凤宝庄』拜会,我会跟他们说明白的,三爷无领多虑我--”

    “你师弟……如今仍想遵照你师父临终前的意思,娶你为妻吗?”

    话被截住,陆世平唇仍启,两颊忽现淡晕。

    见他突然撇开脸,耳廓明显泛红,喉结还上下滑颤,她一颗心亦跟着颤动。

    经过几个呼吸吐纳,那张俊庞复又转正,面对她问--

    “你虽宝贝师弟,可并不想嫁他,是吗?”

    她喉头忽而发紧,因他专注执拗的眼神,还有话中那抹欲掩不能掩的紧绷。

    他眉色微凛。

    “……不是吗?”

    “是……”她喘息般吐声。

    “我不想嫁给师弟。”

    他绷凛的五官瞬间冰融,如春阳里的融雪,虽未笑,眉睫已软。

    她差点又看痴了,两手暗自攥得生疼。

    “三爷这么问,有什么事吗?”

    “我帮你想到一个『釜底抽薪』之法。”他嗓音仍淡,持平。

    “嗯?”迷惑眨眸。

    “你师弟等着娶你,你把自个儿嫁掉,他自然娶不到你。如何?”

    什、什么?!“把自个儿……嫁掉?”

    他朝她踏近,又很克制地顿下脚步,眼底跳动火焰。

    “你可以嫁我。我陪你演这场戏。如何?”

    他淡淡然的“如何?”就像一把鼓槌,狠狠擂响她耳鼓,重敲她心田,她整个神魂被震得不住地颠,脑子里一片空白。

    苗沃萌却是道:“你可以好好想想,想通了,知会我一声。”

    将她弄到怔愣说不出话,他连日来的沉眉郁色似乎消散不少。

    他没碰她、没逼她、没凶她,只拿深渊一般幽静、流光一般温亮的矛盾目光直勾勾锁住她。

    好像他内心其实很沉、很稳,经过这些天的斟酌,可以很平静地提出自个儿的建言,还能等她仔细考虑。

    他暗自深吸口气,微扬薄红俊脸,很淡定般转身离去,独留姑娘在原地继续发傻。

    ***

    陆世平差点化作石园子里的一柱太湖石。

    她都不知自个儿定住多久,还是『松柏长青院』内的婢子路过时见着她,过来唤了几声,才把她飘到天云外的思绪扯回。

    她回过神,始作俑者苗三爷早已飘然走远。

    她下意识往『凤鸣北院』走,一路只觉足尖仿佛未能着地,最后如何“飘”回北院的,她也没去留心。

    走过院内那座荷花小池上的廊桥时,她身形突然顿住,停在小小卑桥上,僵化的脑袋瓜此时回了温,勉强能扯动几缕思丝。他到底在闹腾什么?

    她浑纯内心像似透亮了些。

    他想向她讨什么抵债?

    她模糊间似瞧出一点端倪。

    她护着师弟,他怒不可遏。

    她与他重遇后,他阴晴不定又别扭至极。

    她不愿再续长约,求他放手,他忧郁自伤。

    然后,他说,他可以陪她演戏。演一场“她嫁他为妻”的戏。

    倘若她嫁了,过完戏,他真会放手吗?

    怎么会这么别扭难搞?

    明明不想她走,或者还很喜欢她呢,却半句不提,只会脸红发脾气,发了脾气又忙着脸红,完全崇尚“恼羞成怒”之道。欸,这孩子真不可爱啊!

    她举袖按着左胸房,那跳动着实太快、太重,隐隐生疼却让她疼得直想笑,即便落了泪也是欢喜而泣的泪水。

    她也是很迟钝的。

    一开始她并无奢望的。

    能去到他身边,她便去。

    能为他多做些事,她就做。

    能看他、听他、亲近他,她就珍惜在一起的时候。

    人与人之间的事,不过一个“缘”字,今朝同聚,他朝别离,也是寻常的事。

    她没想过会是那祥离开他身边。更未料及他根本无意放手。

    她情是深浓,但意志淡薄,从不以为两人会修成什么正果,就随缘来去,倒是在不知不觉间好生折磨了他。

    想通了,就知会他一声。他说。

    那、那她现下想通了,就静静在『凤鸣北院』等他回来吗?

    她重拾步伐,还没走下廊桥又止步了。

    心这般火热,在烈焰里翻腾煎熬,她怎能静静待之?

    纤姿一旋,车转回身,青裙飘逸如荷叶,她急急跑出北院。

    想见苗三爷。

    很想很想见他!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萌爷 下最新章节 | 萌爷 下全文阅读 | 萌爷 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