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倒数三次我爱你 > 第二十二章

倒数三次我爱你 第二十二章 作者 : 夏日星空

    下班前,金万亿要茜茜把一些会议资料及纪录送到十楼的业务部。

    这是她在锐达的最后一项工作了,再过十分钟,她就能打卡下班,离开锐达,也离开她恋慕了十年的古君天。

    将资料交到业务部后,她来到电梯前,三座电梯几乎在同时从各个楼层被按至一楼。她正打算走楼梯回到六楼时,忽然听见在她身后两个业务人员的对话——

    “你听说了吗?”其中一人问另一人,“锐达要跟嘉禾证券结为姻亲了。”

    “真的假的?”另一人惊讶地问。

    “是真的,我有朋友在嘉禾证券工作,他从嘉禾的高层那儿听说陆家小姐要跟我们老板在今年订婚。”

    “是喔?”

    “话是从嘉禾老总口中传出来的,我看不会有假。”

    “也是啦,他们交往那么久,是时候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电梯上来了。

    电梯门打开,两人看着呆站在那儿不动的茜茜,“你不搭吗?”

    茜茜脑袋里一片空白,两眼发直的看着两人。

    他们也疑惑的睇着她,“臧小姐?”

    她无意识的对他们摇摇头,直到两人进了电梯,电梯门在她眼前闭阖,她才回过神来。

    古君天跟陆嘉瑜将在今年订婚?他们青梅竹马,不只郎才女貌,还门当户对,走入礼堂是迟早的事,她不正是因为认清了这样的事实,知道自己不该对他再存有希冀才决定离开的吗?可为何明明是早料到的事,在听见时还是如此震撼她的心?

    这十年来,她不断幻想并期待着有一天再见到他时,她会大声的再对他告白一次,可当她真的再见到他时,因为身分、现实及各种不可预期的事件发生,她什么都不能对他说,甚至只能选择离开。

    曾经,她试着认清他并挑剔他,可他那些令她痛恨又难过的地方却瑕不掩瑜,完全抵消不了她对他的恋慕及崇拜。

    就这样离开吗?这样子,她就能完全的放下他、忘了他,然后向前走吗?她不会因为自己什么都没做就逃开而感到后悔吗?

    不,纵使他已经有了对象,纵使她根本毫无希望,她也不想后悔,不想带着遗憾离开。她必须做对得起自己这十年的事,就算那将用去她的第二个额度,她也必须勇敢的对他说“我爱你”。

    再过两分钟,她就不是锐达的员工了,那时,她只是个跟他毫无干系的女人,可以无所顾忌的向他告白了。

    这个时刻,勇气将她的胸口整个填满,她的胸膛饱胀着,微微心酸又难受。

    转身,她走向逃生门,沿着楼梯往上爬。

    十一楼、十二楼、十三楼、十四楼……下班钟声响了,从这一刻起,她不再是他的员工。

    她继续往上走,十五楼,十六楼……她抵达十六楼,推开逃生门,踏上前往他办公室的长廊。

    来到他办公室门前,她心跳急促,气喘吁吁,脸和身体都热烫不已,心脏更彷佛快衰竭了般。

    可是,她仍鼓起勇气敲了门——

    “谁?”里面传来他的声音。

    “是我……”她艰难的发出声音。

    她等着他对她说“进来”,可他没说,正疑惑的想再敲一次门时,门开了。

    她吓了一跳,因为他已亲自开门并站在她面前。

    “有事吗?”看着神情紧绷的她站在门外,古君天脸上有着复杂的表情。

    原因无他,只因他虽然很乐意见到她,但此时他的办公室里还有别人。

    那个人,是陆嘉瑜,她为了昨晚在她家所发生的不愉快特地跑来跟他解释及道歉。

    茜茜的胸口急促的起伏着,而且满脸涨红,气息还有点喘。

    她不确定自己心跳加速、喘息急促是因为即将要对他告白?还是她爬了六层楼的关系?

    她唯一能确定的是……她在发抖。

    “老……老板……”

    “怎么了?”看见她的样子,古君天微微拧眉,心中浮现疑惑。

    “我……我有话……有话要对你说……”

    臧茜茜,鼓起勇气,要是你就这么逃了,那这黄金般的十年就只是个屁了。

    她在心里这么对自己说,给自己加油打气,然后……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老板,不……古君天,”她抬起眼,壮士断腕且破釜沉舟的大声说:“我爱你!”

    古君天陡地一震,惊愕交加的看着她。

    她又一次对他告白了,在十年之后,可他必须说,这次他是喜悦的。

    十年后的今天,她还是喜欢他吗?在他对她说了很多残忍又可恶的话之后,她竟然还是喜欢他?

    他开心得想一把抱住她,只可惜陆嘉瑜在他的办公室里,而他相信……陆嘉瑜也听见了她的告白。

    顾虑到陆嘉瑜的心情及立场,他实在没办法坦率的回应她的告白。

    眉心皱了下,他有点懊丧地说:“你可真会挑时间。”

    闻言,茜茜微怔,眼尾余光一瞥,这才看见他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人。

    她心头一震,惊疑尴尬又心虚,像是做了坏事般的看着那个人——陆嘉瑜。

    陆嘉瑜什么话都没说,只是迎视着她,露出沉静且若无其事的笑。

    茜茜恍然明白古君天“你可真会挑时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真是太丢脸、太糗了,陆嘉瑜居然听见了她对他的告白。

    对于她向他告白之事,陆嘉瑜会怎么想?会不会误会古君天跟女职员有什么暧昧?

    喔,应该不会,端看陆嘉瑜脸上那抹沉静又不以为意的笑,她便知道自己对陆嘉瑜根本不构成任何的威胁。

    顿时,她觉得自己好可悲、好可笑,也好可怜,泪水几乎从她眼眶里飙出,可她忍住了。

    “对不起!”她弯腰行了个九十度的鞠躬后,转身便跑下楼。

    直奔回六楼后,她火速的收拾包包,连声“再见”都没说就离开了办公室。

    她逃进电梯里,直抵一楼大厅。电梯门打开,她低着头,笔直的朝大门走去。

    一步出大门,她立即撞上了人——

    “藏西西?”古君威刚要走进锐达,低头走路根本不看路的茜茜便迎面撞了上来。

    他抓着她的肩,睇着她,“你走路在看哪里?地上有黄金可以捡吗?”

    听见古君威的声音,茜茜抬起脸。她皱着眉、抿着嘴,嘴角微微的抽搐,纠结的五官让她的脸看起来像个包子。

    看她眼睛红红的,眼眶湿湿的,古君威微怔,“怎么了?你该不会闯了祸,捱骂了吧?”

    茜茜鼻子一酸,突然哇地一声大哭,此时,进进出出的人全疑惑又好奇的看着他们。

    古君威有点慌了,连忙揽着她的肩往外走。

    茜茜捱着他,双手掩着脸,难以自持的哭诉着,“结束了……呜……结束了……”

    闻言,古君威隐隐明白了。这事,肯定跟他哥哥有关。

    “只有我哥能让你哭成这样吧?”他沉叹地道。

    茜茜抽抽咽咽地说:“没有遗憾了……没有……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觉得好空虚?这十年……结束了……呜……我的心明明空了,却好痛……为什么……呜……”

    她说得七七八八、零零落落,可不知为何,他却明白她在说些什么。

    他又叹了一声,然后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他握得她的手好痛,痛到她不得不抬起那泪湿的眼看着他。

    “走吧。”他温柔笑看着她,“跟我走,我会让你彻底的把他忘了。”

    古君天手握着方向盘,脸上的表情凝肃而焦躁,不为什么,只因当他打电话给茜茜,而她终于肯接时,他听见的却是弟弟的声音。

    “茜茜呢?”那么多年的兄弟,他第一次以质问的语气跟弟弟说话。

    “在我旁边。”电话那头,古君威这么说。

    古君天急了、慌了、恼了,脑袋里甚至开始出现许多画面。

    “你们在哪里?”他急问。

    “为什么要告诉你?”古君威语带挑衅地道:“我跟茜茜都成年了,你也不是我们的监护人。”

    “阿威。”他沉声一喝,“你把她带去哪里了?”

    “我可没下流到乘人之危。”古君威说:“我们在一起喝酒。”

    “喝……”他一震,“在哪里?”

    喝酒?她会喝酒吗?但如果她不会喝酒,为何要跟阿威一起去喝酒?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她在借酒浇愁。

    她向他告白并逃走后,他很想立刻去追她,可是他既不能在公司里引起骚动,也不好丢下陆嘉瑜不管,终究没有采取行动。

    送走陆嘉瑜之后,他开始狂Call她,可不管他怎么疯了似的拨打她的手机,她就是不接。

    他猜想,她一定认为自己又一次被他拒绝了。

    “你们在哪里?”他语气加重,又问了一次。

    “你在乎吗?”

    “古君威。”他声音一沉,“在哪里?”

    电话那头的古君威沉默了一下,悻悻然地说:“ZABIKU。”语毕,他挂了电话。

    ZABIKU是阿威每次回来,他们兄弟俩一定会去喝一杯的酒吧,是他慌了,不然早该猜到的。

    他狂飙进市区,来到了ZABIKU,由于店在巷子里,他只能把车停在路边,步行进巷子。

    才熄火下车,一辆警车已跟在他后面停了,车上下来一名警员,好意提醒着他,“先生,这里不准停车,快开走吧。”

    他没时间也没心情去寻觅停车位,因为他只想立刻看到茜茜,所以他走向前,将车钥匙丢给了警察,满不在乎地说:“抱歉,把它拖走吧。”话说完,他转身便朝巷子走去。

    警察看看他,再看看手里的车钥匙,呆了。

    古君天快步的朝ZABIKU走去,一进门,他就看见坐在吧台前面的古君威,还有已经趴在吧台上的茜茜。

    他迈开大步,朝着吧台的方向走去,而熟识他的酒保先看见了他,提醒着背对门口的古君威。

    古君威回过头,一脸凝肃的瞪视着他。

    他走到吧台前,看见趴在吧台上醉得迷迷糊糊的茜茜,她虽神智不清了,却还抽抽咽咽地。

    他心一揪,难过又自责。

    “是你让她哭的吧?”古君威一口喝光杯里的酒,气恼的看着他。

    他没直接回应弟弟的问题,而是道:“你不该让她喝得这么醉。”

    “因为她想忘了你。”古君威理直气壮地说:“除了这个方法,我无计可施。”

    “我不会再让她哭了。”古君天说罢,伸手想将她扶抱起来。

    古君威却一把攫住他的手臂,两只眼恨恨的瞪着他,“是我先喜欢上她的。”

    古君天神情平静,眼中却迸出强势霸气的锐芒,“但她喜欢的是我,不管是十年前,还是现在。”

    闻言,古君威一怔,接着哼笑一声,“原来你已经知道了。”

    古君天微震。

    阿威知道茜茜暗恋了十年,甚至为了再见上对方一面而到台北念书工作的那个人是他?

    “你早就知道,为什么没——”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古君威愤然地打断了他,“是你忘了她。”

    他眉心一隆,挤出几条悔恨的皱折。“我是忘了她,当我知道时,我很懊恼也很抱歉。”

    他如此坦率的认错,教古君威心头一震。

    “我忘了十年前的臧茜茜,可是……”古君天直视着弟弟,坚定又肯定地说:“我喜欢十年后的臧茜茜。”

    古君威惊疑的看着哥哥,一时说不出话来。

    “很抱歉,我得不顾兄弟情谊的与你竞争了,因为我喜欢她,我想要她。”

    看着哥哥如火炬般的双眸,古君威难掩诧异。

    这不是他认识的古君天,哥哥一向是个冷静、理智到几乎感觉不到任何情绪的男人,而现在,哥哥竟放任自己的情感,彷佛什么都不在乎似的说了出这些话。

    他哥一直是个很棒的哥哥,从不跟弟弟争什么,只要他想要的,不管哥哥有多爱,也从不犹豫或恋栈的便让给他。

    除了这次,哥哥摆明了不让,摆明了一定要抢到手。

    他知道,哥哥是真的要茜茜,真的动了情。

    他怎么赢得了哥哥呢?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茜茜就算醉死,还是忘不了他哥哥,因为直到她刚才醉趴在吧台上之前,嘴里喃喃唤着的,仍是哥哥的名字。

    “阿威,如果你气的话,可以揍我几拳。”古君天深深的注视着弟弟,“我不会躲,也不会回手。”说完,他闭上眼睛。

    看着他,古君威倒抽了一口气。

    古氏兄弟在酒吧大打出手,这样的事情一传出去,马上就会成为各大新闻的头条,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播放。

    接着,锐达大门外便会挤满各家媒体及记者,然后连他们已经退休避居花莲的父母也会遭受打扰……

    他所知道的哥哥不是个会干这种蠢事的人,可哥哥为了茜茜,却能毫不犹豫这么做。

    他虽恼怒,可也不得不承认哥哥是真的喜欢茜茜,更不得不面对自己彻底输了的事实。

    他把脸别开,叫酒保再给他一杯酒。

    拿起酒杯,他啜了一口,不看哥哥,也不看茜茜,“要是你再让她哭,我绝对会把她抢回来。”

    “抱歉,我亲爱的弟弟……”古君天一把将他的头捞了过来,用力的揉乱了他的发,笑道:“哥哥不会给你这种机会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倒数三次我爱你最新章节 | 倒数三次我爱你全文阅读 | 倒数三次我爱你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