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侍寝国师 > 第二十章

侍寝国师 第二十章 作者 : 橙意

夜色渐暗,用过晚膳后,凤梓闲得慌,就看见冰心坐在灯下,手里飞针走线,娴熟的绣着枕套。

也是迟至近日她才知道,原来冰心与玄武互有情愫,晏莳青也早已替他们俩指婚,算一算,大婚之日也快近了。

“你绣的是什么?”

冰心绣得正入神,丝毫没察觉到有人走近,冷不防被凤梓吓得心口一跳。

见冰心就要起身行礼,凤梓手一挥,免了繁琐的礼节,满心只好奇她手中的东西是什么。“绣这个好玩吗?”

冰心摇头微笑。“不好玩,绣得眼睛都花了,手也很酸。”

“那为什么还要绣呢?”

“因为一针一线,全都代表着我的心意,平素难以启齿的感情,也能透过这一针一线完整表达。”

望着冰心低垂双目,满面娇羞,凤梓可真是又羡又妒,哪像她,天天盼着某人开口求亲,盼得眼珠子都快滚出来了还是盼不到。

凤梓垂头丧气的转回书房,翻弄着案桌上的书籍,支着颊,心思浮动,想了想又跑回偏殿的大厅。

冰心还坐在灯下勤快地绣着,她走过去,也有样学样的拿起一块绘好图案的锦布,开始绣起了上头交颈相依的鸳鸯。

刚开始绣的时候,她还频频扎到手指,连冰心都看不过眼,一直劝她莫要逞强。

到后来,她逐渐绣出了心得,终于绣好一对象样的鸳鸯,就连冰心与洛月催促她歇息都不理。

实在没法子,冰心与洛月只好请晏莳青出马了。

一踏入灯火通明的大厅,晏莳青便看见她垂着蝶首,彩色的丝线抢在指尖上,纤手在锦锻上穿梭来去。

他走近,她却浑然不觉,仍是兴致盎然地低头猛绣,眉头轻择。见状,他伸出手,按住她的手背。

凤梓抬起眼,惊见是他,本想起身,可不知又想起什么,噘唇低下头,决定不理睬他。

见她一脸生闷气的模样,他不由失笑。“没看见我来?”

“看见了。”她口气很冲,不难听出埋怨之意。

“谁惹你不快?”

“除了你,还能有谁?”

“怎么了?”

“你明知故问。”

话刚说完,她指头便被自己狠狠扎了一针,痛得她皱起小脸。

他拉过她见血的指头,合入嘴里轻吮,半晌才止住血,她却气呼呼的抽回手,似乎一点也不领情。

“夜深,别绣了。”

“我就要绣,这是要绣给我未来皇婿的,你管不着。”

听她闷声说着,晏莳青也清楚她是在生他的气。

自恢复神智不再是痴儿之后,她变得很不安,总希望他能快点以皇婿身分来陪伴她。

然而宫变虽然已过一段时日,朝中仍有薛昆余下的旧时党羽尚未根除,为了将这些人引出一网打尽,他将心力全放在朝政上,以至于没能顾虑到她的感受。

他知道她的不安,只因那份不安,有大半也存在于他心底。

但是,比起儿女私情,他更在乎的是她的安危。

他不能再冒任何会让她受伤的风险,所以他必须尽快将薛昆布在朝中的势力暗桩全都一一拔除,如此才能放心。

这些烦扰,他自是不想让她知道,省得她忧心而伤了身子。

正闹脾气的凤梓久等不到他的安抚,心底顿时更闷了。

“凤梓,再过不久,也是时候该向众人宣布你已恢复心智的消息了。”

“可是我还没做好准备。”她停下了绣个不停的手,噘嘴抬眼。

“难道你不希望我当你的皇婿了?”

她眨眨眼,扔下绣到一半的锦锻与针线,跳进他怀里,闷气全消,完全不懂害臊为何物。“我当然想!”

晏莳青弯唇一笑,美若窗外的迷离夜色。

她看傻了眼,双手勾抱着他,乖顺的任他半搂半抱地将她带入寝殿。

“如果真这么想要我当上皇婿,那么你得更努力才行。”

“努力什么?”

“学习如何当一个让人敬爱的神女。”

又来了!他天天挂念着白凤国,何时才轮到她呀?气不过的凤梓,索性踮起脚尖,吻住了他温凉带笑的唇,不让他继续往下说。

春日已过,夏日海热的暑气正盛,涟漪荡漾的湖中,莲花已是开落搏婷,悬在回廊詹角上的一串珠玉,被一阵暖风拂得叮当作响。

圈子里的鸳鸯果早已经结实迭迭,就等着有心人采撷。

手中捧着一只花形金盏酒杯,轻抿一口以百种花果酿成的甜酒,穿着一身蚕丝薄裳的凤梓伫立在曲廊末端的阶上,嘴角微扬。

开始理政之后,不时仍有臣子在奏折中质疑她的其实身分,但她也不避讳,索性在今日早朝时挑明了说。

如今她已找回尚是痴儿那段日子的记忆,自然不怕有人存心刁难,举凡是孩童时候或是年长之后的种种,她皆巨细靡遗毫无漏失的说个详尽,彻底让那些疑心未除的大臣哑口无言,当下心服口服,不敢再多言。

风又起,拂起了拖曳在地的裙角,仿佛花直在刹那间绽放。一道沉缓的足音敲入耳中,她别眸,向来人展颜欢笑。

“青青。”盈盈浅笑从唇上漾开,将杯盏放落下来,她对他伸出了葱白素手,身姿轻柔地偎在他身侧。

“今天早朝,你又任性了。”晏莳青抚过她披落的乌发,甜酒的花香飘入鼻尖,他眸光温软,胸口泛起了柔意。

“对不起,难得可以展现一下神女的威风嘛。”她甜笑,颊生柔晕,纤手桶上了他尚未完全痊愈的左臂,心仍有些疼。

“也罢,经过今日之后,那些臣子断不敢再质疑你的身分。”他似笑似叹。

“有你在我前面挡着,谁还敢质疑我?”她挽着他的手,撒娇甜笑。

他反手施力,带她入怀,眉间可见关爱。“你近来夜里,可还会作恶梦?”

“青青……”她摇摇头,呼吸略喘,将脸埋入他胸口,轻声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也答应我,永远陪在我身边好不?”

腰间蓦然一紧,她听见他在她耳边温声言道:“我不是已经这么做了?”

心口泛着丝丝甜蜜,不顾远处还有女官注视着,她主动吻上了他,口中的甜酒香透过唇齿的厮磨,也醉了他。

吻了一晌,她脸儿红如天边暮色,狂乱的心跳久久难以缓下,他的指尖却还抚在她眉眼间,细细描摹着。

对上他流溢着爱怜的黑润凤目,她害羞地敛下星眸,声音甜脆的道:“青青,你可愿意当我的皇婿?”

这句话,她已经不厌其烦的问上无数次,却老是等不到他点头答应,真是恼死人了。

“不急。先等国政稳定下来,再谈也不迟。”

“你不急,可是我很急啊……”她细声咕哝,脚下轻轻一跺。

俊眉微扬,他凝目笑望。“身为神女,岂能如此急躁?当前之急,是辅佐你早日学会治理朝政。”

细葱似的指头拧揪着他的衣袖,她掩下长肿,语气稍带埋怨地悄声道:“我要你陪在我身边,可不是要你天天督促我怎么治理朝政……”

声音不大,却是一字不落的入了他耳里,他优美的唇线弯开一抹笑弧,将她按入胸口,安抚似的拍拍她肩背。“你信不过我吗?我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的。”

“不是信不过……”她抿抿嘴,张臂环住他的腰。“而是想快点名正言顺,我想每时每刻跟你在一起。”

如此一来,便不必在其他人面前刻意避嫌。

现在的她已经不是痴儿,自然懂得旁人暧昧猜疑的目光,好似他们犯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罪行,见了心底就闷。

“青青快点当我的皇婿好不?我不会亏待你的。”自他怀中仰起清亮的眸子,她似在耍赖般的摇着他。

晏莳青面上的笑添了一丝宠溺,将系在腰带上的锦囊取下,在她困惑的瞅视中,将之解开。

他从锦囊中捏起了一颗杏花糖,送至她嘴边,她讶然张开双唇,须臾间,甜味浸满了舌腔。

“把糖还给你,省得你闹脾气,晚上跑进我房里咬我嘴唇。”他似笑非笑的言道。

听出他话里的取笑之意,她颊色红艳如盛开的桃花,含着甜入心的杏花糖,伸手轻捶他一下。“青青,你取笑我!”

晏莳青倾身,掏吻她甜软的唇,深吮了半晌。暮霞将万里无云的苍穹染成了一片瑰艳,两人相依的倒影映在碧绿的湖水上。

许久之后,夜幕垂映,星辉烁烁,他们携手行过重重回廊,返回寝殿。

“青青,你的师尊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徐行间,她蓦地忆起了那个气质神秘的英俊男人。

“为何有此一问?”

“只是……好奇罢了。”她不敢确定那个神秘的男人便是乾坤老人,毕竟岁数上实在兜不拢,因此也不想妄加多言。

“师草的来历背景一直是个谜,我们同门三人除了白珞之外,我与司空碇是在懂事之后被师尊收留,除了知道他名气甚大,其余的一概不知。”

“那他……岁数很大吧?”

晏莳青淡笑,摇首。“没人知道他其实的岁数,加上他修仙有道,容貌未曾有半丝衰老,乾坤老人与卜算子其实是外人擅自替他起的封号,他并不以此自称。”

凤梓诧异的缓下步履。“真的?!”这么说来,那个在紧要关头出手帮助她回到四灵大地的神秘男人,果真就是乾坤老人?

“他如今人在何方?”她纳闷又问。

“师尊的行踪自数年前便无从得知,无论是观星相还是卜卦,都毫无征兆。”

他一顿,凤目回睇。“莫非你遇见他了?”

她寻思半晌,忽然微笑摇首。“没什么,就只是心底感到好奇罢了。”

既然神秘男人不愿透露他的其实身分,肯定有他的道理,她也无须再添乱,眼下,没有什么重要得过她与青青心连心的相守在一起。

知道他心细如发,必定不会这么容易就信了她,不想让这事扰了他们两人独处的时光,她索性把螓首一偏,靠在他右肩上,赖着不肯动。

“青青……月光好美,不如今天留在宫里别走了。”她拉过他的手心,指尖在上头轻挠。

“神女此话,可是打算召国师侍寝?”他笑了笑,眸底亮起了两簇灼焰,手心一收,拢住了细雪般的柔荑。

“如果我说是呢?”她亲着脸问道,心儿颤跳,生怕他出声拒绝。

他眸色渐深,腕劲一施,将她拉入自己逐渐升温的怀内,黑暗中,他含住了她细致如贝的耳珠子,鼻息略喘的道:“那我只好听令照办了。”

她心音如雷鸣,忽觉腰间一热,眨眼一瞬,身子已被他抱起,贴着他心口。聆听着他鼓动的心跳声,她面上笑容如春日芳菲,娇靥灿烂。

虽已是夏日时节,但那夜朝凤宫寝殿外的几株桃花依然奇异的绽放,一株结满鸳鸯果的树枝与桃花木相依着。

上古神谕确实灵验过,当初凤梓之死,确实是因晏莳青而起,但凤梓之所以能再重新活过,却也是晏莳青逆天而为所致。

就在此夜,他们的身与心终于脉脉相连,用最深的爱恋,破除了“凤凰不栖桃花木”的神谕,从此相守相依。

《白凤国正史》乐史公曰:

凤氏有女名梓,是为凤氏最后血脉,十岁时不慎饮毒,致使心智痴傻,幸有晏姓国师在旁辅助继位,帮其逃过数重死劫。

晏氏国师,貌若仙,美姿仪,时称桃花仙降世之神人,心性寡淡,极傲,初见凤氏神女,为其倾心,故协助抗敌治国,屡屡建功,白凤国子民无不拜服。

贞静七年,凤氏神女遇刺命危,幸得上古诸神庇佑,大难不死,恢复心智,晏氏国师痴心一片,杀逆贼,护其周全,此二人真乃良缘天定。

贞静八年,凤氏神女召其为皇婿,二人共治朝政,白凤国安享太平盛年。

贞静十年,麒麟国来犯,为守凤氏江山,晏氏率兵出战,大获全胜,此后诸灵各国皆不敢小觑。

贞静十二年,凤氏神女诞下两子,一龙一凤,天降七彩流光,神迹尽显……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侍寝国师最新章节 | 侍寝国师全文阅读 | 侍寝国师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