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赖上少爷 > 第四章

赖上少爷 第四章 作者 : 季荭

    【第三章】

    “軡,我们长期分隔两地,你难道从来没有想过……”她自己就曾经因为身分悬殊而想要退缩……

    “就算分开四十年也一样,我只想爱你,只要你。”他语气笃走,不容置疑。“晓年,你得答应我,就算寂寞,也不能让其他人乘虚而入。”

    “这才是我该担心的吧,我还真怕你被性感的外国美女追走。”纽约这个大都会诱惑那么多。

    “这点你大可放心,我心里容不下其他女人。”翻身压在她身上,他又要举手发誓。“我保证,我只爱你,这几年来我们虽然分隔两地,但我的身心始终忠诚,不曾给过别的女人。”

    她急忙抓下他的手。

    “我知道,你不要动不动就——”惊觉他的身体迅速变化,她倒抽一口凉气,推开他,扯来被单裹住自己,与他保持安全距离。“你千万要冷静,要冷静喔!”

    她求饶着。

    “遇到你我很难冷静。”为避免擦枪走火,他只好退开。“从你十二岁来到我家那一天开始,看到你这古灵精怪的大女生,我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当她绑着两条辫子,可爱活泼的出现在他眼前,他的一颗小心灵就深受吸引。

    因为是独子,个性又十分孤傲的他,向来不太跟别人来往。

    奇异的是,只有她能挑起他的兴趣,他想逗她、闹她,想扯她可爱的发辫。

    后来,她把一头长发剪掉,他还因此生气了好几天。

    双手交叠当枕,他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着过往两小无猜吵吵闹闹的日子,薄唇逸出几声轻笑。

    “原来我这么有魅力喔,十二岁就把穆少爷钓上了。”她紧紧包着被单,躺在他身侧,望着他好看的侧颜。“可是说真的,那时候我好讨厌你,你老爱欺负我,我比较喜欢以前小学时的一个男生,他对我好好,不会拉我辫子,有人欺负我,还会挺身而出,更常常带好吃的点心分给我吃……”

    她的声音突然中止,因为他眯着黑眸朝她瞪过来。

    “咳,那是幼小无知,你别在意。”马上改口。“何况那是在认识你之前,搬家转学后我跟他已失去联络。”

    “我不可能不在意。”他一个翻身,压制在她身上,隔着被单把她密密实实的压着。

    他那么深爱着这个可爱慧黠的小女子,因为爱着,所以很在乎。

    “好啦,我刚刚只是随便说说。”闵晓年抬头与他深情的眼眸相凝望,嘟起粉唇朝他好看的薄唇啜了一下。

    “想敷衍我,门都没有。”大掌蓦地扣住她的后脑勺,薄唇攫获住她娇嫩的唇瓣,给她一个火辣辣的吻。

    她自找的,没敢抗议,仰起粉颜,任他需索纠缠。

    好像变成习惯了。

    这几天晚上,他洗完头发,都得由她效劳帮他把头发吹干。

    “有没有考虑过来美国工作?”

    他很贪心,不想放她回台湾,不愿再饱受相思之苦。

    他想说服她来美国工作,或者找机会跟大伯父商量,尽快调回台湾……

    “没有。”闵晓年回答得很快,不假思索。

    穆子軡一张俊脸微黑。“你连考虑都没有就拒绝,你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别把两件事扯在一起,工作归工作。”她觉得自己是比较理性的一方。这男人在工作上精明厉害,但感情上比较容易冲动、无理取闹,毛躁的个性一点都没变。

    “哼!”他就知道结果会这样。“只不过是一个小记者,那种工作有什么前途可言?你来纽约,我可以帮你安排更好的工作——”

    “我喜欢现在的工作,喜欢台北,不想离开我妈太远,而且我……反正我不会考虑来美国工作就是了,你别再问了。”

    竟然说记者没前途!闵晓年气呼呼地关掉吹风机,往他手里一塞,生闷气的躺下床,背对着他拉高被单,把自己全身上下都包住,不想搭理他。

    他难道不知道她在工作上有多热血吗?她非常非常喜欢当记者,全心全力投入。她从小就怀抱着记者梦,就算没前途又怎样?她做得开心就好。

    “喂。”他把吹风机丢开,转身瞪着她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的蠢样。“你是要把自己闷死吗?”走过去,伸手要扯掉她身上的被单。

    “走开,你今天去睡沙发。”

    “饭店是我订的,房钱是我付的,该去睡沙发的是你——”

    他的反驳声蓦地顿住,因为她真的气呼呼翻开被单,抱起一颗枕头跳下床,真要去沙发睡。

    “睡沙发就睡沙发!”她嚷着,真被惹毛了。

    真生气了?!他立即跑过去从后面抱住她。“嘿,我只是开玩笑。”他马上投降。

    “放手,别、碰、我!”

    “不放。”他赖皮地把她搂得更紧。

    她也跟着心跳加速。“你怎么这么快——”

    “快?男人很忌讳被说快的。”乘势低头吻着她。

    “走开。”她扭动着,气没消呢!“你侮辱我的工作,我不能原谅你。”

    “我道歉好不好?”他瞬间明白自己踩到她的地雷了,个性高傲的他马上识相道歉,少爷气焰顿时萎靡。“对不起,以后我不会乱说话,侮辱你这位未来的红牌记者,我错了。”他低声求饶,就怕晚上没柔软香躯可抱,孤枕难眠。

    “好,原谅你,但是……”她立即心软,何时见他如此低声下气的道歉过?

    “不要吧。”他感觉不太妙。

    “今天晚上我要好好补眠,你、不、准、碰、我。”肯原谅他是有但书的,嘿嘿。

    “这处罚未免太狠了吧,我都道歉了。”俊脸一垮,十分哀怨。

    “哪里狠了,比起你莫名其妙批判我的工作,我已经很仁慈了。”哼,占上风的她挣脱怀抱,走回床上,躺回原来的位置。“来,亲爱的少爷,快来睡吧。”

    她拍拍身边的床位,笑得顽皮。

    他黑着脸走过来,站在床边故意把腰间浴巾扯掉。

    这一扯,她睁大眸子倒抽一口凉气。

    他回以恶意的微笑。

    “你真是——”她脸红困窘的移开目光,转过身背对着他。

    “我说过不能碰我……”怕他又冻未条,闵晓年不敢乱动,僵着身子说话。

    “我们之间隔着被单,你怕什么?我还怕你扑过来吃了我哩。”他就是嘴巴坏。“我怕死了——”

    “想太多。”她忍不住笑了。

    他却沉沉地叹起气来。

    登时,她的笑意也凝结在唇瓣。

    “只剩两天。”压着嗓子的声音有点落寞惆怅。

    “别这样,又不是永远分开。”她柔柔的回应。

    后天回纽约后,他们将会在机场分道扬礁,短短一星期的相聚,就要结束了。

    又要分隔两地,他已经开始想念她了,穆子軡不舍得地将她搂得更紧。

    “你不是说,我来美国的机会很多……”

    “那也得你愿意配合。”他顺势撒下网。

    “会啦。”她红着脸别扭的答应。

    “这可是你说的,可别一回台湾就把我忘了。”将她的身子扳过来,手臂屈在她的身侧,悬在她的上方。

    “不然打勾勾?”她仰头迷恋地望着他俊帅的脸庞,抬高手翘起小指头。

    “直接盖印章比较快。”他低头吻住她的唇,烙上印记和气息。

    “你答应今晚不碰我……”

    “我从头到尾都没答应。”他扣住她的手置于头顶上方,另一手抽掉她身上的被单。

    她脑袋浑沌的回想,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刚刚的确没答应,是她单方面的警告而已。

    闹钟还没响,闵晓年已经幽幽醒转过来。

    她张开迷蒙的眼,伸伸懒腰打了个呵欠后,习惯性地朝身旁的热源偎去。

    但却扑了个空。

    她顿时清醒过来,看着局促狭窄的卧房,这才赫然记起自己已经回台湾了。

    短短一星期的假期结束,她跟穆子軡在纽约机场分道扬镳。

    分开前,他在机场大厅吻了她,他低头在她耳边再三叮咛,要她天天想他,不能因为分隔两地而忘了他,他还特别叮嘱,要她尽快回到他身边。

    然后,他们各奔西东。

    他赶回公司上班,而她长途跋涉飞回台湾。

    回台湾时间已经是深夜。时差的关系让她几乎一沾枕就睡着了,连行李都没打开整理。

    这一睡直到天光大亮,也让她迷迷糊糊地忘了自己身在何方。

    叮铃铃——闹钟在她清醒的这一刻,冷不防响起,划破屋内的静谧。

    她坐起来,伸手按掉闹铃,掀被下床,赤着脚,抓着凌乱的发走进浴室里。

    站在洗脸台前,她看着镜子,突然有点不太认识自己。

    因为她觉得自己好像不一样了,眼神变得妩媚,流转的神韵带点成熟韵味。

    是他改变了她。

    是他让她成为女人,让她蜕变……嘴角弯起一抹妩媚的笑意,从不自恋的她,突然喜欢看着自己变成女人的样子。

    真的很迷人呢。

    闵晓年穿上合身的短袖白衬衫和牛仔裤,踩着舒适的粉色豆豆鞋,戴上记者证,一头俏丽发丝梳得柔软蓬松,带着女人才拥有的柔媚自信,她拎着公文包和笔电出门喽。

    关上门掏出钥匙,正打算替大门上锁,手机这时候响了。

    拿出手机,瞥了一眼手机萤幕,她马上接起。“学姊早。”

    “晓年,你回国了吗?”学妹今天应该得销假上班了,卢俐燕就怕学妹还待在美国。

    “我昨晚就回来了,现在正要出门上班。”锁好门,她转身走下楼。

    这间房子是没有电梯的三十年老公寓,是父亲留下来的。

    大学毕业后没多久,她受学姊网罗进入杂志社上班,原本她打定主意要在毕业后即搬出穆宅自立,但遭到母亲反对,说什么也不让她一个人在外租屋独居,于是她每天都要花很长的时间通勤。

    直到四年前,穆子軡到美国后不久,向她们家承租公寓的住户打算搬走,她为了上、下班方便,再次和老妈商量。

    毕竟是自己的老家,不给女儿住说不过去,何况同住一栋的都是多年老邻居,大家可互相照应。

    老妈同意后,她便顺利地搬回来,每天省下不少通勤时间,一住就住边了,从未动过再搬回穆家的念头。

    她住在老公寓的四楼,楼梯间有点阴暗,墙壁有壁癌很潮湿,邻居的鞋子都摆在门口,但还不算脏乱,倒是可以忍受。

    唯一令人诟病的是,楼下的铁门常常没关,就算她热血的在门口贴上纸条,请大家随手关门注意安全,也没多少人遵守……

    “太好了,你马上赶去XX饭店,女明星马小镁要在三楼B区的商务会议厅召开记者会,小朱已经带摄影机先过去了,可是我怕他经验不足,会搞砸采访,你立刻过去支持。”卢俐燕人在高雄,没办法立刻回去,公司人手又不足,只得先派小朱过去。

    小朱专长是摄影,采访不在行,但公司没人可派了,只好先让他过去顶着。

    “有什么新闻吗?”她昨天回来已经很晚了,倒头就睡,今天早上也还没看新闻。

    “马小镁昨晚喝醉,跟同行的朋友在路上闹事,把人打到重伤住院,有人拍下过程报警,马小镁被揪出来,要求道歉说明,她怕演艺前途受影响,刚刚临时用简讯通知各大媒体到场,紧急召开记者会。”

    “哇,果然是条大新闻!我马上赶过去,记者会几点开始?”看着表,时间走到八点十分。

    “八点半,再二十分钟记者会就开始了。”

    “有点赶,不过没关系,我尽量赶到。”她得搭计程车才行,希望路上别塞车。

    挂掉电话,闵晓年浑身充满冲劲,她三步并两步跑下楼,果然大门又只是虚掩,她贴在门上的纸条根本没人理会。

    把门用力关上后,闵晓年跑出巷子,来到大马路边,扬手招计程车。

    很快招到车子,她跳上车跟司机说了目的地。

    幸好一路上都没塞车,她在记者会开始的前一分钟抵达现场,跟小朱会合。

    “还没看到马小镁吗?”她挤进采访区,找到已经架好摄影机的小朱,在他身边坐下来小声询问。

    年纪比闵晓年小一岁的小朱,抬头看了她一眼,突然间愣住。

    “干么发呆,我在问你马小镁到了没?有说记者会会准时吗?”她边催着边低头,从公文包拿出录音笔和采访记事本。

    “喔……马小镁到了,听说打扮得很辣、很性感,看起来不像是开道歉记者会,反而像发片记者会。”小朱刚刚会突然看她看得出神,是因为闵晓年给他的感觉不太一样,才短短一星期没见,她变美了,多了一分小女人的韵味,不同以往老是大剌剌,给人像男孩子的感觉。

    “什么?她把人打伤还有时间打扮?”真是令人匪夷所思,闵晓年不赞同的摇头。“有没有什么资料可以参考?”

    “目前详细情形还不知道,不过听说被害人家属晚一点也要出面开记者会……看,马小镁出来了。”

    小朱眼尖看见马小镁从旁边的小门走出来。

    “好,摄影机打开,拍马小镁和同行友人的特写,再带到律师。”闵晓年立即打开录音笔,已经相当熟悉采访过程的她,指挥着小朱。

    接下来,是简明扼要的说明记者会。

    不过这场记者会根本不像是道歉大会,反而是马小镁的澄清说明会。

    但马小镁的说明疑点重重,所有记者轮番犀利的追问,问得她哑口无言,最后全都由律师代为答复,但答案令人非常不满意。

    闵晓年也举手提出了一、两个问题,但一样都被律师四两拨千斤挡掉。

    这场记者会根本没有说实话,这里头隐藏着太多谎言。

    记者会结束后,闵晓年跟小朱立刻赶回公司。

    “受害者的记者会几点开始?在哪里召开?”在小朱的车上,她打开笔电,着手整理新闻稿。

    “还不确走,不过我想家属在看完马小镁的记者会后,应该会立即有所动作。”小朱语气相当鄙夷。

    “我看这马小镁根本就是自毁前途,这条新闻看来要烧很久。”

    “没错。”闵晓年也有同样的看法。“小朱,油门催一下啦,我们得赶在家属开记者会前,把稿子先整理出来,快点!”

    “个性毛毛躁躁的,看来你还是没变硫。”虽然外表变得柔媚,但急性子一出现,就破坏了那分娇媚。

    欸,他收回方才的想法,看来这位快要迈入三十大关的剩女,恐怕很难把自己嫁掉吧!

    “什么意思?”她错愕的转头看了小朱一眼。

    “我刚刚才感觉你好像变得不一样,有点女人味了,不过你刚刚急乎乎的样子,又把你的女人味打回原形。”实话实说。

    她怔了下,粉颊浮起诡异的红,没想到连小朱都看出她的改变。

    她低下头,瞪着萤幕,两手在键盘上乱敲,假装忙着整理稿子。

    其实心里暗暗不安,她真怕自己在美国做的“坏事”会被所有人看穿。

    她在心里暗自腹诽穆子軡的同时,嘴角扬起甜甜的幸福笑意。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赖上少爷最新章节 | 赖上少爷全文阅读 | 赖上少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