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嫩草进场 > 番外:那一年,不能说的秘密

嫩草进场 番外:那一年,不能说的秘密 作者 : 绿痕

莫追总认为,他的个性其实一点也不像只鳖的。

这些年来,他之所以会大江南北地死追死咬着魂纸不放,着实是有着天大的苦衷。

而这苦衷,与贪不贪财有关。

人嘛,总都有点小缺点的,这当然无伤大雅,只是他这缺点也不是他自愿求来的,全都是给人逼出来的,而他之所以会那么贪财,这又与师门的师教息息相关。

说得简单点,他今日之所以会要钱不要命,一个劲地全为了魂纸豁出去,这全都是他家师父害的。

说起他家师父,姓黄,单名金,因此自创的门派自然也叫黄金门,更因师父他老人家家底庞大,生性挥金如土又特爱四处散财,所以江湖上个个羡慕嫉妒恨的人们,更是在暗地里奉送了他个外号--

武林暴发户。

身为暴发户的徒儿之一,打莫追自小起,他就知道自家师尊他老人家非常非常的有钱,或者该说是有钱到令人发指的地步,偏偏他老人家还总是动不动就把师门里有三座金山这事给挂在嘴边,三不五时就刺激一下他们这些徒儿脆弱的心弦,老是对他们说,那些家产在他身故了后,早晚都会是他们这些徒儿的。

虽然说,从没人知道那三座金山究竟藏在师门里的哪个地方,但师父他老人家每年就是变出一箱又一箱的黄金来闪瞎他们的眼,佐证吹虚不假之余,还顺道利诱他们这些心不甘情不愿拜入门下的徒弟,为了那些庞大的家产刻苦习武天天努力向上!

有这一号脱线脱得从不自知的师父在,他们……能不努力吗?

尤其是师父他,最常以言教不如身教这回事来教导他们。

例如,一堆子江湖中人在听到传言,特意杀上他们师门来欲夺黄金时,家大业大金子多得能砸死人的师父大人,面对上门打劫的江湖匪徒,他一不挺身而出站在山门处捍卫家产保护幼徒,二不高金聘请保镖来看门顾院兼打手,他只是笑咪咪地大掌一伸,将自家年幼的徒儿一个个跟下饺子似地,统统都扔到那些如狼似虎的抢匪堆里去练身手。

虽然每回在他们被抢匪们砍得半死之余,师父他总是对他们说,当他们真正遭逢危险时,他定会伸出援手。可到头来,他老人家那一双戴满了金戒总是反射着金光的富贵手,却一次……也从没对他们伸出来过。

那些年来,若不是最早进师门的大师兄和哀叹连连的二师兄救得快,只怕他们这一班年幼的师弟师妹,早就全都成了那些匪徒的“抢”下亡魂了,哪里还有机会能安然活到长大成人?

偏偏他家师父老头压根就不懂得什么叫树大招风,更加不会明白什么叫做人低调,三不五时就对江湖中人放放话,说他们黄金门是多么的有钱有黄金,门中不但人人锦衣玉食,还住的都是金屋银楼,搞得一天到晚都有抢匪上门抢劫!

就算日后能有钱,那也得要有命花呀。

为了小命着想,他们……他们能不焚膏继晷、打落牙齿和血吞地在武艺上发愤图强吗?

都因那个天生似掉了良心,还年年都陷害他们乐此不疲的师尊大人,整座师门上下,习武之风不用人督促也兴盛得跟大庙前的香火炉似的,寻常人需练上一、二十年才能突破武士阶级,从来就不在他们的眼下,他们只知道,待在这座师门里,他们不会像那些乱世流离的百姓一般,活活被饿死或冻死,但却很有可能会在某个明天被人登门给砍死。

或许就是源自于对那三座金山的怨恨,这一年年累积下来,他们从恨死了那三座金山,渐渐演变成了打死都不让人给抢走的执着,尤其是在那一年,他们家师父大人公布了要想在日后继承师门遗产,就得先通过个人资格考验后,这怨念,更是直接达到了顶点。

手中握着白日自师父那边抽来的玉牌,莫追作贼似的,当天大半夜里,就趁着夜色摸进了四师姊月穹的房里准备与她共商大计。

“师姊,我……”

月穹头回也不回,一手指着一旁,“来借解毒丹是吧?喏,在柜上。”

他一怔,“师姊,到目前为止……有几个人来向你借过解毒丹了?”这才头一天而已哪。

“除了大师兄外,每个。”相煎何太急呀真是。

“每个?”大家都这么急着阴人?

“谁都不想着了道呀。”她搁下手中的毛笔,一手撑着下颔问:“你找我有别的事?”

莫追只迟疑了一会儿,很快就决定豁出去。

“嗯,我想与你联手。”

“联手?”月穹颇讶异地扬高了两眉,“这算不算是作弊?”

“师父他老人家可没说不许。”天生就爱投机取巧的莫追微笑地提醒她,“你忘啦,本门门规是啥?”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他两手一拍,“这不是摆明了叫咱们尽情使坏吗?”

“嗯,说的也是……”月穹不禁要深究起师父大人这么做的本意,“小八,你说老头他这回……”

“肯定是在玩咱们。”

“那他……”

“肯定又是为了激怒大师兄。”

“大师兄他……”

“肯定又不把师父的小手段给放在眼里。”说来说去,师父他老人家会突然想出什么竞争继承遗产资格这把戏,就是为了他家那个一心向往佛门的大师兄,所以又再次拖累了他们这些命苦的师弟师妹。

月穹揉了揉泛疼的额际,“若是师父这回闹得太大,大师兄他绝对会出手的……”别说人的忍耐是有限的,要是真太过分,佛也有火,而惹怒大师兄的下场即是,到时八成又会死的死、伤的伤。

莫追欲哭无泪,“师父他已经闹大了……”没见今早才刚宣布完,每个人看向他人的目光,都像防贼似的防备着每个人吗?”

“有这么沮丧吗?”她好笑地问:“还是说,你舍得放弃师父的遗产?”

哼哼,放弃遗产?

开什么玩笑,这些年来,他们既流血更流汗还常常流泪的咬牙关起门来内斗……全是为了啥呀?不就为了那三座闪闪发亮,更是他们护了十来年的金山吗?要他拱手让给别人?没门!

他信誓旦旦,“我说什么都不会放弃!”他年少青春的时光,全都葬送在守护那三座金山上头了,这时才要他退出?把他的青春还来再说!

心有戚戚焉的月穹点点头,“我也是。”

“那……”他瞥她一眼,别有深意的眸光流转着。

“我抽中了二师兄。”月穹很爽快地掏出怀中所抽中的玉牌,“你呢?”

他也亮出他的,“五师兄。”

“我这辈子是不可能打得过二师兄的,因此我的任务非得智取不可。”月穹老早就想好了,她好奇地以肘撞撞他,“你呢,师父私底下给了你什么任务?”

想起那个让他哭笑不得的任务内容,莫追就很想剁了自个儿抽签的手指。

“小八?”她不解地看着他五颜六色纷呈的苦瓜脸。

莫追拉过她的眉头,低声在她耳边附上几句,并成功地看她差点掉了下巴。

“老五要是知道的话……”过了好一会儿,月穹扶上下巴,满眼同情地看向他。

“会把我分尸吧。”他很有自觉,老早就把他的下场给想好了。

她拍拍他的脑袋瓜,“你保重。”

“你呢?师父希望你对二师兄做什么?”

月穹也不窝藏着,靠在他的耳边大方地与他分享。

冷汗自他的额际滑下,“二师兄到时绝对会宰了你……”

“你不说我不说不就结了?”她处变不惊地睐他一眼,“既是联盟了,那就谁也别扯谁的后腿啊。”

他抚着下巴思索,“师姊,你说其他人会不会……也在私底下结成了联盟?”

“很难说。”最重要的是,谁知道谁抽中了谁?可不是人人都像他们这般敢勇于冒险的。

莫追边揺头边叹息,“我想在今日之后,咱们门里应该不会再有谁信任谁,而是人人都得小心提防着彼此了。”

她耸耸肩,“甭管那些,反正咱俩的目标不冲突,合作为先。”

“我先帮你摆平老五吧。”她想了想,总觉得以容易那一条筋的性子来看,先达成莫追的任务应是比较简单。

“那二师兄呢?”那可是座大山哪,她就不担心?

“不急。”月穹微微扬起唇角,看似胸有成竹,“二师兄他这人谨慎又多疑,我有得是耐心同他慢慢耗。”

于是在那年……

“小八,我要宰了你--”

某日清晨,以五师兄容易的怒吼声为开战号角,在莫追头一个成功地达成遗产任务,在容易的**上写上“小八到此一游”后,整座黄金门展开了为期长达一年,水深火热、你来我往、不择手段的师门关门大内斗。

一年后,在最终期限来临的那一日,全师门的人都被集中到了议事殿上交付任务,而一抵达大殿,众人便目瞪口呆地看着没了头毛、眉毛、手毛、脚毛、寒毛的二师兄蓬莱。

全身上下一毛不存、光可监人的蓬莱,恨恨地瞪着这一票也不知哪个才是凶手的师弟师妹,气抖地在嘴边咬牙低喃。

“我千防我万防,我日防我夜防……我万万没料到,居然是挑在最后一日才下手!”

月穹靠在莫追的身旁低声轻笑。

“嘿嘿,我千忍我万忍,我忍忍忍,甚至忍到差点忘了有这回事,到头来,我终于给它忍到了!”

莫追一手掩着脸,实不忍心再看向那位光溜溜的二师兄,他目光朝旁一瞥,数了数殿上的人数,忽地顿了顿。

“大师兄怎没来?”

月穹伸了伸懒腰,“八成火气正旺着呢。”

他一脸诧异,“大师兄被得手了?”这不可能吧?哪位勇者在太岁头上动土了?

“好像是。”

他忍不住要问:“抽中大师兄的人……任务是什么?”

随着莫追的话音落下,殿上的众人也好奇地看向月穹,而月穹则是直接将问题踢给全身光得可以发亮的二师兄蓬莱。

收到他们眼底疑问后,蓬莱摸了摸凉飕飕的脑袋,朝他们重重叹了口气。

“……你们不如直接问大师兄被拿走了什么。”

“被拿走了什么?”他们纷纷靠上前。

“清白。”他是听师父这祥说的。

“?!”

那个一心遁入佛门,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个和尚的大师兄,被……玷污了清白?

真的是那个号称开武以来史上最强、众列国从无敌手,就连原国断皇爷也从不在他眼下的大师兄被得手了?

仿佛已可听到丧钟正被声声敲响的众人,登时心如擂鼓地明了咽口水,颜颜地问。

“师父……他人呢?”

蓬莱的脸黑得与锅底无异,“已经下山逃命去了……”

片刻沉寂过后,大殿上登时一片兵荒马乱,人人都苍白着脸急于逃生。

“那个不讲道义的臭老头,居然又丢下我们就先逃了?”

“别挡路、别挡路……”

“我一点都不想死在这!”

“我苦我冤啊,我是无辜的……”

“谁理你?闪边去!”

“快快快……”

乍然一声轰然巨响,一根约有两人环抱粗的石柱,石破天惊地自天顶上飞来砸破了议事殿殿顶,就这么直直地竖插在大殿上,震慑住了殿上众人的脚步之余,亦将大殿上唯二的出口给封死了。

冰寒至极的气息自殿上的另一处缓缓传来。

紧咬着牙关拚命打颤的众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大殿地板迅速被冻上一层霜花,当殿门被大师兄推开时,众人的两脚更是被冰冻在原地不得动弹。

殿上霎时静得连根针掉下的声音都听得见,众人皆屏住了气息,恐惧地看向他们素来优雅稳重的大师兄,他那……肿得跟两条腊肠似的唇,以及颈间红得泛紫似被狗啃过的齿痕……

不一会儿,众人的目光诡异地顿了一下,不约而同地将视线全都徐徐集中至他的腰部以下。

不会真的……连清白都没了吧?

阴沉的语调,宛如来自地狱最深处的寒风,低低在大殿上响起。

“是谁?”

众人汗如雨下,“不、不知道……”

躺在床上听师门秘史的某人相公,好奇万分地趴在莫追的胸前追问。

“后来呢?”

莫追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后来……包括师父在内,所有人全集体在师门中躺了半年。”

容止听了不禁咋咋舌,这也太凶残了吧?

她家娘子师门排行第八,都还只是相级初阶而已,那个摆平了整座师门的大师兄……他的武功造诣到底有多高啊?

“大师兄有抓到凶手吗?”比较关心这一点的她,两眼好不闪闪发亮。

莫追鄙视地瞥她一眼,“谁会嫌命太短去承认啊?”要换作是他,就算是做了他也打死都不说!

“那……”她暧昧地转转眼眸,手指在他的胸前画着圈圈。

“放心吧,据二师兄事后说,大师兄的贞操是保住了,就是便宜被占光了而已。”他幸灾乐祸笑得像只狐狸似的,“不过大师兄被人破了色戒,这辈子是当不成和尚了。”

容止想了想,很快就想通了一点,她略带迟疑地道。

“你师父他……”

他没好气,“死前还乐不可支地拿这事嘲笑我大师兄呢。”拈虎须这回事,他家那个老头子向来就是乐此不疲,从来都不管会不会城门失火殃及他们这些无辜的小鱼小虾。

她含笑地问:“你师父其实很疼爱他吧?”

“那还用说?”莫追无奈地仰天长叹,“就是手法古怪了点,次次都要拖我们下水当垫背……”什么继承师门遗产的资格?呿,他老人家其实就单纯只是不想让大师兄当和尚去而已,却偏要整出这么一出名目来,搞得整个师门上下鸡飞狗跳。

容止拍了拍他额头,为免他又开始沉腼于往事自悲自怜,她转移注意力地问。

“方才咱们研究到哪儿了?”都说好要把四师姊的小黄书都给统统练过一遍了。

“唔……”莫追侧过身子,伸手取来搁在床边的小黄书,翻了翻后,他指着上头的精采图解,“这页。不过……这姿势似乎有点离谙。”四师姊她私底下真有找人演练过吗?这姿势会不会闹出人命来呀?

容止挑了挑黛眉,“继续挑战?”

莫追瞄瞄那张高难度图示,再瞧瞧她那高扬的嘴角,然后,他果断地将书本往床下一扔,像只恶狼似地扑向她。

“相公有命,娘子不敢不从……”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嫩草进场最新章节 | 嫩草进场全文阅读 | 嫩草进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