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回锅炒 第十二章 作者 : 陶乐思

【第九章】

宁静的病房里,空调放送,弥漫药水味,唯有仪器声规律地响着。病床上沉睡的人儿尚未苏醒,一旁守候的钟瓈已哭红了眼睛。

她以为自己坚强得很,经过这次才知道自己根本是个胆小表,事发突然,眼看心爱的向天阔奄奄一息地倒卧在地,她着实吓坏了。

可能失去他的恐惧像只张牙舞爪的野兽般,吓得她失去理智,只知道一径的哭,可也因为这样,她才真正了解到自己有多么爱这个男人。

握住他的手,她轻轻地抚摸他俊朗的脸庞,心里涨满了深浓情意,不论他舍身救的是她或是晨晨,都足以教她震撼了。

这样一个用生命保护所爱的男人,还有什么不能托付的?

所幸,他的伤势不算太严重,左膝盖骨破裂动了手术、头部受到碰撞有脑震荡的状况,其他则是小挫伤,没有危及生命,真的要谢天谢地。

不过,尽避没有生命危险,这样大大小小的伤,也真够教她心疼的了。她得好好照顾他才行,让他赶紧好起来,像以前一样健健康康。

蓦地,向天阔手指微动,眼睫轻颤,眼皮缓缓掀开,呆了好一会儿,视线焦距才聚拢。

“天阔?醒了吗?看得到我吗?”钟瓈倾身,急切关问。

“我怎么了吗?”不适感传来,向天阔直觉地问,沙哑嗓音难掩虚弱。

“你不记得了吗?你为了救我和晨晨,被车撞到,现在受伤住院了。你的膝盖刚动完手术,等等麻醉退了可能会有点痛,还有头也撞到了,有脑震荡,不过算起来是福大命大,没有生命危险。”钟瓈很详细地告诉他。

大概是中了电视剧的毒吧,她超担心现实生活中也来个失忆的桥段,那就比扯铃还扯了。

向天阔让暂停运作了好些时间的脑袋开始回想,记起了傍晚在幼稚园前发生的事——

他在快要抵达幼稚园时,突然接到了钟瓈的来电,说是凌妙姿突然跑去幼稚园,要强行入园看晨晨,情绪还不是很稳定,在门口吵闹不休,所以要他尽快赶到,好安抚她的情绪。

可没想到在他抵达时,远远就看见乱哄哄的一群人在拉拉扯扯,最后晨晨摔了出去,路上又正好一辆车驶来,当他屏息拔腿向前冲之际,竟又见钟瓈朝晨晨冲了过去……

他几乎是忘了呼吸和心跳,凭着本能,用最快最快的速度奔向她们,狠狠地将她们推出汽车的撞击范围外,紧接着,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撞倒他,且在疼痛袭来之前,他已失去了意识……

他受伤是肯走的,可她们呢?

“你和晨晨还好吗?有没有受伤?”找回记忆,他第一件事就是关心她们,可他躺在病床上,脖子上还戴了护颈,想好好检视她都不行。

“我们没什么,只是轻微擦伤而已。”

钟瓈扬起一抹让他安心的笑容,告知晨晨的去处。“晨晨我请保母来帮忙带,我得留在这里照顾你。”

“妙姿呢?别让她跟晨晨单独在一起。”

他忧心地交代,不是他要拆散她们母女,而是凌妙姿有过伤害晨晨的前科,所以不能再轻忽。

“因为幼稚园方面有做指控,所以警察把她带去作笔录了,你放心吧,她不知道保母家在哪里,我觉得先让晨晨请几天假,不要去幼稚园比较好,等过阵子看状况再决定。”

虽然情况混乱,她也受到了惊吓,但是她没忘记安置晨晨的事,在他醒来前都已经先思索过了。

向天阔点点头,同意她的做法。

他很欣慰钟瓈能如此替晨晨着想,更感动她遇到意外状况时,不顾自身安危也要保护晨晨的举动,他毫不怀疑,由她来做晨晨的母亲,一走是个正确的选择。

不过说到晨晨的母亲……

想起凌妙姿,他不由得无奈叹息。

她是个令人非常头痛的麻烦人物啊,想怎样就怎样,任性妄为,不计后果,也不顾虑他人,到底要到何时,她才会有所长进和改变?

“对不起。”向天阔蓦地向钟瓈道歉。

“干么跟我对不起?”钟瓈纳闷地蹙起秀眉。她感谢他都来不及了,怎么是他向她道歉?

“又让你遇到这种不愉快的事。”向天阔轻叹。

“这又不是你的错,要道歉也不应该是你啊。”她温柔地替他理了理有些乱的发丝。

“再怎么说,也是因我而起的。”一开始如果没有妙姿喜欢他这件事,后续就没有这种种的一切了。

钟瓈嘀着微笑摇了摇头。“我才要谢谢你,竟然奋不顾身的保护我们。”

“那是应该的,你和晨晨,是这世界上我最爱的人……”

他话说完,忽地觉得有点不对,亡羊补牢地问:“呃……你会不会吃晨晨的醋啊?”

闻言,钟瓈失笑。

“才不会,你对我和晨晨的爱是不一样的,我有什么好吃醋的?况且,你好爸爸的形象对我来说,是很加分的哦。”她捏了捏他的两边脸颊,趁他戴护颈时,可以为所欲为了呢。

“真的吗?那加几分?”她的话让他的心情变得轻快起来。

“加一分。”瞧他笑的,她故意吝啬地只给一分,等着他怪叫嫌少,没想到他却说——

“那岂不是一百零一分了?”他开起玩笑来。

“厚,原来你也有自我感觉良好的毛病啊?”她忍不住嗤笑地翻白眼。

“什么毛病?是优点。”虽然有点虚弱,但跟她抬杠不是问题。

她受不了地横睐他,转身去拿水喂他喝。“一起来就说这么多话不渴吗?喝点水润润喉吧。”

他乖乖地喝了两口,又忍不住开口说话。“其实,我会吃你和晨晨的醋!”

“嗄?为什么啊?”钟瓈笑问。

“晨晨只想找你,我会有失落感;你事事惦记着晨晨,想要让她开心,我也觉得有点被忽视,可是你们两个喜欢彼此,又让我觉得很欣慰。”他毫不避讳地坦承内心想法,在她面前,他只想做最真实的自己。

“喔,如果是这样,你可能会有吃不完的醋了。以后呢,我和晨晨会一起洗澡、一起逛街,等她长大了,我们还会一起保养、一起化妆……我们会说女孩子的心事,聊女孩子的话题,你这个做爸爸的啊……”钟瓈顿了下,抿唇摇摇头。“肯定会被排挤的。”

“这怎么行?”

向天阔怪叫抗议,太激动还差点动到有点扭伤的脖子。“那我以后岂不成了孤独老人了?”

钟瓈漾开顽皮的笑容。

他持续和她说笑聊天,应该会忽略了身体的不适吧?

思及此,她继续跟他开玩笑。

“没关系,等你老了,我就算不跟你一起洗澡,也会帮你洗澡;不跟你一起逛街,也会推你去晒太阳……”

“欸欸欸,不对哦,推我去晒太阳是坐轮椅的意思吗?”察觉不对劲,他扬声喊停,提出质疑。钟瓈噗哧地笑了出来。“反应还挺快的嘛,可见脑震荡不严重。”

“好啊,趁我受伤没办法修理你,就肆无忌惮地调侃我是吧?”和钟瓈抬杠很愉快,他都忘了身体的不适了,精神也振作了许多。

“没错。”她皮皮地摊手,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

的确是奈何不了她,而且就算没受伤,他也同样拿她没辙啊!向天阔扬起宠溺笑容。

霍地,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一个重点,忙不迭急问——

“等等,你刚刚说,等晨晨长大、等我老……这是什么意思?”

钟瓈一双水灵的眼睛,含笑瞅看向他。

暗示得这么明显,现在才有反应,还真是慢好几拍耶!

“你说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她略带羞意地说,把发球权交给他。

“这可是你说的哦。”他喜出望外,虽然伤着,但眼睛都亮了。

“嗯。”

她抿着一弯娇甜笑意,肯定地点了点头,娇羞地转身倒水喝。

“由我解读的话,就是你想待在我和晨晨身边,陪着我老,看着晨晨长大,也就是……”

向天阔眼珠子狡黠地转了一转,道出答案。“你在向我求婚。”

“噗——”钟瓈瞠目呛到。

“这么激动?被我猜中了吗?”他还明知故问。就算躺在病床上,要耍嘴皮子还是行的。

“什么我向你求婚啊?”她嗔问,爆红的脸不知是因为呛到还是不好意思。

她是在制造让他求婚的机会,他竟说她在向他求婚?

开玩笑,她钟瓈耶!

怎么可能行情差到主动跟男人求婚?

“不然咧?”向天阔还在皮。

“哼,不想理你了。”钟瓈没好气地撇嘴,转身就要走。

“嘶……哦,我的头好痛哦!”向天阔狡猾地马上使出哀兵政策,果然立刻奏效。

“怎么了?”钟瓈的脚步立刻停住,焦急地回到病床旁问道:“很痛吗?我去叫医生……向天阔乘机拉住了她的手,温柔眸光凝望住她。

“你答应嫁给我就不痛了。”

钟瓈睇看着他,红唇渐弯,扬出甜蜜的弧。

“好烂的求婚台词。”明明窃喜在心里,但该嫌的还是要嫌。

“同一个人,我求两次婚,这证明我的心意有多明确、多真诚。”他把她的手拉到唇边印下一吻,眨巴着一双眼睛等她答案。

“这倒是。”她挑挑眉,不否认。

“那……?”

要一个患者还悬着一颗心,太残忍了。

钟瓈扬起甜甜笑意,缓缓地点了点头。

向天阔喜不自胜地咧出笑容,随即把嘴巴嘟得老高——行动不便啊,只能委屈她先来迁就了。

意会他的企图,钟瓈的笑容里加进了对这男人的宠溺,走向前,倾身,在他蹶起的唇上烙印深深的一吻,吻毕,她娇柔地在他耳边诉说——

“我在五年前,就做好准备嫁给你了。”

向天阔深情款款地望住她,温柔倾吐。

“久等了,我心爱的钟嚟。”

谁说错过了,就一走是一辈子的遗憾?只要真爱相随,两颗相属的心,就算是兜转流浪,终究还是会找到彼此的。

三年后。

快乐国小新生入学日,整个校园在这天特别热闹,许多家长都陪着自家宝贝到教室报到,向天阔和钟瓈也是其中之一。

向晨晨坐在学号标示的座位,回过头来,腼腆地朝站在教室后方的爸妈挥手微笑。

不一会儿,级任导师来了,众家长们被请到教室外去,导师开始进行介绍说明,让小朋友们认识新环境、新老师、新同学,以及新规定。

教室外,家长们好奇探看,关心孩子是否适应……为人父母,全都是相同的心情。

“……这老师看起来挺有耐心的,说话也很开朗活泼,应该不错……”向天阔注意着老师的素质,兀自说着,不料却听见吸鼻子的啜泣声,他侧头一看,大惊。“你干么哭?”

“我也不知道,看晨晨坐在那里,像个大小孩,就忍不住鼻子酸酸的嘛!”钟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连说话都哽咽。

靶伤岁月流逝得飞快?

靶慨孩子长大会飞离怀抱?

靶动孩子迈入新的里程碑?

她无法确切说明内心的想法,只知道晨晨之于她,就像是亲生女儿没两样,才会有这般复杂矛盾的心情。

不过,她不是这么爱哭的人啊,怎么会这样就落泪呢?

奇怪!

“晨晨她坐在那里好好的,没被骂没被打,也没碰着没摔着,你是有什么好哭的啊?”向天阔莞尔失笑,安慰地将她的脑袋瓜按向自己的肩膀,好遮去她哭花了的脸。

她索性把眼泪鼻涕贡献到他身上,认真地解释心中感觉。“就像母鸟看着羽翼已丰的雏鸟,第一次展翅飞翔的感觉,明白吗?”

“不太明白。”向天阔眉心打结。

今天的钟瓈好像特别感性哦!

“哎唷,你不懂啦!”她皱眉推开他。

教室里的晨晨像是察觉到妈妈的异样,担忧地看向窗外,钟瓈立刻扬起微笑朝她挥挥手,变脸速度之快,可登台表演了。

约莫半小时,第一堂课时间结束,走廊上这些“孝子孝女”的父母们立刻涌进教室,关问宝贝们的心情感受,向天阔和钟瓈也不例外。

“晨晨,第—天当小学生,感觉怎么样?”向天阔摸摸女儿的头,一脸慈爱。

“感觉我长大了,不再是小宝宝了!”向晨晨很骄傲地讲。

一旁的钟瓈听了,再度喷泪。“呜……晨晨,不管你长多大,你永远是爸爸、妈妈的宝贝。”

或许是得知凌妙姿在晨晨襁褓时没有好好疼惜她吧,钟瓈在嫁给向天阔之后,对晨晨是掏心掏肺地疼爱,以弥补她生母不在身边的缺憾,也因此母女俩感情好得不得了。

凌妙姿回美国去了,她因为在外遇对象那里受了挫,打击太大而心情纠结,被诊断出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得吃药控制,那时候会歇斯底里的失控,就是刚患病又自行停药,才那样不可理喻。

为了晨晨的安全,向天阔申请了保护令,在凌妙姿康复之前,最好不要接近晨晨比较好。

由此可见,他们夫妻俩对晨晨的疼爱与保护可说是无微不至的。不过,晨晨也是个优秀贴心的乖小孩就是了。

“妈咪,你为什么要哭啊?”看妈妈哭,晨晨担心又紧张。

“因为……”钟瓈正要讲,却猛地一阵反胃。

“呕……”

“怎么了?”父女俩异口同声。

“不知……呕……”钟瓈忙捂住嘴巴,慌乱地找厕所。

“老师说厕所在这里。”

晨晨连忙带路,向天阔立刻扶着钟瓈跟上。

钟瓈进了厕所吐了好一会儿,早餐吃的一点东西都吐出来,这才舒服些,可脸色却苍白得像张纸。

“是吃坏东西了吗?怎么会突然想吐?”一大一小都在拍抚着钟瓈的背,向天阔关问道。

“我们早上吃的一样,如果是吃坏东西,你怎么没事?”钟瓈拍着胸口,吐完觉得虚弱。

“妈咪,你回家休息吧,我自己没关系。”晨晨很懂事,没想要依赖父母的陪伴。

“这位妈妈,我是中医师,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替你把把脉。”刚从厕所走出来的一名学生家长好意说道。

“欸?你好像是同班同学的妈妈对吗?”钟瓈有注意到在场的一些家长,觉得她有点面熟。

“对,我们家小宝坐在妹妹的后面。”中医家长也注意到他们,这会儿正好来打打招呼,交流认识一下。

“那太好了,就麻烦你了。”很担心爱妻状况的向天阔立刻同意。

他们走到走廊上,找了适当的位置把脉,片刻便有了结论。

“怎么样?肠胃不适吗?”向天阔又是等不及地问。

“恭喜你们了,家里准备要添新成员喽。”中医家长扬笑道贺,替他们高兴。

“嗄?”

向天阔和钟瓈都愣住了,倒是晨晨还听不懂意思。

“就是怀孕了,妈妈还是要到妇产科报到哦,那我先去教室了。”中医家长微笑叮咛才离开。

“谢谢。”钟瓈愣愣地道谢。

“怀孕就是有小宝宝了吗?”晨晨这下有点听懂了,一脸惊喜地问。

“对,怀孕就是肚子里有小宝宝了!”向天阔喜出望外地向女儿解释。

“YA,太好了,妈咪有小宝宝了!”晨晨兴奋得抱着妈咪蹦蹦跳。

钟瓈一手捂住唇,一手搂着晨晨,开心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笑,眼泪却又在眼眶打转。

“难怪你今天这么感性,一直掉眼泪。”向天阔将她搂过来,亲吻她的额头和脸颊,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我居然没有注意到。”钟瓈笑自己大意。想想也是,月事都迟了半个多月了,竟然没有发现。

“是弟弟还是妹妹?”晨晨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

两个大人闻言失笑。

“还没那么快知道。”钟瓈莞尔地摸摸晨晨的小脸蛋。“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

“妹妹。”晨晨答。

“弟弟。”向天阔也抢答。

不同的答案让父女俩瞠目相看,惹得钟瓈忍俊不禁。

“妹妹才可以陪我玩娃娃。”晨晨坚持。

“你跟妈咪是一国的,爸爸只有一个人,生一个弟弟我才有伴。”向天阔也不让步。

她们母女俩可以逛街、保养、化妆、聊心事;他们父子俩也可以打球、玩车、打电动,长大了还可以一起看美女写真集咧!

“妹妹。”晨晨叉腰。

“弟弟。”向天阔环胸。

“妹妹比较好……”

“弟弟才好!”

钟瓈不加入争辩,妹妹、弟弟都好,他们都会是最快乐的一家人。

上课钟声响起,晨晨向爸爸做了鬼脸,跑回教室上课。

向天阔和钟瓈相视而笑,两人牵手,十指紧扣。属于他们的人生课题,正翻到最幸福的那一页……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旧爱回锅炒最新章节 | 旧爱回锅炒全文阅读 | 旧爱回锅炒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