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旧爱回锅炒 > 第七章

旧爱回锅炒 第七章 作者 : 陶乐思

    【第四章】

    下午四点半,快乐幼稚园门口,接孩子回家的家长络绎不绝,向天阔也是其一,四岁的向晨晨是小班成员,放学后总爱留在园区内的游乐区玩上一会儿,才愿意乖乖回家,因此,向天阔来接晨晨时就陪在一旁看着。

    “爸爸!”

    晨晨抵达高处,开心朝父亲招手。

    “小心哦。”向天阔扬了下手,微笑回应,看着女儿红扑扑的苹果脸,内心胀满温柔慈爱。

    每个孩子都像是天使,怎么会有人不爱自己的孩子呢?

    想到了晨晨的妈,向天阔原本平淡的心情纠结起来。

    和妙姿生活的那两年,他只能说是在一团混乱中度过。她经常大吵大闹,拿钟瓈来说嘴,他一有简讯、一说电话,她就怀疑他是在跟钟瓈联络,甚至他一发呆失神,她就说他在想钟瓈,只要他有任何行为令她不满意,她就会说“如果是钟瓈,你就不会这样”……

    这让一结婚就和钟瓈断了联系的他不胜其烦,怎么解释都没有用。

    他不敢否认心里的确还有钟瓈,毕竟硬生生地被迫分离,怎么可能说忘就忘,尤其在那么短的时间,但他绝对没有再和钟瓈藕断丝连。

    他发誓他曾经想过要好好经营他和妙姿的婚姻,就算不能把她当情人爱,也会把她当亲人爱,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

    然而,妙姿给人的精神压力可不是普通的大,她极端的作为教人不敢恭维,但冲着他来也就罢了,她居然把气出在孩子身上,想借此博得他的关注!

    当然,他也不是全然无错,他对她的态度平淡,把温柔与热情都投注在晨晨身上;不过,大人的事归大人的事,拿孩子作为要胁的筹码就是不对。

    后来,妙姿或许明白了从他这里得不到爱情,也或许同样是想博取他的关注,在美国认识了一个华裔男人,发展了婚外情,主动提出离婚,并表示不要晨晨的监护权。

    完全就是凌妙姿的风格——说风是雨,做事从不瞻前顾后,一整个任性不羁,以自我为中心。

    也好,他们分开之后,孩子起码是安全的,反正他一个人带着晨晨,也不会有问题。

    现在,因为工作关系,他请了保母,每周日到四把晨晨托给保母看顾,周五晚上和周六则是他们的亲子时间,分配得很妥当。

    就在此时,音乐铃声响起,向天阔敛神,看了来电显示的名字,眉心下意识一皱。

    “喂,找我有什么事?”他冷着嗓音开口。

    “一走要有事才能找你吗?难道我就不能找晨晨吗?”凌妙姿在电话彼端撇嘴应道。

    “晨晨在溜滑梯,要叫她来听吗?”他顺着她的话说,就不信她是真的打来跟晨晨联络感情的。

    “不用啦,我是要跟你说,我大概下下个月会回台湾。”

    就知道她不会主动找晨晨,不过,她要回台湾……向天阔眉心皱得更紧了,觉得还有下文。

    “所以呢?”他防备地问。

    “你现在住的地方……”凌妙姿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不方便。”向天阔斩钉截铁,清楚她不是没地方去。“你可以回你家住,我们已经离婚了,再住一起不太好,而且平常日晨晨不在,你回来若是想看晨晨,我会安排。”

    “啧,你还是这么无情。”凌妙姿嗔怨。

    “还有其他的事吗?”他并不想和她抬杠,说多余的事。

    “你……怎么不问问我过得好不好?”凌妙姿试探地问,至今仍旧希望得到他的关注。

    “我相信不论在何种情况下,你都一定会想办法让自己过得好。”向天阔冷冷一笑,他已经非常了解她了。

    说穿了,她是个为了达到自己目的也不惜毁灭、伤害周围一切的人,试问,这样自私的人,还会过得不好吗?就算会,也是自找的。

    “你还真了解我。”凌妙姿不否认地哼笑出声。

    其实,她最近的恋情不太顺利,令她不禁想起了曾给过她一个安稳的家的向天阔……

    “我要带晨晨放学了,就不多说了。”向天阔找了借口,毫不留恋地结束与她的通话,扬声叫唤女儿。“晨晨,我们回家喽。”

    “好。”向晨晨溜下滑梯,咚咚咚地奔向父亲。

    “晨晨晚上想吃什么?”向天阔一把抱起女儿,一手提起她的书包,询问的嗓音特别温柔。

    “想吃……”晨晨歪头认真想。“PIZZA。”

    “好,就吃PIZZA。”他宠溺地应允。

    “YA,爸爸最好了!”晨晨欢呼地搂住案亲的颈项,开心地啾了一个吻。

    “那当然……”向天阔朗笑。

    父女俩说说笑笑地伴着夕阳放学返家,向天阔怀里抱着可爱的小女儿,因方才那通电话而受到影响的心情暂时好转。晨晨是他割舍挚爱换得的宝贝,自然是疼进心坎里了。

    不过说起他无奈割舍的那个女人……讲好要走期报告进度的,怎么好些天没消没息了?

    看来得提醒提醒她。

    客户的要求,含糊忽略可不行哦。

    “哈——啾!”

    大大的喷嚏声冷不防地在办公室里响起,钟瓈很窘地抽来面纸,揉了揉发痒的鼻子。

    “主任,有人在想你哦。”

    周围的人被吓到,助理莎莎打趣扬声。

    “不是耳朵痒才有人想吗?”钟瓈失笑,怎么连喷嚏也有?

    “无端打喷嚏也是啊,打一声是有人想你、连打两声是有人在骂你。”莎莎说得煞有介事。

    “那三声呢?”钟瓈莞尔地接着问。

    “三声就代表你差不多要感冒看医生了,哈哈哈……”莎莎说完,自己捧场先笑。

    “很冷耶。”

    旁边的同事额头滑下三条线,全都不约而同地赏她大白眼。

    钟瓈的笑点和别人不一样,莎莎这话倒逗笑了她。

    “那还好我只打一声喷嚏,不过我想不出谁会想我。”她现在孤家寡人的,有人会想她的话,倒是一件还不错的事。

    才这么想,脑海中竟莫名浮现了向天阔那张脸……她眉心蹙了一蹙,暗斥自己想太多。

    他们俩已在五年前结束,现在再有交集已经是巧到不能再巧,怎么可能还……

    如果还单身,那就太好了!

    蓦地,他说的话跃上心头,搅乱她的心湖。

    那时,她曾问过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后来也没再多想,现在想来,似乎别有深意。

    照理说,她单身与否,根本不关向天阔的事,可他却说太好了?

    为什么?难道……

    臆测到那种可能,她心跳快了,无法确切形容掠过心头的感觉是什么,只知道,内心深处似乎对那种可能不是全然的排斥……

    “咱们钟主任,美丽大方又能干,欣赏你的人那么多,谁都有可能。”专员小赵嘴甜地拍马屁。

    “谢谢你哦,等会儿请你吃糖。”

    钟瓈无暇细思心中涌现的莫名感受,哂然瞥看小赵,做公关、拉业务,需要的就是这种舌粲莲花的人才,不过光出一张嘴也不行,会说也得会做。“不过,冠品洋酒的主持人选挑好了没?”

    话锋一转,谈起公事。

    提起工作,小赵神色一整,紧张兮兮地连忙拿出处理过的资料,送到钟瓈桌前,做起报告说明。

    “因为你交代要以经验、相貌、气质做考虑,再扣除档期,所以目前筛选下来,只有两位。”

    “才两位啊……好吧,就这样送去给冠品选好了。”钟瓈迅速阅览了下资料。已先去芜存菁,人选少是必然的。

    就在此时,她的手机铃声响起,大伙儿各自转回位置忙碌去,钟瓈拿出手机接听。“喂,我是钟瓈,你哪里找?”

    “向天阔。”彼端低低道出姓名,听着她元气十足的声音,向天阔仿佛也精神一振。

    “哦……”钟瓈心悸一怔。才刚提到他就打来了,这人是有顺风耳吗?“找我有什么事?”

    “说好的进度报告呢?”

    装傻咧,向天阔扬唇笑问。

    钟瓈暗暗咋舌,怎么有一种被讨债的FU?

    唉,向天阔兼具了前男友和客户的身分,让她有时会反应不过来,迟疑着要用什么态度面对他,但不管怎么说,还是以客户身分为优先。

    “有有有,已经准备了。”她连忙应道。“今天周五了,我下周一……”

    她打算周一再亲自到冠品做报告,但话才说一半,向天阔就抢了白。

    “约周日中午吧,地点就在……”他不容拒绝地径自决定碰面时间和地点,教钟瓈傻眼。

    “呃……周日是假日。”钟瓈迟疑地说。

    干么周日逼她工作?

    “顺便一起吃个午餐啊。”他讲得理所当然,以掩饰提出邀约的忐忑,不以公事为由,他担心无法成功约出钟瓈。

    “可是……”钟瓈犹豫,假日她只想好好休息,睡到日上三竿再起床,如果约中午,她还得提早起床准备。

    “还有什么好可是的?说好的进度报告已经够迟了,你们公司处理事情难道都这么不积极吗?”向天阔不接受她的犹豫,故意挑剔,好让她自觉心虚,不好意思再有微词。

    拿公事压她,又牵扯到公司的声誉去了,还能拒绝吗?钟瓈垮下眼角,悻悻然地撇嘴。

    好你个向天阔!

    看来五年的时间让他变得更狡猾世故了,气人的是,他居然把这些招数用在她身上!

    “好,我准时赴约。”

    咬牙答应,牺牲假期了。

    彼端向天阔是满意地收了线;这头的钟瓈是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形成强烈对比。

    谁说打喷嚏是有人在想念?

    错错错!

    照她说,打喷嚏是不好的兆头,衰事降临的预告。

    这不,她闲适慵懒的美好假日就这么飞了!

    周日,阳光普照,天气凉爽宜人,连气氛都充满了悠闲惬意,无疑的,这是个很适合约会踏青的好日子。

    可钟瓈却匆匆忙忙、跌跌撞撞,一路混乱地抵达向天阔邀约的地点,远远瞧见他大老爷喝咖啡、看报纸,一派闲适悠哉的模样,再对照自己狼狈忙乱的德行,她不平衡的心里就涌现一股怨意火气。

    可恶啊!就说了不要约假日嘛!害她差点爬不起来,连妆都来不及化就赶着出门来赴他的约。

    瞧他神清气爽的,她却一团混乱,两相对比,教人情何以堪啊?

    来到座位前,钟瓈顾不得什么礼貌,一**坐下,生怕迟到的她气喘吁吁,需要调匀气息。

    “干么这么喘?”

    向天阔体贴地递上水杯,素颜的她像邻家女孩,比起上妆后干练的距离感,平易近人得多。

    钟瓈抬眸睇看他。

    始作俑者啊,还好意思问?

    “还不是为了赴你的约,睡过头,怕迟到。”她没好气地应,拿起水杯咕噜噜地喝。

    都已经素颜现身了,接下来就用不着顾虑形象了。

    “是不是因为今天要来跟我见面,昨天紧张得没睡好,才会来不及起床?”向天阔调侃她。

    “噗……”钟瓈差点呛到,杏眸圆瞠地看向他。“我不知道你现在自我感觉良好的症状这么严重!”向天阔被吐槽了,反而漾开爽朗笑容。她还是一样,不矫揉造作,率直慧黠,和她在一起,他自然就

    觉得开心。

    “先点东西吧,这里的早午餐还不错。”向天阔打开MENU递向她,两人召来服务生点好了餐,才继续话题。

    “喏,这是活动主持人的人选,你看看中意哪位?”

    钟瓈交出资料,向天阔接过手翻阅,她立刻尽责地做起分析报告。“你现在看的这位呢,已经有过多次主持活动的经验,口才和反应都不是盖的,就是样子没那么讨喜……”

    “何止不讨喜,你太客气了,这简直是……”向天阔厚道地没再加以形容。“不行,主持人是控制场面的人,这次推出的酒款讲究品味、质感,配上这样的主持人,整个就low掉了。”

    钟瓈睐他一眼,倒是无从反驳,他的顾虑的确也是她曾经考虑的问题。

    “那另一位……”

    “这个也不OK,这种类型比较适合去电玩展、内衣展之类的。”他很快就有评论。

    “因为有档期的因素,有些人选虽然更不错,但是日期时间上无法配合,所以这两位已经是筛选出来之后比较好的了。”钟瓈解释道。

    向天阔默然地瞅着她,脑袋里一个念头逐渐成形。

    “不然,我把那些筛掉的名单也全都拿来给你挑好不好?”钟瓈思索着解决方法。

    “去芜存菁后的结果都不能满意了,其他的更不用说了。”向天阔相信钟瓈的眼光,她觉得不行就绝对不行。

    “那怎么办……”

    钟瓈忍不住本哝,却发现向天阔已经瞅着她看好一会儿了,不禁纳闷地问:“干么一直看我?”

    “由你来主持。”向天阔道出想法。

    “我?!”

    钟瓈反指自己,诧异地提高分贝。

    “没错,就是你。”他微笑确认。“你在公关公司担任主任,应该是有主持活动的本事和经验才对吧?”

    “有是有,但不是很熟练……”她退缩迟疑,主持活动都是外聘专业的主持人居多,这不是她所擅长的。

    “多练练就熟了,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对聪明的你来说,绰绰有余了。”他截断她的犹豫。

    “有专业主持人不用,竟要我主持?”她直接把内心想法坦承出来。

    “我相信你。”他定走望住她,掷地有声。“你只要接手,就肯定会做到,而且会尽力做到最好。”他莫名其妙的信任和了解,令钟瓈心口涌现一股暖流。

    被人无条件的相信与理解,是一件好幸福的事情!

    而这个人,竟是向天阔?

    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内心感受,只觉得多年以前,那种“对的人”的感觉依旧存在。

    钟瓈感到意外,经历了这么久的岁月,感觉应该要淡掉才正常,可她还是觉得他是特别的。

    这……究竟是她念旧,还是她仍对他有爱?

    一时之间,她也厘不清了。

    “你确定要我?”她没多想地问。

    她的问话令他哂然,她肯定还未觉察这话说得是一语双关。

    “我一直都很确走要的就是你。”低醇嗓音答得坚定,不论是感情上的选择,或是现在的主持人选。

    从他口中说出这样的话,钟瓈心悸,仿佛有道电流在血液中流窜……她听出来其中的暧昧了,但不能怪他,是她话问得不好,所以只能装傻以对。

    “到时候搞砸了,可别怪我哦。”

    她未雨绸缪地为自己留后路。

    “我怎么可能怪你?”他莞尔失笑。

    他亏欠她的那么多,就算她要他赴汤蹈火,他都在所不辞,怎么可能会因为搞砸上市活动记者会就怪她?

    再说,钟瓈的做事态度从以前就是认真尽责,由她负责,他再放心不过了。

    “好吧,这桩CASE我就自己赚起来。”既然推不掉,索性大方接受,钟瓈点头同意了。

    “礼服的挑选,我也要参与。”向天阔立刻提出要求,把握和她接触的机会。

    “礼服你也有意见?”钟瓈愕问。

    太龟毛了吧?管那么细!

    “那当然,要选配合我们品牌气质的礼服,可不能随便。”向天阔把理由说得名正言顺,教人无以反驳。

    “好好好,随便你,我们以客为尊,你时间多我也不反对。”钟瓈没辙地摊摊手。

    以前,她似乎也还不够了解向天阔;现在才知道,原来他在工作上是这样事必躬亲,连细微末节都不忽略。

    也或许,是他改变了。

    彼此间隔了五年的空白,各自填上了对方所不知的色彩,此刻看来,竟是新鲜丰富,值得探索欣赏的。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旧爱回锅炒最新章节 | 旧爱回锅炒全文阅读 | 旧爱回锅炒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