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旧爱回锅炒 > 第五章

旧爱回锅炒 第五章 作者 : 陶乐思

    【第三章】

    所有的错误,都是从这一天开始的——

    昏暗房里溜进了一丝光线,跃上沉睡人儿的眼皮,向天阔幽幽转醒,皱眉隐忍随之脑袋传来的疼痛。

    “唔……”

    他呻吟出声,感受到宿醉的威力正在作祟。

    该死,不该喝那么多的!这下可好了,脑袋沉得像灌了铅,眼皮也像有千斤重,今天可有得受了!

    怪都怪他不该大意忘了和钟瓈的邀约,跑去运动登厅跟哥儿们鬼混、打赌篮球比赛,还倒霉地输了,最后甚至带着酒气跟钟瓈见面……难怪她会不高兴,和他大吵了一架。

    啧,更不该的是,他情绪一上来,也不肯认错,一怒之下拂袖而去,还找朋友续摊,索性醉得更彻底!

    这会儿看他要怎么向钟瓈道歉赔不是才好,他当真要把皮绷紧了!

    钟瓈不是那种柔弱的女生,要是使起性子来,连他也吃不消,可平时却又娇俏慧黠得令他爱到心坎里……唉,不管怎样,女朋友就是该疼惜呵护的,他不该让她生气,更不该跟她吵架。

    真懊恼,他抬手覆额,却不期然地碰到了身旁异物,吓得他立刻弹坐起身,想按开床头电灯,才赫然发现身处异地,不是平时所熟悉的房间。

    “谁?!”向天阔惊呼。

    “嗯……天阔哥……”甜腻妩媚的嗓音扬起,不是钟瓈,是好友凌逸丞的妹妹凌妙姿。

    妙姿?!

    向天阔隐约认得这声音,整个人像被雷劈中般僵在原地。

    未几,房内忽然亮起,向天阔眯眼,随即愕然地环视周遭,意识到这是饭店或旅馆的房间,而身旁所躺着的luo女,不是他心爱的女朋友,竟是他一直视为妹妹的凌妙姿!

    他头皮发麻、脸色惨白,眼前这状况,教他直觉有不好的联想。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又怎么会跟你在一起?逸丞呢?阿彬呢?我们、我们……”向天阔迭声丢出一串问号,问到两人之间的状况时,忽地惶然结巴,问不出口。

    “他们都喝醉了,最后只剩下我和你……”

    凌妙姿搂着被单坐起身,披头散发的模样和肩上的吻痕,昭示着夜里翻云覆雨的证据。

    “不!不可能!我喝醉了通常就倒头大睡,怎么会……怎么可能?!”向天阔震惊错愕得无以复加,他知道自己的酒品如何,电视都是骗人的,酒醉乱性其实是还不够醉;真正喝到这般不省人事的程度,根本什么事都做不成。

    凌妙姿哀伤地瞅着他。

    她喜欢向天阔,已经很久很久了,打从她还在念高中时,认识身为哥哥好友的他,就已一见钟情。

    她时常在哥哥们间打转,为的就是要接近向天阔,可他却从不正视她的感情,老是只将她当小妹妹看

    她眼睁睁看着他追求钟瓈,和钟瓈感情愈来愈稳走,她的一颗心简直被凌迟得淌血,没想到最近他们甚至开始论及婚嫁,她心急如焚却无计可施。她好不甘心!爱了向天阔那么久,凭什么钟瓈捷足先登,得到他全部的爱,她却连一丝丝关注都没有?

    她也想拥有他,哪怕只是短暂的一夜也好!

    她想感受他的温柔和热情,想知道被他拥有的幸福……所以好不容易等到昨晚的机会,她趁他喝得迷迷糊糊,施了些小手段,在他的酒里加了迷药,刻意接近诱惑他,促使两人发生了关系……

    可他这副看到鬼的表情,着实伤了她!

    她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哀伤之余,心里的怨气化作怒意,她逞强地绷起脸色。

    “你不需要那么紧张的样子,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一夜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二十三岁了,不想再被当作小妹妹,她故作潇洒,但也没办法,是她自己让事情发生的……

    一夜情没什么大不了?!向天阔错愕得哑口无言。这妙姿的观念竟比他这个大男人还开放!

    但现在不是一夜情的问题,而是他们俩的关系,妙姿是他好朋友的妹妹,他从来没有逾越分际,也没对她有过非分之想,就连她示好,他都再三拒绝,可现在却发生这种事……

    钟瓈知道的话,该怎么办?

    他又怎么向凌逸丞交代?

    他心慌意乱,六神无主了,一脸茫然地看着她,下意识吐出歉语。

    “虽然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会发生这种事,但妙姿,对不起……”向天阔内疚自责地道歉,宿醉令他头痛,眼前这混乱的状况更令他雪上加霜,打结的脑袋不知该如何面对此事。

    “放心吧,我不会缠着你,也不会说出去。”瞧他那样惶然不安,凌妙姿洞悉了他的想法,内心一阵羞愤烦躁,赌气地打断他的话。“我凌妙姿也不是非你向天阔不可的。”

    连身体都给了,却仍吸引不了他,她还能如何留住他?她骄傲起身,走进浴室梳洗,不容许自己再显现出脆弱。

    在浴室门板关上的同时,向天阔拍额叹气,后悔昨晚的种种一切,懊恼自己竟犯了如此错误。

    他不敢想象,若东窗事发,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既然妙姿自己都说了不会缠着他,也不会说出去,那……应该就不会有第三者知道了吧?

    此时此刻,逃避与隐瞒是他唯一的想法。

    光阴的轮轴不断转动,一眨眼就是两个多月过去,那晚成了不再提起的意外,向天阔与钟瓈原本就在谈的婚事已在这期间敲定,这时候已经进入了紧锣密鼓的筹备阶段,两人安排了时间在今日试婚纱。

    “好喽,准新娘要出来喽。”

    婚纱门市人员朗声拉开厚重的深紫色布帘,穿着洁白婚纱的钟瓈乍现于向天阔眼前。

    他眼睛一亮,心跳加快,整个人像被摄了魂似的失神,手里本拿着手机回复友人简讯,这会儿却怔怔地搁在了一旁。

    钟瓈本就有标致出色的五官,稍微妆点更是加倍亮眼。此刻,她穿着一袭高雅中又带着性感的婚纱,上半身以精美蕾丝包裹,背部大面积挖空,衬托出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美人鱼般的裙尾设计,使得姣好的曲线展露无遗,宛若女神般美得教人屏息……

    这美好的女人啊,将是他要共度一生的妻子,只要思及此,就觉得上天真是待他不薄!

    “怎么呆呆的没反应?不好看吗?”钟瓈巧笑倩兮地问向心爱的男人,身为准新娘的喜悦,让她浑身散发耀眼光采。

    “好看,就是太好看了才呆住了。”向天阔连忙回神,哂笑回应,站起身,来到钟瓈身旁,满心喜爱地欣赏着宛如艺术品般的她。

    “夸张。”钟瓈嗤笑,可眼底净是掩不住的喜悦,在他欣赏的目光下,她脸红耳热。“怎么样?你看这件好不好?我还满喜欢的。”

    “不太好……这露太多了。”向天阔摇摇头,露出浓浓的占有欲。

    “露?都包起来了,哪里露了?”钟瓈诧问,对着镜中的自己东瞧西瞧。

    “整个背都空的,哪里包了?”向天阔超计较,大掌滑过她的细嫩美背,深深地望住她。

    开什么玩笑,钟瓈是专属于他的,所以她的美,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够独享,穿太露,让别人眼睛吃冰淇淋,岂不是他吃亏?

    “呵呵,这件性感得很保守,不会露啦,向先生很保护老婆哦。”店员出声调侃,对他们来说,愈快选走愈省事。

    “你婚宴那天想把我包成木乃伊吗?”钟瓈嗔道,瞅看他的美眸蕴含甜意。

    “如果可以的话,我会认真考虑。”他还大言不惭地应。

    “小姐,我们再换另外一件好了。”钟瓈微笑向店员要求。她虽然不是百依百顺的小女人,但愿意尊重向天阔的感受和意见。

    向天阔满意地勾起嘴角,亲吻她的颊畔。

    钟瓈就是这样,有时娇悍,有时温柔,既独立有主见,又愿意偶尔包容迁就,教他不得不情系于她。

    “我去一下洗手间,你先换,我马上回来看。”

    他绝对有耐心陪她挑完一套又一套的婚纱,他希望将她打扮成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一旦前提是不让别人的眼睛吃冰淇淋。

    “去吧。”

    钟瓈扬唇,两人的手还牵了牵才分开。

    “你们感情好好,看起来好登对哦!”

    店员一边拉起布帘,一边忍不住羡慕地称赞。

    会来拍婚纱,自然都是在浓情密意时的爱侣居多,感情好是无庸置疑的,但是真正郎才女貌的并不多,难得看到这样赏心悦目的组合。

    “不好怎么能结婚?”钟瓈哂然一笑,正在脱去婚纱的同时,突然听到了向天阔的手机铃响。

    “要拿进来接听吗?”店员和她互视。

    “呃……”钟瓈犹豫了下,怕向天阔漏了什么重要电话,于是答道:“好吧,我听一下。”

    店员循声找到了向天阔搁在小几上的手机,拿给钟瓈时,电话却断了。

    “挂掉了。”店员愕然。

    钟瓈接过手,下意识看了眼未接来电显示,心里莫名打了个突。

    是凌妙姿。

    她知道凌妙姿一直都很喜欢天阔,所以对她不太友善,只要有机会见面,就会把她当空气,有好几次,她都看见凌妙姿在背后充满敌意的目光。看在她是向天阔好友妹妹的分上,她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计较惹纷争。

    就在思索间,手机又传来讯息声,钟瓈一时没留神,下意识点开了讯息——

    我有了你的孩子。

    七个字,像魔咒般将她定格,脸色刷白,心口猛遭一击。

    谁有了谁的孩子?!

    凌妙姿传给向天阔的讯息……

    凌妙姿有了天阔的孩子?

    她握紧了手机,掌心莫名冒出汗来。这简讯……会不会是传错了?还是故意开玩笑?

    天阔怎么可能和妙姿……

    不对,凌妙姿向来喜欢天阔,如果她再大胆热情些,天阔一时不小心,没把持住的话……这就不是开玩笑、恶作剧了!

    蓦地,她莫名想起有次吵架过后,他们没促膝长谈、没经过理智沟通,向天阔便急切地跑来跟她道歉,表现得无比懊悔。本来只是忘了约会又负气离去的小事,说得像是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当下她还觉得他太小题大作了,被他的诚意打动,很快就原谅了他……

    难道是那时候?

    她愈想愈觉得不对劲。

    这阵子他对她百依百顺,比以前还要好,她以为是两人将步上礼堂的缘故;但换个方向想,会不会是他犯错赎罪的表现?

    所以,他最近才会经常心不在焉,面露茫然;所以,过去常跟哥儿们聚会的他,变宅、变乖,因为聚会中会有凌逸丞——凌妙姿的哥哥。

    推敲出简讯的真实性,钟瓈整个人却宛如跌入冰窖,寒彻心腑。

    天阔背着她,和妙姿在一起吗?

    他……脚踏两条船?

    在她开开心心准备婚事的同时,他却暗地里背叛了她?!

    她的心,怎么有一种被锐利刀子割划的感觉?痛得难受,痛得她鼻酸眼热,呼吸不顺畅……

    她愤怒又伤心,眼眶隐忍着打转的泪花,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钟小姐?我们换衣服吧?”

    店员见她怔怔凝视着手机,出声提醒。

    钟瓈一脸茫然地看向店员,好半晌才拉回神思。

    她在这里做什么?

    拍婚纱?

    呵,可笑!和一个早就背叛了她的新郎一起拍婚纱照?

    这一身的洁白,和方才的喜悦甜蜜,都成了最滑稽的讽刺!

    “不好意思,今天就试到这里好了。”她力持镇走,不愿在外人面前丢脸,但苍白的脸色和僵硬的神情已显露异样。

    “喔……”

    店员察言观色,发觉气氛变得不对劲。“好,没关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旧爱回锅炒最新章节 | 旧爱回锅炒全文阅读 | 旧爱回锅炒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