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旧爱回锅炒 > 第二章

旧爱回锅炒 第二章 作者 : 陶乐思

    “我说你和妙姿也太大意了,居然没好好看着孩子?”

    从她口中听到“妙姿”这个名字,向天阔眸光一闪,微笑僵在嘴角。

    “钟瓈,医院这地方不适合说话,我们找个地方稍微聊一下吧。”邀约前女友可是需要勇气的,他冒着可能丢脸踢铁板的危险提议。

    不过就算可能会踢到铁板,他还是得开口,毕竟这样的巧合和机会太难得了,再见到她的那分惊喜,正冲击着他的心,他迫切地渴望知道她这些年的变化,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没想到他会这么突然的邀约,钟瓈怔了怔。

    既然想忘却忘不掉,睽违多年却还能在医院巧遇,聊聊近况、叙叙旧应该也没什么吧?

    反正,他们都已经是不可挽回的过去式了,不碰面便罢,既然得面对,那风度与释然是必要的。

    做不成情人,还是可以做朋友的不是吗?

    毕竟,彼此曾经是对方最亲密的人……思及此,钟瓈连忙甩掉这想法衍生的遗憾感。

    实在是想太多了,曾经亲密又如何?不同的个体、不同的心思与作为,终究还是有背离的一天!

    还是一个人好,没有那么多的担忧顾虑,寂寞无妨,至少不会受伤……

    在爱别人或被别人爱之前,爱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过去不愉快的记忆,就跳过、略过,把眼前这男人,留在那些美好的片段里吧,这才是她释放自己的心的方法。

    “好啊。”所幸吊完点滴退了烧,感觉也好多了。“不过我得回急诊室那儿给医生看看。”

    “没关系,我陪你一起过去吧。”向天阔抱着女儿陪她一起走。

    “嗯。”虽然有些不自在,钟瓈还是大方接受。

    是的,她钟瓈是新时代女性,要活得漂亮、活得潇洒,要提得起,也要放得下——她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

    温馨舒适的欧式餐厅里,除了宽敞的用餐区,店家还另辟了儿童玩乐区,贴心考虑到顾客需求。

    向天阔和钟瓈选了个可以清楚看见儿童区的座位,让晨晨有得玩不无聊,他们也能好好说话。

    “你为什么挂急诊?哪里不舒服?”向天阔看着钟瓈有些苍白的脸色,他难掩关切。

    “没事,就感冒发烧而已。”钟瓈动了动唇,抚抚自个儿的脸蛋。

    唉,久违重逢,竟是这般病恹恹的模样,碰面还碰得真不是时候。

    “怎么没人陪你?”见她生了病还形单影只的,他关切询问。

    “又不是病得没法走路,干么要人陪?吊个点滴就好多了。”钟瓈嗤笑。

    她独立惯了,因为尝过了依靠突然消失的茫然滋味,所以早学会不依赖。

    “你都没变,还是这么逞强。”他轻叹,十分了解她要强个性的背后,有一颗脆弱易感的心……

    以前,他碰触得到,但现在,得退回只看得到她表面伪装的身分了,他不喜欢这样的位置!

    钟瓈横睐他一眼,不喜欢从他口中听见这种带有熟悉与亲昵感的话。

    “我变了,变很多,已经不是以前你熟悉的钟瓈了。”她故意唱反调地强调,未竟的话语中,蕴含着对他的埋怨。

    向天阔让她变得不相信男人、不相信爱情,他让她的心长了茧,不再轻易软弱示人……

    “那我得好好重新认识你了。”再见到她,他心弦震动,黯寂内心燃起了一小簇的火光。

    当年,两人相恋两年多,感情一直都很好,也都认定了彼此在未来的蓝图中,可一场争吵,导致他铸成大错,令他们的爱情天崩地裂,硬生生的分离……

    是他的错,就算后来妙姿承认在他的酒里动了手脚才让他酒后乱性,但要怪也只能怪他让人有机可乘,以至于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局面,辜负了钟瓈,连筹备到一半的婚事都只能喊停,换了另一个新娘……

    这样的伤害,他想来都痛,更何况是真正的受害者?

    所以怀着浓浓的歉疚自责,就算思念惦挂,他也没有脸再找她……

    可如今,缘分安排了他们重逢,这就另当别论了。

    压抑的情感,随着亮起的希望火苗,逐渐流泻,躁动的内心,他无法漠视。

    如果可以……他还是想再靠近她呀!

    重新认识?钟瓈不置可否地扬了扬唇。

    他干么想重新认识她?

    难道他不知道前女友是多尴尬的身分吗?

    就算她愿意再跟他当朋友,但有妙姿在,哪容许得了他们接近?怕是今天这样单纯喝个咖啡,也要吵闹一番了吧?

    想到妙姿,她脱口问:“孩子生病了怎么是你带来医院?妙姿呢?”

    提及这个话题,向天阔沉默了几秒。

    妙姿在他与钟瓈之间,就像一条鸿沟,将他们分成了只能遥遥相望的两岸,可现在……

    “我们离婚了。”他淡淡地说。

    正举杯啜饮热茶的钟瓈惊讶得张口结舌,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怎、怎么会?”

    当初,妙姿费尽心机……怎么会愿意放手?

    “晨晨一岁半的时候,我们就分开了。”他看向正在溜滑梯的女儿,扬起浅浅微笑。

    钟瓈再度感到讶异。

    怎么会这么快就离婚了?

    她以为妙姿从她手中抢走了一切,会很努力维系他们的婚姻,没想到竟只支撑了两年?

    该说强摘的瓜不甜吗?

    所以觉得不如预期的好吃,就放弃不要了?

    既然妙姿不能好好的珍惜,当初又何苦执意要破坏他们?

    她忍不住想,如果没有那场意外,她和向天阔现在已经是夫妻,过着平淡却幸福的生活——她有把握的,说不定他们也会有个可爱的孩子,不管是男是女,都一定很可爱……

    打住想太远的思绪,钟瓈看向晨晨,跌回现实。

    “她没带走晨晨?”她冒出个大疑问。

    向天阔苦笑摇头。

    晨晨是妙姿抢夺他的手段,生下晨晨后,她并没有善尽母亲的责任,她甚至为了索讨他的爱与关注,拿晨晨威胁他……

    秉持着身为男人的风度,他并不打算一见面就向钟瓈抱怨妙姿的不是,毕竟他也有错,他没有做到一个丈夫最基本的责任——他不爱她!

    “我可是个称职奶爸哦。”他转移话题,意味着晨晨是他带大的。

    “还称职呢,刚刚是谁把晨晨弄丢的?”她哼笑地吐槽,表面上是轻松回应,但心情却是复杂的。

    今天突然重逢已经够让她意外,而他们离婚的消息更是令她震惊错愕,心情大大地受了影响。

    “呃……”被糗了,向天阔摸摸鼻子,笑得尴尬。“是晨晨乱跑,我去领个药,她就不见了……不过,也因为这样,我们才能再见面啊。”

    他突然觉得是因祸得福,晨晨是重新牵起他们缘分的小天使。

    钟瓈笑睇他一眼,那庆幸的模样,彷佛多期待再见到她似的,也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们后来不是搬到国外了吗?”她纳闷地问。

    “我一年前就回来了。”

    钟瓈点了点头,还有一肚子问题想问,可又觉得自己问题太多显得太热络,于是静了下来,藉由喝茶的举动掩饰尴尬。

    “你这几年过得好吗?”他问出了这几年深藏心底的挂念。

    在被他伤害,对爱失望之后,复原了吗?过得好吗?

    她身边是否有人了?对她可好?知道她嘴硬心软的性格吗?懂得不戳破她表面坚强的伪装,还能不着痕迹地安慰呵护她?

    她是否有想过他?

    又或者,还怨不怨他?哪怕是怨不是想都好,因为这证明,他在她心里还是有一点位置的……

    他想知道的,还有好多好多,一时半刻只能浓缩成简单一句。不过没关系,他们重逢了,之后还有时间,还有机会……

    “还不错。”她几乎不假思索地答。

    输了感情,其他可不能输。

    “还在饭店里做企划吗?”他再问,关于她的一切,他都想了解,希望能与过去重新接轨。

    “没了,后来改到专门接活动的公关公司。”她据实答。

    “那……”向天阔顿了一顿,不知哪儿来的勇气,无比认真地问出最想知道的问题。

    “你现在还是单身吗?”

    此话问出,他背脊手心都冒汗,忐忑又紧张,超怕听到她已名花有主的坏消息,会轰得他脑袋变浆糊。

    钟瓈怔怔抬眸,却迎上他炽热的目光,心跳陡地失序。

    他干么这样问?

    说了单身,他会看笑话吗?

    可若要扯谎,之后为了圆谎,岂不麻烦?

    不要,她不屑说谎。

    “单身又怎样?”她昂起下巴,防备地问。

    “如果还单身,那就太好了。”向天阔咧开笑容坦言,眼睛里闪着明明白白的喜悦。

    钟瓈皱眉看向他。

    “什么意思?”

    向天阔但笑不语,只是深深地凝看着她。

    什么意思?她以后就会知道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旧爱回锅炒最新章节 | 旧爱回锅炒全文阅读 | 旧爱回锅炒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