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大熊爱吃鱼 > 第十二章

大熊爱吃鱼 第十二章 作者 : 贞子

    【第八章】

    隔天一早,杨小萸勾着熊燱之的手站在客厅跟准备下山的杨小茱道别。

    “采访完就回家,总不能一辈子躲着爸妈。”杨小茱穿回西装裤装又是一身凌厉气势,但是她对着自己的妹妹却是笑得很温和。

    “知道了!”回答的不只是杨小萸,还有熊燱之。

    “关你什么事?”杨小萸给了他一记拐子,当然没用多少力气。

    “我也要下山见家长啊!”

    “贫嘴!”总是说不过他的人儿只有脸红的份。

    看着向来调皮捣蛋的妹妹被人吃得死死的,杨小茱摇摇头,带着疼爱的笑容上车,由一黑开车送她回台北市。

    当车**变成一个小点,杨小萸戳了戳身边男人的胸膛。

    “欸!很高兴吧?家里没大人了。”她笑得贼贼的。

    “你才是。很期待吧?”熊掌已经在她的背上游移。

    “老大!我们还在耶!”二黄三花四白在旁边辽着眼睛。

    闪光这么强,他们都快瞎啦!

    “咳!进屋去吧。”熊燱之搂着杨小萸的肩膀,后者像个小女人依偎在他身旁。

    她终于能体会情侣每分每秒都想黏踢踢的感觉。

    现在她一没看到他就浑身不自在,还不时主动索取他的亲吻,简直像一只求主人疼爱的宠物。

    说也奇怪,怎么她胡里胡涂的就着了这只熊的道呢?

    也罢!就算他真是熊,也是最帅的那一头啦!嘻嘻!

    “干嘛偷看我?是不是觉得我很帅?”熊燱之停下脚步,低头笑看被逮个正着的偷窥者。

    “是啊!我男人真的很帅耶!”她的声音跟笑容一模一样,甜得都要流出蜜来了。

    “天啊!”二黄三花四白捣住耳朵冲进屋子里。

    “哈哈哈……那三个真没用!这还只是普通级呢!”杨小萸抱住他精悍的腰,仰起脖子,小小的脑袋瓜可爱地歪了歪。

    这小妖精又在施法术了!

    “那限制级是?”他好期待。

    “你应该要先问辅导级吧?”粉嫩的唇瓣微噘。

    “家长不在,辅导级很多余。”他低头吻住她,一下子加深这个吻。

    唇舌交缠之间,他不费吹灰之力把她抱了起来,让她悬空勾住自己的腰际。

    “唔……色唔……”

    这个接吻控!

    越是跟她在一起,他就越能确定她就是他要的女人。善良、可爱、纯真又热情,之前怎么样都看她不顺眼,现在她的一颦一笑竟然都让他觉得可爱得心肝发疼!

    这就是爱情的魔力吧?他想。

    “你再亲亲我!”瞧,多可爱!

    “回屋子里再亲。”他放下她,大手安抚地摸摸她的脑袋瓜。

    在此同时,一声清朗的声音强行挤入亲昵相依的情人之间。

    “总算……我还在想你们要亲到什么时候咧?”

    熊燱之跟杨小萸双双往声音出处看过去,一看不得了,栅栏前面什么时候停了一部车?而且还是红色法拉利跑车!

    说话的男子就靠在跑车旁边,他容貌俊美,穿着入时,俨然就是个“鸭皮哥”。

    什么雅痞?就是骚包啦!这是杨小萸对男子的第一印象。

    然后,就在她看到他冲过来挤掉她,一把抱住熊燱之并大喊一声哥的时候,她对这个人的印象就从鸭皮直接变成了神经病。

    这人是熊燱之的弟弟?骗笑!

    “放开我。”熊燱之清清楚楚翻了个白眼,但也只是白眼。

    照理来说,他应该要揍他才对吧?这骚包男真的是他弟啊?

    杨小萸的眼神惊疑不定,直到熊燱之一把将她搂回怀里,并且亲口证实眼前男子真的是他的弟弟麦可为止,她才愿意相信。

    原来他们兄弟俩跟她们姊妹一样——差粉大!

    “哥,她是你女朋友?嗨!”麦可朝杨小萸友善地笑笑。

    “叫我小鱼就可以了。”

    “小鱼!”麦可显然是个自来熟。

    “哪来的车?”熊燱之看起来有点不耐烦的样子,放在杨小萸肩头的大掌一下子收紧。

    “车子是上个月下订的,一下飞机就去取了。帅吧?”麦可有点得意地问杨小萸。

    “帅!”她点头如捣蒜。

    其实她对跑车是没兴趣啦,她觉得还是她男人开的悍马比较酷,不过面对未来小叔总是得巴结一点。

    “你怎么回来了?”熊燱之的脸色看上去绝对称不上好。

    “哥,你都没看新闻?我们要在台湾开海外第一家分店,爸妈派我来考察,当然也要跟他们报告你过得怎样啦!”

    “嗯。”熊燱之低哼。

    刺眼的阳光下,他的眸子显得格外晦暗,不过杨小萸没想太多,只觉得他对弟弟特别冷淡。

    她想大概是弟弟太骚包,所以他羞于跟他靠太近?

    点点头,猫眼睛了解地闪了闪,注意到一台计程车往这边驶过来。

    “今天客人还真多啊。”她好奇地拉长脖子张望,身边的兄弟档也是一样动作。

    很快的,计程车停在法拉利的旁边,没让三个人等太久,一个身形娇小、同样打扮入时的女人就从后座走出来。

    不到一分钟,计程车走了,女人还站在原地,脚边是她的行李,她端着一种说不清楚的表情就这样直勾勾、目不转睛地盯着熊燱之。

    “她她她不是……”猫眼睛猛眨个不停。

    那个女人她认得!她不就是熊燱之的前女友,那个某某金控小开的下堂妻林芬芬?!

    脑袋瓜警报一拉,杨小萸的双手立刻紧紧地抱住熊燱之的臂弯,表情千变万化。

    呜!别人的初恋也都是这么坎坷吗?

    餐桌上,熊燱之、麦可还有林芬芬各据一方,气氛诡异,挺像三巨头会议。

    “嗤!我是吓疯了吗?”在厨房里忙活的杨小萸万般佩服自己竟然还幽默得起来。

    前女友耶!人类感情史上最恐怖的生物!

    她来干嘛?不对,她还能来干嘛?当然是找那只熊啊!重点是,她找那只熊干嘛呢?

    算了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啦!她老姊这么完美都勾不走那只熊,这个林芬芬道行应该没那么高深吧?

    扬起亲切无比的笑容,杨小萸捧着一碗面放到林芬芬的面前。

    “林小姐,等一下我就要准备午餐了,你肚子饿先吃面好不好?”说完,一双猫眼睛就眨也不眨打量起林芬芬。

    林芬芬发色乌黑,扎了个马尾,一身香奈儿招牌的毛呢套装,脚上也是一双“外双C”高跟鞋,膝盖上放的是LV手提包——标准的名媛打扮。

    打量完毕,她更加确定这位前女友跟她除了身高以外,实在没一处相像的。那就不担心他对她是移情作用了?好加在!

    “好,真是麻烦你了。”林芬芬也是一脸笑,孰料一低头笑意就僵在嘴角。

    “这是?”

    “统一肉燥面啊!你不是很饿?泡面最快好了嘛!我还加了两片昨天吃剩的叉烧肉,跟一颗蛋喔!被你挡到吃中饭。”看得出来,杨小萸绝对是真心推荐那碗泡面。

    “是吗?谢谢。”林芬芬动起碗筷,姿态却是相当优雅,一点都不像是很饿的样子。

    “林小姐,你怎么吃这么慢啊?”杨小萸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习惯了。”她夹起一筷子泡面,眉心有点皱折。

    杨小萸万分理解她的“忧愁”,要是她饿得半死看到这碗面早就唏哩呼噜连筷子都吞下去了,难道这就是贵妇的风范?实在太累人了。

    “你一定很久没吃饱吧?真是太可怜了!等一下午餐我会多煮一点,你尽量吃,在这里不用装优雅啦!别跟我们客气!”

    “谢谢。”林芬芬笑了笑,又说:“真是不好意思,我不该这么麻烦你煮给我吃。不过我从来没做过家事,以前是燱之不让我做,结婚以后也没援会做。”

    的确!她嫁的可是豪门呢!佣人都不知道有多少,哪轮得到让少奶奶煮饭?

    “没关系啦,我可以理解。不过以后你要怎么办啊?你不是……咳,总之,我觉得你还是要赶快学着自立才行,至少不能让自己饿死啊!”杨小萸一派真诚。

    不过她是不是忽略了什么东西?

    杨小萸抓抓头,不过想不出来就不想了,省得头痛!

    “噗哧!”一声喷笑从麦可的嘴巴冒出来。

    杨小萸偏头就看到一条可怜兮兮的大狗对着她说:“我也饿很久了,飞饥餐超难吃的。”

    “你怎么不早说?那我再进去弄一碗给你。”杨小萸刚要走就被熊燱之拉坐在他旁边的空位上。

    “等一下就吃中饭了。”锐利的眼刀射向某个犬化男子,后者立刻表态没那么饿了。

    “汪!汪!”真正的大狗闻香而来,坐在杨小萸腿边,狗嘴大张口水直流。

    “熊毛,你不能吃泡面啦,乖!”杨小萸蹂躏傻兮兮的大狗。

    “那是熊毛?都长这么大了!”林芬芬放下碗筷走到熊毛面前,伸手就想摸上那片雪白的毛发。

    “呜汪!”温驯的大狗竟然立刻翻脸。

    “不好意思!熊毛比较怕生,有时候我都觉得它不是大白熊,根本就是藏獒咧!”杨小萸笑嘻嘻地缓和气氛,大狗没一会儿又热情地直往她怀里蹭。

    奇怪?这笨狗怎么第一次看到她就那么high?

    “怎么这样?”林芬芬十分失望地踱回自己的位子上,然后楚楚可怜地看着熊燱之,幽幽地说:“明明是我们一起抱回来养的,它怎么不认得我了?”

    “啊?一起?”杨小萸瞬间放开狗头,因为脑袋瓜的警报又响了。

    “臆之没说过吗?『熊毛』这名字还是我取的呢!因为跟爸爸……嗯,跟他一样姓熊,又浑身都是毛,就叫熊毛。”林芬芬眼神蒙胧,好像陷入了美好的回忆中。

    爸爸?那谁是妈妈?

    杨小萸越想越不对,猫眼睛往不作声的男人脸上一睨。

    他竟然闪避她的视线?很、好!

    还有,这女人刚刚是不是满口燱之、燱之这样叫她男人?

    “呵,真是看不出来,熊毛看起来一点都不认得你了。我看你还是不要太念旧,省得伤心喔!”这下子她脸上的天真无邪就真的是装出来的啦!

    “噗哧!”又一声喷笑,杨小萸很不屑地朝麦可递去一眼。

    骚包男自制力真差!不过看到他在餐桌底下给自己一个大拇指的份上,她就当他是盟友好啦!

    “我还是先去做饭好了。”她站起来。

    “还不到十点。”熊燱之旁若无人地搂上她的腰。

    看看林芬芬瞬间黑掉的脸,杨小萸心头的乌云立刻散去不少,她很大方地在她男人脸上亲上一记以示嘉奖。

    “今天客人多,我得多准备得丰盛一点,以免人家说我这女主人不称职呀!”她对着林芬芬巧笑倩兮。

    哼!肖想她的身分地位?好胆你就来啊!

    日正当中,杨小萸端着碗公窝在客厅的沙发上听麦可说故事,一黑他们也都在,每个人手上都捧着饭碗。

    他们全被林芬芬那一句“有话想跟燱之单独谈”给撵出餐厅。

    问杨小萸不担心吗?她当然担心啊!

    不过为了体现她身为现任女友的宽宏大量,她决定大方一回让那心机重的女人有屁快放,放完快滚!

    反正趁着未来小叔在,她想要多了解一下她男人。

    “所以说,熊妈妈带着四岁的他嫁给了你老爸这个歪国人,然后就有了你?”她两只手没空,直接踩了旁边顾着吃饭的麦可一脚。

    “对啊!所以我是混血儿,是不是很帅啊?”他的自信是挺有道理的。

    “是啊!”众人齐齐点头,包括打定主意阿谀奉承未来小叔的杨小萸。

    当然在她的心里还是她男人比较帅啦!嘻嘻!

    “不过为什么你们都在英国,老大一个人在台湾?”三花一向最八卦了。

    “我哥念完大学就想要回来台湾看看,一看就不想回去罗!不过我想主要是因为我妈对哥哥总是特别严厉,对我却是非常宠爱,所以她跟哥哥的感情越来越淡,我跟哥哥也一直都不算很亲。家里没温暖,他老早就想离开了吧?”麦可无可奈何。

    “那是怕人家说她偏心嘛,这是可以理解的啦。”杨小萸很是明白熊妈妈的用心良苦。

    就是苦了她男人了,唉!原来他阴影也不小嘛,难怪她那时候说他是被野放,他会这么生气。回头再给他惜惜!

    “可也不能哥想做什么都挡着不让他做啊!想当初他在电话里说要留在台湾工作,我妈也是大力反对,甚至断绝金援想逼他回英国。”

    “后来怎么办?”

    “后来他就赌气不跟家里拿半毛钱,留在台湾四处打工接案,做他喜欢的公仔,没饿死真是上帝保佑!”麦可对着天花板做出祷告的动作。

    “然后你们就放他一个人在这里自生自灭?从他来到台湾至少有五年耶!”杨小萸不太高兴地质问。

    “哪有?老爸老妈一知道劝不动他,就立刻杀来台湾帮他在台湾置产,每年也都会来小住一阵看看他,但是那个房子他连一晚都没住饼,坚持住在租来的破公寓,开的也是二手破车,也不接受爸妈的钱。虽然不至于三餐不继,不过生活当然很拮据,所以后来——”麦可猛地收住大嘴巴。

    “后来怎么了?”听得入神的五个人猛追问。

    麦可努努嘴巴,朝餐厅方向指了指。

    原来是熊燱之跟林芬芬不知道什么时候谈完了,一前一后走了出来。

    走在前头的熊燱之踱步到杨小萸坐的那张沙发背后,朝她碗里看一眼。

    “怎么还没吃完?”

    “听阿麦讲古呀!帮我吃掉,我吃不下了。”她指指麦可,又夹起碗里的糖醋鱼凑到他嘴边。

    他一口吃下,又拧眉吩咐道:“剩下的要全部吃完,你太瘦了。”

    “知道啦!”她噘噘小嘴才看向林芬芬,问道:“事情谈完了?”

    那是不是可以滚了?她忍不住坏心地想。

    “嗯,谈完了。”林芬芬笑得含蓄,然后对着众人一弯腰,抬头便说:“那么,这段时间就打扰各位了。”

    “什么这段时间?”杨小萸满头问号。

    “她老家没空房,现在没有住的地方,先住我们这,等她找到住的地方再搬走。”熊燱之解释道。

    “她要住这里?!”杨小萸毫不意外叫得最大声,因为她最有资格。

    住在这深山里还能去哪找新家?她看这女人是想在这里住到老死吧!

    被怒火烧亮的猫眼往不怀好意的“恐怖生物”看过去,竟然让她看到她在偷笑。

    这女人!

    “那我也要住这里!”麦可举手。

    “没房间。”熊燱之冷冷地拒绝。

    “怎么这样?房子干嘛不盖大一点啊!小鱼,如果你来英国我家,房间绝对够!我不久前才在郊区买下一座湖滨别墅,里面有十几个房间!”麦可的口吻很是炫耀,似乎是被他老哥的态度给激怒了。

    “真的啊?”杨小萸眨了眨眼睛似是很感兴趣,然后瞪向熊燱之:“你看我们这里多小!又不是豪宅!”

    “所以?”熊燱之目光沉沉,脸色发黑。

    “所以不能招待客人!你还是请林小姐下山去随便租个房子先吧。”杨小萸的重点当然是要赶走恐怖生物啦!

    “她就住这里,住你现在的房间。”熊燱之的脸色好看了一点。

    “我咧?”麦可指指自己。

    “谁管你!”熊燱之完全无视弟弟大受打击的捧心状。

    “那我咧?”杨小萸碗筷一丢,站在沙发上,双手叉腰瞪着熊燱之。

    他最好有个令她满意的答案!

    “你?除了我房间,你还能去哪?”他一手揽过她的小脖子,猛地吻住了眼里不无惊喜的人儿。

    “噢!拜托!”一黑二黄三花四白不约而同发出哀号立即做鸟兽散。

    现下,不怕被闪光闪瞎眼的只剩下林芬芬跟麦可,前者的脸上闪过满满的不甘心,后者的眼里却是浓郁的兴趣。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熊爱吃鱼最新章节 | 大熊爱吃鱼全文阅读 | 大熊爱吃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