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民娇妻 第一章 作者 : 艾蜜莉

她,裴晓颜,二十五岁,是庞大经济体系下的一枚小资女孩,恋爱经验值零,当然也就没有任何婚姻记录。

苍白的恋爱经验并不表示裴晓颜长得不够“正”,相反地,以时下流行的小清新审美观而言,裴晓颜绝对能荣升偶像剧或纯爱电影的女主角选角资格。秀气的面容上虽然没有明艳的五官,但配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秀挺的鼻梁、红润的菱唇,俨然是个清秀佳人。

何以活了二十五年还乏人问津,情史一片空白呢?

因为当同侪在享受美好的青春和外系男同学联谊时,裴晓颜则汲汲营营忙着到处兼家教、打工,赚取生活费和房租,努力脱离贫穷。

她认为全家人会沦为三级贫户,绝对跟姓氏有关。因为她的父亲姓裴,母亲姓钱,两个人的结合就是“裴钱联姻”,谐音就跟“赔钱”一样,念起来怪不走运的。

再加上父亲的艺术家性情,好听一点的说法叫浪漫天真,残忍一点叫不切实际,毫无金钱观念,常常惹一堆麻烦要她收拾,所以才弄得全家一直处于负债阶段。

目前她与表姊于咏恩在市区合租了一间小公寓,又领养了一只混种的玛尔济斯犬,两人一犬,相依为命。

有鉴于她的财运不佳,所以替爱犬取了一个讨喜的名字——曼尼,还冠了母亲的姓氏,全名为“钱曼尼”,但截至目前为止,钱曼尼还处于“裴曼尼”的阶段,因为光是预防针、饲料、心丝虫药,对薪贫族的她也是一笔小开销。

今天对裴晓颜而言是个可喜可贺的大日子,因为她终于还清助学贷款,摆脱负债人生了!老天爷彷佛也在庆祝她的重生般,许给她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

“空气真是清新,阳光真是灿烂,未来真是美好……”裴晓颜一身轻便的帽T,配上一件蓝色窄管牛仔裤,脚上踩着帆布鞋,嘴角带着笑,对着爱犬自言自语。

一人一狗在公园晃了几圈之后,晓颜朝着文青圣地“星巴克”前进。现下无债一身轻,她决定点杯太妃核果拿铁来犒赏自己的辛劳。

推开沉重的玻璃门,一阵浓郁的咖啡香气扑鼻而来,吧台后方传来咖啡机忙碌的运转声。

假日时段早已排了一长串人龙,她牵着系在狗狗颈间的皮绳,排在一位身材高大挺拔的男子身后,等待点餐。

男人蓄着一头修剪合宜的短发,宽肩窄臀,强健完美的体魄上套着一件合身黑色棉衫,隐隐透出结实的背肌,下身搭配蓝色中低腰牛仔裤,包裹住一双笔直的长腿,整个人散逸着一股低调的性感,宛若从时尚杂志中走出的帅气男模。

晓颜总觉得前方男人的背影有点面熟,但以她比蜘蛛网还小的人际网络,根本没有这种帅哥的存在。

她的目光顺着他颀长的身形往下移,发现自己的爱犬犹如中了“我爱一条柴”,肥短的四肢紧紧攀住男人的小腿,不断地上下磨蹭移动!

“曼尼!”

晓颜低喝一声,扯住圈系在小狗狗脖子上的皮绳,连忙制止牠过分“热情”的举动。

狗狗昂起头,瞥了女主人一眼后,磨蹭得更加卖力。

男人感觉到脚边传来一股温热感,停下了滑手机的动作,瞟了自己的裤管一眼,赫然瞧见一只毛茸茸的小型犬正攀住他的小腿肚做出十分不雅的举止!

色犬!

男人嫌恶地抬起腿,企图摆脱小狗的纠缠。

“曼尼——”

晓颜用力地扯动手中的皮绳,硬是要把小狗给拖走。

“汪!”

狗狗轻吠一声,完全无视于女主人羞惭欲死的模样,继续攀住男人的小腿肚展开愉悦的律动。

她胀红脸,恨不得当场挖个地洞钻进去。没想到这只笨狗啥时不发情,偏偏选在大庭广众之下,更糟糕的是,牠的“男男”取向令晓颜超尴尬。

男人俊朗的眉头微微地蹙起,耐心彻底被脚边蹭来蹭去的小狗狗给耗光,转过身,瞪视着身后的女人。

晓颜抬头迎睇上男人好看的俊脸,傻了傻,愣在原地只差没有石化。

他清峻的脸上有一双深邃的黑眸,眉毛浓密、鼻梁高挺、性感的薄唇,拼凑而成一张俊帅绝伦的脸庞,再搭配上那强健完美的体魄,早已成了店内最醒目的焦点,她的目光胶着在他的脸上,但这并非因为男人散发出的那股浑然天成的帅劲,而是——

陆其浚?!

“总经理……”

她瞠大水眸,吶吶地喊道,整个人宛若被雷劈到般愣在原地,怎么也没有想到爱犬“玷污”的对象竟是自己的顶头上司!

严格说起来,是上司的上司。

大学毕业后,她凭着流利的外文能力考进“陆岩集团”的公关部,三个月前,她被调往秘书课,担任总经理秘书的助理,主要负责搜集资料、翻译、回复信件、整理会议记录等,分担秘书王亚绢的工作量。

“裴助理。”

陆其浚定睛一瞧,认出她是秘书课里的小助理。

“陆总,这么巧,你也来买咖啡啊……”

晓颜勉强地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自己的上司。

陆其浚微瞇了黑眸,将视线由她神情尴尬的小脸移到不断对着他的小腿磨蹭的色犬上。

“这只小狗是妳的?”

“对啊……”

晓颜硬着头皮承认,用力地收紧皮绳,试着把爱犬拖回来,企图湮灭“偷情”证据。

小狗狗示好地朝他摇了摇尾巴后,继续在他的脚边蹭来蹭去。

“总经理,想不到我家的狗狗对你一见如故,看牠多喜欢你,对你好热情啊!”晓颜窘着脸说。

呜!

她的爱犬不贞洁了,还有可能是个同性恋,更让她震惊的是,令牠“兽性大发”的人还是自己的大老板!

“我想牠对我的举动已经不是热情可以形容,根本就是在『发情』!”

陆其浚拧眉,严肃地指出事实,对自己的小腿沦为牠的“泄欲工具”非常有意见。

没想到这个在秘书课向来存在感薄弱的小助理,竟然养了一只毛茸茸的小色犬,而且她的狗比本人还要令人印象深刻。

“对不起,我会把牠带回去严加管教的。”晓颜声音低低的,羞愧得无地自容。

呜~~好想死啊,她一生清誉都毁在这只笨狗身上了。

“裴助理,请问妳要怎么管教妳的爱犬?”陆其浚挑眉,好整以暇地瞅看着一脸尴尬的裴晓颜。

“陆总,其实我家的狗狗很乖,大概是难得出门,所以才会表现得比较兴奋一点……”晓颜硬着头皮找台阶下。

“我想大家都看得出来牠真的很『性奋』。”陆其浚凉凉地调侃着。

晓颜垂眸瞧见爱犬毫无羞耻心地再度攀住陆其浚的小腿,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隔着他的牛仔裤磨蹭了起来。

“对不起。”她低声地说。

呜~~养不教,“母”之过,她只得再三道歉。

陆其浚玩味地睇着她窘红的小脸,觉得她无助的模样益发可爱,两扇浓密纤秀的睫毛轻轻颤动,粉嫩的唇瓣傻愣地半张着,原本在他脑海中薄弱的形象,忽然鲜明立体了起来。

原来平日看起来朴素的裴助理,其实长得挺清丽可爱的。

“小姐,店内不可携带宠物进来喔。”一名穿着绿色围裙的服务生走了过来,指着玻璃门板上的标示图。

“对不起,我马上把狗狗带出去!”她迭声致歉,又转头望向陆其浚。“总经理,很抱歉打扰到你,我先走了,再见!”

她狼狈地把心不甘、情不愿的小狗狗拖离“案发现场”。

陆其浚隔着玻璃门,眺望她离去的背影,瞧见一人一犬在骑楼下对峙着,唇角不自觉地往上扬……

BlueMonday已经教人够忧郁了,偏偏秘书课的王亚绢临时请病假,晓颜顺理成章就是她的职务代理人,上周五没整理完的主管会议记录和信件都在今早排山倒海而来,桌上的分机又响个不停,让她巴不得能化身为孙悟空,有七十二个分身的本领。

好不容易挨到快一点,她才拿着便当到茶水间里放进微波炉内,又替自己冲了杯红茶。

加热完毕后,她拿着便当环视休息室一眼,瞧见以前在公关部的同事李茜茜和苏心薇笑意晏晏地朝她招招手。

“晓颜——”

李茜茜喊道,主动清了清桌面。

“谢谢。”

她拉开椅子入座,掀开盒盖,咖哩的香气立即散了出来。

“秘书室很忙吗?要不然妳怎么弄到现在才吃饭?”李茜茜一边啜着珍珠奶茶,一边问道。

“因为绢姊今天请假,又有很多信件要翻译回复,所以拖到现在才能吃饭。”晓颜拿起汤匙拌了一下餐盒里的咖哩。

“我跟心薇要去参加『简单生活节』,听说演唱会嘉宾有陈绮贞和苏打绿,我刚好有多一张门票,妳要不要?”

李茜茜问道,从包包里掏出一张多余的票券。

“要要要!”晓颜听到心仪的歌手有演唱会,圆润的黑眼瞬间亮了起来,猛点头。

“门票一张一千块。”李茜茜说。

她的眸光立刻黯了下来,叹气说:“那我还是去过我的『困难生活节』好了。”

光想到一千块能支付爱犬的结扎费,她就决定舍弃个人的娱乐享受。

自从上周末爱犬和陆其浚擦出了“火花”之后,晓颜痛定思痛,在兽医的建议之下还是决定替牠约诊进行结扎手术。

“晓颜,其实妳可以不必花半毛钱就能拿到这张门票。”苏心薇眨了眨眼皮上那副过分浓密的假睫毛,放轻语气说道:“只要妳能贡献出几则关于总经理的私人消息,譬如他的感情状态如何?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

陆其浚不仅是“陆岩集团”的总经理,更是企业未来的接班人。

“陆岩集团”以纺织业起家,在六、七零年代曾经风光一时,但随着产业外移再加上金融风暴后,老企业低迷了好一阵子。

三年前,一手创立企业的陆老董事长排除众议,拔擢自己的孙子陆其浚为总经理,并且听从他的建议让企业转型,除了保留原本的纺织本业外,还增设了品牌营销部门,取得几家欧美流行时尚品牌的代理权,成功将一家沈痾难治的老企业带入崭新的时代。

随着“陆岩”不断上升的股价,陆其浚成为财经媒体专访追逐的焦点,更是各大时尚派对争相邀请的对象,事业有成、未婚多金、斯文俊挺的他被冠上“钻石级单身汉”,连公司内部的女职员都在facebook上成立社团,票选他为“最佳老公人选”。

“我对总经理的八卦没研究。”晓颜一脸老实的表情,舀起一口咖哩饭送进嘴里。

她只是秘书课的小助理,又不是婚友社的恋爱秘书,怎么可能知道陆其浚那么多私人秘密啦!

就算晓得,她也没胆量拿出来当作闲嗑牙的话题。

办公室生存守则之一:切勿私下议论上司的秘密。

她的父亲又不是香港首富李嘉诚,也不是半导体之父张忠谋,可没有将饭碗砸锅的本钱。

“去打听一下啊!妳是他的秘书耶!”李茜茜怂恿道。

“秘书的助理。”

晓颜再一次重申自己的职位。明明上头还有绢姊顶着,为什么大家要自动帮她升职?

“反正都一样啦!”苏心薇撇撇嘴,又羡又妒地说:“妳是全公司未婚女性里离总经理最近的人,你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一道墙啊!”

“但是那堵墙隔着的是两个世界。”晓颜务实地说。

“哪两个世界?”李茜茜好奇地想知道总经理办公室和秘书室那道墙有何玄机?

“贫穷和富贵。”晓颜语气哀怨地说。

“所以我们才更要奋发向上,搜集好数据,努力制造机会和总经理独处,迎合他的喜好,这样才能摆脱小资女孩的命运啊!”

李茜茜说得热血沸腾,慷慨激昂得教晓颜傻眼不已。

苏心薇捧着脸颊,陶醉道:“只要能钓到总经理这个金龟婿,我们的命运将会和从前大大不同,每天都可以穿得美美地参加时尚派对,成为上流社会的名媛啊!”

“祝妳们好运。”

晓颜淡淡地说,埋首在咖哩便当前,完全不想发表任何意见。

这种言论她在公关部都不知听过几遍了,几乎快成为全公司未婚女性的共同志愿。

“喂!”李茜茜用手肘顶了顶晓颜的臂膀,睨了她一眼,问道:“妳居然表现得这么淡定,是不是早就搜集好情报不跟我们说,想趁着职务之便,近水楼台先得月,偷偷把上总经理?”

“好歹我们也在同一个部门共事了一年多,我也请妳吃了好几个便当,妳不能这么忘恩负义!”苏心薇翻起旧日恩情。

“我对总经理真的没有非分之想啦!”

晓颜无辜地喊冤,忍不住在心底犯起嘀咕——

明明那些便当都是办活动剩下的,妳们怕胖不想吃,我才带回去当晚餐的……

“一点点都没有?”李茜茜狐疑道。

晓颜摇摇头。

“难道妳不觉得总经理长得很帅,有点像吴尊和玄彬的综合版吗?而且他的身材好到爆炸,光是那结实的胸肌就让人双手无法环抱啊!”苏心薇情难自禁地露出心荡神驰的表情。

每每在办完新品发表会或者是记者会后,苏心薇总会上facebook社团更新动态,发表陆其浚的帅照与成员们一起分享。

“总经理是长得很帅没有错。”晓颜认同道。

陆其浚散发出的那股帅劲不仅迷倒了一票未婚女性,连她的爱犬也招架不住。回想起上周末在星巴克的“激情事件”,她依然心有余悸。

“那妳敢说自己对总经理不心动吗?”李茜茜也加入讯问的行列。

“心动?”她疑惑地说着。

“就是当总经理用他那双性感迷人的电眼望着妳的时候,妳会突然脉搏加速,心跳从七十飙升到一百二十下……”苏心薇眼神迷蒙地说。

“没有。”

她一向恪守办公室生存守则,甚至奉为圭臬。

办公室生存守则之二:勿对上司产生不切实际之幻想,此乃职场大忌。

“难道妳一点想嫁给总经理的念头都没有?”李茜茜不死心地追问。

“不想。”她斩钉截铁地回答。

光facebook社团里想嫁给陆其浚的社员就有三百六十八个,还不含公司外部的竞争人数,评估起来当上“陆太太”的成功率不到百分之一,简直比公职的铁饭碗录取率还要低!

竞争如此激烈,她还是不要贸然加入战场,专心坚守自己小助理的职位还来得实际一点,表现良好的话也许日后有晋升的机会,待满一定年限更有一笔退休金可领。

“妳发誓!”苏心薇指着她的鼻尖。

晓颜无奈地横了两个人一眼,举起右手,慎重其事地说:“我,裴晓颜,对总经理绝对没有非分之想,也绝对不想嫁给他,更不会把成为陆太太当作人生志向。”

背对着门口而坐的晓颜,完全没有注意到一阵沈稳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来到休息室门口。

“怎么样?妳们听明白了吗?”晓颜问道。

苏心薇和李茜茜两个人眼角的余光瞟见身后那抹颀长俊挺的身影,立即噤声不语。

“裴助理。”

一道低沈富有磁性的男音,突兀地介入她们的谈话。

晓颜转过头,对上男子的俊脸,错愕地瞠大水眸,吶吶地说:“总经理……”

陆其浚若有所思的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怔愣的小脸,以一种严肃冷硬的口吻说:“裴助理,等会儿吃完饭,到我办公室一趟。”

话甫落,陆其浚的唇边隐着笑,转身离开休息室。

“是!”

她低着头,连忙收拾餐盒。

一股不祥的预感窜向她的背脊,不晓得方才她们之间的对话陆其浚听进了多少?会不会影响到她的考绩啊……

唉哟,她会被这两个八卦女给害死!

光洁宽敞的办公室里以黑白两色作为装潢的基调,白色漆墙上悬挂着一幅安迪‧沃荷的画作,配上由意大利进口的黑色真皮座椅以及同色系长桌,呈现出简约的现代感。

玻璃帷幕外是栉比鳞次的高楼大厦,宽阔的视野能俯瞰整个信义计划区,台北市的新兴地标一○一大楼的广告墙面上,LED灯排列出浪漫的求婚词。

但晓颜却对窗外的景致视若无睹,战战兢兢地站在办公桌前方,迎睇向坐在皮椅上陆其浚炯亮的黑眸,感觉胃袋沉沉的,彷佛刚刚吞下的不是咖哩饭,而是石头。

“总经理,请问有什么事吗?”晓颜小心翼翼地说。

“这里有份西班牙厂商寄过来的文件,妳翻译一下,下班之前交到我的办公室。”

陆其浚双腿交迭,优雅地坐在真皮座椅上,指了指桌面上的卷夹。

因为王秘书请假,这份文件又很急,他才会到休息室找人,却无意间听到她们对话的内容,不禁莞尔。

陆其浚发现在一票打扮时尚亮丽的女性职员里,相形之下,裴晓颜素净许多,几乎是清一色的衬衫配上深色及膝裙,外罩着一件开襟线衫,整个人显得灰扑扑的,让人很容易忽略她有张可爱清丽的脸蛋。

“总经理,如果没有其他的交办事项,那我先下去忙喽!”她走到桌沿,抽起卷夹,急着想回到座位上。

“等一下!”陆其浚唤住她亟欲离去的步伐。

“总经理,还有事吗?”对上他深沈的黑眸,她的心跳漏了拍,没来由的紧张了起来。

“妳家的狗管教得怎么样了?”他饶富兴味地睇看她,很好奇她会如何管教一只发情中的小色犬。

她的头皮发麻,上周末在星巴克不堪回首的尴尬记忆再度涌进脑海,窘着脸低声地说:“报告总经理,我已经和兽医师约好,过两天就会带牠去结扎,以后牠不会再随便『骚扰』人了。”

“看来妳家的狗眼光比妳好。”他揶揄道。

“啊?”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困惑地眨了眨眼。“什么意思?”

“意思是,妳家的小狗还比妳更懂得欣赏我的个人魅力。”陆其浚抚着下颚,似笑非笑地说。

“总经理,我的职务是秘书助理,又不是你的粉丝后援会会长,欣赏你的个人魅力应该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她老实地说。

爱情也讲求投资风险,像陆其浚这种钻石级单身汉,俊帅多金,爱慕者又众多,与其要跟一票女人在情场上厮杀,她更向往平凡的幸福。

陆其浚挑眉,轻笑地瞅着她。

她顿觉失言,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总经理的倾慕者已经够多了,应该没差我一个人,我还是安分地当个小助理就好。”

“嗯。”

他深沈的目光紧紧盯住她略显局促的小脸,由座椅上站了起来,绕过桌沿,朝着晓颜走去。

“总经理,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面对他突然逼近的高大体魄,她怯生生地往后退了半步。

“妳有男朋友吗?”他突地开口。

她愣了愣,摇头道:“没有。”

“三年之内有结婚计划吗?”陆其浚又开口道。

“也没有。”

她吶吶的回答,被他搞胡涂了。

“嗯。”

他勾了勾唇,眼底闪烁着笑意,显然对她的答案非常满意。

“总经理,你该不会对我……”她欲言又止,瞅望着他迷人的俊脸,略显惊讶地瞠大水眸。

他突然这么关心她的感情生活,该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对妳怎么样?”他瞇了瞇眼。

“你该不会……喜欢我吧?”

她顿了顿,鼓起勇气问道。

“妳觉得我会喜欢上妳哪一点?”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她一回,用一种很懊恼的语气反问她。

“因为很少看到你询问员工的个人隐私,所以……”她窘红着脸,声音愈说愈小,只差没将脸埋入卷夹里。

“我只是想确定会不会有过多的外务干扰妳,影响妳的工作效率。”他随口编了个理由。

“总经理,请你放心,我热爱我的工作,绝对不会让外务干扰到我的工作!”她抡拳,一副朝气十足的模样。

办公室生存守则之三:适时地表现忠诚,有利升迁加薪。

为了年底的考绩啊,就算是有职业倦怠症,她也必须表现出干劲十足的样子。

突地,桌面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总经理,那我先下去忙了。”她低声地说。

“嗯。”

他颔首,嘴角隐着笑容,旋过身接起电话。

『在忙吗?』

一道娇甜的嗓音滑入他的耳膜。

“大明星,怎么有空打电话给我?”

他高大的身躯倚在桌沿,持着手机和话筒另一方的女人对话,视线却紧盯着晓颜纤丽的身影,直到她走出办公室,掩上门,他才收回目光。

『当然是来关心老朋友啊!』女子娇嗔,旋即又问道:『你那个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有没有进度?』

“目前已经有个人选。”陆其浚的语气淡淡的,脑海里浮现一张秀气的脸庞。

裴晓颜能胜任他的秘书助理一职,将他嘱咐的公事有条有理的处理妥当,或许也能胜任另一个“职位”……

只是,他要怎么说服她接受这项计划呢?

『进度比我想象中快很多嘛!』

“全托妳的福,谢谢妳的建议。”陆其浚冷嘲道。

『那祝你计划成功喽!』女子语气轻快地说。

“谢谢。”他态度不冷不热,匆匆结束谈话,彷佛也结束了两个人最后的一丝纠葛。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贫民娇妻最新章节 | 贫民娇妻全文阅读 | 贫民娇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