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甜蜜小女人 > 第一章

甜蜜小女人 第一章 作者 : 沈韦

    宋品妍,女,三十岁。

    今年,犯太岁。

    本周运势:差,小心破财。

    桃花运:注意,恶狼就在妳身边。

    时间:下午两点零五分。

    热情的太阳火力全开,经太阳烘烤一上午的柏油路散发可怕的热气,教人怀疑若打一颗蛋下去,恐怕五分钟就会煎熟了。

    路上的摩托车骑士停红灯时无不想找遮蔽物遮挡毒辣的太阳,行人则是撑伞的撑伞、戴帽的戴帽,唯恐中暑被晒得脱一层皮。

    Smile银行的阳光分行位于车水马龙的大马路转角,左侧有多栋商业大楼与各式店家,右侧三百公尺则是传统市场,再加上邻近的住宅区,各式各样的客户每天进出银行,使得银行整天川流不息,热闹不已。

    今天阳光分行一如以往大厅柜台前坐了许多等待叫号的客户,尚未叫到号的,有跷着二郎腿看报、低头玩手机、也有互相认识,正三三两两开心闲话家常,还有因为外头天热,特意躲进来吹冷气喝茶的人。

    宋品妍坐在活期储蓄柜台后,粉唇噙着招牌甜笑,紫色的千元大钞如同扇子漂亮展开,她正忙着清点手中现钞,待会儿再以点钞机确认金额。

    身高一百六十五公分,体重约莫五十公斤的宋品妍有一头染成偏红的波浪长发、一张比实际年龄还要年轻五岁的脸庞,白皙吹弹可破的皮肤衬着水汪汪的圆眼,活脱脱是个甜美的小女人,加上随时上扬的唇角,她就像Smile银行的活广告,随时保持微笑。

    她好脾气、好相处,在阳光分行人缘颇佳,不仅男同事喜欢她、客户喜欢她,连其他分行的行员也纷纷爱慕着她,许多男同事都私下称她为阳光分行之花。

    可惜的是,她早有交往多年的男友,许多对她心动的男人都被专情的她打枪了。

    铃~~铃~~宋品妍桌上的电话响起,她利落的将点好的现钞与存款簿交还给客户,顺手接起电话,以甜美的嗓音说:“Smile银行阳光分行您好,敝姓宋,很高兴为您服务。”

    电话的一头传来熟悉的女性嗓音,以非常激动的语气道:“品妍,妳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宋品妍愣了下,不晓得什么事惊动了爱大惊小敝的老妈,她在按下一号的同时,安抚着电话那头的老妈。“妈,妳没说是怎么回事,我怎知道妳的怎么回事是怎么回事?”

    下一位到号的客户是在阳光市场摆摊专卖番石榴的王姓中年男摊商,大家都习惯叫他番石榴王,他笑着将今天所赚到的部分营收加上存款单放在小盘子上递给宋品妍。

    宋品妍笑着对番石榴王点头打招呼,一边听着母亲大人鸡猫子鬼叫,一边点收现钞。

    电话那头的宋妈妈连珠带炮开始发飙。“我今天收到成章寄来的喜帖,为什么上面新娘的名字不是妳?!如果说妳偷偷改名也就算了,可是上面新娘子的照片也不是妳,这是怎么回事?!”

    预期女儿将会与交往四年的男朋友李成章结婚的宋妈妈,万万也想不到李成章要结婚,可是新娘子却不是女儿,大受打击的她看到喜帖时几乎要昏过去,没有丝毫迟疑,立刻打电话问清楚。

    甜笑立刻凝结在宋品妍粉嫩的唇角,水汪汪大眼迸出两簇怒焰,无法置信地压低声音。“妈,妳说李成章寄喜帖到我们家?”

    “对,你们在搞什么鬼?妳不是说等他从上海调派回来,你们就要结婚了吗?成章去上海前明明也到家里来说要跟妳结婚,现在为什么新娘子不是妳?这样子我要怎么跟左邻右舍说妳结不成婚了?妳到底对成章做了什么?我不是告诉过妳,成章很老实,妳不要太娇也不要太凶,不然会把他吓跑,妳看!现在人被妳吓跑了,怎么办?!”十分喜欢李成章的宋妈妈失控地狂喊,就是没办法接受未来女婿要娶别的女人这个消息。

    宋品妍气炸了,右手捏紧手中的一迭钞票,一个字一个字咬牙切齿对老妈说:“不是我太娇,我也没有对他凶,是那个王八蛋一到上海就和女同事搞暧昧,两个人每天同进同出,最后还在一起,他根本一点都不老实!”

    宋妈妈结实愣住了,没想到外表“古意”的李成章居然学人家劈腿,她眼角噙着泪,呜呜咽咽仍然想替李成章说好话。“怎么会这样?会不会是那个女同事勾引他,成章一时间意乱情迷才会这样?”

    “不管他的女同事有没有勾引他,他劈腿就是不对!我也不接受一时意乱情迷这种说法,妈,妳别再为那个烂人找借口。”一说起李成章的女同事她又是一肚子火,要与李成章结婚的那名女同事她见过几回,是个外表看起来很文静单纯的女生,每次见面对她总是很和善。

    李成章要外派去上海前的一个聚会上,那个女人还偷偷把她拉到一旁,告诉她会帮她就近看紧李成章,绝对不会让别的女人有机可乘,那个女人还笑着说,等着喝她与李成章的喜酒。

    当时她信了那个女人的话,直到李成章到上海后与她渐行渐远,总是打电话找不到人的她,最后才由李成章的其他同事口中得知,李成章到了上海就和那个女人勾搭上,两个人变成一对,这件事在他的同事间早就不是秘密,唯独乖乖等男友回来的她仍被蒙在鼓里。

    直到她好不容易与李成章通上电话亲自问清楚,才真正确定李成章一到上海就变心,喜欢上那个女人,更致命的一击是那个女人怀孕了,备受打击的她难过好一阵子,好不容易才走出失恋与被背叛的伤痛。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宋妈妈语带哭音,委屈得像失恋的人是她,而不是宝贝女儿。

    “什么怎么办?!那个王八蛋要结婚就结婚,干我们什么事?他劈腿我都还没找他算账,他竟然有脸寄喜帖到我们家要红包,全世界第一不要脸的就是他!”宋品妍气得跳起来破口大骂。

    李成章一定是故意的,明知她没跟爸妈住在一起,竟然还把喜帖寄到她爸妈那儿,难道是怕她爸妈在路上撞见他,会亲热地拉着他直叫女婿吗?呸!王八蛋!

    不过,她妈是很可能会那样做,讨厌!她妈没事干么那么喜欢表里不一的李王八。

    宋妈妈不停唉声叹气,感慨自己竟会看走眼。

    像只暴龙发完飙的宋品妍猛然发现所有人都停下手边的动作盯着她看,惊愕地张大嘴,银行内除了喇叭传出的广播电台主持人的声音外,只剩她的声音,也就是说,她与老妈的对话全被同事与客户听见了。

    真是天要亡她也!她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不料一转头,脸色惨绿的她看见经理与副理和前来查账的稽核室人员一起瞪着她看。

    头一个闪过脑海的念头就是,她完了!这个稽核室的人员是有名的大嘴巴,最近他要到各分行核帐,也就是说关于李成章劈腿要跟别的女人结婚的消息,很快就会传遍各分行,再回到总行,所有人都会知道她被抛弃了,呜……

    再也笑不出来的她满脸哀怨坐下来,有气无力对电话那头的母亲大人说:“妈,我正忙,不跟妳说了,掰掰。”

    挂上电话后,瞪着手中快被她捏烂的紫色大钞,再抬头对上直冲着她同情微笑的客户,头顶有一道雷狠狠劈下,劈得她眼冒金星。

    她真的完了,番石榴王是阳光市场有名的大嘴巴,她被烂人甩了的事,明天早上就会传遍整座市场。

    她为什么这么倒霉?被甩就被甩,还要被所有人议论,有必要这么惨吗?

    此时广播电台的主持人以悦耳的声音说:“接下来要与各位听众分享的是,梁静茹的〈分手快乐〉。”

    优美的歌声响起,同情的目光全都聚焦在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的宋品妍身上,所有人只差没热情勾肩搭背,跟着梁静茹的甜美歌声来个温馨大合唱。

    分手快乐?

    快乐个头啦!连广播主持人都欺负她,她要哭了,呜……

    有人说,人若倒霉,喝口凉水都会被呛到。

    那就是宋品妍现在的最佳写照,下午,在银行丢尽脸面的她下班后,连抬头看同事的勇气都没有,一路低垂着头冲出银行,骑上她的小绵羊到百货公司瞎逛,没有疯狂血拼买任何东西,就是心情闷到极点、走马看花,不断回想李成章有多可恶、她又有多倒霉,一个失恋弄得人尽皆知。

    她从一楼的化妆品专柜逛到二楼的世界名品,一路往上逛,连男士精品、家电用品都没放过,与其说她是在逛街,不如说她是在发泄怒气竞走。

    从六点走到九点,从最顶楼的影城再逛到B2的蛋糕美食,就差没走到地下停车场,将每一台车当展示车欣赏乱看。

    直到穿着白色高跟罗马鞋的双腿酸痛不已,她才疲累地走出百货公司,过斑马线到对面的机车停车格准备牵车,却发现找不到心爱的小绵羊,一脸茫然地看着原本停放小绵羊的停车格里停了一辆重型机车,而重型机车旁没有画停车格的地面,则以白色粉笔写着她的小绵羊车号。

    头顶顿时乌云密布,连连劈下三声响雷,她气得双手握拳,龇牙咧嘴。“王八蛋!有没有这么没品啊?!找不到停车格不会再找吗?居然把人家的摩托车移出停车格外!害人家的摩托车被拖吊,太过分了!”

    真是气死人了!她气得抬起右脚直接狠踹那辆霸占她停车位的黑色重型机车。

    “不要脸的烂人!真想看看你的主人长什么德行!”她边踹边骂,遭到李成章背叛的痛苦以及一整个下午所接受的同情目光,再加上想象大家会如何在背后谈论这件事,让她彻底崩溃。

    她双眼燃烧着火焰,拚命踹,将这辆重型机车想象成厚脸皮的李成章尽情发泄。

    “你脚踏两条船!不要脸!既然敢做,为何不像个男人当面跟我说?一躲再躲算什么男人?!下流!”宋品妍用力眨掉眸底泪光,极力克制不放声大哭。

    站在她背后,身高一百八,穿着无袖T恤与洗得泛白有着破洞牛仔裤的独穹朔脸色黑青,双手盘胸,瞪着那个狠踹重机的女人。

    他怒火奔腾大步上前,抓住那只只要他轻轻一扭就会立即折断的手臂,暴吼:“妳这个肖查某!妳该死的干么踢我的重机?”

    他要杀人了!这个失心疯的女人竟敢踢他的宝贝爱车,他要杀了她!

    猛然被抓住,宋品妍整个人往后跌,转头瞪着那个看起来像是要把她撕了的男人,用力甩开他的箝制,以同样高涨的怒火,伸出食指点向他的胸膛回呛。“你不要脸的把我的摩托车移出停车格外,害我的摩托车被拖吊,竟然还有脸骂我?!”

    哦!好硬!他的胸肌到底是怎么练的?

    在亮白的路灯照明下,宋品妍清楚看见眼前这个火气不小的男人长得非常高大,五官深邃,似有外国人的血统,不凶的时候,应当非常吸引人,头发约莫五公分长,以发蜡抓得像只刺猬,很符合他的个人形象,黝黑的皮肤以及结实的肌肉,显示他平时有在锻炼身体,很可能一拳就能将她打昏。

    聪明的人早该在这个时候打哈哈,或是拚命圆场,让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不过今天的她不是平常好脾气的她,积压在心口的怒焰使她勇气倍增。

    虽然她远比他娇小瘦弱,可是她会让他知道女人不是好惹的,假如这个大块头敢对她动手,她就踢他的小弟弟!

    “妳这个肖查某在说什么疯话?我什么时候把妳的摩托车移出停车格外了?”妈的,这女人劈头胡乱指控,难道天气热,肖查某就满街跑吗?

    见他死不认账,宋品妍气忿指着地上以粉笔写的车号。“这就是证据!”

    不耐烦的独穹朔瞄了一眼,粗声粗气道:“那是什么鬼?”

    宋品妍气得直跺脚。“那是我的摩托车车号!”

    独穹朔一脸欠扁地扬了扬下巴。“那又怎样?”

    “什么怎么样?你要负责!”这个大块头的脸皮真的不是普通的厚。

    “肖查某,妳是耳聋吗?我都跟妳说了,我没把妳的摩托车移开,是要负什么责?”独穹朔强忍住揍人的冲动,他是男人,不管眼前的女人有多欠揍,他都不能动手。

    宋品妍气得双手插腰。“你怎么一直乱骂人?谁是肖查某?我看你才是肖查甫!”

    他不理会她,酷酷的从口袋中掏出钥匙,长腿一跨坐上重型机车,准备发动走人。

    宋品妍见状冲上前抓住他的手臂,凶悍地阻止他。“你想逃?”

    独穹朔叹了口气,睨着她。“妳很『卢』耶!”

    “明明是你有错在先,你还敢说我『卢』?”她跟大块头杠上了,他不认错,她就不放人。

    “都跟妳说了我没有,妳干么一直鬼打墙?”独穹朔猛翻白眼,甩开她的手,开始发动机车。

    被他用力甩开手,宋品妍痛呼了声。“好痛!”

    粉唇痛抿,抚着右手背被打红的地方狠狠瞪他。原来他的手腕上戴了一条拇指宽粗的白金炼,白金炼上有个立体的狼头,于甩开她的同时狠狠打在她的手背上。

    独穹朔表情冷硬依旧。“走开!”

    宋品妍被他的态度激怒,展开双臂拦在前面,硬是不让他走。“你不肯负责,就不能走!”

    他瞪着她,撂狠话吓唬她。“妳再不闪,我就撞妳。”

    “你来啊!谁怕谁!”她话说得英勇,事实上很怕他真的会撞上来,所以暗暗保持警戒,只要苗头不对,马上跳开,免得衰上加衰。

    他们俩的争执,早已引起一旁路过的民众驻足观望。

    一名蹓狗的阿伯看不下去开口说话。“少年仔,你对你女朋友不要那么凶,她都已经怀孕了,你还要撞她,这样不好啦,有什么事两个年轻人好好坐下来谈。”

    “就是啊,小宝宝是上天给的珍贵礼物,你要好好珍惜。”阿伯开口之后,一名中年妇人也跟着跳出来帮腔。

    “是男人就要勇于负责。”一名年轻人也看不去了。

    一名OL则以鄙夷的眼神瞪着独穹朔,没想到世界上有这种不负责任的烂男人,只图一时爽快,也不做好安全措施,等“闹出人命”,竟然还想拍拍**走人!

    OL看不过去,从皮包拿出手机,开始对他摄影,拍他的恶形恶状。

    众人的你一言我一语加上鄙夷的视线,让莫名其妙背了黑锅的独穹朔脸黑到不能再黑,忙着澄清。“不是,你们都误会了,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肖查某,怎么可能会和她有孩子?”

    又骂她肖查某!这个王八蛋!

    本来也想澄清误会的宋品妍立刻改变主意,以委屈到不行的嗓音指控。“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开口闭口叫我宝贝,可没说过不认识我,现在我有了你的孩子,你居然当着大家的面说你不认识我,你有没有良心?你是不是男人?”

    可怜兮兮的指控引发更多人围观驻足,所有人同仇敌忾,纷纷指责独穹朔的不是。

    独穹朔傻眼,气得关掉引擎,跳下重机,摩拳霍霍走向她,大声咆哮。“妳怎么睁眼说瞎话?!老子什么时候跟妳滚上床了?妳要半路认孩子的爸,找别人去!”这个女人真的把他惹毛了。

    “呜……你不认账就算了,干么这么凶?”她语带哭音,表现得像个小媳妇。

    他来势汹汹的模样吓了她一大跳,心想,她这个谎真的是编得过分了,可是谁要他开口闭口没好话,明明做错了事,不仅不跟她道歉,还拚命骂她,她这样做也只是刚好而已。

    “喂,少年仔,你不要冲动,孕妇是很脆弱的,你这样会吓到她,我要报警了哦。”正义感发作的阿伯牵着小炳巴狗挡在两人中间,不让他有揍到她的机会。

    有理说不清的独穹朔疲惫抹抹脸,什么都没做的他当然不怕报警,偏偏他讨厌麻烦,警察一来一定会啰哩叭嗦问一大堆,光想头就痛了,算了,他认了。

    “妳到底想怎样?”

    “你到底要不要负责?”挟带庞大民意基础的宋品妍悄悄松了口气,幸好这个大块头还怕人家报警,不然就换她理亏,可能还会被他告。

    “妳都闹成这样了,我能不负责吗?”独穹朔无奈屈服,双手一摊苦笑。

    他明白她的死缠烂打,无非就是要他为她的摩托车负责,但明明不是他做的,却还要替某个缺德鬼擦**,这种感觉真的很差,他在心里连番痛骂那个缺德鬼一百遍,再哀叹自己的倒霉。

    果然邪不胜正,正义万岁!

    宋品妍展露自今天下午以后,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我就知道你会负责的。”

    众人见小两口和好,不再起争执,渐渐散去。

    “妳这个……”看围观的人走开了,他不爽地想再骂人。

    “咦?你又想骂人?”她危险半瞇着眼,无声警告他若敢再骂她,她就大喊,让刚才主持正义的人群再次回笼。

    “算了,好男不跟恶女斗。”他受够了被指指点点,决定放她一马。

    “哼,是斗不过吧。”宋品妍凉凉补上。

    独穹朔恶狠狠瞪她。“妳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宋品妍努努嘴,不得不承认自己确实是过分了点,不过托他的福,她受的情伤似乎已经不那么痛了。她耸耸肩。“你现在要载我去牵摩托车吗?”

    像想到了什么,结实长腿再次一扬,跨上重机,独穹朔咧嘴一笑。“妳的安全帽呢?”

    “呃……在我摩托车上。”她一怔,这才想到最重要的安全帽问题。

    “哦,那真是太遗憾了,也不晓得这附近哪里有卖安全帽,不如妳去找一下,我在这里等妳回来。”他好心建议,嘴角笑得更加张狂,露出白森森好看的牙。

    “这附近是高级住宅区,怎么可能会有人卖安全帽?”讨厌!突然要她去买安全帽,她真不晓得要去哪里买。

    “那我就爱莫能助了。”他帅气挑眉,非常同情的看着她,事实上早在心里笑翻了。

    “等等,你不是说要负责的吗?”

    “我确实答应要负责,不过是指负责载妳去取车,是妳自己配备不完全,怪谁?”肌理分明的双臂慵懒横放在车头上,说得非常理直气壮。

    “可是我没有安全帽都是你害的啊。”怪来怪去,他这个始作俑者要全权负责才对。

    啧!这个女人又要将莫须有的罪名冠在他头上了,他看了看四周,时间已经很晚了,路上行人变少,天空那颗快要变圆的月亮使体内邪恶的因子蠢蠢欲动……

    他念头一转,坏坏的嘴角勾扬,性感的嗓音低沈。“那又怎样?”

    坏坏的笑容瞅得宋品妍当场心跳加速,莫名其妙羞红了脸,甚至有点口吃。“什、什么怎样?当然是有车的你帮我去买安全帽啊。”

    “唉,妳说的没错,我是该帮妳买安全帽。”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的独穹朔突然放软了态度,一脸认命的发动重机。

    啊,好想吃带血的新鲜牛肉,他已经饿到浑身没力了。

    “这样才对嘛。”呼,她真的是太没用了,居然差点就被他性感到破表的笑容给迷昏,他应该没有发现吧?

    宋品妍偷偷打量他,见他没有露出任何不对劲的表情,这才悄悄放心,她打开皮包,拿出皮夹,抽出一张五百块递给他。

    “不用了。”他没有收下她的钱,好饿,好饿,再这样饿下去,他真会不顾一切咬这女人一口,不过前提是,他得忍受得了她的臭。

    “那……那就麻烦你了。”宋品妍其实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独穹朔再次对她绽放性感到爆表的笑容,用温和有礼的语气说:“说什么麻烦,这是我该做的。”

    宋品妍突然发现其实他人并不坏,好好说话时是很讨人喜欢的,她终于愿意原谅他开口闭口就骂她肖查某的无礼言行,温柔的回以一笑,这样事情算是能够顺利解决了,她并不是太倒霉。

    前方十字路口的绿灯亮起,独穹朔戴上安全帽,帅气不减的转头冲着她笑。“对了,一开始我就想告诉妳一件事。”

    “什么事?”宋品妍满脸疑惑。

    “女人,妳非常臭。”他笑得无比灿烂,指出可怕的事实。

    “什么?”宋品妍结实愣住,怀疑自己听错了。

    “妳,真的臭到不能再臭,我能跟妳说这么久的话,忍耐力实在惊人。”这女人浑身铜臭味,让嗅觉敏感的他差点窒息,这女人大概一整天都在钱堆里打滚,真亏她受得了。

    宋品妍倒抽了口凉气,这下非常确定她并没有听错,这个不要脸的大块头毫不留情说她很臭,他那厌恶的眼神,简直是把她当成了路边的“黄金”!

    莫名其妙!她一整天坐在冷气房里连滴汗都没流,上班时穿的制服套装也早就换下来了,到底哪里臭气熏天了?

    自尊心受损,使她气到全身发抖,以颤抖不已的食指指着他。“你这个狗嘴吐不出象牙的大块头,居然敢嫌我臭,真要说,你的嘴巴比我还臭。”

    她的一句狗嘴吐不出象牙逗笑独穹朔,他仰头朗声大笑,发动重机,趁着交通号志转换前,不忘得意对她摆摆手。“掰掰,肖查某。”

    宋品妍不敢置信地追上想狠踹他的重机一脚时,他早已快速穿过车阵骑过十字路口扬尘而去,怒火攻心的她气到双手抱头,再也顾不得形象在路上尖叫。“可恶!可恶!可恶!”

    “我怎么会这么笨?!”他根本就不打算帮她买安全帽,她居然会傻傻相信他,简直要气死她了。

    更糟的是,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觉得他很帅,还被他吸引,真想用头去撞树。

    “怎么会有这么恶劣的人?”呜……霉星高照的她快要放声大哭了,而委屈的泪水也真的自眼角滑落,一滴接一滴,不到三秒,整个溃堤。

    “呜……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连不认识的男人也要欺负我,我到底是招谁惹谁?被甩已经够惨了,还寄喜帖给我妈,现在连摩托车都被拖走,到底还有没有天理啊?”

    她整个崩溃,跌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对于路过的人指指点点完全不予理会,尽情宣泄她的悲伤。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甜蜜小女人最新章节 | 甜蜜小女人全文阅读 | 甜蜜小女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