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奸夫赢妇 > 尾声

奸夫赢妇 尾声 作者 : 裘梦

    “魔教教主!”秋鸣风的拳头握紧。

    又是这个人!

    一切真相大白,魔教教主竟跟云隐老人是旧识,当年他邀云隐老人到沙漠一聚却使计囚禁他,利用他帮自己精进武学。

    楼西月一边翻烤着架上的蛇肉,一边感叹,“我跟这个教主还真是有缘。”

    对她的话很感兴趣,云隐老人问道:“此话怎么讲?”

    “你看啊,他想方设法找出我来想得到拜月教的蛊玉。然后,我因力实在很想看看这个害我差点小命不保的家伙到底是什么德行,便千里迢迢来到塞外。”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又道:“你的宝贝徒弟担心我身上的伤,故意挑了条错路走,我又贪玩,在抓蜥蜴时跑到地宫上方,一时好奇上窜下跳而误触了机关,然后我们就找到了你。”

    云隐老人听完,不由得哈哈大笑,“是呀,如此说来,你跟那老魔头确实是有缘。”

    “还是孽缘啊。”楼西月觉得自己挺无辜的,从始至终,她都是被动的一方。

    接过她递来的蛇肉,云隐老人闻了闻,“很香嘛。”

    “当然了,我烤蛇的手艺很好的。”

    秋鸣风按了下她的肩,手劲很大。

    楼西月用手肘顶了他一下,道:“你不用担心,前辈他老人家没事的,除了内功因力长时间被人用药物压制减退几成外,身体幷没有太大损伤。只要用心调理,恢复七、八成是没问题的。”

    他闻言抿唇。

    云隐老人笑道:“风儿,别担心,你媳妇说的不会错的,她尽得那医真传,又有苗疆独有的蛊毒本领,她说七、八成就一定能做到。”

    “徙儿不会放过那个老魔头的。”

    “不急,当下先帮前辈养好身体最重要。”楼西月却有别的看法。

    秋鸣风重重地点了下头。

    云隐老人看着她笑,“我老人家看人的眼光不会错,当年我就想看你这丫头做我的徒儿媳妇,你果然便成了风儿的媳妇。”

    说到这个,她忍不住要问上一问,“我师父当年真的跟您订亲了吗?”

    “那个老怪物怎么舍得,只说是欠我一个人情。”

    楼西月放心了,“看来我师父没骗我。”

    “他那人虽然乱七八糟,但对徒弟还是不错的。”她撇撇嘴,出于人死为大的考量,没说什么反驳的话。

    “前辈,楼兰真的有宝藏吗?”她又问。

    秋鸣风才想开口,如听到师父肯定的回答,“有。”

    “真的?”楼西月眼睛为之一高,“在哪里?”

    云隐老人如没有急着回答她,而是先问:“你为什么想知道?”

    “宝藏啊,就算只是去埋的地方看一眼,也让人很兴奋的啊。”

    “你已经去过了。”

    “啊?”

    秋鸣风挑眉,“那处地宫?”

    云隐老人点了点头,“对,几十年前,老魔头就是发现了那座古楼兰王的陸墓地宫,拿了里头的宝藏才建立西域魔教,雄霸塞外。”

    秋鸣风不禁在心里感慨,误打误撞的,他与锦煜设的局,没想到却在冥冥中道中真相。

    楼西月若有所思,“这样说来,鸣风领我走的方向并没有偏离楼兰多远,否则那里怎会有古楼兰王的陸墓。”

    “嗯,两地相距不是很远。”云隐老人肯定了她的猜测。

    “现在好多武林人士都跑到楼兰寻宝,现在楼兰城应该很热闹。”楼西月又有点向往了。

    “西月。”

    “嗯?”

    秋鸣风看着她,道:“我们先回边城。”

    楼西月看向云隐老人,斩钉截铁说:“我敢打赌,你徙弟是想把我们两个扔在边城,自己去找那个老魔头算帐。”

    云隐老人哈哈大笑,这个丫头聪明直爽得让人不得不喜欢。

    “西月。”

    她皱皱鼻,朝火堆踢了一根柴进去,哼了两声,道:“好了,我知道了,楼兰什么时候都可以去的,我会和前辈乖乖待在边诚等你。”

    “听话。”秋鸣风哄着,总觉得她不会那么听话。

    “嗯。”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半个多月后,等打败魔教教主的他回到边城时,妻子不见了,师父也不见了,甚至他们没有留下只字片语,就那么消失了。

    天山山顶,极寒之地。

    两条人影站在了处陆峭的悬崖前,抬头仰望看峭壁上一朵凌空盛放的雪莲花。

    “现在要怎么办?”全身裏在大氅中的楼西月面露苦色。

    这时候,她有点后悔没听丈夫的话留在边城等他回去了。如果鸣风跟来的话,凭他的轻功,要登上这处悬崖峭壁还是不难的。但现在,她和功力只恢复四成的前辈只能望崖兴叹。

    “一定要采吗?”如果非要不可,他可以试试。

    楼西月回答,“也不是,从小就听教里的长老们和师父说,天山雪莲有多好、有多漂亮,始终也没亲眼瞧瞧,看到的全是惹了的。”末了她加重语气。“这次好不容易出塞了,想去楼兰鸣风又不给去,那我就想索性来天山看看雪莲好了,结果就真的只能看了。”

    云隐老人闻言笑出声,这丫头的个性实在是有趣,他那个终年板看脸的冰块徒弟能娶到她,倒也是绝配。

    “现在怎么办?”

    “要不我们就多看两天吧?”楼西月这样建议。对此,云隐老人没有反对。

    结果,这一老一少喜欢上在天山脚下狩猎的娱乐,空间时,顺便到山顶去看雪莲,一不小心就待了两个月。

    等风尘仆仆赶来的秋鸣风找到他们时,已经到了年底,三个人便只能守着那株高崖雪莲过了一个寒风凛冽的年三十。

    来年春天他们回了內陆,去了江南。

    花锦煜私下很是感慨,一直不明白有云隐老人那样性格的师父,好友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副性情的,他怎么看都是楼西月和云隐老人比较有师徙相。

    其实,不只别人这么觉得,就连秋鸣风自己都认为妻子比较像师父的徒弟。

    他并不想嫉妒,但他真的很嫉妒。

    自从有了师父,妻子赖在师父身边的时间就远多过在他身边。

    这样的情形一直持续到第三年,他和西月的第一个孩子出世后,才有所改变。

    而江湖高手的排行也慢慢有了变化。

    “花锦煜为什么那么喜欢当万年老二呢?”多年以后,在看到新一季的高手排行榜后,楼西月忍不住困惑的问。

    当然,她的丈夫依旧不会回答她这种无聊问题的。

    “秋鸣风,你应我一声是会死吗?”熟悉的河东狮吼又在山林中响起。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奸夫赢妇最新章节 | 奸夫赢妇全文阅读 | 奸夫赢妇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