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失约加演中 > 第六章

失约加演中 第六章 作者 : 简薰

    【第五章】

    雷竞不知道田珊珊住哪里,只好先把她扛回饭店。

    女人很不安分。

    当他很君子的给她盖好被子,准备离开的时候,始终处于要睡不睡状态的她,却拉住他的手,凝视着他,眼中像是有星星般的闪耀。

    男人觉得自己的理智正在断线。

    他应该把她的手扳下来,吩咐柜台早上八点叫她起床,另外再找个房间睡下,之后一切没事——但他做不到。

    雷竞拿起那枚挂在她胸口的婚戒,声音忍不住沙哑,“为什么没丢掉?”

    “不想丢。”

    “不是说很累,要忘记彼此重新来过?”

    田珊珊笑了笑,“我一直很想你,真的。”

    在那样的微笑里,男人的理智节节败退。

    他想起两人第一次过夜,都很期待,也都很紧张,当时,她也是这样看着他,眼睛始终在微笑。

    她很害羞,总不好意思说出“我爱你”,但他知道她是爱他的,她每次看他,眼神都透露出同一个讯息——就像现在一样。

    田珊珊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抱住他,就像以往一样亲昵,一时之间,雷竞竟然觉得无法动弹。

    完全……完全不想推开她。

    “雷竞。”田珊珊低低的喊了他一声,柔情万千。

    男人的理智终于断线。

    他找到她的嘴唇,毫不犹豫的吻下去。

    隔天一早,田珊珊醒了过来。

    一时之间还有点弄不清楚时间,看到雷竞就在自己身边,以为自己才二十一岁,以为,还在纽约。

    直至几秒钟过去,才慢慢想起昨天的一切。

    嗷……她色诱了前男友。

    田珊珊伸手梳着他的头发——就跟往常的习惯一样。

    她眯着眼想,有没有可能在这么多年后,已经成为真正大人的他们,能有一个好结果。

    雷竞,雷竞……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也醒了。

    男人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又伸手将她搂紧,“现在几点?”

    “不知道。”

    “你今天没课?”

    田珊珊有点想笑,又有些伤感。

    他跟自己一样,因为看到对方,便以为还在过去,“我毕业好多年了,雷竞,我今年二十八岁。”

    雷竞终于回过神来,表情变得不太自然。

    田珊珊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两人相拥的姿态依然亲密,但是却没人说话。

    许久,她才低低的开口,“你现在有没有交往的对象?”

    “没有。”

    “那你可不可以……可不可以跟我重新来过?”

    男人大概没想到一向脸皮薄的她会这样说,顿了半晌才问,“为什么?”

    “我很想你。”

    “想我?那你当时离开得这么干脆又算什么?”

    田珊珊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服了自己说出来——把所有的前因跟后果都告诉他,他才可能原谅自己,两人也才有可能再度开始。

    看似简单的事情,整理起来却十分不容易,她足足花了好几分钟才把事情说明白,那些旁枝末节她都只轻轻带过,最重要的是告诉他:不是不爱,只是知道他为难。

    他挣扎的那些夜晚,她也一样无眠。

    说完,静默的等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田珊珊忐忑的心情沉寂下来——他不相信。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雷竞说,“还记得雷云吗?”

    “记得。”他的两个妹妹,大的叫雷云,小的叫雷朵。

    “对她的男朋友有印象吧?”

    “有,你提起过。”

    然后雷竞开始说起妹妹的故事。

    他跟父亲闹僵时,雷云二十岁,有个交往一年多的研究生男朋友,带回家里过几次,很规矩的一个男孩子,因为家境不是很好,所以非常上进,年年拿奖学金,在大学提起他,几乎没人不知道,才二十六岁,就已经有三个专利,难得的是为人谦恭有礼,举止非常有分寸。

    母亲很喜欢他,常说,雷云是个傻丫头,如果能跟这男孩结婚,她就放心了,嫁给合适的人,比嫁给豪门好。

    后来他跟父亲关系紧张,连带着雷云、雷朵也开始遭受冷淡。

    雷朵的世家男友跟她说先冷静一段时间,而雷云的高材生男友,则直接提出分手,直至后来风平浪静,大家又开始看到他父亲带着情妇跟两个女儿外出用餐,雷朵的男友很快的再度来电,而雷云的男朋友也要求复合。

    男友说,不是不爱她,分手是为了她好。

    “你爸爸对我,本来就不是很满意,我不希望在这个风尖浪口上让他有说你的机会。”

    雷云相信他,给他机会,但后来证明,他从头到尾看中的就是雷家的财产,他想要把专利付诸成产品,但是那需要资金。

    因为山雨欲来,所以离开,因为风波过去,所以回来。

    雷竞的声音很轻,“雷云很伤心。”

    “什么时候的事情?”

    “三年多前。”

    “那她现在……”

    “一切恢复了,现在这个丈夫是从小认识的,他喜欢雷云很久,一直不敢说,直到她又一次分手,才终于鼓起勇气表白,丫头直到那时候才想起来,当所有人以为我们一家要完了的时候,只有他什么都不介意,还是带着蛋糕来家里,还是跟她出去走走,两人结婚一年多了,他一直很疼爱她。”

    “那就好。”

    田珊珊一直忍到了浴室才哭出来。

    莲蓬头的水哗啦啦的流着,刚好盖过她的呜咽声,雷竞虽然没有直接挑白,但也隐喻得很清楚了。

    田珊珊觉得很委屈,但也知道再怎么说都没用,爱不爱只凭着一张嘴,但雷云的例子却是真实在眼前的——原来自己在他心中是那种人,看到困难就离开,看到好处就回来。

    她不是。

    真的不是。

    但人心没有测量器,所以即便再怎么真心真意,还是只能倚靠对方的直觉,他不信,那么她就是个见利眼开的人,她说的事实,都只是捏造的情节,就算亲眼所见,他也只会认为那些都是安排好的故事。

    一定是昨天喝太多,脑袋不清楚了吧,怎么会傻得以为,只要她说出一切,就可以归零,重新开始,人生哪有那样简单。

    气他不信她,可却又明白这不信任有一部分是自己造成的。

    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缘分已尽?

    真的尽了吧,所以当她鼓起莫大的勇气说出自己为什么离开,他却因为人生的另一个遭遇而选择不相信。

    田珊珊想知道,既然如此,老天为什么会让他又出现在她面前?世界明明这样大,他们分开的时间明明那样长……

    真是傻瓜。

    这么多年也没让她长进一点,总是把事情想得很简单,感情要真这样容易,又怎么会让这么多人黯然神伤。

    太多助力让她以为是上天给的机会,直到现在她才明白,早在多年前,她就亲手把机会换成了命运,而且再无法改变。

    两个多月后

    暑假就这样结束了。

    距离上次星空国际的特助来访已经超过两个月,刚开始大家还很期待,慢慢的,就冷静下来了。

    看来,他们还是得专注在自己擅长的事情上面。

    别的不讲,今年暑假的成绩就比以往出色,票都配得刚刚好,把商务利益达到最高成效,几乎是完美的地步,而老总也很大方的给了一笔奖金,虽然只有两千元,但也够大家吃喝一顿好的。

    拿到奖金,小杰很开心的提议,“东区新开了一间酒吧,大家晚上去玩吧?”

    酒鬼天妮马上开心附和,“算我一票。”

    “两票。”

    “三票。”

    “我……”田珊珊弱弱地举起手,“我不去。”

    天妮马上有意见,“你最近很不合群耶,上星期跳舞不去,说不喜欢运动,这次喝酒总不算运动了吧?”

    “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我家喵喵快生了,最近很不安定,我要陪它。”

    “是喵喵生又不是你生。”

    “喵喵是我女儿,现在孙子要出生了,我这阿嬷怎么可以不在呢。”

    天妮皱眉——喵喵明明是公猫,而且早就结扎了,哪还能生小孩啊?这田有古怪。

    她大爱的调酒跟友情,放在天平一抨……呜呜呜,好。

    “我放弃。”天妮痛苦的说,“我好歹也算是喵喵的阿姨,我决定去陪产顺便拷问一下田珊珊到底是什么问题。

    “呃……不用了啦。”

    “不,我坚持要。”

    田珊珊很了解天妮,就像天妮很了解她一样,于是当天下班后,两人刻意收拾速度,很快的,同事纷纷下班,票务组就只剩下她们两人。

    在天妮“坦白从宽,抗拒双倍”的注视下,田珊珊左看右看后,慢慢地从拿出一本簿子,有点害羞的样子。

    天妮看得眼睛几乎凸出来,“田珊珊,你……”

    妈妈手册?!

    好,她没生过小孩,但她认得那本簿子——嫂嫂前年怀孕时,也有一模一样的本子。

    天妮抖着手,指着她,“你你你,你跟人家一夜情?”

    天啊,票务组,不是,整个四季旅行社含周边公司,公认的单纯小姐田珊珊居然如此豪迈……

    “也不算。”

    “什么叫也不算?难道是熟人?”天妮咦的一声,“是我认识的家伙?”

    “唉,你不认识啦。”

    “你越这样说,我越觉得我认识……”

    “跟你保证不是。”田珊珊把妈妈手册放回包包,“我之前不是跟你说遇到初恋男友了……”

    天妮激动地问,“你们复合了?”

    “也没有。”

    “又没有?我觉得我快被你搞疯了,你有了他的贝比,然后说没复合,现在是怎么一回事?他占你便宜?”

    其实是我色诱失败——但这种话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是喝多了,但没有不省人事,该记得的事情也都记得很清楚,总之,他们不可能在一起。

    他不相信她,而那样的不相信也的确伤害了她。

    她很遗憾雷云遇到想走捷径的人,可是他不能因为这样,就把她也归类过去,若她觊觎雷家的财产,她大可上雷家大敲一笔,她相信不管她要多少,为了让她离开雷竞,雷老都会开心的付帐,可她没有。

    他没去想这个,只觉得她是想当现成的豪门夫人,又或者,是真的很想要这个合约——回到家后,他传了简讯给她,那应该是她这辈子听过最过分的话,以至于她在当下完全无法做出反应。

    我不会因为这样就同意签约。

    田珊珊当时只觉得脑袋一片空白,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把她的引诱当作是手段……

    她是引诱他了没错,但那是因为她爱他,这么多年来一直很想他,不是因为想过富裕的生活,也不是为了那些分红。

    我不会因为这样就同意签约……当时只觉得很伤心,过几天后,才慢慢感到生气,气他的多疑,也气自己的天真。

    接着,就是身体的变化。

    她的生理期一直都很规律,所以当她发现来迟了,她马上就直觉想到可能是什么事情发生了。

    得知自己怀孕后,她很高兴,高兴得忘了很多难过的事,忘了他的面无表情,忘了他羞辱的言词,一心一意期待孩子诞生的那一天到来。

    她没有让任何人知道,自己曾经怀孕过一次——跟他分手后,她才发现已经有了小宝宝,满心期待,但却在一场意外中小产,她有很长的时间都忘了笑是怎么一回事,只要想起那个骤然消失的小生命,她就会哭。

    这一次,她格外小心,为了孩子保重身体,也会学习当个好家长,母兼父职,双倍的爱他。

    “我之前会一直想他,尤其是见到面之后,非常非常希望跟他复合,但他不愿意,还对我说了很过分的话,可是现在,我什么都不想了,就算他现在站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再怦然心动。”田珊珊将手放在肚子上微笑,“怀孕真的是很神奇的一种体验,不只身体,就连心理上也会产生变化,自从知道有宝宝之后,我对他的感情就被孩子给取代,不难过了,也不痛苦了,每天每天,都很期待。”

    “可是你一个人要照顾孩子,很辛苦的。”

    “辛苦是一定的,可是我知道,喜悦会更多,啊,对了,我已经获得我爸妈的全力支持,所以更放心。”

    田珊珊的肚子开始大了起来。

    肚子藏不住,大家都知道她怀孕了,她统一对外的说法是“打算等孩子生下来再结婚”,至于结婚对象?秘密啦。

    好在她平常在四季就属于低调的个性,因此大家也没怀疑她,只说难怪了,这么可爱的女孩怎么可能没人追呢?

    如果有人想追问,或者怀疑,要她拿照片证明的确有交往对象,每当这时候,天妮总是义无反顾地维护她。

    “证明?你算哪根葱?”

    “不然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在跟别人交往?”

    “你不住海边就不要管到这边来,再吵我就投诉你都不穿内裤来上班。”

    找碴者悻悻然地离开,田珊珊搂住天妮大笑。

    跟星空国际签约这件事情,几乎已经是绝望,四季旅行社没人会再提起它。

    十二月到来,当大家都为了寒假抢客大战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沈姊突然宣布了好消息,对方同意先转一个瑞士会议旅游团来,总共有两百人,月底抵达台湾,如果他们接待得好,那么可能有机会长期合作。

    田珊珊被派去接洽开会场地,由于会遇上跨年,于是她费心找了可以看见101烟火的宴会大厅,虽然租金并不便宜,但老总说,订吧,有口碑才能说其他。

    接着就是贵客来到。

    四季几乎全体动员,交通,食宿,景点,沈姊跟章美勤发狠般的说,一定要完美。

    跨年烟火酒会那晚,沈姊很不幸的病了,于是田珊珊再度被派去做招待,即便她怀孕,但公司仍需仰赖她的外语能力。

    幸好没她想的那样忙,那些来开会的商务人士都非常自得,小孕妇很快发现自己其实没什么事情要做,于是找了角落坐下。

    “哈罗,珊珊。”

    田珊珊抬头,一惊,是乔。

    乔很自然地在她身边坐下,“看到我有那样惊讶吗?”

    “我不知道你会来。”

    “口碑场怎么能不来呢?”乔看了看她的肚子,“难怪我当时怎么约你都不愿意,跟我说有男朋友不就好了?”

    “我不喜欢谈私事。”

    “什么时候生?”

    田珊珊有点犹豫,但还是回答了,“三月。”

    应该没关系吧,她想。

    她知道星空国际的内部运作情形,也知道总裁下面有十几个助手——有时候他们会聚在一起,但大部分是分开作业,甚至有人从来没有见过面。

    上次六月来时,她已经看出雷竞跟他的同事并不是很熟,只是一种商业上的合伙关系罢了,因此她也不是很担心,乔不可能特地跑去跟他说,“嘿,记得我们去台湾时的那位招待吗?她怀孕了!”

    只要她表现如常,一切就没问题,如果她过于紧张,反而会引起乔的猜疑。

    “是男生还是女生?”

    “不知道,我请医生不要告诉我,我想要等到那一刻,再来感受惊喜。”

    “这样要怎么买东西?”乔似乎对她的孩子很感兴趣,“宝宝出生不是有很多东西要买,选黄色还蓝色?”

    田珊珊微笑起来,说起宝宝的大小事情,总是能让她心情好,“我全部都选绿色。”

    “我可以知道理由吗?”

    “因为是在三月出生,算早春了,我觉得草木萌发的绿色很好,代表寒冬过去,一切重新开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失约加演中最新章节 | 失约加演中全文阅读 | 失约加演中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