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食诱堡主夫 > 第十七章

食诱堡主夫 第十七章 作者 : 艾林

    来年的三月,紫溪城的春天,仿佛一瞬间将温暖、轻风、团团飘飞的彩云、绿油油的牧场一起送还给这座城池。

    明丽的春阳下,霍炎庭带着水芙蓉来到碧草如茵,广去无垠的牧场上,享受春天最美的风景。

    “哇!炎哥,快看,好多好多的小羊,好可爱。”水芙蓉欢乐得冲入羊群,抱住软绵绵的小羊羔。

    小羊羔睫毛长长,鼻头粉红,第一次被人抱在怀里,它满面呆楞。

    水芙蓉不由得笑出声来。“抱着它好暖好暖哟。”

    霍炎庭任她在羊群里左拥右抱,他抖开带来的厚毯子,铺在长满牧草和野花的地上,接着,他把两个软软的垫子放在其上。

    “快过来,雪才融掉,草根底下湿凉。”

    “可是小羊……”

    “你先到毯子上待着,我替你抱过来。”

    “好。”浅粉色的衣裳滑过厚毯,**儿坐到垫子上面。

    一只雪白的小羊羔被一暖暖地塞进她的怀里。

    好舒服,草原上忽来一阵轻柔的风儿,粉的、紫的、白的野花儿都快乐地摇起头来。

    而天空是那样的干净湛蓝,一眼望远,草场与蓝蓝的天连成一片。

    她抱着小羊倒在厚毯上,颈下靠着软软的垫子。

    远处,阳光透过云层,斜打下一道一道金色的柱子。

    霍炎庭坐在她身边,低头打磨着手里的木料,不论到哪里他都会带着他制弩的家伙,闲暇时做点手工,是他的习惯。

    一只小小的手,从他的劲腰上慢慢爬呀爬,爬到他洒满阳光的背上,轻轻拍打着。

    “一朵软软的云飘过去了。”

    “又一朵飘过去了。”

    “好白的云儿啊。”

    舒展的云朵,在碧蓝的天空里自由自在地随风飘扬。

    云儿移动,那只不安分的小手也在移动。

    广阔的背僵了僵,下一秒,细白的腕被困住,一个黑影罩了下来。

    有些惩罚意味的吻慢慢转为爱怜的轻啄,最后变为难舍难分的缠绵,躺在草地上的两个人,身形慢慢交缠在一起。

    忽地,高壮的身子支起来,霍炎庭抹把脸,健康的肤色上染着潮红,带着火烫的身子离开毯子。

    远处还能听见下人的说话声,他们怎么能在这里……

    水芙蓉拉拢微敞的衣襟,偏头流露出羞涩的神情。

    睁睁睁睁睁!一群羊儿就这样瞪大眼睛,围在毯子边,看着他们俩,好像在说“我们都看见了”。

    差一点就给这些羊儿们饱了眼福了。

    “炎哥。”水芙蓉清清嗓子道:“你坐过来啦。”

    锐眸微眯,斜瞥她一眼。

    “我保证,不敲你的背。”

    想了想,霍炎庭坐了回来。

    一个又继续雕着手上的东西,一个又靠在毯子上看天空。

    不过抗议再起。

    “这是什……”后面半句,被塞到嘴里的小点堵住。

    “好吃吗?”

    “嗯。”

    隔了半晌。

    “这又是什么?”

    “椒盐酥球。”

    “这又是……”

    “别问,尝尝好不好吃。”

    “我……”

    “这是刚才阿依玛带我去采的小浆果。”

    没过一会儿,他的嘴里便塞满了食物。

    “再吃吃这个。”

    “再尝糖球。”

    好像慢慢地,喂着喂着,他已不懂如何抗拒,再喂着喂着,他就上了瘾,最后喂着喂着,他就完全成为水芙蓉驯化的兽,听从她这个主人的号令。

    天光渐渐暗下来,在草场上玩了一天,水芙蓉累得再也走不动了,她躺在圆顶帐子里,像虾子似地蜷成一团。

    “怎么睡着了?”

    “好累哟!”她仍是怕骑马,今日在宽广的草场上,一路游历,全凭两条腿走来,不累才怪。

    “你身上全是羊羔的味道。”

    “可是我不想动……噫,怎么出了帐子?”

    “你闭上眼,小睡一会儿,一会就到了。”夜里的草场包深露重,他小心地把她护在怀里,朝营地深处的林地走去。

    隔了许久,带着睡意的眼睛在重重的水雾里睁开,水芙蓉发现自己已褪尽衣衫,坐在一方暖意十足的温泉里,温暖的水花成了她唯一的衣裳,四周是高大密实又能挡风的榆树林。

    她的长发披散,一双大手在她身后为她搓洗着沾满草屑的秀发,水芙蓉一双小手在水里摸到他同样赤|luo的窄腰。

    “别乱动!”很严肃的喝止。

    她难道不知道他有多想要她吗?劳累了一天的她,怎能承受得住他的欲望。

    水芙蓉转身,双手搭在他黝黑的猿臂上,细白的肩头,可爱的锁骨,露在水面以上,美好如玉的娇躯就这样进入他的眼眸。

    被水气烘热的芳唇,大胆地舔吻着他的胸膛、上臂、颈项下面的伤口,碰触的力道犹如蝴蝶飞过。

    一阵酥麻与时冷时热的感觉排山倒海而来,低咒一声,他拉过她的身子,借着水波温柔地袭入。

    诱人的呻吟撩人的响起。

    氤氲雾气里,他们狠狠地榨干彼此,抵死缠绵,用最古老的仪式将心中的感情展露到极致。

    水芙蓉最后体力不支,靠在霍炎庭的胸膛上昏睡过去,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酥软和酸痛令她不由得逸出声来。

    “我怎么又在帐子里了?啊!你不会就这么抱我回来的吧?”水芙蓉脸蛋涨红了。

    “嗯。”霍炎庭平淡地哼道。

    “路上有没有人看见我们……肯定能猜到……”

    “现在才想这个太晚了吧。”

    “你应该叫醒我的嘛。”她嘟起嘴来。

    霍炎庭弹弹她洁白的额头,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来,把手泡进来。”

    “这是牛乳?”水芙蓉看着铜盆里白白的乳汁,伸出小手。

    “嗯。”

    “用来做什么?”

    “你的手上有太多旧伤。”他浇起牛乳浸没小小的手和玉腕,那上面布满深旧不一的疤痕,“我娘说牛乳对女子的肌肤有好处,正好也帮你泡掉那些薄茧,也可以让臂上的伤痕淡一些。”每每看到那道狰狞的伤痕,他便会想起在秋马寺,她为他倾注的一切。

    这是她爱的证明。

    “我十二岁就跟爷爷在厨房做事了,这些刀伤、火烧伤、烫伤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有时候一不小心,油钢里飞出来的油点子都能烫起水泡来。”

    “不让你进厨房,你会不知所措吧。”他心痛她的劳苦,可也知道让她远离厨房是不可能的。

    “嗯,”水芙蓉诚实地点头,“高兴了,就一定要在火房里烧几道好菜,稿赏自己;不高兴了,把所有不开心都揉进面团里,蒸出成山的馒头、包子、花卷子,就不会不高兴了。”

    霍炎庭忍不住爱怜地揉揉她丰腴的颊,她好可爱。

    “回去以后,我为你做一辆马车吧,昨日见你在马车上并不怎么害怕,比起轿子来,马车还是比较适合青睚堡的山路。”

    “你真的要给我做一辆我的马车?”

    “嗯,小小的,适合你的身量,让你驾驭起来顺手些。”普通的马车对娇小的她来说尺寸过大,不易操控。

    “炎哥!你为我设想得其周到。”他人虽严肃,对妻子却是百般疼爱。他也这样疼过叶锦娘吧?思及此处,水芙蓉心里难免觉得不舒服。

    “那辆马车,每一寸我都会亲手完成。”

    “好,到时候能不能让龙驹来拉车?”

    他笑了,“你不是不喜欢它吗?怎么又点名要它?”每次都叫它道貌岸然马,叫得它火大,好几天脾气都很大。

    “没有啦,其实一直觉得它好辛苦,戴着宝马光环,即使面对自己最爱的糖球也要装得若无其事,还不如霍光的枣红马霍飞的小痹霍康的知路,想吃就吃,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坦率自然。”

    “瞎说!”马儿怎会如同人一样复杂。

    “我就是知道。”

    他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

    “你舍不得吧?”听说龙驹如今的身价很可观呢。

    “你想要龙驹,就给你,只是到时候它脾气上来不肯拉车,我可帮不上忙。”

    届时很有可能龙驹会抗议罢工,闹起脾气来。

    “你放心好了,只要快快把车做出,它一定会给我老实拉车的。”糖球在手,那匹道貌岸然马还能不低头?

    他们憧憬着马车打造好的那一天,可那一天突然变得遥不可及。

    返回青睚堡,一入青睚堡巍峨大门,霍炎庭首先察觉出不对劲。

    “少爷、少夫人,你们回来了。”迎接他们的佟伯眉头紧锁,目光闪避。“夫人说请你们先到老太爷的别馆一趟。”

    看着佟伯的样子,霍炎庭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一定是出事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食诱堡主夫最新章节 | 食诱堡主夫全文阅读 | 食诱堡主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