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食诱堡主夫 > 第九章

食诱堡主夫 第九章 作者 : 艾林

    第七天,下起了大雨,青睚堡里来了一位贵客,霍炎庭为了处理公事,拖延了些时间,等他安置好大宋来的贵客踏出主厅时,就听霍光来报,说水芙蓉来了。

    乌黑的辫子上挂着水滴的水芙蓉提着食篮小跑着,来到他的跟前。

    “霍堡主,下雨了,我们很早就收了摊子,见你没来,我就把今天的菜送来了。哈啾!”她打了一个喷晓。

    “霍光,把我的披风拿来。”

    “不用了不用了!我只是刚才去了马厩那边,去看看道貌岸然马有没有乖一点。”她很认真地说。

    方才霍光有领她到马厩边转转,没想到龙驹的装模作样还是没有改,那她只好把做出来的桂花糖球送给别的马儿吃了,谁教它明明爱吃又爱装!

    “它叫龙驹。”霍炎庭好气又好笑地说。

    水芙蓉吐吐舌笑道:“我不久留了,家里还有活等着我干,霍堡主再会,明天你要是过午不来,我就再给你送过来。”

    眼见百折青色短裙就要离开,霍炎庭忙道:“我送你回去。”

    “又骑马?”水芙蓉在颤抖。

    霍炎庭无奈地吐口气道:“霍光,备轿,送水姑娘出去。”

    “明儿见哟。”她很可爱地挥手。

    有她在这里,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她像一道可口的食物,带来活命的力气、爽口的味觉还有全身的温暖,他无法相信她有一天离开青睚堡会怎样……

    她每日任劳任怨为青睚堡做着食物,不计代价无偿付出,换来的是他的安宁。

    他爹娘为了她留在青睚堡,不再动辄离家数月,令他这个做儿子的不用为两老操心,近来爹有时候选破例跟他一起商量堡中事务,接任堡主以来,他从未如此轻松愉快过。青睚堡上下五千口,还不算分号的人手,生意遍布大江南北,他的责任重大,有爹帮忙,他感觉轻松不少。

    她真是不可或缺的好女人!从他乃至青睚堡,她都极为重要!

    而她的脾性温和,待人大方,偶尔的迟钝反而很可爱,他多想不放她走,自私地留住她啊。

    第二天,他照旧出现在芙蓉坊的小院里,同样等待,以及被喂食。

    昨日没有吃到她亲手做的东西,他镇日都觉得饿,青睚堡的厨子送来不少吃的,可他就是吃得不舒服。

    边想着,七八个油炸喂馄饨边进了肚子。

    说不上瘾是假的,他爱极了这个平凡却温馨的院子,爱极了平凡却又爽口的吃食,爱极了那个平凡却耀眼的姑娘。

    对!他爱上她了。

    “霍堡主,劳烦你今天多坐会儿,今日生意有点忙,我先烤下午要贩卖的芝麻烧饼,再给春光姊备吃的,今日的客人实在太多,应付不过来呀,你请自便哟。”

    比从前更为深远的冷眸,此时镀上灼热的情感直视着才到他下巴处的小脑袋。

    而她很忙,忽略了他火热的目光。

    这样也好,敛往眼睛里快要迸发的浓情,霍炎庭苦笑,他有什么权利把这么美好的女子扯进他一团混乱的生命?

    他不配!

    一个连妻子都保护不了的男人,不配得到水芙蓉,她应该得到更好的男人!

    皓月高挂,高原上的夏夜既凉爽又清澈,紫溪城的城民们都会在这个时候聚在紫溪河边,点起熊熊的篝火,用热情的舞蹈享受夏夜的美好。

    收拾好摊子,水芙蓉让三叔跟三婶到紫溪河岸去散散心,看看热闹,她自己着手准备明白要贩售的吃食。

    “水姑娘。”

    有人叫她?

    “紫溪河边那么热闹,城民们唱起山歌了呢,你不去瞧瞧?”一身红衣,干练又不失亲切的田春光带着雪梅

    立在小院的门口。

    “春光姊?你这是要去紫溪河畔吗?”

    “当然不是,我是来看你的,特地来谢谢你这一个多月来为我和我家老爷精心准备的吃食,我那个笨嘴儿子可不会哄姑娘开心。”

    “他很好!”水芙蓉辩解,顺便请回春光及雪梅进屋里。

    回春光别具深意地睐了水芙蓉一眼。这么快就替她那个笨儿子说好话了?

    “春光姊,坐,这是新潮出来的茶,这是茶点。”

    田春光省掉那些客气话,直接拈来一块玫瑰糕放进嘴里。

    雪梅尽忠职守地在主子身后静立着。

    “芙蓉啊,你也别忙了,来坐坐,这么长时间,我们俩还没机会好好说说话呢。”

    用绣花的粗布围裙抹干净手上水渍,水芙蓉坐到田春光的身侧,与她一同吃起玫瑰糕来。

    “岐!我要有你这样乖巧的女儿多好,哪怕上天给我一个像你这样的儿媳妇也好啊。”田春光不由得叹道。

    “春光姊不要开我玩笑。”自始至终水芙蓉都很镇定。

    “我家岳庭一直不肯早点成亲,婚事十几年前都定下了,他就是不肯,这个臭小子,不过他还不是最让人担心的,最令人担心的还是炎庭,我真怕他……唉!”

    水芙蓉拿糕的手,顿了顿,双眼笔直看向回春光。

    上钩了!田春光知道水芙蓉的软肋在哪里,不由得暗自得意。

    “说来话长,我们霍家跟邻城的叶家交情深厚,霍家太老爷,就是炎庭的爷爷,曾经娶过叶家的姑娘做续弦夫人,夫人在世时操持家务、事事尽心,深得老太爷疼爱,那位夫人死后,老太爷就对叶家人照顾得特别周到和尽心。

    “炎庭小时候便跟叶锦娘玩在一处,青梅竹马,自然的年纪一到,炎庭就把叶锦娘娶回了霍家,跟磊哥都想着,两人自小一起长大的,感情一定深厚,没什么好不放心的,哪里知道他们成婚后的第二年正月,叶锦娘吵着要去应鹊城看灯会,当时正值佳节,许多人都来青睚堡拜年,炎庭实在走不开,商场上的朋友总要应酬一下,结果叶锦娘大发脾气,与他大吵一架。

    “最后实在无法,炎庭只能抛下诸多商场上的朋友和霍家的亲人带她去了,听同去的霍光说,两人又在应鹊城里争执起来,生气的叶锦娘在市集里甩掉了炎庭和护卫,独自一人观灯,而炎庭则借酒浇愁,喝得烂醉,就在那一晚,九寨山贼杀向应鹊城,将应鹊城洗劫一空,所有妇人少女都被劫走,等炎庭酒醒一切都晚了。”

    “难怪他会隐藏在商队里,原来是为了寻找山贼踪迹,好查出少夫人所在。”水芙蓉喃喃自语。

    “你说的没错,从那以后,他整个人都变了,头一年他简直是不眠不休,用尽所有办法扫平无数山寨,寻找与当夜有关的山贼,好几次都深受重伤,刀剑不长眼,那些山贼响马又都没有良善之心,稍有闪失,我的炎庭就回不来了,每次想来,我都夜不能寐,提心吊胆。

    “一年过去,不论炎庭再怎么努力,还是找不到叶锦娘,可炎庭仍不放弃,对霍家的男人来说,责任是第一位的,保护自己的女人是他们的职责。有一次,他受了刀伤,山贼的刀上喂了毒,只差一步,我们儿子便……岳庭不得不尽力规劝,一直很重视二弟的炎庭才不再那么拚命,他将全副的心力都放在公务上,并派出最强悍的手下继续寻找,偶尔有重要的线索,他才亲自出去。为了叶锦娘,我跟磊哥明面上说着出去游山玩水,其实我们俩也都在四处打探消息。十年了!我们就这样过了十年。”

    “他一定很苦,很心痛、很自责。”她闻言既震惊又心痛,他十年来的心境她感同身受。

    “十年来,他封闭他自己,从不曾展颜,十年……如果这就是惩罚,我觉得够了!他是时候该要重新开始了,我们对不起叶家,这个债由我跟磊哥来还,炎庭应该继续他的人生,如果他再这样下去,我跟磊哥百年之后,谁会来对他嘘寒问暖,谁会来做他的伴?”田春光抹掉眼里的泪,面露正色地开水芙蓉,“听我说了霍家的事,你会不会觉得我们家炎庭是个很没用的男人?”

    “不会的,十年的寻找,执着的奔波,我觉得霍堡主才是真正有担当的好男见,为妻子牺牲到这个地步,有情有义,不知比那些薄幸男儿好多少!”

    “这么说,你是喜欢我们家炎庭喽?!”

    “是,我喜欢霍堡主。”水芙蓉很坦率、很诚实,没有半点瞥扭,大方承认自己的感情,对她来说是一件很自然的事。

    意识到自己喜欢那个人,是分开以后没多久的事。

    她意外的坦率令田春光始料未及。

    “那……那喜欢的话,你就赶快向他表白啊!我相信我们家炎庭也很喜欢你的。”我们家炎庭也好喜欢你,每次从你这里取回食物,都会跟周遭的人说说话,笑一笑,这在以前可不是经常有的事啊!田春光在心里咆哮。

    她实在搞不懂这两个人在搞什么,明明相互有情,却拖得让人心急。

    “春光姊,芙蓉就是一个普通厨娘,高攀不上富可敌国的霍家。我爷爷虽说是一个御厨,可并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大官,春光姊,芙蓉很明白自己的身分,再说……”水芙蓉的神情黯淡了些,“霍堡主还在寻找他的妻子,我不会让自己的感情困扰他,他要烦心的事太多了,只要他每天来吃我亲手做的食物,满足的离开,芙蓉便已觉得知足,希望我能用食物让他感觉片刻的幸福。我们水家的祖训便是:吃得好,没烦恼。”

    回春光跟雪梅交换着眼神。

    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傻的姑娘?老天在开玩笑吧!

    水芙蓉就是这样的傻,即使知道霍炎庭对她有好感,她也不曾想过吐露自己的感情,只是默默地守护着心上人。

    “你就打算这样没名没分的继续为他煮饭呀?”田春光不可置信地问。

    “若能一辈子为他煮饭,也是一种福分。”她不是一般姑娘,有一技在身,自食其力,在临安也见过一些世面,她有信心和志气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她看重的人。

    田春光既为儿子能有善良的水芙蓉照顾着而开心,又为两个人的固执而焦急不已。吃完水芙蓉做的玫瑰糕,田春光重振旗鼓,站起身来,她要回去重新谋划一下,若照着炎庭和芙蓉两个人这样的相处模式继续下去,下辈子都不一定能成亲生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食诱堡主夫最新章节 | 食诱堡主夫全文阅读 | 食诱堡主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