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食诱堡主夫 > 第七章

食诱堡主夫 第七章 作者 : 艾林

    “佟伯,芙蓉坊的老板是不是姓水?”他状似无意地提及。

    “堡主怎么知道的?芙蓉坊的老板叫水芙蓉。”

    “年纪不大,十七、八岁左右?”

    “嗯,堡主说的正是。”

    “她被我爹娘关在山泉别馆里?”语气听起来很平常,但只有霍炎庭自己才知道,他该死的担心了。

    迟钝、率直的水芙蓉哪里会是奸狷狡诈的爹、鬼见愁的娘的对手?!尤其是在她拒绝做专属厨娘之后……

    “堡主?!你不进去休息吗?堡主?”

    只见深蓝高大的身影腾空而去。

    “堡主这是怎么了?难道也想尝尝水芙蓉的手艺?”佟伯一头雾水。

    离开青睚堡,霍炎庭疾驰着攀上山颠的山泉别馆。此地正是紫溪城夏季乘凉赏月的好地方,从山泉别馆往下俯视,远处的雪山、草场、城镇尽收眼底。

    霍炎庭进入山泉别馆后就直奔火房,他大力地踢开火房门,只见浑身被汗水湿透的水芙蓉手里拿着一柄汤匙,杵在火炉旁,她小小的脑袋正小鸡啄米似地一点一点着,门被撞开这么大声她竟然没有被吵醒,可见有多疲累。

    前方的锅里,喷吐出浓浓的香气,马上发现她的姿势太危险了,霍炎庭走上前想拉开她。

    迟钝地感觉到有人来了,水芙蓉嚅嗫着芳唇道:“雪姨,这锅冰糖悉尼炖雪蛤,还要再等一会儿……”努力抬起小小的螓首,迷蒙的眼睛微微睁开后,霍然瞠大,“黑面男!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是来救我的吧?!”过于兴奋下,她冲口而出。

    他的脸有那么黑吗?霍炎庭气闷地摇摇头,“你在这里待多久了?”

    “应该有三四个时辰了吧,一直在料理食材,都忘了时间。”

    霍炎庭心一紧,眉头一蹙,她整个人疲惫不堪,脸上全是汗渍,粉色衣衫上也到处是油污。

    该死的!他有些心痛。

    布满茧子的大掌捉住水芙蓉的细腕,拉着她便往东厢而去。

    “堡主!您回来了?佟总管怎么也没替堡主通报一声。”迎面而来的雪梅一见霍炎庭,连忙福了福身。

    惊天的震撼袭击着水芙蓉,她下意识地跟上霍炎庭的步子,与他并肩而行,双眼紧盯他的侧颜,嘴巴越张越大。他是青睚堡的堡主?!那个富可敌国的霍家大少!他……不是马贩吗?

    亮晶晶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他伟岸的身影这一切一定是梦,她又梦见黑面男了,如同这半年来的每一个夜晚,这一定一定是个梦,太不真切了!分别后的他和她怎么会再相遇呢?

    迈步之间,霍炎庭跟分不清现实与梦境的水芙蓉已站在东厢门外。

    “春光妹,再来一口。”

    “蟹粉狮子头,好美味呀,蟹粉的鲜美,嫩藕的爽脆,简直让人停不了口,老爷,你还记得有一次在临安,三王爷府上的宴会吗?当时就是这道蟹粉狮子头最对味,听说是宫里的御厨做的。哦呵呵,没想到还能在咱们紫溪城吃到。”

    “这道熏鸡也很不错。”

    “老爷,吃过这些菜,都不觉得困了。”

    两个吃得兴致高昂的人,总算发现到门扉被人推开了。

    “爹娘,两位也上了年岁,日夜颠倒伤身子。”不疾不徐,眉头带着怨怼的霍炎庭不悦地开口。

    “炎儿?你也是嗅到这菜香才回来的吧,我可不会分给你!”田春光皮皮地一笑,猛然发现水芙蓉也在,她毫不尴尬地对着水芙蓉笑笑,“今日真是辛苦水姑娘了。”被抓包了,呵呵,她丝毫没想掩饰自己的行为。

    “放她回家!”霍炎庭看向霍磊。

    “臭小子,竟然敢管起我跟你娘来了,找死啊?!水芙蓉不能走!”霍磊对儿子没啥好脸色。

    打从一开始他跟田春光就没打算放这个厨娘离开,即使此时霍炎庭站出来阻止也不能改变他的心意。

    “爹跟娘的闲事,儿子管不了,现在我管的是水芙蓉的事。她的事我管定了!我是现今的堡主,自主理事务以来,从没有霍家主子为难外人的道理,今天也不许。”竟为了口腹之欲折磨了水芙蓉一夜未睡,这两个老人家越来越不知轻重了。

    也难怪,面对如此美味谁还能讲道理?

    可在多年的历练之下,他面对爹娘也是一派公事公办的模样。

    水芙蓉满面通红地侧着头,呆呆地看着为自己讨公道的霍炎庭。她觉得自己心跳好快,脸好热!这这果然不是作梦啊,水芙蓉依然沉浸在重逢的惊喜当中。

    “你们俩认识?!”慧黯的顽皮眼神在水芙蓉和儿子之间溜来溜去,田春光别有用意的问道。

    “娘还是早点休息吧。”

    “你竟然敢无视你娘的问题,给我跪下!”霍磊跳起来,横眉坚目吼道。

    “等我送走水芙蓉,确定你们不会再找她麻烦,到时儿子必定自来向两老认错。”他保护欲极强的将水芙蓉推入身后。

    有趣!有趣,太有趣了,他儿子竟然在保护水芙蓉。十年了,这场景令田春光又想笑又想哭。她的儿子不会孤老终生了!

    “想带厨娘走,门都没有!霍冲,把山门封了。”霍磊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霍炎庭冷冷地道:“爹,你今日要拦了我,青睚堡的所有事务我都还给你,堡主之位我也拱手让出,是你接还是二弟接,你自个儿看着办,儿子从此对任何生意不再过问,也会离开青睚堡,去做我想做的事。”

    “要我继续做堡主?我才不干,岳庭才不会接这个堡主之位,你少拿这事威胁你爹我!”霍磊气得火冒三丈。他最怕的就是忙得没时间陪在他的春光妹身边。

    “你今天要不放水芙蓉,我们可以走着瞧。”气他们虐待水芙蓉,气他们吓唬傻傻的她,气他们把人绑来山泉别馆肆意妄为,不替水芙蓉回敬一下,他对不起自己焦虑的心情。

    “你爹我什么都吃,最不爱吃的就是威胁!霍冲,家法。”

    “磊哥,别吵了,我们去小睡一会,水姑娘累了一天,让她也回去歇息一下。”田春光对相公挤了挤眼睛。

    霍磊这头雄狮瞬间乖乖地变成大猫。

    “被你一说还真累了,我就不跟这笨儿子一般见识了,全听春光妹的安排。”

    深蓝色的身影握住粉色姑娘的衣角,急速将人带离两个麻烦身边,朝别馆外走去,他要叫人好好看着芙蓉坊。

    “果然是你呀!”

    走着走着,在他身后的水芙蓉轻笑着出声。

    严肃地眉眼转向她,不明就里地望着她。

    “我刚还以为在作梦呢,没想到你真的是青睚堡的堡主,我来紫溪城三个月了呢,从来没见过你?你到哪里去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给的糖球,龙驹吃了吗?它还喜欢吗?它爱吃我再给它多做些。啊!真以为不会再见了呢。”

    他一句话都还没说,水芙蓉已滔滔不绝的说个没完,霍炎庭听着她的碎念,眉目间的凛洌之气不觉被柔化。

    隔这么久,再听到她清脆的声音,依旧有一股热气直入他的心窝。

    “你怎么会来紫溪城?”难道她知道了他的身分追来的?

    “本来我已经在西夏了,可是好冷哟,我最怕冷了,又不能回临安,只好回头了,想说走到哪里暖和就在哪里留下,正巧路过紫溪城,瞧着这里比较温暖,又繁荣宁静,便留……下来了。”水芙蓉毫不掩饰地打了一个哈欠。

    心疼她眼下的青影,霍炎庭道:“我叫他们送你回去休息。”他转头对边上的奴仆道:“命人备轿,抬到这里来,送水姑娘回去。”

    说话间,一只小小的手握紧了他的衣袖。

    回头一瞧,水芙蓉的头已贴在他的手臂上,眼睛轻轻闭着。

    “就……让我……靠一下,好困,没有力气了。”接着,细细的打鼾声浅浅响起。

    一直在旁边看的霍冲及其他奴仆都笑了。

    霍炎庭睨了他们一眼后,放柔的目光落在水芙蓉的小脸上。

    随意挽起的发髻,不施脂粉的小脸,闭起眼睛时,乖巧得如邻家妹妹……她每一丝纤弱的呼气声,都莫名的牵动他的情绪。

    上天这是怎样的安排?霍炎庭无声地问着。再遇上她,这算是缘分吗?

    “堡主,轿子来了。”

    不忍她这样站着睡着,霍炎庭毫不避嫌地抱起水芙蓉小小纤瘦的身子移进轿内,为她轻巧的分量而怜惜、心烦。

    “平安将姑娘送回她的住处。”

    “遵命。”轿夫抬起轿子,稳稳地消失在山泉别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食诱堡主夫最新章节 | 食诱堡主夫全文阅读 | 食诱堡主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