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婚约 第四章 作者 : 米琪

修海帆已看见她坏坏的眼色,警告她道:“别想使什么诡计,车上有卫星导航,虽然路不熟,要迷路也难。”

“我又没那么说。”杜悦伶耸耸肩,别开脸,不想和他眼对眼,她想什么他都知道,真教她无所遁形。

真糟,她的使坏功力好像太久没有磨练,变得一点也不灵光了,她应该再加强点才行。

“那最好。”他勾起唇笑问:“快说,你要吃什么?”

“你请客?”她板着脸,不理他的笑脸。

“嗯。”修海帆大方地回应,心里忽然升起一个念头,他很想从她脸上看见她在替孩子们上课时甜柔的笑脸。

他本来是抗拒娶她的,但是此刻他改变了对她的观点,他可以试着重新去认识她,也许将来他们离婚后,还可以当朋友。

这样的转变就连他自己也很震撼,但他不讳言,她身上确实有他喜欢的样子。

有人说外表不重要,其实相由心生,内在若是没有优雅的品质,就无法流露于外在,乔装总会破功。

“前面有家不错的日式拉面店,你吃拉面吗?”杜悦伶问,纳闷他为何老是看着她,又老是一副笑笑的样子,她心里真的毛毛的。

“可以接受。”

“那就吃拉面吧!”速战速决最好,吃完谈完后就把他的总裁大印还给他,然后分道扬镳,两不相欠。

修海帆不再看着她,坐正了身子,平稳的把车开上车道,缓缓行驶到她指定的那家日式拉面店。

车再度停妥后,他们下了车,一起进了枫日式拉面店。

里头的装潢不错,以桧木为主要的基调,两侧的客座全都以开放式的小包厢呈现,客人不少。

入座后,杜悦伶坐在修海帆对面,他们各点了自己要的拉面,侍者登记点单后恭敬的退下。

杜悦伶拿起桌上的竹筷子,剥成两半,拿在手上把玩。

修海帆拿起杯子喝水,问她:“你什么时候在音乐班当老师的?”

“检定通过就去音乐班教了。”

“婚后还要继续吗?”

“婚后?”她乍听一阵头昏。

修海帆低声问:“你觉得什么时候结婚好?”

杜悦伶面对他直接的发问,心里直是退怯。

“这……这……”她这了半天这不出结果。

她微颤的手指模到包包,伸进里头,模出一把小小的钥匙来,放到他面前,两手收回膝盖上,紧紧的交握在一起,倾全力地稳住情绪对他说:“这是保险箱钥匙,你的印章锁在银行保险箱里,你要的话自己去拿就行了,我不要结婚。”

“啊?”修海帆惊诧,直视着她。

“我说了,我不要结婚,我不是你的菜。”杜悦伶一副早就很有自知之明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修海帆不透露心绪,好整以暇地问。

“啊?”杜悦伶被问得说不出话来了,莫名其妙的脸红,心想真糟,她应该说他不是她的菜才对啊!

“你不是我的菜啦!”她面红耳赤地更正。

“你又知道了?”他仍是一副泰然自若。

“我就是知道。”她胀红着小脸,瞪他。

他看着她生动的表情,对她摇摇头,手指按在钥匙上,顺着桌面挪回到她的面前。

她吃惊地看着他的动作。

“收好,我既然回来了,所有的一切就照我爸的交代去执行。”

“你就那么听话?”

“对,我一向很自持并且尊重长辈。”

他的意思是说她不尊重长辈,并且不懂自己的分际,太可恶了。

原来他没变嘛!他还是把她当成小虫,他一掐,她就消失了,噢!

“你不必因为尊重长辈而娶我吧!”她恨恨地咬牙。

“当然,我是正常的男人,也到了适婚年龄,是需要老婆。”他这么说只是有口无心,纯粹说好玩的。

她拉紧衣襟,瞪着浑圆的眼睛瞅着他,此话是说——他是血肉之躯,需要有个女人服侍他,还要替他暖床,成为他的……慰藉。

真是一只。

她难以想像她跟他有亲密关系。

“我不要。”她委屈地说。

“不要什么?”修海帆目光转而森沉,对她冷嗤一笑,他分明已听出了她不要嫁他,但他从来就没想过原来她根本就不想嫁给他,眼前的她看起来就是一副被逼迫、情不得已的样子。

他的本意也不想娶她,婚姻只能是形式上的,可是面对她的反抗,他这才真的看出,她其实野性不改。

就算她女大十八变,样貌变得动人了,叛逆的内在依然没有被驯服过。

而这种驯化的工作就非他莫属了。

“我们没有感情,不能成为夫妻。”杜悦伶要他知道这简单的道理。

“这是谁的规定?当夫妻一定要有感情吗?”修海帆当然知道这道理,却很故意地对她的道理不以为意。

“当然,得要相爱才能成为夫妻,你不懂吗?”杜悦伶认真地指正他。

听了她的话,他忍俊不禁地笑了。

“我是说一般的夫妻是有爱情才结婚的。”她强调似地再加以说明。

“所以,我们也要有爱情才结婚,这我了解。”他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不是啦!”她一阵慌乱,哀怨的大眼睛看着他的笑脸,真想挖个地洞钻下去。她好像愈描愈黑了,怎会酱啊!

“不然是怎样?”修海帆大手撑着下颚,欣赏她脸红脖子粗又说不出话来的模样,在心里发笑。

“你并不爱我。”此话一出,她看见他炯燃的双眼变得深不可测。

她的心里已是一片无底的黑暗,无声地在心里尖叫,天啊!谁来割掉她的舌头啊!她怎么说怎么错。

她脸发烫,瞪直的大眼睛就快拧出水来了,偷瞧他,不敢再多说一句话,只求他别想歪了,她可不是在向他求爱啊!

好半天的,他就只是盯着她看,半句话都不说,她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两位贵宾晚安,为您送上餐点。”侍者这时端来了两大碗公热腾腾的拉面,暂时冲淡了尴尬气氛。

“开动吧!”修海帆没有回应她最后的那句话,而他心里其实在笑她傻气得可爱。

他只是逗逗她,瞧她认真解释的模样,煞是有趣。

坦白说,再见到她,他发觉自己并不讨厌她,他倒还想多认识她一些,交往密切些。

只要他有空闲,他一定会找时间和她多相处。

他会考虑朝她说的方向去进行他们的婚姻,也许他们可以当“真的”夫妻。

她要培养感情,她要他的爱,那他势必是不会让她保留住什么了,就算将来会分开,她也怨不得他。

他默认了她的意见。

杜悦伶羞恼的拿起筷子迳自开动了,她得回去上课呢!她很想快点远离他。

她当着他的面大口吃面,小嘴发出唏哩呼噜的声响。

她一点也不计形象,就是要他别娶她这种粗鲁的女人,他们一点也不合适,他是高贵的王子,她只是小虫一只,她从头到尾都没想过他们会有任何的可能性。

修海帆可没被她吓到,他看也知道她又是故意在挑衅他。

她总有本事想要挑起他的怒火,以前他认为她实在幼稚,现在他同样感到她的没长进,但他就是不动怒。

其实,对于她无礼的举动,他从来都视而不见。

唯一一次真正对她动怒是他要离开台湾那天晚上,他真的被她气坏了,他不喜欢她有不良的习惯。

“杜老师……你吃面好大声喔!”隔壁的小包厢突然有张俏皮的女孩小脸探过来看,发现这个制造噪音的人居然是平时很有气质的钢琴老师。

“嗨!小玲。”杜悦伶咬着面条,眼睛往那小脸看,真的太糟了,她竟被学生撞见她在作怪,噢!怎么这么巧。

“杜老师?”小玲的妈妈一听是杜老师,也调过头来看个究竟。

杜悦伶喉头差点被面卡住,赶紧和水吞下了,机警地说:“嗨!小玲妈妈,吃日式拉面要吃这么大声才表示好吃,嘿嘿。”

小玲妈妈和小玲互看一眼,小玲问妈妈:“真的吗?”

“好像听说在日本是这样的。”小玲妈妈听说过。

“不过,别学我,我是在表示对厨师的敬意,意思有表示到了就可以停了。”杜悦伶转得很生硬。

小玲脸上漾着笑,和她的妈妈坐正了,回头去了。

杜悦伶眼见事件暂且平息,大大的吁了口气,漫不经心的发现坐在她对面的修海帆竟然好端端的坐在那儿看她出糗,抿着唇偷笑着。

“你这样会得内伤!”她小声的指控他。

“你实在太好笑了,我看你外表变得漂亮,内在倒是没什么长进。”他大剌剌地贬损她,自在地吃起自己的面。

杜悦伶当场怔住了,他说她漂亮?在他的眼中她是好看的?

她的心荡漾着轻飘飘的泡泡,无声地飞上云端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野蛮婚约最新章节 | 野蛮婚约全文阅读 | 野蛮婚约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