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魔王殿下 第四章 作者 : 禾喻

虽然只等候了大概十分钟,但是满心忐忑的杜菲冉已经觉得自己捱过了一个世纪之长。

服务生安排他和她坐在靠窗的位置,给了他们两份餐单。

杜菲冉如坐针毡,对面坐着的男人由始至终没开口说一句话。天知道平日已经觉得他威势逼人的小学妹偷偷咽着口水,暗自担心待会儿会遭到老板的无情对待。

她无心细看餐单,脑中只浮现想偷偷逃走的念头。

“菲冉。”

“是!”她立刻坐得背脊挺直。

唐亚煜打量了她一下,这才指向餐单。“不如我们试一试这个双人套餐?”

喔,原来是要问她的意见,吓死她了。杜菲冉点头如捣蒜,还带着谄媚的笑容。“全听您的吩咐。”

唐亚煜扬手叫来服务生,点了餐。服务生一离开,他便开口问她:“你不舒服吗?”

“没有。我很好啊。”呵呵干笑两声。

“嗯。那就是做错了事?”

此言一出,正在喝水的杜菲冉几乎将刚入口的水喷出。她勉强咽下,却仍呛得连连咳嗽起来。

唐亚煜似笑非笑地看着逗趣的她,眸底尽是一片暖色。

他已经有多久没看过她这副诚惶诚恐的表情了?

想起当年高中时的趣事,他打从心底发出笑容。

“Boss,你要耍弄人家也别趁人家喝水的时候耍弄。”杜菲冉抱怨着。要是她刚才激动喷水,坐在对面的他铁会遭殃。

“我没有耍弄你。是你自己作贼心虚。”唐亚煜摊手。

杜菲冉模着玻璃杯,暗恼自己的表情把自己出卖了;但,她还是努力挤出公式化的笑容。“Boss真喜欢说笑。”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比较风趣呢?”唐亚煜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眼神冷锐地看着她。“比如说帮我取一个有趣又好听的绰号。”

“有、有吗?”她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个人觉得魔王殿下这个称呼挺有趣的。”

杜菲冉的笑容立僵。

死了、死了,他真的把她数落他的话听进去了。

唐亚煜的手指轻敲桌面,缓缓开口:“让我想一想,这个称呼其实早在高中时候你就帮我取了。现在这个魔王殿下应该是变得比以前更加可怕,老是要自己的下属每天加班,让下属连一顿像样的晚餐都吃不到。”

杜菲冉差点儿咬断自己的舌头。

她就知道这号魔王最会记恨;而她竟不知死活地在他面前抱怨自己的工作辛苦,这下子……

他会不会炒她鱿鱼啊?这个想法顿时教她背脊一凉。

“我、我其实——”她一定要好好解释一下。

“想不想将功补过?”唐亚煜双手环抱,背靠向后,打断她的解释。

“咦?”他的表情像极了古时的狡猾君王。

“我要知道今天曾铭帆过来找你的原因。”

杜菲冉实在不明白话题怎么会绕回这个原点,更好奇的是——“你为什么要知道?”

他不是连曾铭帆的全名都记不起吗?怎么一下子对人家起了兴趣?

仔细一想,她突然怀疑起他带自己出来吃饭的原因可能就是为了问铭帆的事情。

“原因是什么,我没打算让你知道。”独裁魔王如是回答。

她几乎气得喷血,同样的,她双手环抱,仰起下颔。“如果我不回答,你就会炒我鱿鱼?”

“我的决定轮不到你来过问。”魔王殿下果然霸道惯了。

杜菲冉真的想出手揍他。不过碍于他的身分,还有自己未来的“钱”途,再加上曾铭帆和她之间说的话也不是什么机密,她只好选择妥协。

“我们只是刚巧碰面闲聊几句,不是特地聚在一起说某人的坏话。”

“他有没有向你说起别的事?”

杜菲冉想问他“什么叫别的事”,但服务生刚好端了餐点过来。香喷喷的海鲜女乃油义大利面和皇冠推荐披萨吸引了她的目光,肚子开始兴奋地打起鼓来,但是眼前的魔王并没有御准她开动。

看来,他是在等她的答案。

“没有别的事。只是闲聊而已。”她只好如实地回答。

“他没问起你的事情?”

“什么叫做我的事情?”

唐亚煜看了一眼不耐烦的她,一针见血地道出真正的问题。“他没问你和家凯的事?”

听到这里,杜菲冉真的生气了。

“你到底想问什么?老板!”

她眯起眼睛,他别以为可以自恃老板身分逼问她的私事。况且,他要问起家凯和她的事,到底有什么用意?

唐亚煜端详她的怒容,似在寻找蛛丝马迹。半晌,他敛回审视的眸光,淡淡说着:“抱歉,我只是一时好奇。”

杜菲冉不禁感到疑惑。共事这么久以来,他不曾问起她的私事,更别提是她和家凯的事情。她还为此暗自庆幸,因为她不必向别人解释她和家凯分手的真正原因。

直到现在,他突然问起;而且,在探问之后,她看到他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唐亚煜没再说话,只是静静地享用着眼前美食,彷佛刚才没发生什么事。

杜菲冉倒是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她刚才的语气一定很凶,现在该说什么来缓颊才好?

“喂,下次你还没吃晚餐的话,就通知我一声。”他突然冒出一句话,惊醒了正苦苦思考的她。

“然后我就不需加班了?”她的双眼顿时燃起希望的神采。

“你作梦。”三个字残忍地扼杀掉她的希望。不过,唐亚煜的嘴角微微扬起。“但,我可以先请你吃晚餐,再和你一起加班。”

“喔。”

她应该要谢谢魔王的恩典吗?但,等一下,他怎么可以把话题绕到这里来了,而且还轻松地化解尴尬的气氛。

啧啧,果然很可怕。

“那就先谢过Boss的大方了。我现在去一趟洗手间,待会儿回来再点几份甜点,Boss不会有意见吧?”哼,不吃白不吃,先捞他一大笔再说。

“没问题。只要你别吃到拉肚子就行。”魔王果然喜欢损人。

杜菲冉暗自扮个鬼脸,快步走向洗手间。唐亚煜听着她的高跟鞋声逐渐远去,强忍多时的笑意这才涌现出来。

他噙着笑意,停下手上的动作,想着刚才问起的事情。

菲冉除了一脸怒意之外并无其它的异样。他猜想,曾铭帆应该不知道家凯和他之间的事情,所以才没让菲冉知晓。

如果是这样的话,当年的秘密应该守得住。

想到这里,他心底一宽,等着她回来享用她最爱的义大利式晚餐。

但,他没想到的是,当杜菲冉从洗手间回来之后就冷着一张脸,一声不吭地坐下用餐。

晚餐就在沉重又沉默的气氛下结束。

他们走出义大利餐厅时,已经是晚上八时四十五分。

餐厅距离公司不远,只需要跨过一条马路,再走个三分钟就可以到达。

唐亚煜从踏出餐厅开始就一直注视着身侧的杜菲冉。

杜菲冉紧抿着唇,眉宇间似乎暗藏一丝愠色。她极快地往前走着,还和他保持着三尺距离。

去个洗手间也能气成这个样子?

唐亚煜打量着甚少将怒气显露出来的杜菲冉,正想开口问清楚,前面的她突然脚下一绊,虽然及时稳住脚步没摔倒,但她手中的包包就这样笔直飞向前,里面的东西散落一地。

杜菲冉低咒一声,弯身下去捡起包包内的物品。

唐亚煜弯帮忙,但当他将她的唇膏递过去之际,杜菲冉连瞧都不瞧他一下,冷冷地接过,塞入包包内,站起身就走。

“你怎么了?”他特地走到她面前拦她。“生我的气?”

因为他刚才问起她和家凯的事?

“我哪敢生Boss您的气。反倒换我该向Boss您说一声:抱歉,我让您担心了一整天。”

“你分明是在说反话。”真奇怪,他完全不了解她在说什么,于是干脆停下脚步,挡在她面前。“你有什么不满的话,尽量说出来。”

他一副开明的表情让她见着就作呕。好,说就说,谁怕谁!

“你那么紧张我和铭帆见面时的谈话内容,是因为你怕我会出卖公司的机密!”脾气一被挑起,她早已忘记眼前这人是她敬畏的魔王。

唐亚煜蹙起眉头,一脸困惑。

“因为你知道铭帆现在是他女友公司的法律顾问,他女友的公司,也就是现在和我们竞争成为简氏企业合作伙伴的『美悦乐』。所以你担心铭帆和我见面的时候,我会把我们公司的企画案细节泄漏出去,特地找我出来这里审问!”

杜菲冉越说越有气。她长得像叛徒吗?她要出卖公司也不会等到今天!

哼,她还以为他是一个信任下属的老板,哪知道他认识她这么多年,竟然还怀疑她会出卖公司。

“是谁告诉你我怀疑你?”唐亚煜冷静地问。

“不需要别人来提醒。我刚才去洗手间的时候刚好碰上铭帆和他女友,这才发现铭帆的女友是『美悦乐』的副总裁。”

她稍作联想,顿时明白了唐亚煜找她问她和铭帆见面时的谈话内容的用意。

因为他担心她会在铭帆面前泄漏公司情报。

“我现在郑重告诉你,铭帆他不知道我是伊繁投资公司总裁的特助,他也是直到刚才碰面的时候才知道,所以你不需要担心我和他见面会造成公司利益损失。”

她激动地说着,唐亚煜完全找不到机会打岔。他暗自轻叹,这女孩的个性始终没变过。

平日是不愠不火的,大多时候看起来像是无辜的小兔子﹔一旦生起气来,却像一只刺蝟,浑身是刺。

打从高中认识她开始,他就知道当她气上心头的时候,自己最好保持缄默,等她火气散去之后再解释也不迟。

终于,杜菲冉把话说完了,一转身就要大步跨过马路。

正想解释的唐亚煜张了张嘴,突然间他飞也似地冲上前,一把拉过她。

唧——呀——

一辆飞驰而来的机车猛然按下煞车,车轮发出难听的尖锐嚣叫。

“找死吗?!过马路不看车!”骑在上面的壮硕男人发怒叫吼。

跌坐在地的杜菲冉刷白着脸,双手、双脚此刻不由自主地颤抖,心脏几乎快要从嘴里跳出来。

倒是扶着她一同跌坐在地、还以自己身躯作为护垫的唐亚煜很快回过神来。

他朝男人道歉,还陪了一记充满歉意的笑容。男人低咒几声,这才催动油门,呼啸而去。

“起来吧。”唐亚煜松口气,转身朝还跌坐在地的杜菲冉伸出手。

杜菲冉愣愣地看着那只厚实的大手,还处在惊魂未定中。

直到唐亚煜弯,拉过她的手,她这才有些慌急地站起,微微刺痛的感觉由后面传来,她不禁皱着一张脸。

“有没有摔伤?”唐亚煜凑向前,好看的黑眸内写满关切。

她轻轻摇头。痛是很痛啦,只不过她实在不好意思告诉他,是痛在臀部。

“那就好。这次意外告诉你过马路要小心。”唐亚煜白她一眼。

她抿了抿唇,没办法反驳。突然,她低呼一声,指着他磨破了的袖口。

“你、你的手肘在流血!”

是刚才护着她时弄伤的吗?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杜菲冉就内疚得心揪成一团。

“嗯,没事。回去清洗一下就好。”当事人丝毫不以为意。

“这怎么可以!”高八度的反对声立刻在他耳边响起。

唐亚煜睨她一眼,干脆不理她,转身就走。“大惊小怪。我没时间去处理这小伤口,桌上还有一堆报告要看——”

才这么说着,他感觉手腕猛地一紧。杜菲冉紧紧抓过他的手。

她握得很紧,瞧着他的眼神也很坚定。

“要是你不好好让我处理伤口,今晚我就不加班。”

唐亚煜啼笑皆非地看着她。她是在威胁他还是关心他啊?

但,当他注意到藏在她眸底的除了坚定之外,还有一丝叫做关切的神采,他心底滑过一股暖流,不由自主地软化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亲爱的魔王殿下最新章节 | 亲爱的魔王殿下全文阅读 | 亲爱的魔王殿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