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请勿在此丢弃情人 > 第十五章

请勿在此丢弃情人 第十五章 作者 : 喜格格

    【第九章】

    沈静语用力抽回仍被江枕云握住的手,转过身,如她所料,游星鹰从阴影里优雅现身。

    他的眼神里藏有钢刃般的锐光,性感嘴角紧抿,全身紧绷的肌肉如看中猎物的花豹,连西装都藏不住。

    刮净胡子、西装笔挺的他,甩掉落拓的男人味,却更添原本英姿焕发的魅力。她一直都知道他长得不错,但没想到可以帅气到这令人为之屏息的地步。

    “你是谁?”江枕云站出来将沈静语护在身后,质问的音量略小,却充满浓浓的戒备。

    “想知道我是谁?你……恐怕还不够格。”游星鹰炯炯有神的视线笔直射向她,慵懒冰凉的口吻却是针对他。

    “静语,你认识他吗?”江枕云气弱地询问她。

    “我?”假装思忖一会,她望向他一双深邃眸子时,心一横,刻意云淡风轻地说:“我……忘了。”

    她注意到话落的瞬间,他的俊脸迅速蒙上一层阴影。

    “忘了?”游星鹰咬牙迸出话,灼人视线像带着滔天怒火射向她,冷冷道:“连救命恩人也忘了吗?”

    “先生?”此时保镳介入,恭敬地立在他身边。

    “让这个男的离开我的视线。”游星鹰浑身充斥着怒气,指向江枕云。

    “你——你凭什么?我可是受邀的宾客。”江枕云被保镳一手架住,愤恨地挣扎两下,却挣脱不了。

    游星鹰眯起眼,细细打量江枕云挣扎的表情与动作,与保镳交换一个眼神后,保镳似了解了他的意思,随即点头示意。

    “凭他是这里的主人,二楼是私人专属休息室,这位先生,请您立刻随我下楼。”

    沈静语的视线与游星鹰在半空中交缠,见保镳与江枕云往楼梯移动了,她别开视线,跟着迈开步伐。

    游星鹰见她要走,感觉闷闷的胸口瞬间被莫名的恐惧掐住,心一慌,连忙低吼。“别走!”

    闻声,沈静语缓缓停下脚步。

    该死的,她的理智明明叫她快走,但思及游定辰的一番话,她就犹豫了。

    “既然私人休息室不准一般宾客来……”她转身,身体因愤怒而轻颤,话里带刺,“怎么?现在还不准人走?”

    她气自己这么没用,被他那样用言语伤害过后,还是无法潇洒抛下对他的感情。

    “我有话跟你说。”他低哑的嗓音充满疲惫与挫折,憔悴的模样布满被狠狠折磨过的痕迹。

    见她愿意停下脚步,甚至回头看他,让他原本绷紧的神经大大放松了。

    “但我不想跟你说话。”她敛起眉心,故意让口吻听来极不耐烦。

    “就这一次。”他恳求。

    那低柔的嗓音太媚惑人,她静默,怕一开口就会泄漏她仍爱着他的事实。

    他对她来说,就像夜晚的水潭一样,瑰丽得让她心跳加速,却也同样危险得差点要了她的命!

    她的迟疑让他不禁屏住呼吸,强烈的不安像鬼魅一样掐住他的咽喉,教他困难地吞咽了一口口水。

    他知道自己必须再开口说些什么。“就看在我救过你的分上?”一抹苦涩笑容浮上他嘴角。

    看他这样,她的心脏像被人猛撞了一下,疼得她瞬间红了眼眶。

    “说吧!”她逼自己镇定,语调轻淡,但残忍地开口,“希望不会太久。”

    她知道这番无情的话伤到他了,他英俊的脸庞一僵,侧过脸,深呼吸几次,像直接面对她会令他太过痛苦般,努力调匀自己的气息。

    “我刚才打扰到你跟未婚夫的相处了吗?呃,我听到他跟你求婚,我以为你们一年前就该……静语,为什么你还没跟他结婚?”他炯炯有神的目光望向她。

    “我不用告诉你原因吧。”她高傲的抬起下巴。

    “那如果我没有打断你们,你打算怎么回答?答应,还是拒绝?”游星鹰朝她一步步逼近,专注又霸道的黑眸锁住她。

    “这个问题我只回答跟我求婚的人,那个人不是你。”她充满挑衅地回应。

    寒风刮过,吹得她一阵冷颤,下意识拉紧披在身上的外套。

    看见她身上罩着别的男人的外套,他眼神一黯,想起被埋在土石下的那一件。

    “好,那我换个问题。”强压下心底突然涌现的怅然,他踩着坚定的步伐走近她,身高优势让他能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如果我现在跟你求婚,你会答应吗?”

    “不会。”她想也不想,随即回答。

    闻言,他垂下目光,犀利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哀伤,“为什么?”

    “因为——”她深吸一口气,苦涩的道:“你伤我太重了。”

    她的心被他狠狠摔过,早已碎得七零八落,要怎么去拼凑?就算拼好了又怎样?一切都无法再恢复成原本的样子了。

    游星鹰倏地望向她,鹰似的眸里盈满痛楚与不舍。“抱歉,那晚我把话说重了,但我……”

    “我知道,如果你的目的是要我离开那里、离开你,你不说那些重话,恐怕赶不走我。”她对他凄楚地笑了笑,悲哀的想,也就是因为他够了解她,所以才能重伤到她。“刚刚你弟来找过我,他都说了。”

    “他跟你说了什么?”他皱眉。

    “该说的都说了。”她耸肩,轻松的态度彷佛在说她什么都知道了,但一切仍然不会改变。

    “包括……”他难掩紧张的把话说得很慢,“我爱你?”

    “对,包括那一句。”她试着让音调听起来够冷静。

    但她无法否认,看着那双令她心动的眼眸,听见他亲口说出这三个字,神奇地,她心底那道整整痛了一年的伤口,正以飞快的速度愈合……

    她始终爱他啊!她从没想过自己建筑了一年的防御工事,竟然敌不过从他嘴里说出的三个字。

    看她似乎不为所动,他自嘲地扯了扯嘴角,苍凉一笑,“所以你的结论是……不接受我?”

    “我已经有未婚夫了。”她嘴上冷冷的说,其实内心情绪大为波动。

    好吧,她其实不怪他了,但思及自己这一年的痛苦都是因为他,又忍不住想给他一点惩罚,不想这么快原谅他。

    她想折磨他,就像这一年她反复被他那番话折磨一样。

    “刚才那人吗?”他皱眉,冷静的直视她。“我觉得你根本不爱他。”

    “胡说,我爱他!”他残酷地戳破她的伪装,教她难堪。

    “说谎!”他沉痛地低吼。

    他忍受不了从她嘴里听见她爱上别的男人,明知道她在说谎也不行!

    刚相逢时他的情绪波动太大了,现在冷静下来,他越发觉得她的冷淡太刻意,照她的个性如果真的对他一点情意都没有,就不会留下来听他说这些了,而他想相信这件事,相信她其实还爱着他。

    他的大掌扣住她纤细的肩,将她往怀里带,力道之大让那件碍眼的外套立刻落地。

    “你到底从哪一点看出我不爱他?”她在他怀里奋力推拒。

    “全部!”她推拒的动作令他不安,他略加施力,更将她牢牢锁在胸前。

    他决定了,她要的温暖、她要的幸福,全都得由他来给才行!

    “全部?”她好不甘心,他果然相当擅长观察,让她连这小小的报复都显得如此狼狈。

    “不然你回答我,如果你爱他,为什么拖到现在不跟他结婚?”

    “谁说我不跟他结婚的,”她恨死他笃定的口吻,让她觉得自己被他吃得死死的!愤恨的瞪他一眼,她用力挣脱他的怀抱,冲向楼梯口,“我现在就去答应给你看!”

    他抬手扣住她手腕,心焦的说:“你就这么想气我?你就真的想嫁他?”

    “对!”她用力甩开他的禁锢,高扬下巴,挑衅地问:“怎样?后悔自己冒出来为我强出头了?”

    怕伤到她,他控制好力道慢慢松手,自责地看着她纤细的手腕出现一圈红痕。“不,我庆幸自己有阻止你,因为你不能嫁给他。”

    “我不能?笑话!”她转身,快步走向楼梯,她现在就要用行动告诉他,她究竟能不能嫁给别人!

    “这次我不会放你走的,我已经没有放你走的理由。”他追着她来到楼梯间,不再抓住她是怕又会伤了她。

    走到一半,像突然想起什么,沈静语放慢脚步回头,看见他仍紧跟着她。

    “你确定还要继续跟下去?”她没忘记游定辰说过的话,他不适合露面,那会给他带来危险。

    听她这么问,肯定是连他为何得待在二楼的原因都知道了。

    “你继续往下走,我就跟。”冷淡的表情明白告诉她——他不在乎。

    “你就这么喜欢惹祸上身?”她气得牙痒痒。

    “只要对象够值得。”他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模样。

    “一个即将嫁给别人的对象也值得?”她恨透自己比他还在乎他的安危,这……这简直就像在示弱嘛!

    “你为什么还是不懂?”游星鹰深邃黑眸发出晶亮光芒地望着她,“你刚刚已经错失嫁给别人的最后机会了,我不会让你嫁给我以外的男人,除非我死!”

    “好,我们走着瞧。”

    他不说话,只是微笑,甚至可恶地摆摆手,请她继续向前走。

    “别以为我不敢!”她双手握拳,气愤的又向下走了三阶楼梯,回头一看,他果真又跟上来。

    “我也是认真的。”他对她诚挚地笑笑。

    “你到底怎样才肯放过我?”她火大地叉腰,狠瞪着他。

    “跟我上楼。”他眼神专注的盯着她,口气透露出浓烈的渴望。“我想跟你好好聊一聊。”

    “好熟悉的台词,真讽刺。”是她告白那晚的开场白。

    “你有两个选择,一是跟我上楼,二是再多走几步离开这里,但我会跟着你,反正只要我被人盯上,相信很快你就可以摆脱……”

    “摆脱什么”她怒不可遏地打断他,喝斥,“你这人是怎么搞的?竟然拿自己的生命安全来威胁我?”

    听他这么说,她已经预见自己兵败如山倒的惨况!

    明明就已经决定要小小地折磨他一下,没想到自己这么不争气,听见他用满不在乎的口吻说着要让自身处于危险中,她脑子就跟着冒火,心也不争气的软了下来。

    原来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是这样,不管之前对方对自己做过什么、自己又怨了他多久,在知道对方是真心爱着自己时,那些痛苦的折磨顿时都可以不再计较。

    “我没有威胁你。”他皱眉,知道她故意扭曲他的表白。

    “哼!”她气怒的咬着下唇。

    “我只是在赌。”他的眼眸平静无波,表情坚定。

    “赌?”迎向他烫人的目光,她在心中轻声叹息。

    “赌你对我的爱。”他把自己的真心,赤luoluo摊在她面前。

    他倾吐的寥寥几个字,却深深重击她的心,她眨了眨眼,连续深呼吸好几次,才能勉强稳住几乎要瘫软的脚步,承接住他扔来的震撼。

    他怎么可以这么奸诈,用这样教人动容的话语让她彻底沦陷。

    她一颗心慌乱地跳动,目光不敢看向他,怕在他眸里看见仍深爱他的自己,脑子快速搜寻,却苦思不出一句能够漂亮反击的话……

    “就看一下,不会有人知道。”

    “这样不好吧,又没有人过来这里,要是被老板看到……”

    “拜托!你不好奇吗?”

    听到对话及楼梯口传来的脚步声,沈静语慌了,她转头看他,却见他气定神闲地凝望着她,丝毫没有想移动的意思。

    气死人了!她的挣扎没有维持太久,在声音逐步逼近的两秒内,一把抓起他的手往楼上冲。

    游星鹰没有阻止,任由她拉着自己快速移动,望着她急切拉着自己的手的模样,他能感觉心底那空寂的破洞,正慢慢织起温暖柔软的疗伤保护膜。

    “哪一间?”望着好几扇相似的房门,她扭头,皱眉问他。

    她只想着把他塞回房间里,他一安全她就离开,一心多用的结果让她差点又跌到。

    幸好他动作快速利落的牢牢勾住她,就像每次他带她走山路时那样,充满强势又温柔地守护。

    一瞬间,过往亲昵的回忆如潮水般奔腾涌向他们,两人的视线不自觉对上,同时在对方眸里找到当时的悸动。

    游星鹰盯着她水嫩的唇瓣,想起吻她的感觉是如何美妙,一想起刚有男人碰过她便教他妒火中烧,双臂稍一使力就将她揽进怀里。

    在她轻呼声中,他低首,霸道地吻住她的唇。

    在她发出抗议声浪前,便被一股强势的力道拽向一堵坚硬宽厚的胸膛,鼻翼间顿时溢满他独特的男人味,她的心不禁狂跳不已。就是这熟悉的味道,在她遭遇人生中最可怕的危险时,提供她最强而有力的安全感。

    一瞬间,她折服了,或者该说,她等这个吻等得太久了。

    她现在不想多想,此刻只想抛开理智,跟他好好爱一场……

    回到平静生活的她,才发现最大的遗憾不是自己的告白换来他的残忍羞辱,而是她每晚明明看见他眼底无声的渴望,却装作不知道地跟他道晚安,而他竟也包容她、尊重她,跟她微笑道晚安,才回到研究室那张简易的床上。

    “等……等等,先进去房间……”虽然被他吻得头昏脑胀,她仍敏感地听见有人逼近。

    游星鹰抱紧她,那狂猛的力道像要将她揉进体内般,接着两人交缠的身影闪进门后,关门、落锁,动作一气呵成。

    她被他压在门板上,在她存心纵容下,两人吻得难分难解,急促的喘息声回荡在华美的包厢里。

    她从没有过这种感觉,每个毛细孔都抑制不住的颤抖,彷佛这个世界已经不存在,连她背后抵住的门板都是假的,她的感官世界里只剩下他和他的热吻、强而有力的心跳……

    ……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s://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请勿在此丢弃情人最新章节 | 请勿在此丢弃情人全文阅读 | 请勿在此丢弃情人TXT下载